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宸碧
李宸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0,111
  • 关注人气:2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任侠意气

夜已寒

九微片片飞花琐

李璎珞

诗笔可堪慰寂寥

企鹅

不多说了,某鹅一只

素車白馬

齐梁余孽

书书

难当贼

Rain

咸阳当年论浊酒

我爱tete

同望祁连月

乌秋

梅稍月,潇湘人

了绸

满地胭脂雪,解语应似伊

帘外雨潺潺

应是离恨天上人

凰夜凌

其实也很人品...

莲殇

莲华未央

清寒

系马垂杨

织烟

平林新月人归后

流霜

谁共我,醉明月

藤影荷声

汉家女儿初笄头

轩辕澈

燕山雪,片片飞

商凝汐

试写离声入旧弦

琴倦依

我舞成风歌泛夜

洛蝉

朔风绕指我先笑,明月入怀君自知

裴久裳

吹樱皓雪楼主

风清飏

谁为含愁独不见

沈言

夜深千帐灯

画船听雨眠

好一分琴心

重华

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

斐荼靡

开到荼靡花事了

ご☆樱释oο

一起看见了流星~HOHO

慕曦

书剑寂寥枉凝眸

相望祈夏约

长相思兮长相守

苏莱曼

秦人,或者...隋人

翾儿

广袖曲裾的女子,在水一方

蛮人

嬉笑怒骂成文章

轩辕民

壶中天地白云暧

江南苏珂

倾城风月

羽化

幽人独往来

若尔可兮

何必曾相识

美夕

八千夜行抄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10-13 23:25)
子夜关山论旧谈,兰台未必与长耽。
一帘秋月如春月,数载江南复岭南。
云外缥囊书自好,尊前绿鬓意犹酣。
昔年欲笑庄生梦,白露清霜总不堪。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9 08:43)
十载回头似梦胥,不知身在壶中居。
初来二陆应通姓,老去三都未著书。
几处行人吹玉笛,旧时同列佩金鱼。
临风倚罢桂花落,向晚自牵明月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3 08:52)
还乡四月,始有此篇,辍诗四载,力不逮矣。
鸿来远信到天涯,今夕何人好渡槎。
风物依然惊似客,山川如许缓归家。
竟无一字惭知己,应得七弦消岁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0 17:53)
君居海上有名城,我向乡关意暂宁。
行粤行苏终不适,学书学剑竟无成。
红尘俱是远游客,青眼谁堪薄宦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0 13:45)

​​​一时生赵君,蜀人,素擅章句,学诗十年,近日作十人咏,余亦忝列其中,勉力凑一律答之。

诗既成,不免有光阴之叹。昔年曾与赵君鹏城一晤,五年匆匆,一念之间,各自天涯。闻赵君辗转沪上,余亦还乡。 旧时青衿,今俱落红尘。

生涯迢递凭谁问,更值清江一岁秋。

读史颇知当日事,登楼欲笑少年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8 21:48)

这些天读南史,至陈宣帝柳皇后传,才发现她的人生也颇有意思。

柳皇后名敬言,曾祖柳世隆,祖父柳恽,皆是一时名臣,父亲柳偃尚梁武帝女长城公主,——与南朝时众多出身清贵的世家女并无二致。

侯景乱起,柳敬言与弟弟柳盼前往江陵依附舅父——彼时的湘东王,后来的梁元帝萧绎。倒是不免猜测,长城公主与萧绎或许同母?毕竟以萧绎的心性,肯对柳氏姐弟“待遇甚厚”,只怕别有值得亲厚的缘故。何况侯景之乱时,梁武帝多少公主,似乎也只有长城公主的子女依附萧绎。

于是柳敬言在江陵舅父家长成,并被舅父许配给了彼时名位不显的陈顼。于是亮点来了,“初,宣帝居乡里,先娶吴兴钱氏”——陈顼此时已然娶妻,然而依然娶了柳敬言。想来也能理解,当朝天子要将外甥女嫁你,哪里又容得你推脱呢。并且在陈叔宝的本纪里,特特言明“宣帝嫡长子也”,然则陈叔宝既是长子,母为皇后,“嫡长”自不待言明,又何须特地指出呢。

