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浙江在线7月24日讯 (记者 施宇翔) 23日20时27分,杭深线永嘉至温州南间,北京南至福州D301次列车与杭州至福州南D3115次列车发生追尾事故。事故发生后,现场极其混乱,很多乘客和亲友走散。不少网友发微博称联系不到在出事动车上的亲友,想要知情人帮忙寻找。本网整理了微博上网友的寻人启事,并将不断更新。

1.动车三号车厢14号王子佳,小名王子,3岁,男,高约95厘米,上身黄色体恤,黑色短裤,凉鞋,混乱中走失。请好心人转发,重谢!

2.温州平阳人金显乃寻找弟弟金显眼35岁、侄子金扬钟9岁,事故发生时他们都在D3115第16节车厢上,一个晚上温州的医院都找遍了。如果有人知道下落,请联系13587546258,祝他们平安!

3.黄雨淳,女孩,1米52,上身白色T恤,下身牛仔裤,如果有好心人看见他,请马上告诉057188110110,或温州第二人民医院李女士13705046356。

4.吴彬,1990年9月28生,个头1米9戴鸭舌帽! 安徽人,15077938359

5.福州的孙女士向求助:他的丈夫昨天就在事发的D301北京去往福州的列车上,目前失联!他的丈夫名叫胡维鹏,今年33岁,身高170左右,事发时身穿黄白相间竖条纹,浅灰色西装裤,寸头,平时带眼镜,鼻子上有疤!联系电话:15606062323

6.9岁山东小姑娘高艺睿,动车坠桥事故发生后,她与母亲宋华还有哥哥失散,正在急救中。母亲号码:15908082918。(已找到,温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收治)

7.李建中,男,坐在杭州与福州的第15厢列车里,现在他的家人万分着急,请QQ联系56065511 。

8.寻找:陈西、陈必、温爱平,及两岁男孩子,共4人,联系电话:13017811880

9.寻找一个名叫陈笑荣的福州女孩,初中毕业;事故发生时在D3115列车上,下落不明;她妈妈现正赶往温州途中,联系电话为13705957621。(已找到 温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收治)

10.寻找杭州开往温州列车15号车厢,名字叫李建忠,44岁,身高170左右,事故后家人一直联系不上,急!!有知情者请联系13868806608。

11.寻找陈西,31岁,陈碧,30岁,怀孕约7周;温爱平,52岁,女,周陈辰,男,3岁。联系电话:13566219113。

12.动车三号车厢陆海天同学(来自中国传媒大学),170左右,短发,戴眼镜,脸上有一些青春痘。目前电话联络不通。

13.红艳,长沙女子,事故发生时在D3115列车上,但是具体不知道她在哪节车厢,现在跟她联系不上,现在她福州的同事正赶往温州途中,联系电话:13685005476。

14.张冰莲女士,事故发生后和女儿走失,女儿名叫黄雨淳。12岁,白色体恤,下身牛仔裤1.5米,短发,大门牙,皮肤较白。事发时身处3号车厢,11号座位。有知情者请联系13599315558 、13950227313。

15.陈笑荣,福州女孩,初中毕业。事故发生时,在D3115列车上,现下落不明。她妈妈现正赶往温州途中,联系电话为13705957621。

16.温州手足医院正在收治一名儿童,详细信息:姓名 卓瑞泽 年龄 6岁,被送到医院时父母都不在,伤势严重,急寻亲人,有知情者请拨打电话0577-88021182

17.孩鞋子丢了,赤裸着双脚,被送往市二医急救的,当时还是我抱的小女孩去拍CT的,头部有点肿胀,右眼乌青,没有大碍。不过妈妈电话打不通,急死人了,有人知道她妈妈在哪里么?妈妈看到的话赶紧去市二医吧。

18.找李宇上,联系电话:13672169853。

19.寻找一个名叫陈笑荣的福州女孩,初中毕业;事故发生时在D3115列车上,下落不明;她妈妈现正赶往温州途中,联系电话为13705957621;请看到的朋友帮忙转发,谢谢大家!!!!!

20.大家帮忙寻找我朋友吕红艳,长沙女子,事故发生时在D3115列车上,坐一等舱,但是具体不知道她在哪节车厢,现在跟她联系不上,现在她福州的同事正赶往温州途中,联系电话为13685005476;13873186746。请看到的朋友帮忙转发,谢谢大家!!!!!

21.姓名:项余岸 年龄:32岁 担任温州任岩松中学的语文老师。若您知情,请拨打联系电话137-5874-5685 谢谢!!

