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锐博客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搜博主文章
博主被推荐的博文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二十三天
二十三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719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作者简介

也许二十三天,原笔名二十三天,生于20世纪80年代,诗歌、散文、小说除汇集于榕树下、红袖添香。江山文学网等网络文学论坛外,散见于《星星》《青春》《漾时代》《重庆时报》《商界》等报刊杂志,并有多篇被各类书籍选入。

一个人在路上

也许二十三天

八零后 处女座  简单男子

喜欢安静  不说话  不矫情

骨子里  有抹不去的完美情结

 

喜欢简单看世界

喜欢在字里行间游走

回味那些光阴里的人  和事

淡淡的感伤  淡淡的忧愁

 

而现实  往往偏离太多

把寂寞坐断  看繁华落尽

唯自己  依然带伤上路

 

写字  源于对心灵的倾诉

如流浪者的  徒步

有过迷失  行过岔路 再回首

那尺寸光阴镌刻在阅历里

如歌 如诉  如泪  如露

 

那些美好的千帆过尽亦不曾遗忘的

浮现在那里  字字珠玑

每一枚  都是我可爱的孩子

 

如此而已

你懂我  便请来看我

你不来  就当是错过

燃放一朵俏烟花
版权所有
此BLOG的图片和文字 
版权所有 
未经博主本人之书面授权 
不能在网络和纸媒上转载 
若有需要 
请与博主联系
 ——也许二十三天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文/二十三天

 



《鹿角镇变迁记》

 

我在五月去了鹿角,我在六月写诗

我的诗歌跟不上鹿角的进程

轰鸣的打桩机夯实每一帧变迁的镜头

我抚摸到隐约的伤痛

以及,不易察觉的幸福

而一个相对冷静的长焦或许更为客观

 

临时公棚,适宜于勾画鹿角的所有蓝图

设计师精确测量,掺和钢筋、水泥,民工的汗渍

鹿角镇迫不及待脱下青山绿水

脱下曾经落后乡镇一切不相适宜的代名词

向着阳光小区、中心广场、现代化大都市

双向八车道的宽敞笔直道路飞驰

 

肥壮的小龙虾被遗弃在荒废的水田里

还有硕大田螺,还有泥鳅和鳝鱼

这些年来,他们是农民赖以生存的致富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二十三天

 

 

《如果我有一把断刃》

 

这是五月,一个简单夜晚

我在睡梦中打磨虚构的断刃

我不敢奢求完整的刀

我只是卑微地想要一把断刃

即使它卷了刀边,锈迹斑斑

即使它不知所措,进退两难

我愿意打磨掉它的腐朽,迟钝,所有苦难

 

我把它打磨到极致锋利

用它的铁,去感化心底的溃疡

断刃刚刚好,可以直抵内腑

却不危及生命。我在刀尖上翩翩起舞

剜出一个创口,血肉模糊

我把断刃横握,攒得十指苍白

我忽略它的断口,就像忽略我的伤

 

这冰凉的铁器,能够温柔地剖开一条路

割裂前世的怨怼和今生的轻盈

断刃的刀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二十三天

 


 

《叙事诗》

 

写作,已然使孤独变得纯粹

还和我在一起的

是寂寥的黑夜,和苦涩的咖啡

独立和清醒更加弥足珍贵

 

一种叫记忆的虫子乘虚而入

叮咬我的往事,和肠胃

时间的滴答声落在纸上

晶莹、洁白,带着淡淡忧伤

 

一个词汇飞过来,抵达笔尖

我屏住呼吸,屏住夜晚的寂静

悄无声息地自由飞翔

让一些柔软的词,开始说出真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28 21:55)




文/二十三天

 

     ——朋友【从前,那面】小面连锁重装上市,闻之欣然,无以为贺,特撰拙赋!

 

    雄关漫漫,沧浪悠悠,大江潮涌,嘉陵东流。巍巍山城重庆,自古西南枢纽。千年码头文化沉淀,独特麻辣风味名显;巴渝美食飘香万里,火锅翻腾气啸旷古;山城佳肴名动四方,味道江湖源远流长。

    巴渝饮食,麻辣够江湖,火锅是带头大哥,声望享誉世界;美食却另有小面,盛名藏于市井。普通家常早餐,寻常百姓偏好,都是从前味道,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二十三天

 

 

《有些词我不想说出口》

 

柳条失手打碎了安静

水面被长长的影子揉皱

在转身之际

相思已熬成伤口

 

