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bdsttdtb
bdsttdtb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79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1
(2011-07-16 17:20)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09 14:48)
标签:

旅游

《座山雕》
黔地一徐姓老者,年逾八旬,皓首红面,精神矍铄,常持一木杖代步,因年老故,目力不佳,以花镜一副助视。
不知何年何月,黔地屡现矿藏,然黔人受累年积弱故,无力开采。是而诸省有识之士纷至沓来,大张旗鼓,征地建井,一时大地沸腾,民生亦有改善。
却说徐姓老者土居数十载,壮年亦曾出仕,今告老还家,逸享天年,不想因异乡矿主征其土地,生出许多纷争,本乡县宰亦倍感棘手,奈何不得,情急之下,遂以“座山雕”三字赠之。其人耄耋之年,不畏权势,有理必争,无理亦不失其气势,时时暴跳如雷,常常怒发冲冠,谁言蚍蜉不可撼树?此时螳臂亦能当车。颇有夜郎之风,豪侠之志。力据数任矿主,岿然不到,真乃黔地奇人也!
08-11-14
《幺贵传》
幺贵者,黔州土人,身仅五尺,口齿含混不清,满口莺莺燕燕,听者茫然,疑似身居西洋异邦。其人年过三旬,夫妻恩爱,育有数子。其父高大威猛,虽年迈亦不失当年雄风,然幺贵獐头鼠目,颇喜鸡鸣狗盗之术,父子并列,观者顿有龙生九子之憾。
幺贵若生于战国田齐,定为孟尝君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看了贺岁电影《十月围城》,虽然很多地方经不起推敲,如陈少白、李玉唐等人大庭广众之下高喊要起义,清廷的暗杀团伙搞的像武装组织进攻香港,黎天王演的爱情乞丐如战神附体......但是瑕不掩瑜,《十月围城》仍是近年来我看过的最棒的国产电影,我被感动了,但感动我的不是革命者大无畏的牺牲精神,而是贯串整部影片的亲情与爱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杰克·伦敦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满脸胡须,肌肉发达的男人。他不是文人,他是海盗,是土匪,是流氓,是拳击手,是淘金者,是一头充满了野性与凶残的猛兽。他的文字和他的人一样永远都是精力旺盛的,永远都是气势逼人的,充满了筋肉暴突的生活和阳刚之气。在他的很多小说里都能找到早已失掉的血腥和血性,《野性的呼唤》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本书用一只名叫巴克的雪橇狗做主角来演绎文明与原始之间的斗争。巴克血统优良、出身高贵,原本可以在南方的庄园里悠闲自得过着宠物狗一般的生活。一次偶然的机会被辗转卖到阿拉斯加州的苦寒之地,成为众多极地雪橇狗中的一员。
从开始的反抗最终到屈服于“大棒和獠牙的法律”,巴克逐渐适应了淘金路上残酷的环境、明白了弱肉强食的道理。为了生存,它慢慢变的狡猾,学会了与其它的雪橇狗争斗,还会去偷主人的食物。并且通过一次惨烈的战斗消灭了雪橇队的排头狗,自己争霸成功成为新的领袖。在多次的学习与成长中巴克渐渐唤醒了自己体内最原始的野性。终于在最后一任主人死于非命之后,巴克断了一切与文明之间的纽带,回归原始,成了荒野群狼的王者。
“在拿着大棒的人面前他是没有希望的。”“那大棒是一种启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09 14:36)
标签:

文化

    依稀记的那时在书店里看见过《悟空传》这本薄薄的小书,当时并未放在心上,只是感觉书名比较有趣,当时想来许是一个无聊的人写了一本无聊的同人小说。
后来一个寂寞的夜里在网上找了该书来看,拍手称赞之余禁不住唏嘘感慨,原来现实和理想间的巨大落差可以用这样惊世骇俗的故事来表达,似乎每个不甘平庸、年少轻狂的人都能在这部书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文虽不长,却能读到很多深入心灵富含哲理的句子,这里简略摘抄几段让自己回味的段落。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金蝉子的这段独白被众多读者奉为经典的句子透着唯我独尊的无畏与傲睨万物的不羁,人生理想远大如斯,即就算如昙花般一绽即逝,也是终生无悔了。
“神不贪,为何容不得一点对其不敬,神不恶,为何要将千万生灵命运握于手中?”
曾经读过几页《圣经》,模糊记的上帝为了惩戒一个对自己不敬的民族,不遗余力的给这个民族降灾,让他们闹饥荒、生瘟疫。众生无罪,读了很是不忿。我并不想在此的罪众多上帝的信徒,许是我没有悟到《圣经》中的教义。
'天蓬,你知道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个博自从开了就没怎么用过,唉,陈老师要帐了,暂时无法,找个地盘交作业吧!
 
《黔西琐记》
    小卢老师不止一次地问过我,你年后是否还再回来,得到答复后一笑了之。大概他也看不懂我为什么会耐着性子住在贵州西南这个偏僻山沟里这么久。其实,我自己也无法给自己一个确切的回答。大概,也许,肯定,某一天我感觉倦了,没了新奇感,背起行囊换一个新的地方,开始一段新的生活,认识新的朋友,一起肆无忌惮地喝酒,骂人,找乐子,然后再离开......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只注重过程,活在今天就不去想明天的事!(告陈老师,以上可以舍弃)
    贵州这地方山灵水秀,我初到时候已近岁尾,此时的北方一片萧索,而这里依然满眼青山碧水,依然伐木电锯声,鸟鸣嘤嘤也。当地俗称“红尾鸡”的一种水鸟有麻雀般大小,通体黑色,却长着鲜红的尾巴,时常立在河中大石上婉转清唱,红尾随着叫声上下翻动,煞是喜人,让人看了听了不禁产生“此生愿做公冶长”的奢望。后来查到这水鸟学名比较拗口,叫做:“红尾水鸲。”时常还可以看见迁徙的白鹭飞在空中,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10 22:12)
布丁
 