22.已确认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10级数媒二班的朱平同学在昨晚的D301上,至今尚未取得上联系,若有她消息请及时与潘嘉惠联系,QQ:290644192。她的母亲很担心。祝福平安。

【正接受医疗救治乘客名单】

温州市康宁医院急救名单:孙银华、池静怡、赵利枕、陈国成、叶美贞、付丽娟、张广新、陈鑫、李俊、林震、林丰克、陈菁、王秀芝、赵竹、周产聪、孙小东、洪美晶、叶子茜、方建成、童荣夫、江山、林爱苹、陈宇童、龙文。若您正在寻找的亲人在此列,请放心!

温州市第三人民医院收治部分患者:陈爱听、吕建新、林辉、李明彦、王云峰、金良、肖凯、林光声,周丽琴、王佩、蒋金土、陈丽华、马智威、孙淑琴、邱小金、曹丽行、郭玉林、钱新、魏炜炜、魏菊莲。请各位帮忙吧。

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救治名单:杨靖靖,连德群,朱军,陶园园,张也,蔡恒泽,周宁聪,倪豪,李琳,刘义鑫,李淼淼,吴晨昇,陈晓涵,蔡海洋,叶新銮。余有数名危重病人姓名不详。请大家转发,方便亲人寻找。 看到名字的前往附2医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我的QQ上有个女孩,他的网名叫程程,其实程程就是她宝宝的名字。

可是程程2008年3月7日9点28分来到这个世界,在2008年5月12日14点28分又离开了这个世界并带走了奶奶,女孩叫蒋玲。在她的日志中这样写到:

2008年3月7日9点28分,幸福的起点,2008年5月12日14点28分幸福的终点。

2008年3月7日9点28分,幸福的起点,2008年5月12日14点28分幸福的终点。

    快2年了,我总是会因为一些节日痛苦不堪,总是会在节日里哭泣,靠着墙壁,蹲下抱着无助的自己默默哭泣,也许这也是我唯一发泄的方式吧。

   快2年了,我的思念并没有因为时间而减退,并没有因为忙绿而忘却,到现在为止依然是那么痛彻心扉。

   快2年了,我等待的人依然没有出现,等待的奇迹永远都是在梦境里。

   快2年了,每日每夜都在思念着你们,幻想你们依然是受伤昏迷不醒才无法与我联系。

   快2年了,妈妈、你们是否还记得我的模样?程程在天堂是否可以叫我一句,妈妈!

   快2年了,再痛苦的日子我都会笑着走过每一天,不管多么现实的社会,不管多么残酷的事实,我都会笑着,虽然有时会因为身边一些事而感觉有些人是如此的恶毒、如此的不堪。不过我相信自己,都会冷静处理,没必要和一些阴险、爱背后说人坏话的人计较。做好自己的本分,努力学习。

  最后,程程,妈妈祝你生日快乐,妈妈对不起你,没有在你活着的时候好好的抱抱你,下辈子,我会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夜。

  还有我亲爱的妈妈,下辈子我还要做你的女儿,下辈子我一定会好好孝顺你,为你做饭吃、洗衣服、为你梳头。相信我,下辈子我不会像以前那样不懂事。

在这个冬季来临的时候,那场灾难让我们在我们的视野中渐渐淡去,可我每当看到QQ中的程程还是眼含泪花,在近年一场场的灾难中有多少母亲保护宝宝的感人场景,可这个世界给她连保护自己保护的机会都没有,并同时夺走她最亲最亲的两个亲人。

 就在昨天,我还和我们公司一个来自绵羊的员工聊天,他很阳光,很活泼,每天都很无忧无虑,地震发生的那年还在学校,今年也刚满18岁,在聊天中我的好奇心最想让我引导谈谈地震发生的那一刻,可他总给和我谈灾后那些全世界对灾区关怀的故事,似乎地震的那一瞬间他已经忘却,但我的敏感还是能感觉到,他脑海中回忆地震那一刻时的话语的静止,他是在故意回避那段不良的记忆。

  在一场灾难面前,在那些受害和受难者面前,在那些在灾难中失去亲情者面前,我们是幸运的,如同在战场上下来的战士,不叫胜利者,而是叫幸存者,在无情的灾难面前似乎我们每个人都是幸存者。因此那本书名起的多好:《活着》........活着就好,想到这里我们还能有多少埋怨,还能不珍惜这现在吗!

  也许我是杞人忧天了吧!

  当我就才刚才看台湾的电视节目的时候,说连胜文的事情的时候,我们不要去看那些政治的层面,当子弹穿过连胜文的头部的后,如果偏下,就是重度残疾,如果偏上就是死亡,他是幸运的,福气的极限了, 但就在上救护车的那一刻,连胜文第一时间要求助理打电话给Patty!。我不谈政治,但我想做为一个人在那一刻,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这是常理,媒体也证实在那一刻,连胜文在电话里对蔡依珊深情的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也永远爱你。他也不希望和自己最爱的人分开,更不想让孩子失去父亲。

  这就是人性吧,这就是人性的本能爱吧!

