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水欣梓
天水欣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386
  • 关注人气:3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知会
  本博客文字除收藏之外均属个人原创,受2006年7月1日起实施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的保护。在未经本人许可之前,任何媒体或个人切勿转载或引用。如有转载刊发,请与本人联系,谢了!
  tsxinzi@126.com
自白
   一个人,一些在日子的间隙里拣拾的文字,就这样吧!
新浪微博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初识阿煜,他还是一个青涩腼腆的中学生。但这似乎并不影响我一下子就记住了他,那就是因为他的那首《植物人》。应该说这首诗是阿煜的成名作,也是他写作到现在的代表作(这仅公仅是我的个人看法,在座各位和阿煜完全可以持异议)。在诗歌面前,我们应该保持永远自说自话,自言自语。作为读者,能品出个中滋味于其一,诗对于读者的意义也就产生了。后来阿煜来到了天水,继续着他的诗歌写作,我们的交往不算多,也就是那么三两次,但对于他的诗歌的阅读,我似乎并没有间断过。我说的不是客套话,是真心话。因为阿煜的诗歌有一种我喜欢的品质。它直接、真实地冲击对诗歌的认识,它总是真实地袒露一些我们在日常写作中顾忌和遮掩的人性中最为真实和自然的东西,他的诗歌语言有他所偏爱的斜口刀刃的锋芒----干净利落地切入现实的细节之中,直达真实而新鲜的个人所思。所以我以为阿煜正是以他这种冷峻得甚至有些寒冷的诗歌语言和内涵也确立了他诗歌写作的高度与深度,而正是他的这些诗歌作品把阿煜从一个青涩腼腆的的少年改变成了一个稳重成熟且敏锐有深度的诗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

春风动地来,关山度若飞

——张家川文学现象综述

上世纪八十年代,天水的作家诗人以李益裕、庞瑞琳、王若冰、罗巴、杨春等为代表小说诗歌写作开新时期天水文学写作之先声,他们的作品频频亮相于国内各级刊物,并以其作品的高质量使得整个文坛为之侧目,形成了甘肃文坛的天水文学现象,在这样一个群体的影响和带动下,在张家川,以毛菁文、李继宗、马国杰、仁君、马宏明、惠文辉、高永顺、杨少华、醒童、妥金录、王异尘等为代表的写作者紧随其后,开始以诗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诗歌

分类: 诗歌

去海西的路上所见

//

有时是两匹马

它们拦住我们

只是用毫无敌意的眼神

打量我们一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房产

文化

分类: 随笔

诗歌是乡愁,也是远方

 

和窦小龙相识大概也就是两三年吧,但感觉已是多少年的朋友了。若有机会相聚,一定会是喝得酩酊大醉才觉尽情尽兴。而这一切的因缘,就是诗歌。
     羊年春节过后的有一天,窦小龙在QQ上给我说,他要出一本诗集,我能不能为他写个序?我未加任何思索就应承了下来,应承下来后又有些懊悔,懊悔不是窦小龙的诗歌不入我的法眼,而是以我之力,能为窦小龙说些什么呢。为文作序,向来都是名人大家的事,如此方能起到推介和宣传的效能。而我一介书生,偶尔作诗为文聊作自娱,既没有著作等身可自诩,又不是学富五车可自豪,何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欣梓按:晓琦说,样刊寄出月余了。我至今没有收到,一直还在等待中。现在的邮局把一般的函件一定是当可有可无的东西处理了。

■陪周舟送还一盏马灯

 

恍惚。迟疑

他反复地回头向身后望

九十二岁的父亲

似乎还在公园路路口等他

而他又确定地要在绿色市场附近

找到一家名叫孝义的殡葬用品铺

 

一盏马灯亮了三天三夜

一盏马灯的亮光

陪一位九十二岁的老人

从阳世到了阴间——

他把装马灯的提笼放在店铺门口

再度恍惚、迟疑

并打电话——

“是周姓人家父亲去逝时租用的吗?”

得到确认后,他又抬起头

对照孝义殡葬用品铺的电话号码

是否和自己记下的有误

 

华灯初上的街头

初冬的寒冷让每个人行色匆匆

没人在意他

是一个要送还一盏马灯的人

没有了提笼和提笼中的马灯的他

显得轻而空

在孝义殡葬用品铺门前迟疑逗留

并试图拉开上了锁的门

更没人在意他是——

一个刚刚失去了父亲三天的人

一个恍惚而又迟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致王元中

 

秋已很深了

我们向南而行

我们走得很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清明上坟,路过一个叫堡子的村子

 

人去屋空

灶台空

烟囱空

场院空

村子空

 

空得鸟雀无枝可栖

空得树想咋长就咋长

空得草想长什么地方

就长什么地方

 

就连此刻的雨

也空得手足无措

它不知道应该落向

颓败的屋檐

还是应该落向

已长满荒草的田亩

(刊于2015年《飞天》9期“甘肃诗人专号”)

 

●给西棣

 

河之北花开

河之南柳绿

春天跃跃欲试

要跳入

你的眼睑

 

黄昏时分

我带你从城东到城西

从城南到城北

我是想让你知道

我的言谈举止里

肯定有我生活了

近三十年的小城的气味

小城逼仄的街巷

那么像我额上的皱褶

 

河之北的花

河之南的柳

频频向你所寓居的旅馆移步

欲与你比邻而居

我还是想让你在小城

再停留一晚

让我们把没谈的诗谈起

把没喝完的酒喝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14 18:37)
标签:

原创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秋日上山记

在电话里

我不能确定

莫渡在他的苹果园里

绑被苹果压弯的枝条

还是在按色泽大小含糖量

在给所有的苹果分类

而我能确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