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花间一缸啤酒
花间一缸啤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0,286
  • 关注人气:1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公告
  
   黄亚明,1970年出生。诗人。2003年后转型,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等文史专栏人。出版有《别对世界撒娇》。《格言》杂志签约作家。
  居安徽,小城。
 
  黄亚明邮箱:hymm2508@163.com
QQ:850218464
 

 
 
   
  
捧着鸟蛋读书
暂无内容
天下店铺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5-16 07:39)
分类: 散文诗歌

                     长沙记(组诗)

        

            在岳麓山路边与一棵柳相遇

      

       羞怯,一定是一棵树的某种秘密,
       在这片野性的山上,游人如梭,如织……

       而我,从安徽远道而来,
       只能拍拍路边的你,
       掸掸你肩上的灰:兄弟――

       有时候,我的胆识并不比一座山高,
       有时候,我的梦一样曾降到尘世。

 

             

  &nbs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5-22 14:58)

︱︱历史中的捕快地位非常低下

日期:2015-05-22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1433×513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5-06 08:34)

林太太的选择

 寡妇林太太,属猪,35岁,家住清河县扁食巷王招宣府。她老公王招宣的祖爷王景崇,太原节度颁阳郡王。历代封王,亲王得是嫡系皇亲,郡王得是旁支皇亲或者骨灰级勋臣。王景崇能混成郡王,怎样的手段和权祚,《金瓶梅》没交代。有一点可以肯定,老王的子孙因此受益,“世代簪缨”。

经官媒文嫂拉皮条,西门庆和林太太有了一腿。对于西门庆这是高潮。他不缺女人,但潘金莲,穷裁缝的女儿,李瓶儿,太监的侄媳妇,前老公花子虚是平头百姓。至于郑爱月儿、李桂姐,妓女,统统拿不上台面。林太太不同。林太太正儿八经是命官之妇,这寡妇也是有金字招牌的,这寡妇格局与富孀李瓶儿端的高出了几档。

明朝命官家属是有特殊待遇的。家属死了,政府赐个名分,称为“赠”。如果活着,称为“封”。林太太年纪不大,我们就说说“封”。洪武时期的定制,给封范围限定在丈夫六品以上,后来才扩大到七品。丈夫一品,则老婆封一品夫人,二品封夫人,三品封淑人,四品封恭人,五品封宜人,六品封安人,七品封孺人。其中四品以上给诰命,五品以下给诰敕。戏曲里,常见某猛男高中状元,老婆就挂上一个“诰命夫人”,纯属扯淡。明代状元的第一个官职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2-05 10:00)

                   消息(组诗)

                   诗/黄亚明

 

              青草铺

月亮那么大,白白的大月亮,像白白的

大馒头,几乎可以喂饱人间的爱情。

月光下,打棺材的老木匠,刨花翻飞,

给死去的老婆打了那么多年棺材,

但一幅好棺材,不如月光实惠,青青草铺盖。

                   2014年12月4日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一坡雪(组诗)

                 诗/黄亚明

 

                一坡雪

麻灰的旧人还在坡上赶路,

红衣的新人将用梅花娶亲。

它们的影子,籍贯相同,却各有各的

     命……

 

所以我原宥了一坡,瘦弱的

野菊花,迎风开得

像暮晚的大海,喧嚷,匆促,无所畏惧

——不等日落,也不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2-01 10:50)
标签:

旅游

分类: 散文诗歌

                安徽辞典(之五)

                    诗/黄亚明

 

       水畈:一个村妇

一个村子,白虎昂首,簇拥先人

陆续坐轿下山。青龙吸水,鲸吞天仙河,浪花却被折叠

衣角已不翻卷

白墙红瓦,端端正正,像一群无怨的孝子……

 

栗树,松树,山芋藤,柿子软红,密不透风的

寂静,何曾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2-01 10:37)
分类: 散文诗歌

                   籍贯

籍贯就是扒开衣服,甩掉皮鞋。

狠狠地撕扯头发,将牙齿交还父母。

它曾咬牙切齿妄想撬动生活的硬,漂泊,劳作,

还有手,曾在黄泥坡寄信,信里摘了几朵云,

现在还给爱情,还给十七岁。

还有脚,脚是最长的路,趔趄,深深浅浅,

要走好,走正,就从村口走起,请再重复一遍。

还有眼睛,我已看不见油灯,灶台,守门的黑狗

显然比我长寿。我和墙根比耐心,谁

活得更年轻。我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2-01 10:31)
分类: 散文诗歌

           繁花吹动

春天就是捏泥人和糖果,陪技艺派的松鼠

上山酿蜜。青龙在天,骨头酥软,从岩石里挖出足够

性感的光阴

 

春天就是顺风弯腰,以篱笆为盾

阻挡花朵之箭。如果被射得七零八落,就像是

穷孩子偷来了面包

 

在李子树、桃树、杏树和刺槐树下,用针缝

用血浇,刺瞎色狼的双眼

而在黄泥坡村,一个寂寂的傻子,光棍,我二叔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1-30 12:24)
分类: 散文诗歌

天堂湖

据说这湖里养着许多鱼和亡灵,

我也能理解,死之艰难。

它们站在湖里,探头,排队等待,

被钓上来的,

不再孤独得闪闪发光,

和我一样,鳞片上沾满奔波的风尘……

生活到底没有放过它们。

2014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1-30 12:22)
分类: 散文诗歌

三祖寺

法师的上头,是菩提叶

菩提叶上头,是更高更蓝的天

 

法师坐在客堂里

现在,一个外乡人,和他讨论佛法

 

经书沙沙,仿佛谁在泅渡一个透蓝的海

经书下面,可能是坐化的舍利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