无论大人物,小人物,在情感面前是一样一样的,面对灾祸也是一样一样脆弱和无力。

还是回到小人物吧!

上学的时候,常有同学感叹写作真难,其实当你内心的有了情感的丰富经历,自然也就能写出感人的文字,那些真实的写照,不需要润色,不需要雕琢,一样感人,一样吸引人,一样是好的文学作品。下面这是程程最近一篇简单的文字,但在这里我们能读到的太多太多!!!

以前您总是对我说,在特殊的日子里一定要特殊的对待自己,特别是生日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犒劳一下自己,这样才对得起自己。今天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羌历年”,借着您和爸爸的生日,我也用特殊的方式放纵一下自己,抛开所谓的坚强,让自己可以因为思念您而哭泣!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您在遥远的天堂是否能听到,有人在为您哭泣?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您是否能把匆匆归去的脚步稍稍停留一下,让她把千丝万缕的爱 带给您。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抬头望天空,问自己天与地的距离到底有多远,为何望穿的只有痛侧心扉的思念。

我不想给女孩贴什么标签,也不敢问她现在有小孩了吗!现在只能轻一句重一句的和她说工作的事情,这是我永远无法问出的问题,真的永远,永远,永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2 08:20)
标签:

杂谈

 
   门前一片草原,难以想起的大小,有一个池塘里有许多青蛙,哇哇在叫,这就是童年的家门口.我的家是一排独立的平房,大多数的房间都是父亲的医务室,我们一家四口就住在边上的屋子内,家里似乎没有什么家具,算是家具的就是几个大箱子,或者是我没记忆,那几个大箱子是母亲秋天在周围的农场地里拾麦穗积攒下来的钱买回来的.


 
  在那个年代,那些农场算是先进的,全部是机械化作业,这些麦穗也就是机器无法收割的或者掉下来的。
 
  在那段记忆中,很难回忆父亲的年龄,父亲是中年后才有的我们,那时因为母亲身体不好缘故,少有照顾我,所以一直感觉抓住父亲的衣角是最安全的,好像父亲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一个夜晚父亲在哪里喝了点酒,装醉的回来,父亲说了很多话,都不记得了,但我还是记得父亲说我家的那第五个成员的事,到家的时候父亲说有狼来过,说我家的那个军犬小福(它的名字,我不记得,也许就没名字)把狼的毛撕了下来,真不知道小福是否真有那么厉害,还是父亲吓唬小孩子,但后来因为我们家的搬迁不得不让小福离开我们后,家里一直非常怀念它,真的很后悔放它走,特别是我哥哥总爱说它的英雄事迹,描述它的可爱和聪明,哥哥上初中的时候经常念叨后悔放走小福。
 
  我们一家四口,可以说是五口,在我五岁前一直生活在海南的一个农场,在建设水库的时候,为了配合国家建设,政府安排我们搬迁到现在的城市德令哈,海南的那农场也是父亲服刑的地方。 
 
  西北的农场和农村的区别是,农场的地很大很多,全部都是机械化作业,看到那些麦田才知道什么是一望无际,农场大到,在哪里生活多年,大多数地方都没去过,在我见过的,清晰的记忆中,有个计量单位叫斗,一斗是宽800米,长有五六公里不等,有两个中队的人在管理,或者一个大队的人管理。一个斗的地又被划分成一条一条,一条地25米宽吧,长有800米,收割的时候一台收割机要来回转几圈才可以收割完一条,两条地之间有一个水渠,用来灌溉,10几条地或者20条地和下一个10条地之间会有一个白杨林带隔离,这些林就是用来防风沙的。
回首那些年,在农场的生活算是短暂的,那时候上小学是在中队的学校上,后来就转到场部的子弟学校,上学的时候,是走路去,后来也骑自行车. 
 
    西北的天气到春天和秋天,经常是连续几天都是大风,大风就意味着沙尘暴,那个时候不知道那样黄沙漫天的天气叫沙尘暴,也没有感觉那么恐怖,也许是习惯了吧!现在想想真有点恐怖,在大风中顶着风艰难前行,风卷起是沙子,的那时也没拿什么防护,家里还摆着几副防风镜,但也没用过多少次,就那样在沙尘暴中放学回家,大风一般早上没有,当太阳上来到中午时候风就渐渐刮起来了,越来越大,到天黑有很快结束了,有时候几乎连续几天十几天每天风都会准时出现和消失。其实在农场由于块状的林带把农场分成无数的格子,比起农场外部的戈壁,风小多了,分中沙的含量也少多了,在出农场的路口上有一堵墙,那墙面向西面有一个沙包,那个沙包会一年比一年大,因为在哪里风大多是从西面刮过来的了!
 
