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正式恢复组织生活后,任远最初被降级使用,担任张家口公安局二科副科长。后又曾先后任冀热察区党委社会情报科科长、南口军管会副主任等职。

1948年6月,东北局社会部任命任远为冀热察行署公安局副局长。

此时中共与国民党的斗争进入了最后白热化时期,此期间的任远在情报收集与对敌特较量中,表现依然优异。

其后,北平和平解放,任远调至北平,担任北平市公安局二处任侦察科科长、副处长,继续从事对敌特斗争。尤其是在抓捕国民党潜伏在北京的重要特工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共情报首脑李克农为此亲自点将将他从北京市局调到中央保卫部门。

访苏途中,毛泽东与滕代远在海拉尔站对话。镜头中没有显示,站在毛身后的有冯纪,任远

​1949年4月,调至铁道部公安局,担任政治保卫处(二处)处长,并参与了秘密护送毛泽东首次赴苏的任务。

但那段被俘的经历,对于任远来说,则是一个摆脱不了的噩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44年10月,任远经历了此生最难忘的激烈战斗,而他此后无尽的麻烦也由此引发。那年,任远25岁,已经是中共冀热辽区委社会部负责人之一,负责冀东及东北的情报联络工作。

以今天我们所知道的历史知识,那已经是抗战胜利的前一年,只是当时的抗战环境依然恶劣。

1944年10月17日,在河北丰滦县召开冀热辽特委、行署、军分区扩大工作会议时,他们被日军包围,突围战斗中牺牲430多人,另有约150人被俘,任远成了被俘人员中级别最高的中共官员。

今河北滦县景色,其前身有部分在抗战时期属于丰滦联合县,解放战争时期滦南县

​这场战斗,后来的开国元帅聂荣臻,将之称为自华北抗战以来最惨烈的一场战斗。

那天早上,也许是长期从事情报工作养成的嗅觉,任远下意识里感觉有事,天刚蒙蒙亮就爬起床。此时,除了任远和警卫哨外,其他同志都在休息。

此前一天,在河北丰滦县皈依寨召开的冀热辽特委、行署、军分区扩大工作会议上,正研究“减租减息”运动时,他们接到日军在附近大量增兵的情报,于是决定撤到杨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37年11月29日,这是任远清晰记得的一个日子,是他到延安的第一天,即作为政治可靠的新生去延安那个粗糙的机场与中共领袖们一起迎接从莫斯科回来的,以王明为首的中共代表团和西路军部分领导。

​在飞机引擎与人群交杂在一起的嘈杂声中,任远突然听见了一句湖南口音。“真是喜从天降”这是印在他脑海中的深刻回忆,立刻从身边学长口中知晓了不远处那个瘦瘦的高个子身份。这是任远第一次见到毛泽东。

1937年11月30日,他拿着党组织开的介绍信,开始去陕北公学报道。

陕北公学,简称“陕公”,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创办的一所具有统一战线性质的干部学校 。是今天中国人民大学和西北政法大学等高等院校的前身。1937年7月,全国性抗日战争爆发。大批爱国青年从全国各地来到革命圣地延安。中共在延安办设的一所抗大已不能满足需要,为了把大批爱国青年培养成为优秀的抗战干部,1937年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徐佛观在全面抗战初期,很长一段时间是国民党桂系首领之一,国民政府内政部长黄绍竑的幕僚。大约有五年时间里,他跟随黄绍竑走南闯北,协助其侦察进军新疆路线、驻节归绥、筹划沪杭甬抗日军事防御方案,特别是直接参加指挥山西娘子关战役,亲眼目睹太原失守,国民党军队涣散混乱,黎民百姓流离失所,中国传统的书生报国之心被深深地刺痛。在其以后的著述中,他留下了这样一段话“在娘子关一役中,我深切体验到,并不是敌人太强,而是我们太弱。我们的弱,不仅表现在武器上,尤其表现在各级指挥官的无能。无能的原因是平时不认真的求知,不认真的对部队下功夫。再追进去,内战太久,赏罚一以派系为依归,使军人的品格及爱国心受到莫大损伤,更是根本原因所在。”

日军攻陷娘子关后留下的娘子关车站照片

​同样,徐佛观也初次观察了中共武装八路军,给他留下了从容镇定,行动迅速的印象。特别是一些中共高级将领们,其精神状态与国民党将领截然相反。在一次阎锡山在太原宴请国共双方高级将领,徐佛观“留心观察,他们每一个人都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一次徐佛观与毛泽东的交谈中,徐佛观问了‘如何读历史’这一问题。

中共领袖这样回答:“中国史应当特别留心兴亡之际,此时容易看出问题。太平时代反不容易看出。西洋史应特别留心法国大革命。”

而作为意识形态中,彼此严重对立的双方,徐佛观对此回答颇以为是。

又谈及《论语》,徐佛观询问:“孔子的话,你有没有赞成的?”

