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赵安-
赵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51
  • 关注人气: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6-11-16 09:42)


陈忠实先生这张经典照片的作者终于找到了。谢天谢地,我们的电视剧《白鹿原》不会留下遗憾了。

细细想来,我和陈老师的这张拿着雪茄的经典照片,还真有点缘分。

去年年中,我们正在筹备拍摄电视剧《白鹿原》。我中学同学张同昌的弟弟张武昌,是一位著名的人物画家,一直在深圳从事着他的艺术生涯。张武昌的肖像画很善于抓人形态,画的很传神。他知道我在拍摄《白鹿原》电视剧,就在网上找到了陈忠实这张流传最广的照片,画了一幅肖像,送给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西安城北有个唐朝大明宫的遗址,重新修建的丹凤门楼巍峨古朴,门楼旁边盘桓着复制的宫墙,圣普美术馆就藏在西侧宫墙的肚子里。20161016日至30日,赵安书品展在这里示众了半个月。

看着自己在宣纸上张牙舞爪的墨猪,装裱的平平整整,镶在镜框,挂在展厅里,被射灯一束一束的聚光照亮着,稚气十足,不由想起一句俚语:还是自己的娃好,下半句,别人的媳妇漂亮,今天就算了。六十余福一路看去,空间很有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13 10:35)
标签:

情感

 正在上高二的儿子,半夜十一点,坐在了我的面前:爸,我想换手机。

我看看一脸严肃的儿子,感觉到敌人终于前来叫阵了。

媳妇已经给我透露好几天了,儿子想换手机,她招架不住儿子舌灿莲花,于是都推到我这,咱家花大钱,由你爸定。儿子很聪明的先放了气球,叫我准备好,然后,寻找时机,致命一击。每天送他上学路上,我一边开车,总是一边从后视镜里窥视着他,时刻准备着他的偷袭。他总是没事人一样,低头看着手机,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我的问话。让我愈发有点惶惶不可终日。过去夹不住个热屁的娃娃,这回,有点老谋深算的策略了。

我笑着看看儿子:为什么?

问完我就想起了那个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总有一些白日梦。

记得小学时,我想做一个在原野上撒欢的拖拉机手;中学遇见文革,整天想着家庭成份什么时候能换成贫下中农;三线修铁路最简单,期望天天能吃饱肚子;进西安晚报社当了记者,想做中国的法拉奇;追着时髦下了海,又盯上了大卫●奥格威;混入影视圈,倒没了追求,只是想拍几部老百喜爱看的电视剧赚点银子。半辈子过了,梦想就像狗熊搬包谷,来个新的,扔了旧的,每一个过程,又都像猴子捞月亮,扑腾的兴致勃勃。

唯独做一个书法家,这白日梦我从来没做过。

写字的起因是作家鹤平给我们写电视剧本,参加了几次剧本讨论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31 23:34)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31 23: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31 23: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21 09:34)

2016516日,是我们家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在浩瀚无垠的大海上,在十七万吨的海洋量子号邮轮第十四层的帆船餐厅里,我们夫妻和我们的亲家,为我儿子赵梦和他的新娘张萌举行了一个小小的婚礼庆典。

历史上的今天是个大日子,整整50年前,1966516日,中共中央发出《516通知》,毛主席发动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

赵梦和张萌提出结婚不打算举行仪式时,理由很简单,结婚是一个很私人的事情,不想搞得兴师动众。我们回答也简单,尊重他俩意见,但是要以女方家长意见为准,按老理,毕竟是人家嫁闺女。不久,得到了张萌家长也支持他们的消息。但是,洞房花烛夜,毕竟是人生一件大事。于是,我们商量出了一个庆贺的办法,海上六人行,共同在邮轮上去旅游一周,陪伴他们一起,度过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百鸟朝凤》是吴天明导演的电影遗作。公演的当天,我走进电影院,坐在回忆里,看着眼前银幕上生动的表演,心情复杂。

吴导给吹唢呐的继承人起名天鸣,陶泽如演的焦家班吹唢呐的老爷子,就像一个瘦版的吴天明。一个朴素的故事,古老,忧伤,仿佛讲了上千年。简单的坚持,没有太多的理由。即使不能喂饱肚子,但我们镇上不能没有唢呐。陶泽如几次说到这句台词,我都恍惚听到吴导在疾言厉色,语重心长,金刚怒目,和颜悦色,在呐喊,在述说,在辩解,在训斥:我们不能没有电影。他的电影,是他心目中的近乎神圣艺术的梦想。为了唢呐的坚持,陶泽如吹到吐血,倒地而亡。吴导拍完这部电影,做后期时也疲倦的倒下了。电影最后一幕,是天鸣对着山顶上的坟墓吹起了百鸟朝凤,陶泽如出现了,坐在太师椅上,微笑着,然后转身,飘然而去,渐行渐远。我在想,吴导倒下的时候,是否也是这份不屈的挣扎,走向天国的背影,也是这么孤寂,飘然,决绝的没有回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