  对于我们这些小孩,在大风也有几件非常快乐的事情,其中拾那些在大风中被风吹断的白杨树枝就是其一,这些树枝基本上是在白杨树上干枯了得,是很好的烧火材料。那个时候我好像只是偶尔去,我们家并不是地道的青海农村模式的生活习惯,所以基本上燃料还是靠煤炭,除了放假期间,父母还是不怎么叫我们分担家务,父亲母亲还是比较喜欢学习,也希望我们学业有成.
这些白杨树枝也是冬季学校课堂主要取暖材料,到冬天每个班都会安排一个值日生,值日的工作除了卫生,还有就是早起去学校生火,那个时候是先把废纸,揉成团放在炉子里,在纸上面放上杨树树枝,在树枝上放上煤饼,然后在下面把纸点燃,就这样炉子就着了。当天的值日生一天都要照顾着炉子的火,一直持续到下午放学。后来转了学,学校有了暖气,学习的压力大了,在学校的劳动和家里的家务劳动也更少了。童年的乐趣也渐渐消散。就在那个舒适的学习环境中再也没给我多少友谊和快乐。
 
  
   虽然生活在靠近草原和戈壁的地方,但我从来没有去过草原,但戈壁确成为我们的乐园,前些天我一个朋友的儿子告诉他爸爸,老师要带他们去太阳城玩,每个学生交50元。现在学生郊游应该都是去的是风景区,游乐园吧!
 
  现在很难想象生活在戈壁滩包围的绿洲中的孩子又能在戈壁滩上找出乐趣,那样的活动现在说来算是一次大型的骑行活动,全校的师生大年纪的学生全部骑自行车.距离要10公里左右,小年纪的学生,农场会安排个大拖拉机,前一天晚上会让母亲准备西北的凉拌拉面,再能带上几瓶汽水,算是基本郊游饮食,当时的饮料就是健力宝了吧!
   
   在能带上点饼干,已经是非常幸福快乐的了,一帮十几岁的孩子骑着自行车在戈壁中穿行,车速比往常快,嬉耍声和快乐声响比往常大,但这些声音很快被广阔沉寂的戈壁吞没,几百人放在学校,算是一个庞大的体积,但对于戈壁丝毫没有感觉,一帮快乐孩子就像撒缰野马在上百公里没有人烟的戈壁上狂奔,在这样的场面孩子们的快乐也传染给成年老师们。那时候我看到我们的班主任在一边静静的微笑,我们的班主任是一个比较沉默的人,如今她在郊游中的那些幸福的微笑还定格在我们的脑海中,那一刻她的微笑对于她也许并没有了记忆,但对于我们可以一生都记住。
 
   记得当时一个在学校来说是个坏学生周旭,带了几个水果罐头去郊游,他打开递给我,我当时拿过来就吃起来,他大喊:给老师先吃啊!我当时是怎么了呢!!!但那一刻老师的微笑有了一丝颤抖,我记着,将永远记着。
 
   这样的郊游也是老师每年都精心组织和安排,带给我们快乐的活动,还有那每年学校组织的校运动会。
 
   戈壁是什么,戈壁没有沙漠的可怕和美丽。更没有草原的浪漫,戈壁是荒凉的,戈壁是广阔的,戈壁是缺乏生命的,但戈壁又是沙漠和大山的过渡带,戈壁是沙漠绿洲的保护神。
 
  离开十年青海的后,在文学作品中一次次的与青海会面,此时的青海已经从一个养育和和心灵归属的角色转换到一个仰望和向往的的美丽的画卷。我无数次说:距离产生美。也就是这样,当青海对我渐渐失去心灵归属的感觉后,发现如今的青海在我的内心不在是可怕的天气,恐怖的高原反应,难以适应和习惯的气候,而变成一种荒凉的美,心灵的释放的地理环境,一个有特殊文化积淀的向往的圣地。
 
   2007年春天回去的时候,当火车进入柴达木盆地的边缘的时候,车窗外是微弱的沙尘暴,我急切的望向窗外,时不时还可以看到戈壁中作业的铁路工人,我发出了:都市里人身体的距离近了,人心理的距离远了,在戈壁人身体的距离远了,心灵的距离近了。的感叹。那一刻我用手轻轻擦去感动的泪水时候,已经感觉到泪水中的沙粒,回头看车厢里的座椅上已经可以隐约看到一层薄薄的沙。
 
   10多年没有接触到沙子的我,那一刻对每一粒沙子极其的敏感,似乎泪水中的那两粒沙就是当年沙尘暴的时候在我身上划过的沙粒,也许记得我,故此掉落我的泪水中.欢迎我再次回到戈壁。
    
