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1937年12月13日

中国·南京

这是民族灾难的至暗时刻,这是人间炼狱的恶魔肆虐。

这是蚀刻在赤县大地上一道,永远无法抚平的伤痕。

300000同胞葬身日寇刀下,无数百姓流离失所。

金陵城内千疮百孔,石头城中累累罪行。

​今天,南京大屠杀80周年。

第四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

将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

​记忆是沉痛的,却不应该被忘记。民族的积弱,曾让我们遭受如此的苦难。

我们不想延续仇恨,更不愿意让他人去抹杀这段罪恶。

铭记历史,以史为鉴,面向未来,愿我祖国繁荣昌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吴秉一,原名吴凤翔,1913年生于河南省郏县薛店镇吴村一个农民家庭,兄弟三人,家中还有五个姐姐。被誉为“大无畏民族英雄”。

吴秉一,原名吴凤翔

​如今在郏县薛店镇吴村吴家祠堂里摆放着一石碑,名曰《民族英雄吴秉一祠堂碑记》。碑文用简洁的文字概述了吴凤翔传奇的一生,称赞其“乃吴村吴氏家族之杰出后裔”,“枪林弹雨无所惧兮,虽九死而无悔;集智勇于一身兮,播芳馨于天地”。

吴秉一幼时曾就读私塾,读完四书五经后,1927年,开始跟人学中医。

1930年,便在郏县早期共产党员王永泉等人的引导下参加中共地下组织活动,曾参与了豫西郏县农民暴动的筹备活动。暴动失败后,由王永泉介绍进入郏县师范就读,继续从事中共地下组织活动。

1935年,吴秉一因参与中共活动被国民党逮捕入狱。日军展开全面侵华战争之后,吴秉一之父前往开封监狱探望他,返回途中遭遇日军空袭,被炸伤了腿,回家后因伤口感染去世。

在关押期间,王永泉曾多次到狱中看望吴凤翔,鼓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中国全面抗战拉开了帷幕。其后,日军动用了近30个精锐师团达86万总兵力,相继攻占了平津、上海、武汉、广州等诸多战略要地。然而在中国军人的顽强抗击下,其速战速决‘三个月灭亡中国’的战略企图破产。

1937年8月,日军越过长城防线

​日军在侵入中国长城内地后,首先经略的华北各地,他们发现,尽管他们建立了伪政权,并且在政治,经济,军事上由日军直接指导经营,但华北依然不是他们所设计中的‘皇道乐土’。

针对日寇及伪政府在华北地区不断强化的特务活动,国共两党的特工人员也先后以各种手段对罪大恶极的敌伪头目进行了刺杀和镇压行动,仅国民党平津特工机构就先后导演了多起重大刺杀事件。

1938年3月28日,华北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行政委员长王克敏和日本顾问山本荣治等人与日军华北联络部长喜多诚一在北平煤渣胡同20号举行会谈。得到情报的国民党特工王文、兰子春等5人奉命进行阻击。下午1时,当王克敏的专车行驶到胡同口转弯处时,骑自行车靠近的特工杀手突然拔枪向王的专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刘少文跳窗后,脚踝严重摔伤,他顾不上剧烈的疼痛,往弄堂外急走。刚走到弄堂口,一个看门的老头儿想要拦住他问话,刘少文急中生智,装出一脸凶相,用上海话大声骂道:“侬眼乌珠黑脱啦(上海方言,即有眼无珠、不知好歹的意思),少管闲事!”老头儿被吓愣住了,刘少文立即冲出了弄堂,跑到路口,挥手拦了辆三轮车。 

旧上海人力车夫

​坐在三轮车上,刘少文频频回头,虽没见有人追来,但他还是不放心,便在黄陂路路口换了一辆三轮车朝相反方向驶去。三轮车跑过西摩路时,刘少文又换了一辆三轮车继续兜起了圈子。辗转许久,才到了绍兴路附近的家门口。车停下时,刘少文因脚伤已不能走动了,只好让车夫去叫门,才由妻子罗晓虹扶着他进了家。 刘少文回到家后,忍住剧痛,清醒地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赵平肯定出事了,整个情报交通系统和他本人已毫无疑问地处在了危险之中。虽然彼时的刘少文尚不能确定赵平是否已经叛变,但赵平作为他的秘书,熟知他个人的很多事务,福民店已经暴露,这里暴露的可能性也很大,家里不能再呆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平心而论,赵平的妻子沙平虽然叛变了,但她的确不知道赵平工作的具体内容,也不知道“张明”就是刘少文的化名,但她的招供对中共上海地下情报网的威胁却是致命的。因为福民食品店虽然看上去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店铺,但它却是刘少文领导下的一个极其重要的秘密交通站,上海地区附近的地下斗争组织、海外回来的关系都是在这里接头的。沙平的供述,使国民党特务如获至宝,他们立即展开了抓捕行动。 

而刘少文对发生在赵平夫妇身上的事情毫不知情,他在苦苦等了一个半月不见两人踪影后,凭着多年来从事情报工作的直觉,嗅到赵平可能出事了,遂决定采取紧急措施。 

上海老情工熊志华前辈回忆《在秘密的交通线上》

​刘少文决定首先疏散与赵平有联系的熊志华、郑才等地下交通员,他们正是福民食品店工作人员,关系到组织的核心秘密,刘少文亲自去通知。

1948年6月30日,晚,绵绵细雨。刘少文来到了福民食品店。他不知情的是,与他同时,国民党特工也正朝食品店扑来。刘少文走到店门口,四下观察了很久,没发现什么可疑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年,是中共情报系统和政治保卫系统成立九十周年。在过去以及现在没有硝烟的战争中,由于工作的特殊性和极强的保密性,很多无名英雄长期“湮没”在历史精彩的篇章背后,他们的事迹鲜为人知。作为中共政治及军队系统,秘密战线上的先驱者之一,功勋卓著的开国中将刘少文,以及他所领导的‘刘少文系统’就是这样一个群体。 