毛泽东想了想答道:“有。‘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辩(辨)之,笃行之。这就是很好的话。”

徐佛观补充道:“应当加上孔子的‘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毛泽东同样点头称是。

在徐佛观以后的回忆中,与毛泽东谈天闲聊,无疑都是一个好印象。

徐佛观与他人坐在延安交际处门口,侧远方便是宝塔山

​徐佛观在延安期间,正是中共党史上著名的延安整风期间,毛泽东曾送给徐佛观一本《整风文献》。

​在又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我们的国庆节。

这个国家从硝烟弥漫中,从艰难困苦中,从物质贫乏中走来。

从清末民初的积贫积弱,受尽他国的欺凌,到今天,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自豪和胆气站在世界强国之中,纵横捭阖,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阴沟里的蛆虫多少哀怨和愤懑,终究只能在见不得光的地方哭泣而已。

就我个人,幸运,能出生并在这个国家成长,见证了大时代的到来。

回望开国,回首共和国元勋们从农村包围城市,从乡间走进城门的那一刻:

​解放军进入北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他是当代中国新儒学的领军人物,他是史学大家,他还曾是,国民党高级军情干部。他叫徐复观,原名徐佛观。

徐复观

​1944年3月,蒋介石在一份关于延安的观察报告上批示:“此乃本党某同志对中共情形实地考查所得之结论。某同志一面为三民主义之忠实信徒,一面对党派问题,素无成见;故其所得结论,较客观而深刻。某建议部分,亦颇有独到之处,可发人深省,故特为印发,供本党负责同志之阅读研究。其中所加之圈点,皆寓有深意。深望因此而能有所启发奋勉也。”这个批示印成小册子时作为编者“序言”出现在扉页上,内容中多处圈点文字,显示国民党最高层对其极为重视。

这份关于延安的观察报告,就是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令部派驻第十八集团军少将高级联络参谋徐佛观,在经过半年的观察研究之后,所撰写的一份对于共产党和延安革命队伍的所见所闻,以及对于国民党和重庆国民政府的反思反省意见书。

徐佛观进入延安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45年8月11日,一艘苏联军舰驶近黑龙江边,准备接88旅从富锦登岸,参加战斗。正要集合出发之际,突然接到斯大林从莫斯科打来的电报,电报全文如下:“东北是你们中国人民的东北,苏联红军的任务是解放东北。建设东北的任务是你们的,待命”。

88旅少校教官,刘亚楼

​1945年8月14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共东北委员会当即就苏军胜利占领全东北及由此而产生的苏美、中苏新形势,确定自己的斗争方针。周保中向中共东北委员会提议:必须抢在国民党之前,对长春、沈阳、哈尔滨以及部分中小城镇共五十七个加以控制,争取群众,重建东北各地党组织,建立政权和人民武装,迎接八路军和党中央所派的干部,以对抗国民党在东北建立反动统治。

​中共东北委员会通过了他的提议,于是立即决定组成五十七个进驻工作组机构。中等以上城市由十人以上组成,大县城由三至五人组成,小县城少的只一人。也还有由三至五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36年伊始,由于日本特务机关、宪兵队,日军和伪满警方联手严控,东北抗联和中共中央失去了联系,他们的组织关系转为由驻莫斯科共产国际的中共代表团直接领导。

李兆麟

​1940年冬,抗联面对的生存环境日益恶劣,为保存力量,在周保中和李兆麟等率领下,率余部陆续进入原苏联境内,在位于哈巴罗夫斯克(伯力)和沃罗什诺夫附近的两片大森林中,首先是建立了A、B两处野营。

国际88旅部分军官合影,中间高个周保中,旁为其夫人王一知

​1942年8月1日,部队进行改编,成立了“国际第八十八独立步兵教导旅”,即抗联教导旅。

自从在苏联境内安营扎寨后,抗联并未放弃对日本关东军的作战斗争,一直轮换派出游击小分队(小组)返回国境内,在白山黑水之间坚持武装斗争,游击小部队活动在北满地区的有三支,在吉东及延吉、敦化地区的有八支,在吉辽边界和中朝边界地区的有二支。这些小分队灵活机动地开展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第四篇: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39550929720602&mod=zwenzhang

第五篇: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46835940868654&mod=zwenzhang

作为间谍、特工、情报人员,其主要任务就是获取对手的机密,侦知对手的动态、预想计划等,并以此作为依据,分析、汇总,得出自身的策略,或是利用,或是破坏对手想达到的目的。

解放后,李克农与原地工人员合影,左二沈安娜

​中共‘中央特科’在这个环节上,从成立伊始,便是遥遥领先对手。其中作为核心部门之一,也是中共在以后所有情报组织体系中的祖师爷级单位,二科(情报科),足以笑傲江湖。它的创建人,陈赓,也足以以此傲视群雄,名垂中共情报史。

当然,众人拾柴火焰高。时下有句话,不怕神对手,就怕猪队友。而在二科的早期历史上,不仅是面对‘神对手’,并肩作战的都可谓是‘圣斗士’。陈养山,陈赓,潘汉年这样的人物,或者说是对整个中共情报事业有突出贡献和事迹的不胜枚举。​

中共‘中央特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