  那天的沙尘暴非常微弱的,但在下火车的那一刻空气中弥漫的沙尘顿时让我感觉呛人,但当年我们就是在比这沙尘暴厉害的大风中上下学,似乎没有什么感觉,还经常在风中玩耍着我们自己开发制作的玩具。可是如今怎么不敢在面对这样的气候呢!
(未完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年是个中秋节日,是国家的法定节假日。是很多人期盼的日子,但在某些地区,这已经不是期盼的日子,由于近一段时间的限制用电,一些工厂已经放假很久,工人工作的日子已经急剧减少,已经不能说是放假的日子,只能说是失业的日子,大多人的心理已经没有往年中秋的那份快乐,很多人开始忧思未来的前途,一些人习惯的选择回家,这样好,对于那些大量用工地区不会产生百姓失业的压力。笔者对限电这一政策做以下分析。

      1.限电实际是限制的底层人民的生命线

  作为在底层工作的人,是通过自己的力气在换取收入,是通过自己的工作时间换取收入,如今大面积的限电运动,第一时间,也是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这些底层的最弱势的漂泊在异乡的打工的人群。在浙江的黄岩的一个小厂里,以前员工可以拿到2000多元的工资,如今厂里每月只能开工10多天,这些员工也只能拿到几百元,而这几百元怎么能让一个人生活下去,也只能选择回家,回家起码有粮食吃。

    在椒江区一些小的工厂,工人也只能一个月上15天班,拿到不足千元的工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五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4363天啦!

2005年09月10日,在新浪博客安家。

2005年09月10日,写下了第一篇博文:《【网络资源目录】》

2007年02月03日,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这些年来,新浪博客,陪伴着我一点一点谱写生活。

文 章 数 418篇
图 片 数 68张
访问人数 54855次
  • 过去5年的总结:

    结识很多朋友

  • 我今天的心情:

    平静

  • 向未来许下一个愿望:

    找到好的工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富士康12跳”根源何在?                
                                    
                                  心理专家  朱建军    

    5月26日晚11点,富士康发生第12起员工堕楼身亡事件。“第十二跳”悲剧发生之后,将富士康跳楼事件彻底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在社会引起巨大的反响,而站在舆论风口浪尖的富士康管理层所面临的舆论攻势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谴责之声不绝于耳。
    5月26日上午11点,富士康负责人、台湾鸿海集团总裁郭台铭首度召开记者会,尽管其在发布会上频频鞠躬致歉,并对员工坠楼事件深表痛惜,但依然强调:“我们有企业的功能,没有社会的职能。”

  对于员工选择轻生,郭台铭认为“如果把大公司拆成四五家公司,自杀事件可能就不会那么集中”,并引用心理专家的说法称,就富士康庞大的员工数量而言,“目前自杀的比例还是比较合理的”。
  拥有40万本土员工的富士康,一直被“全球最大代工企业”“连续七年雄居大陆出口200强榜首”的光环所笼罩,但自从员工连续跳楼轻生事件发生后,“富士康”一夜之间就变成了“黑心资本家”和“血泪工厂”的代名词。
  跳楼的11名员工具有相似的背景,有着相同的境遇,同样看不到未来,因此有人质疑,正因为这些员工在许多方面高度相似,因此更容易受到周围人行为的影响,选择同样的方式结束生命,也就是所谓“维特效应”。
  “维特效应”指一些内心痛苦的人,看到别人自杀的消息后,就萌生了自杀念头,效仿自杀者。这贯穿着一个社会认同原理,内心痛苦的人看到其他内心痛苦的人选择自杀,他也就认同了这种消除痛苦的手段。
  那么,“富士康连环坠楼事件”与“维特效应”有何关联?或者说,如何分析这些轻生员工的深层原因?
  