 
 
 
 
布丁出生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道闪电过后,空中像是礼炮样的一声巨雷宣告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一个美丽圣洁的灵魂。布丁的妈妈深情地用舌尖添舐着它的又一个儿子,在它身边的稻草上有它另外12个孩子。它们都是布丁的哥哥姐姐,它们和布丁一样出生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样舒服的躺在温暖的稻草上,贪婪地吮吸着妈妈的乳汁。
布丁在这个世界上学到的第一个本领就是争夺,在它的12个哥哥姐姐当中争夺一个靠近妈妈乳房的位置。但是它的身体实在太小,根本不是它哥哥姐姐们的对手,常常被挤到距离妈妈最远的角落,无助的呻吟,乞求妈妈能够给它一些帮助,但是布丁发现妈妈也很无奈地望着它,并不能帮它解决什么实际的问题。布丁便摇晃着向妈妈的乳房发起新的一次冲锋。在无数次的争夺与被争夺当中布丁和它的哥哥姐姐们都健康的成长着,他们围在妈妈身边嬉闹,在稻草中练习摔交,撕咬......
一天早晨,也许在我们每个人的一生中都经历过这样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与桃花隔不远--谨以此文送芙蓉姐姐南行


说实话,我原本想借蘅芜君的《临江仙》来做开首的,但是想到芙蓉姐姐时常自比潇湘。再三思揣后还是搁下了,相信芙蓉姐姐不会因此怪罪的。哈哈,一笑先。

每每认识一个新的网友我好询问其网名的来历。印象中绿芙蓉的回答极其简单,说是什么因物得名。很显然这个不是我想要的答案。后来在芙蓉姐姐的某篇文字中看到她自称曾用过“风露清愁”这个名字,这才突然明白“绿芙蓉”的真正出处。只是黛玉那支花签上的句子读来的确易使人产生幽怨的感觉,尤其是文中隐去的前一句诗文,结合读来真真令人堕泪。不知道芙蓉姐姐为什么总是喜欢无缘故的多愁善感,再加上写的一手美文,真的有潇湘风骨了。呵呵,窃以为今后还是少学黛玉为妙。

芙蓉姐姐定是爱及了“半卷湘帘半掩门”的句子,曾经当面问我读没读过《咏白海棠》。我直截了当来了两个字,“没有”。然后又嬉皮笑脸的问她是谁的诗,记得当时她就差把我轰了出去,银牙一咬:“你看过《红楼梦》没有。”“看过的啊,很喜欢看!”后面的事我记不清楚了,好象是她极度失望的样子,感觉在谈下去就是对牛弹琴了。哈哈。

当初芙蓉姐姐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所思
我一直是很讨厌吸烟的,有吸烟的朋友到我的屋子里去玩也会很自觉的忍一忍。有时候也会偶尔忘记了掏出烟来,将要点燃的时候忽然看到我异样的眼神就会笑笑之后把烟放在我的书桌上。所以,即使我不吸烟,在我的书桌上也时常会看到烟的踪迹。

烟放在桌子上难免就会去碰一碰,我极度疲乏的时候也会拈起来嗅嗅,这样就慢慢地养成了一个不吸烟但是很喜欢闻烟草味的习惯。喜欢把一支烟放在鼻子上狠狠地嗅,然后极贪婪的靠在椅子上享受这一瞬的快感。

记的小时候到亲戚朋友家去玩,经常被询问这样的问题,例如:好久不见了,你到底想不想奶奶外婆大姨舅妈之类的。然后我就非常天真非常世俗的回答:“想!”。然后就会得到亲亲抱抱奶糖苹果类的奖赏,其实那个时候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想”字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只是朦胧的感觉只有这样回答才是正确的。

刚刚享受过烟草的味道,抬头看看贴在墙上的梁咏琪的卡片和那张缩印的地图,心里不禁想起了远在东海之滨的另外一个人,想起她的名字,想起她的容颜,想起她当日的音容笑貌。似乎如此遥远的距离就在咫尺之间那样的亲切。在这瞬间忽然明白“想”是怎么一回事,忽然明白思念的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记得些碎片
很久没有编排文字来自娱了,加之又至寒冬,到处是一片萧条肃杀的景象。又因为某些问题搞的身心俱疲。情绪规律性的处在一个低潮期,莫名其妙的烦躁,消沉,经常冒出自杀的念头。开始明白张国容为什么要飞翔,是在渴望那一瞬的快乐,超然物外的洒脱,忘我的飞翔,追逐着自己的梦,追逐自由,追逐那个叫自我的东西。

认识沈从文是由《边城》开始的,细腻轻灵的文字勾勒出一幅散发着清新气息的湘西民俗风景画,特色鲜明的吊脚楼和安静的江水,恬淡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诗话的人物。令我神往一个叫做“桃源”的所在。
“还有我喊叫你的声音,你听不到,你听不到,我的人”
“撸歌太好了,我的人,为什么你不同我一个船上呢”
“我真得轻轻的叹息,我幸福得很,有了你,我什么都不缺少了”
有了满怀爱意思念和眷恋的文字,加之漂在江上数日的见闻,就不愁没有《湘行散记》这样情书般的日记。由衷欣羡沈从文和张兆和这样神仙般的眷属,敬仰沈老为我们留下一些对乡土的深深眷恋。

得知柔柔姐姐要嫁到上海的事时,我当真很惊讶。我知道这是早晚的事情,但我没有相到杨弃疾会这样的神速。想起当日在北京和杨弃疾谈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