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鹏
陈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740
  • 关注人气:3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8-06-26 13:00)
腐蚀啃嗤着心灵的毒蛇,它吸走心灵的 新鲜血液,并在其中注入厌世和绝望的毒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说明:还请老友邹昆凌原谅我的虚构!性,当然不是重点。:)


中篇小说

 

     猎户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说明:这个我如此喜欢的小说,竟然,发出来了,竟然! 

 

 

 

行过死荫之地

 

                                陈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说明:可以集结出“野球时代”系列短篇了……向致爱的足球致敬!


 

(短篇小说)  谁不热爱保罗·斯科尔斯

 

 

                         陈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李浩兄写得好啊!!深谢,深谢!!



硬朗的底色与阔大的柔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说明:又一个足球小说。在法国期间改毕。感谢黄兵兄!我最满意的是其中虚构的英格兰一对中年男女球迷的部分。真的考验想象力啊。哈。





                                                            短篇小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隐于城中的心

——陈鹏《禄莨》读札

◎师国骞

 

云南青年小说家陈鹏的短篇小说《禄莨》(《青年作家》2017年第7期),是他近年来一直以“十余年记者生涯的真实遭遇提供燃料,再用过剩的想象力点燃”[1]的“记者手记”系列新品之一。陈鹏之前的同系列中短篇作品,语言硬气,虚化处理事件,匠心的先锋叙事布局如质量加速度产生的内驱力般,牢牢牵住读者的鼻子,更重要的是作品饱含城市情节,对城中的小人物塑形绘心(关照现实),放之后现代扩张之城皆准,《禄莨》读来也是这样一篇佳作。

 

 

“禄莨”是陈鹏虚构的一座云南小城,“现实酷似虚构”[2],虚构又是多么酷似现实。此城中,一本地“名记”潜入淫秽表演场所(名为“蓝宝石”),因不懂节目中途人人要加钱才能续看的规矩,被人揭发并罚上台跳脱衣舞,“他解开纽扣。第一颗,第二颗,第三颗。泪水蒙住了双眼”[3],后来不知是不是这名记者践行了撰写《闹市区惊现淫秽表演》报道的想法,警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又向耿老师学习了一把。哈哈。感谢感谢!!!

 

城市,是寓言般的存在---耿占春对话陈鹏

 

 

耿:我读过你不少小说,应该说这些作品与50代出生作家的写作有明显差异,前一代作家最熟悉的体验似乎一直是乡村社会,即使他们希望表达当下的感受,也总是借助他们过往的乡村经验。而你的小说展示了一种当下的城市体验,这两个新作,《白象饲养员》、《请你,给我一个工作》仍然以城市为背景,而且是你生活熟悉的昆明。我觉得你对城市书写有着一种自觉,你主编的“大益文学”书系就有一期命名为《城》,你如何理解小说中的“城市”?如何理解你的昆明?

 

陈鹏:我感觉中国的城市文学近年来有长足发展,尽管旧上海时代就有风格鲜明的城市文学,但我个人认为他们更世俗,也不乏从乡土文学和西方文学“硬借”过来的痕迹,而且痕迹很重。比如刘呐鸥,穆时英,张恨水等人的城市文学。张爱玲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请你,给我一个工作

 

陈鹏

 

嘿,什么东西

我们丢掉,捡起

然后丢掉

 

――题记

 

他听出她小心翼翼。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像融化的沙子。“好像,没什么指望了。你怎么样?他们呢,都好……?”

“都好。”他说,“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就是,就是觉得吧,这么活着,没指望啊。”

没指望的话不必当真,问候他和团队的话却不可不当真。二者的区别他当然听得出来。直截了当恐怕更好。何必绕弯子?她越小心,他也就越固执。

“别这么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短篇小说)  白象饲养员

 

 

陈鹏

 

 

 

天刚黑。沉入暗夜的脸在火光中隐现,像喑哑的苍穹。他放下背包,垂首站着,贴墙的背弓一般弯曲。声音刺破寂静,被火掰碎,洒向泥巴。

“我不走了,”他说。“就找个住处,吃处。”

老赵伸手向火,像索取什么。身边是帮忙的小伙计,正偷偷打量他。“五哥,”老赵说,“你64了?山上冷,没电,水也冷。过两个月才通电。”

“不怕。”

废柴在火中嚣叫,像出没的狼。

“五哥,你怕是,耐不住。”

“我才6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