    心理咨询专家、北京林业大学心理学系教授朱建军认为,坊间所言的“维特效应”,并非造成“富士康连环坠楼事件”的主要原因,而更深层的原因在于,富士康的用工制度存在缺陷和企业生存环境。
  朱建军介绍,所谓“维特效应”,就现象本身来说,已得到了学术界的承认,但并未有统一的名称。“维特效应”是指自杀行为具有一定的模仿性和传染性。尤其在一个团体中,如果成员共同存在某一种情绪(通常是负面的情绪),但缺乏应对的手段和宣泄渠道,如果有个体选择一种方式发泄,其他就会倾向于模仿。
  具体到“富士康”事件,据媒体公开报道,85%的员工是“80后”甚至“90后”,家庭、学历、工作背景相当,高强度作业、长期超时劳动、缺少交流,加上企业严格的军事化管理,让这些社会经验并不丰富的员工越来越像满负荷运转的“机器”。
  朱建军指出,如果仅从以上信息分析,并不足以认定自杀员工是由于“模仿”才选择同样的方式结束生命,也不能将十一名员工连续自杀简单归咎为“维特效应”。
  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真的是“模仿”,那么目前在富士康员工内部,必然有相当规模的群体,已经具有了自杀的动机。因为只有这些正处于选择自杀“临界状态”的人,才会认同周围人的极端行为,并加以模仿。
  朱建军认为,富士康此类事件,小到企业文化、用工制度,大到整个经济环境、社会氛围,都有大量需要改进之处。他建议,企业和社会首先应当加强对员工的人文关怀,创造条件让这些年轻工人有正常、健康的业余生活和通畅的人际交流。
  朱建军指出,绝大多数正常人,如果长期缺乏人际交流,就会出现“感觉剥夺”,继而心理失衡。尽管富士康的工作环境特别是硬件设施比较完善,但高强度的工作和特有的企业文化造成员工相互交流极为有限,长期处于如此环境,对任何人都是危险的。
  对此,企业乃至整个社会必须引起关注。对有的人指责媒体过分渲染“维特效应”,要求媒体删减报道,朱建军认为,并无此必要。这是因为,此类报道对心理完全正常的人来说,即使看到别人行为过激,也不会轻易选择步其后尘。
  他强调,媒体报道的重点,不应仅仅局限在“个案报道”,而应当追问悲剧背后的深层原因。目前,首要的不是担心媒体报道的负面影响,而是要探究为何越来越多的人处于“临界状态”,“这是更有意义的工作”。


附:  
    富士康第11连跳 社会关系疏离是自杀主因                                                 
                       彭凯平  清华大学心理学系系主任

    25日凌晨,富士康科技集团观澜园区华南培训中心一名员工坠楼死亡。这是今年以来该集团第11宗员工坠楼事件,共造成9死2重伤。此前,已经有新闻披露,九连跳之前,有十连跳未遂的事情发生。因此,真正出现富士康员工十一连跳的发生,除了让人扼腕,并不让人吃惊。
    5月22日,富士康总裁郭台铭邀请了海内外的心理学、社会学、管理学及精神病学等方面专家到富士康“会诊”,寻找摆脱“连跳”阴影的出路。作为富士康邀请的社会心理学专家,彭凯平教授在分析“连跳”背后的原因时,呼吁社会不仅要关注逝者,更要关注我们身边99%以上的健康人的心理卫生问题。

  

本期心理沙龙嘉宾:  彭凯平,清华大学心理学系系主任、伯克利加州大学心理学系终身教授



“我认为社会关系疏离是自杀主因”

  

    新京报:听说您才从深圳回来,您22日参加的“富士康专家会诊”,有没有什么一致的说法?

  彭凯平:说“会诊”其实是不太确切的。我个人认为,富士康的问题是企业转型中的心理危机问题,具普遍性,不是简单的心理、病理问题。所以,我们这次,并不是去给富士康员工做心理诊断的,而是让大家从事件中得到教育,从(已发生的)负面的行为思维中,发现正面的榜样。

  新京报:您在富士康员工中有没有发现正面的榜样呢?他们表现得都怎么样?

  彭凯平:我在富士康就看到有非常快乐的员工,小姑娘小伙子们成群结伙地往外走。事实上,大部分的跳楼者在富士康工作的时间都比较短,最多一年半,最少两三个月,如果说工作压力,肯定不比老员工更大。我觉得,“跳楼”还是由不适应,以及巨大的心理落差造成的。这种心理落差主要表现为:第一,从农村到城市的心理落差,以为来到了大城市,但密集的劳动让他们看到城市却感受不到城市;第二,家庭到社会的落差,从家庭的保护到自力更生;从保护的、尊重的心理环境到批评的、管制的心理环境的落差;从社会支持的关系网络到没有任何支持的关系网络间的落差。
  现代社会学创始人爱米尔·杜尔凯姆认为,自杀既不取决于经济基础,也不完全由家庭背景决定,相反,社会关系的亲疏是造成自杀的最主要原因。外出打工者从熟悉的农村环境走到完全陌生的城市环境中,这种变迁造成了与先前关系的分离,其本质还是社会关系的隔离。而一系列的跳楼事件,就是社会剧变引发的心理冲突的集中表现。所以说,防止恶性自杀事件,应该是社会学和心理学一起来做的事情。

  新京报:有心理咨询师认为从农村到城市务工的年轻人因为不能适应城市环境而产生的“心理隔断期”是他们自杀的一个诱因。您觉得“心理隔断期”具体而言指的是什么?您对这种说法持什么态度?

