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方清
朱方清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86,202
  • 关注人气:6,0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朱方清,实名博客。从业多家媒体,信奉“用事实说话,凭良知作文”。本博文字作品均为原创,纸媒转载请告之。联系方式E-mail:zhufangqing1968@sina.com,QQ:837315556、1511760409、1248321645谢绝闲聊!手机:13756980006(只收短信)。欢迎加入朱方清读者群127908317。

新浪微博
公告
CopyCheck保护页面内容防止侵权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文化博客
锐博客
 
娱乐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今夜我知道。。。。。。》
                                         张喆

今夜我知道,在中国某个城市的某个生存空间里,有位可怜的父亲要无眠了,他的女儿生了重病,在经受生死的考验,可是,比这更折磨他,让他绝望的是这几日来自“中国社会”的各种鞭挞。

我敢这样说,女儿重病未必会让他绝望到想离开这个万恶的世界,但公众如此残酷冷漠的拷问责骂,足以让他想逃离尘世。不信你可以去问问他。

我与罗一笑的父亲罗尔并不相识,但他的一篇充满真情的文字一如打动了成千上万的读者一样,也打动了我。假如说他是以真情来开展一场营销的话,那我想说,中国成千上万的垃圾公司和企业们,你们现在知道什么能打动公众吗?学学罗尔,动点真情来打动我们这麻木的心好吗?别整天弄那些枯燥得想让人上吊的东西来充塞着网络空间,弄那些整过的明星脸来恶心人。

今夜我也知道,在中国各种不同的角落和空间里,为罗一笑捐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漫集

作者:朱方清

 

当我年轻的时候

在生活的海洋中,偶尔抬头

遥望六十岁,像遥望

一个远在异国的港口


经历了狂风暴雨,惊涛骇浪

而今我到达了,有时回头

遥望我年轻的时候,像遥望

迷失在烟雾中的故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05 17:44)
标签:

杂谈

    “深蓝的天空中高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项带银圈,手捏一柄钢叉,向一匹猹尽力地刺去。那猹却将身一扭,反从他的跨下逃走了。”《闰土》 

    “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就有无限趣味。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翻开断砖来,有时会遇见蜈蚣;还有斑鹫,倘若用手指按住它的脊梁,便会拍的一声,从后窍喷出一阵烟雾。何首乌藤和木莲藤缠络着,木莲有莲房一般的果实,何首乌有拥肿的根……”《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两岸的豆麦和河底的水草所发散出来的清香,夹杂在水气中扑面的吹来;月色便朦胧在这水气里。淡黑的起伏的连山,仿佛是踊跃的铁的兽脊似的,都远远的向船尾跑去了。”
    “那声音大概是横笛,婉转,悠扬,使我的心也沉静,然而又自失起来,觉得要和他弥散在含着豆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关于衣俊卿、杨金海以及我的微妙关系
  衣与我是情人关系,衣与杨是上下级关系,杨与我是师生关系。杨表面上是个唯唯诺诺的人,是衣的忠实下属,为局长效犬马之劳。事实上,他也有自己更高的政治抱负,前一段在争副局长之位时败北(衣给我讲的,说是魏海生帮助陈和平活动,因此,杨和魏那一段时间关系紧张,等等)。杨是个“和事佬”,不得罪人,但滑头得很。我现在与这帮文人兼政客打交道,智商也被提高了,或者说,以我的这个年纪本应具有较高的情商与智商的,而我以前却太愚笨,太直线式思维了。杨知道了我与衣的关系,他一旦判断出衣与我关系仍旧好(亲密),便对我既客气又亲切,且注意保持距离。(尽管衣的女人肯定不止我一个,但秘书长也不敢觊觎局长的某女人吧,至少在她未“出局”之前)。而一旦判断出我与衣关系紧张,他便有两个苗头:一则希望我能闹起来,搞臭衣;二则希望我这样一个“残花败柳”也能让他靠近些。这次“四个分清”会议前后,杨的表现就极有意思:先是在局里时,对江洋颐指气使。头一天没有给江洋说让准备会议材料(即原来写好的稿子),开会了才说要发给大家。江洋去把别的课题组(如俞可平组的“正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民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自由的代价与吃人的义军》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461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8.07.11,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9.06.14,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驳王蒙“万世”之谬》。
  • 2009.11.08,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朱方清