刘少文

​刘少文(1905-1987),原名刘国章,曾化名张明,河南信阳人。

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6月转入中国共产党并赴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

1927年回国,历任苏联共产党代表团翻译、中共中央翻译科科长、中央巡视员、中革军委秘书兼《革命与战争》军事杂志编辑、红军总司令部政治教导员、中共中央西北局秘书长、红二方面军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参加了长征。

抗日战争爆发后,历任八路军驻上海办事处秘书长、中共中央交通处香港办事处处长、中共中央南方局交通处处长,参与领导和组织了从日军占领下的香港营救800余名各方面人士的工作。

解放战争时期,先后任中共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昔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战斗序列中有一支虎师,它便是由外号‘王疯子’王近山将军率领的原中野六纵。邓小平在晚年曾说:“二野最能打仗的是哪个纵队?六纵。有王近山和杜义德,很多硬仗、恶仗都是他们打下来的。”

时王近山的中野六纵急行军,在阜蒙公路上牵制黄维兵团

​自王将军以下,无一不是一时名将。杜义德、肖永银、尤太忠,李德生等等。然而,在这支部队的领导人中,有一人至关重要,却又似乎被人遗忘,他就是原六纵参谋长,还曾是中共军队系统中,主持过北方区域的情报首脑,姚继鸣。

姚继鸣在北平潜伏时拍摄

“六纵参谋长姚继鸣是个知识分子,看地图、打仗很厉害,字也写得好,会编顺口溜。他编的顺口溜不但在六纵广为流传,其他纵队也几乎人人所知,这说明他的顺口溜还是很能引起大家共鸣的”;“姚继鸣参谋长平时很少发脾气,也没什么架子,喜欢给大家开玩笑,连战士都不怕他”;这些都是六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说起国民党的特工首脑,一般人们都会条件反射般的在脑海中浮现出戴笠、陈立夫、徐恩曾、郑介民、康泽、毛人凤、沈醉到叶秀峰,沈之岳等人的名字。他们或狡黠诡诈,或冷酷无情,或杀人如麻,将以拥戴蒋介石为唯一执政者为最中心的人物,并将国统区及国民党军中特务统治推向了顶峰。

昔年上海军管会拘捕的国民党潜伏特务游街

​抛却意识形态,作为人物,他们一个个如雷贯耳,串起了大陆民国时期一件件大事件。但很少有人知道,而这些曾呼风唤雨的国民党特工首脑,其所管辖组织的形成,往上溯源,全都指向了一个人。他,叫胡靖安,真正意义上的国民党特工组织开山之人。

胡靖安

​1903年,胡靖安出生,原名胡茂全,字中道,江西靖安县人。

1923年,胡靖安来到广州,加入国民革命军赣军(李烈钧部)第四师,后入广东警卫军讲武堂学习,并被选入孙中山卫士营。

而后,再入黄埔军校二期,毕业后,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09年,奉天(今沈阳)首富家族陈氏家族的祖地传来喜讯。戴家房子村陈氏家族的长门诞生了一个男婴,这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自来到人世伊始,就被视为陈氏家族未来掌门人,他叫陈卓毅。

​陈氏家族的掌门人爷爷陈子章极其喜欢这个大孙子,整个童年时期,呵护有加。到了识字的岁数,甚至亲自把他送到于家房子学校读书。

而这个富家公子,并不如很多中国富家子弟那样,仗着祖上的财富,成为纨绔少爷,也许是家庭对知识、修养的良好家教,陈卓毅便显示出了自己独立的个性。

1924年,他才15岁那年,便瞒过爷爷奶奶,独自乘家中运货的马车去了奉天,找到三叔陈楚才,进入了在奉天同泽男中(今沈阳同泽中学)读书。在奉天求学期间,陈卓毅受到了最初的民族觉醒的启蒙。

沈阳“同泽中学男校教学楼”旧址,位于沈阳市沈河区万泉公园西侧,小河沿附近

​1931年,陈卓毅和同学在奉天大帅府北后墙张贴传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正式恢复组织生活后,任远最初被降级使用,担任张家口公安局二科副科长。后又曾先后任冀热察区党委社会情报科科长、南口军管会副主任等职。

1948年6月,东北局社会部任命任远为冀热察行署公安局副局长。

此时中共与国民党的斗争进入了最后白热化时期,此期间的任远在情报收集与对敌特较量中,表现依然优异。

其后,北平和平解放,任远调至北平,担任北平市公安局二处任侦察科科长、副处长,继续从事对敌特斗争。尤其是在抓捕国民党潜伏在北京的重要特工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共情报首脑李克农为此亲自点将将他从北京市局调到中央保卫部门。

访苏途中,毛泽东与滕代远在海拉尔站对话。镜头中没有显示,站在毛身后的有冯纪,任远

​1949年4月,调至铁道部公安局,担任政治保卫处(二处)处长,并参与了秘密护送毛泽东首次赴苏的任务。

但那段被俘的经历,对于任远来说,则是一个摆脱不了的噩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