  彭凯平:心理隔断期?确切的说法应该是“心理断乳期”吧?这种说法来源于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我个人是不太认可这种说法的。因为“心理断乳期”强调从个人内心世界寻找问题的原因,一定程度上忽略了社会因素的影响。这个学说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太悲观,把人看得太脆弱。实际上人的内心往往比我们想象的要坚强。


单纯的言语安慰可能让抑郁者陷得更深

  

    新京报:当身边的亲友出现这些前兆的时候我们又应该怎么做?

  彭凯平:当身边的人心理状态出现问题,表现出以上的那些征兆时,作为亲友要采取合理的处理方式。

    首先是不要只是用言语安慰,这样的安慰往往是没有效果的,还可能会让他陷得更深。这时候要做的应该是让他从自己的思维世界里跳出来,进入社会和工作中来。通过与社会的接触转移他的注意力,度过心理危机。
  第二,一定要找心理医生。有病看大夫是正常的科学态度,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地方。
  其次,在交流的过程中,不要带着某种角色跟他交流,而是要采取平等的交流方式。在中国的社会关系中,“角色”观念非常重要。人们总是习惯于扮演一些角色,比如“官员”、“教授”、“平民”等等。工厂里一些管理人员在和工人交流的时候,往往会扮演“公司管理层”这样的角色,而工人自然被定义为“被管理者”,这样的交流是很无力的。中国古语中有一句话“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即便是平时再严厉,在员工向你寻求帮助的时候也要以人和人的交流为前提,感受他的感受,体会他的内心世界,帮助他走过心理危机。

  新京报:密集的劳动会使人产生很大的压力,当劳动不可避免的时候,有哪些行之有效的方法可以帮助缓解压力?

  彭凯平:当工作压力很大的时候,更应该学会利用仅有的休息时间充分地放松。当有时间休息的时候,要进行一些有组织的娱乐,要和周围的人有心灵的沟通。比如说一起打打球,就是一种很好的休息方式。人在进行体育运动的时候,大脑分泌的多巴胺对调整精神状态很有帮助。运动还可以刺激兴奋和奖励神经中枢,让人的身心都得到很好的休息和放松。读本有意思的小说也是减压的好办法,书写得好玩好读才是好书,从书本中转移注意力,让自己的精神得到放松,这样对于缓解压力也会有很大的帮助。


参加社会活动可以减少从众行为

  新京报:对于富士康事件,有的专家提出“羊群效应”的概念,认为心理状态是会相互传染的。那怎样做才能避免被传染呢?

  彭凯平:“羊群效应”实际上就是一种大众的“从众行为”。这种现象原本是经济学的一种说法,最典型的表现是股市投资上的跟风,现在也指社会上一些人被他人所感染做出可能违背自己意愿的事。面对这种社会的感染,最好的抵御办法是要靠社会体制设计。就拿投资来说,个人投资者更容易出现跟风的从众行为,而机构投资相对而言“羊群效应”要少,这不是机构投资者更聪明,而是因为机构的制度设计所限制。我们不能把自己当成单一的个体,要把自己看作是社会的公民。面对社会事件我们不能仅仅当看客,要让自己自觉自愿地参加到社会活动中去。人一旦融入机构和体制中,从众行为出现的可能性就会降低。

  新京报:在发生极端行为之前往往会有一些前兆,您觉得我们怎么判断哪些行为是极端行为的前兆?

  彭凯平:极端行为的前兆往往表现为偏执的意识、固执的行为、不与外界交流、悲伤的情绪,失眠,厌食,分心,衣冠不整,不注意个人卫生,等等。偏执的意识指的是对于某一个想法特别执着,总认为是自己想的那样。这在近期发生的很多社会心理极端行为中都有出现。固执的行为就是不吃不喝,或者光做一件事情。这样的表现也是可能发生极端行为的征兆。保持沉默,不愿意和别人交流,甚至有人会控制不住自己放声哭泣。最重要也是最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情况下,做出极端行为者都会在行动前对家人有所交待,但很多时候家人接收到这样的信息时没能适当地处理,最后也没能阻止悲剧的发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新华网深圳5月22日电(记者 梁志玮) 22日,由深圳市鹏程人力资源配置有限公司主办的第41届“群英会” 深圳中高级人才招聘会在深圳举行。本次群英会有360家企业参展,提供1.6万个中高级岗位,共吸引了16800名中高级人才入场求职。其中,富士康集团招聘需求人员最大,计划招聘2000余人。

         本次群英会上设有富士康企业专区,该集团人力资源负责人罗翠香告诉记者,富士康集团本次共提供500多个职位,需求人数超过2000人。参与本次招聘的人员超过200人,部分高阶主管参与招聘。其中,像人资经理等部分岗位的最高年薪达60万元。“本次招聘顺利通过的人员最终将参加富士康科技集团组织的个性测试,测试包括个性和沟通能力” 罗翠香说。