至此,终于发现这故事似曾相识——不就是刘秀当日娶了郭圣通么。

年少时歆慕光武“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之言,只觉少年意气无以复加,江山美人两不相负,却始终忽略了,故事里还有另一个女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04 15:56)
       又是许久没更博了,顺手点开从前相熟的许多人的博客,亦是荒凉如斯,那么多旧识,终究是都不见了。
       曾经博客的热闹陌生得恍如隔世,聚散往来皆是十六七的少年,掐着指头数过年份才会恍然大悟,哦,原来已经这么多年。
       当年我尚在为高中的课业纠结烦恼,如今工作也有了两个年头,这时光怎不叫人心底蓦然生畏。
       所幸仍有那么多朋友最初是从博客而来,至今仍在,小夜,Rain,乌秋,伦伦,书书,颜十二,足够了,总是不能太贪心的。
       有时翻翻自己从前的博文都觉费解,究竟是哪来的闲心整天更博,而如今想如此这般却是再也不能了。
       泻水置平地,各自东西南北流。即使只是曾经相逢,也是美好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两天把《明宫秋词》看完。其实对明朝背景的故事原本是没多大兴趣的,然而得知故事是从杨慎黄娥开始,又来了兴致。

    杨慎杨升庵在云南的名气,只怕比在四川的家乡还要大些,从小听了那么多升庵状元在云南的传说轶事,只觉得倒似家乡先辈一般亲切。云南自古蛮荒,文物不兴,杨慎之于云南的重量,绝对足以和东坡之于海南相提并论,偏又都是蜀中的才子。蛮荒之地忽然谪来一个状元才子,云南人真是打心底欢喜杨升庵,只因实在是太难得,云南从来不是出才子的地方,却忽而来了这样天大一个才子,自然是又敬又爱。谪滇于升庵是祸,于云南却未必不是福。杨慎在云南的谪所是永昌卫,在今保山,距大理不远,怪不得大理有颇多杨状元游踪了。

    黄娥却是后来才知道的。十二三岁时初读散曲,见作者介绍方才一惊,古来有名的才女,似乎人人只知一个写词的李清照,却想不到原来还有一个写曲的黄娥,更何况是杨慎之妻,倒似逢了故人一般亲切。杨慎与黄娥,原本是这等般配的才子才女,然而杨慎半生贬谪,夫妇相隔,又不得不让人叹息。

    黄娥的散曲极佳。说来惭愧,对杨慎的印象大多停留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16 20:22)
    前些日子总算把搁了好久的《从平城到洛阳》断断续续看完了,觉得最有意思的竟是对《崔氏食经》的考证一节。据逯耀东先生的观点,崔浩撰《食经》的目的之一,即“在胡汉杂糅的社会中,使代表农业文化特质的中原饮食传统,得以持续”。
    饮食实在是个意味深长的议题。孝文帝一意汉化,迁都洛阳,改郡望,改汉姓,说汉语,穿汉服,与汉人高门联姻,可谓鲜卑汉化的推动者与力行者,然而即使如此,仍不免“百密一疏”,即饮食。以孝文帝这样从小接收汉人教育、文质彬彬一心汉化的君王,在饮食上,依然是自小养成的北人习气,并且似乎也从未打算摈弃此种方式。可见饮食对人的影响方才是根深蒂固难以卒改,相较而言,改姓易服实在容易得多,不过是汉化之形,而真正融入一种文化,非饮食最终融合不可。故而逯耀东先生十分敏锐的指出,“中原士族之女下嫁代北家族之后,不仅将中原文化带进拓跋氏部民的家族之中,同时也将中原的饮食习惯与烹调技术传入这些家族之中,渐渐改变了他们的生活与饮食习惯”。
    南北饮食口味的明显差异在史书上体现出来,或许源自魏\西晋—吴对立之时。吴亡后二陆入洛,从《晋书》《世说新语》里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15 20:09)
    曹子建才高八斗似乎从无争议,连我从小最早会背的古诗之一也是传说中的《七步诗》。而曹丕也仿佛一贯以篡夺汉室迫害手足奸诈狡猾又残酷无情的形象出现在常人的印象里:篡汉是为不忠,杀弟是为不义。所以我十二三岁第一次读到《燕歌行》这样清丽绰约的诗句时,知道出于曹丕之手,竟有几分郁闷——咦?曹丕!那个貌似嫉妒子建高才的曹丕原来也能写出这样的诗!
    后来读史渐多,只觉后人真是多虑,一生算计的曹孟德岂会不知道谁是最适合的继承人,生生被后人无端演绎出许多想当然的兄弟相争。自然丕植之争是有的,而结果也显而易见是曹丕赢了。至于所谓曹操最钟爱的儿子,也不见得是曹植,而是早夭的曹冲——小学课本里称象那个曹冲。兴许世人实在太爱陈王之才,总觉得文才与帝位理应相宜,不免为他抱屈,殊不知才子误国,后世不就有李后主宋徽宗么。况且子建之才,也不见得就高出父兄多少。
    世以三曹并称,曹操一生戎马,作诗不过兴起游戏,而居然也成一家之言;曹丕著作传世不广,然而仅《燕歌行》便足以在文学史上不朽,又有《典论·论文》长占文学评论一席之地;说起来似乎只有曹植是无所事事只好写诗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