不能相依更久

愿早去早归,又愿你勿念

所以,你走便走

有些词,我不想说出口

 

 

《等待二十四年的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30 21:15)

文/二十三天

 

微雨的冬夜。一个人,一本书,一杯热茶,苦涩中夹杂着清香,温润绵长。

蜷在沙发角落,三五个靠枕包围我,背后一个,左右各一个,胸前还抱着一个。

一枚小台灯渗出微黄的光线,人灯相映,静而永远。

这样的情景,一种惬意的宁静,分外温润。

 

我喜欢温润这个词,觉得这两个字是有质地的,它非常感性。如怀中这抱着的棉枕,柔软暖和,却不是烫,甚至也不是亲热。淡淡的,似有若无,却恒定。

 

像是认识很久却又许久许久没有联系的老友,两个人来来回回地在各自的人生里忙活,交集并不多,却总不忘,偶尔想念,偶尔问候一声。

这样的老友,必定是彼此知心的,不虚伪,不世故,没有利益瓜葛,有的只是一份纯真的感情,在彼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二十三天

 

这是2016年的第一天,与所有别的日子似乎没什么不同,依然寒冷,依然灰蒙蒙,但是却比别的日子多了一种气氛,混杂着不舍与希望的气氛。 

不知不觉,又走过了一年,无论情愿或者不情愿,一年就这样按部就班地度过,收获的是遗憾或者满足,只是个人的事,与年月无关。

随着日程更迭,岁月渐增,我已经开始忽略掉年龄,记住的,只有光阴。

 

这一年的光阴,如似水流年。

 

所谓似水流年,王小波说,“就如一个人中了邪躺在河底,眼看潺潺流水,波光粼粼,落叶,浮木,空玻璃瓶,一样一样从身上流过去。”这个比喻真让人惆怅伤感,那么空灵那么唯美,到最后,一定这样安静了,一定褪去了浮华,当然,同时褪去的还有青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27 19:53)

文/二十三天

 

是在十月的时候,回了一次小镇。不过停留一日一夜,来去皆是匆匆,但在心里,却无比满足。如果说在每个人的生命里,总会与一个地方有着莫名的牵连,即使远走他乡,即使时隔数载,它都永远在那里,从来不曾忘怀。或许,这便是乡愁,是一个人,对一个地方最原生的眷恋。

 

而我的眷恋,便是承载了我十七年成长记忆的这个川东小镇。

 

小镇依山傍水,盘踞在三江交汇处的一个硕大磐石之上,州河从达州流下,巴河从巴中而来,在这里交汇成渠江,所以,小镇名为三汇,取的便是这三江汇流之意。蜿蜒漫长的水路,带来八方信息资源,小镇应水路交通而兴,形成商务、货物、客流的集散中心,经历数百年积淀,逐渐发展为川东地区的交通重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二十三天

 

站在屋顶上,俯瞰眺望。

我只能想像,你停在某条路上。

曾经一段感情的喧嚷,如今远离张望竟看到宽敞。

或许该感谢,你的决裂。有时幸福只看,刹那交叠。

有缘爱的真切,无缘失恋也美。不该逼迫谁来为谁弥补心碎。

我痛到心好灰,你走的那一夜。

时间凝固我的孤独,爱变成一只蝴蝶。蝴蝶它不再飞,它来过这世界。

曾绚烂就别说一切是枉费。

我终于能走出你走的那一夜。

也许你能给的珍贵,就只是那个季节。

蝴蝶它不再飞,它来过这世界,时间不能衡量昨日的深邃。

——《蝴蝶来过这世界》

 

时光倒回到10多年以前,1999年,那时我16岁,上中学二年级。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二十三天

 

我的梦总是光怪陆离,南京,北京,昆明,成都,重庆……,还有我长到18岁的小县城,所有于我生命里经历过的城市都呈片段般在梦中闪现,而把它们一个个串联起来,是反反复复无休止地穿梭于城市间、穿梭在时光里的一列列火车。

 

有时候,我觉得我自己有一种火车癖。是喜欢火车,是喜欢所有和火车有关的记忆。

 

记忆中总有若干碎片弥足珍贵。小时候走亲戚,从一个乡村小镇到另一个乡村小镇,坐的是那种货车临时充当的临客,没有座位,没有窗户,所有人拥挤在一整个大大的空旷的铁皮箱子里,光影黯淡,各种声音各种味道交织混淆,是真正沙丁鱼罐头般的现实写照,这样的火车有一个很形象的名字,叫闷罐车,它关乎着我小时候刚刚记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