         在富士康招聘展区记者发现,前来竞聘心理咨询师和人资辅导员的求职者络绎不绝。招聘展牌上显示,富士康集团本次招聘心理医生一名、心理咨询师两名、人资辅导员50名,此外,还招聘一些歌舞等文艺类工作人员。

         招聘心理咨询师的富士康集团负责人告诉记者,心理咨询师主要是对新进员工进行心理测评,使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变强,更多的是要求入职以后一对一的心理辅导,而且此次招聘的为全职工作人员。

         程女士是前来应聘富士康集团的一名心理咨询师,程女士03年便拿到了“三级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证,06年研究生毕业后,拿到了“二级心理咨询师”。

         此次前来应聘富士康,也是专门“奔着”心理咨询师这一职位来的,“深圳目前拿到三级心理咨询师的人员超过了1000人,而真正从事该行业的不超过100人” 程女士说。目前,国内大多数企业都采取与一些心理咨询公司签订协议,定期的去进行心理辅导,而像富士康这样招聘专职的心理咨询师的并不多。

          在程女士看来,当前富士康所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对年轻人进行合理的职业规划,他们不但面临生活的压力,人际情感方面也同样面临压力。“人的身体感冒了,他可能会去医院,但人的情绪感冒了,他可能不会去,”程女士说,在深圳这个经济发达的成城市,如何让这些年轻人有归属感,有一个自我疏导的渠道是关键。程女士告诉记者,她已成功通过初试,等待下周最终的面试。

         记者在现场看到,前来竞聘人员的绝大多数都是有从业经历的,他们选择富士康也是看重富士康世界500强的优势。曹女士08年毕业后便在一家教师培训机构做老师,这次来富士康工作也是因为男朋友在富士康工作。“最近的风波多我来富士康应聘没什么影响,受过了高等教育,有心理判断能力,不会去做坠楼的事情”,曹女士说,她希望在富士康做相关的培训工作。

          来自湖北十堰的邱先生有着3段不同的工作经历,从县里的国家公务员到深圳一家公司的律师助理。“挑战无极限,我是一个追逐梦想的人”,邱先生告诉记者,他今年42岁了,但是还是看重富士康集团的吸引力,本次应聘的是涉外法务。当提及富士康的风波是否会对他的求职造成影响,他表示,80后、90后一代没有太多苦难的经历,我们这一代人肯定不会做这个事情,“人生就像一颗树一样,生下来就要坚强的活下去”邱先生说。我不会去做那样的事情,每个人都要有抗压的能力,社会就是要学会生存,哪里都一样,富士康的风波也不会影响我来求职的决心。

        虽然已过中午12点,记者看到,富士康招聘区还是围满了前来应聘的求职者,有的岗位还排着长队等待面试。

         根据2010年第一季度的深圳就业指数分析结果显示,目前人力资源市场用人需求依然旺盛,2010年第一季度需求总指数105.31,同比上升1662。求职人数有所上升,2010年第一季度供给总指数为114.42,环比上升8.72。企业招聘压力趋于缓和,但招聘难度依然较大,主办方表示,针对一季度延续仍存在的招聘缺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25 23:24)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是一个青海人,在青海生活的时候也很不敢去玉树,因为那里属于高海拔地区,玉树海拔4000米左右,属于典型的高原,4000的海拔对于我这个生活在高原的人都是一种挑战,甚至都是会有高原反应,现在那么多的内地和周边地区的人进入,作为一个对那里有了解的人,我很担心这些救援者的身体健康问题,是不是希望媒体呼吁重视和提前关注这个问题,在救援中不但要宣传高原气候的应对策略和准备高原反应后的救治,不要让好心的救援者牺牲在那里。衷心的祈祷和呼吁!!!!
地震了,去做心理干预的事情,比去四川面临的困难更多,笔者建议不能去。如果去可以和长期在那里做希望工程的民间组织交流下。
我想应该有以下几点困难
一.面临语言的障碍,那里很多人口是藏族,有些藏族,汉语不是很好。
二.那里是青藏高原的组成部分,存在高原气候,缺氧,对内地人的身体健康是个考验,有点危险。
三.文化上差异很大,那里信仰藏传佛教的比较多,心理帮助可能也会面临这个问题(我不是专业人士。只是有这样一个疑虑)
四.四川的地震,去四川的路途和交通线路还是很多,但玉树据我了解只有飞机和西宁直达玉树的班车,陆地的路也不是很好,估计普通民众去可能有困难。其次飞机场也是去年开通,是否有足够的民航,不太清楚,之前只有西宁到玉树的班机。
 
  我就知道这点。上来说说提供参考  :1599060536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