月余没写博客,因被两件事情纠缠。一是荣幸忝列刚刚“胜利闭幕”的第九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简称“民运会”)参会之一员,约二十天寄身主办地贵州,极大地挤占了时间;二是民运会上超乎意料地现场见证了部分黑裁判公然违规造假的系列丑陋表演,而我所在的团队正是受害者之一,极大地影响了心情。总之,现在该是到了可以吐一吐苦水的时候了。
 
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四年举办一届,主要竞赛项目包括珍珠球、蹴球、毽球、龙舟、秋千、射弩、押加、武术、民族式摔跤、马术等。本届是贵州省首次承办全国性的综合体育赛事,全国近万名少数民族运动员、教练员及体育官员参加。耗资巨大,盛况空前。理当办成公平公正、团结文明的大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朱方清

昨晚,一份《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关于“中非希望工程”事件的公告》再次掀起波澜,为回应吴征等人对于“共同主席”一职的否认,公告称“邀请函发出后,我们一般通过书面回执、电子邮件、电话短信、口头四种方式确认,大部分为书面回执确认。大部分为本人直接确认,个别为通过他人间接确认。对方确认后才会刊登在协会简介和网站上,我们没有必要冒用别人的名义”。

稍早前杨澜的丈夫吴征在微博中称,看到卢俊卿先生对媒体说我曾短信确认杨澜出任非洲希望工程共同主席非常震惊。2009年末葡萄牙结识卢俊卿后他曾数次致电我邀请,我的确两次询问了杨澜均得到明确回绝。我均已电话准确无误转告了卢俊卿。只有一个事实。

而在昨晚“世华会”公告发布不久,吴征即在微博中还击:中非希望工程又说每个同意担任其职务的均有书面确认,请拿出我确认的短信证据来吧。并请一定也展示前后数条短信,以免把在贵方发希望我去说服杨澜参加短信后我礼貌表示“好,谢谢”之类话混为确认。事实是卢俊卿先生是被拒后仍电话数次锲而不舍坚持请我再做杨工作,我开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朱方清

正当北京30所农民工子弟学校面临关停,3万学生家长欲苦无泪之际,“‘中非希望工程’将在10年内耗资15亿元人民币为非洲捐建1000所希望小学”的消息让许多国人陷入困惑。

然而困惑也罢,质疑也罢,卢俊卿、卢星宇这对“中非希望工程”父女操盘手的一番唇枪舌剑,加上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的出面辩驳,又让此事显得异乎寻常的“圆满”。“爱心无国界”,“巨资有出处”,“工程不是腐败而是‘负腐败’”,“提取10%管理费合理合法”,“你们质疑别人的同时,想想自己做了些什么”……彼方通过媒体传达的上述意思不仅似乎足以堵住公众的嘴巴,而且也让许多人受到了教训。

只不过“天衣”也难免有“开缝”的时候,富有并且智慧的卢氏父女为了“中非希望工程”呕心沥血,千般思虑,可憾终有一失。从他们通过众多媒体发布的海量“辟谣”信息中亲口认证的个把小数据,分明又让人看出重大破绽,仿佛一条巨大的狐狸尾巴在那里摇动。看官且看——

    卢星宇说:执行主席并不是一个官位而是责任。我负责该工程的动员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朱方清

接连上演国宝被盗、锦旗错字、文物损毁、票款私分等等一系列“门”的故宫,近日又意外曝出“黑板门”。财新网两名记者进宫采访,看到办公区入口立着一块黑板宣传栏,上书“好消息”:“震惊中外的‘故宫盗宝案’昨日被首都警方成功侦破。嫌犯已被警方抓获,现正在审理中,不日真相将大白于天下。美国找拉登用了近10年,我们抓获‘江洋大盗’只用了58小时。气死奥巴马!!!”最后一行“气死奥巴马”用红色粉笔突出,并连用三个惊叹号。

这可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重要素材。本来深不可测的故宫,在众多“门”发作之后,其管理者给外界的回应总是有如水中观花,镜里望月,实在让人看不透其本来面目。这回这面小小的黑板面世,一下子让公众眼前一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