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AUGUSTBIRD
AUGUSTBIRD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35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5篇)
国外 (0篇)
博文
(2010-01-10 21:17)
标签:

杂谈

每年呆在京成的日子加起来没两个月也有一个月,可从没见过京城痛快下场雪。关于这点,我不止一次向胡爷抱怨过。话说这年三号胡爷飞鸽传喜迅,说是纷纷扬扬下了场几十年一遇的大场面。四号便到了北京,可雪停了,缘吝一面,可好歹还能去赏赏雪景。

于是,便赏之了,在八大处。

所谓八大处,就是西山那有块区域,因种种原因攒了八处庙宇。去的那天正逢大雪刚过,公园里人迹稀少。古木苍苍倒也罢了,我南人,树啊草的倒是见得多了。可幸的是逢上了白雪皑皑,南人我这倒是见得少了。这次在八大处见着的算是见过的最好的雪景了。

北方的雪轻飘飘的,干的,感觉不是很好打雪仗。但论雪景还是北方的好,皑皑白雪,覆盖四野,而且还出太阳。出太阳也罢了,出太阳了雪也不会立刻融化,不会像南方那样,雪后晴光下,到处都是一片泥泞,狼狈不堪。所以毛泽东同志说“须晴日”还“分外妖饶”,估计就是说的这个意思。可见读万卷书还真得行万里路去看看。

当年闰土估计也是在雪后弄这么块地撒眯小米,然后再加一竹篓抓鸟。

公园里还养着许多猫,大冬天的,吃得肥肥的,懒洋洋地晒太阳。有时还妄图胖躯一振去逮只鸟的样子十分搞笑。

在这做只猫不比我们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27 16:24)
标签:

杂谈

 

    寒秋还没来到,但湘江永远北去,橘子也一直有洲头...两岸层林还没尽染,江景楼盘却一刻也没消停地此起彼不伏。这就是长沙橘子洲头9月26号可以看到的景象。这两天有橘洲音乐节,以摇滚和民谣为主,来了些许歌手,从海报上看,举办方认为最大的碗是老狼。

    媒体多时就在造势,说快去把自己扔进音乐和人群里,票价60元。于是我也把自己扔进了这热闹里。

    秋夜江心岛上凉风习习,靓腿如云,据说是从外国弄来的音箱声压强大,压迫心脏。第一次来到长沙的音乐节人气比白云签售《月子》还旺。

    唱的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城市要有这么几天能平等地开放地文艺地狂欢一下,庆祝一下。

    万晓利压轴,照样是那身海魂衫,台下也有很多粉丝穿着他的海魂衫,他唱了些老百姓有点理解不了的锅,然后以一首《狐狸》“夹着尾巴逃走了”。但他翻唱《西游记》里那首“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还是听得众人挺美。

    老狼压大轴,这个老满哥不歇气地唱了七八首,还不带出粗气的,可见功底确实扎实。本以为时隔多年他不会唱起睡在他上铺的老兄弟和同桌的堂客们了,但他还是唱了,全场除了90后都和唱起来。但我还是有点受不了,可当我发现台下有一爷们楼着他老婆都热泪迎眶了,于是理解了他。音乐有时无关乎味位与时尚,很多歌是情感与岁月的载体。青春早在那天黄昏的山岗散场,但不影响有人多年后楼着别人当年的同桌去勉怀自己的同桌。

    老狼说我们很幸福,确实,城市中有这么个岛,而且是本来收一百块门票的岛让我们免费玩就很幸福,何况今天岛上突然多了音乐、啤酒、美女以及槟榔蛋糕卖当劳汽车等一干赞助摊位。最后狼锅还说了,大意如下:长沙,丫现在就就一选秀重镇,快别成天傻呵呵地超女快男了,没事多弄弄音节,也组织点品位的活动。明年的音乐节,这个真该有!

 

——————————————————·下面是看图时间·———————————————————

磨卡乐队

 

 川子,他唱到:幸福里,四万一平米,一辈子也买不起。还说要去问问温总理。于是橘子沸腾了……

 

 

山人乐队的小不点,号称人体发声器,非主流乐手

 

不点同学最活跃,谋杀了很多扉林,还一度跳下台来,被警察骂了

 

“长沙的朋友,你们很热情!”谁来了都这么说,真的假的?

 

总会有这样的人,音乐节也带国旗,生生把音乐节听成《同一首锅》。丫是不是传说中的五毛同学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4 20:19)

 

五百年一遇的全日食的那天去了趟香港,是的HONGKONG。去之前基本不兴奋,这次去的任务是看书展,再说香港都回归N多年了,去那里一趟是算不得出国的。此次HK之行应该和出差广州差不多,都是到说鸟语的地界去办事嘛。至于迪斯尼乐园我是不感兴趣的,再至于“购物天堂”一说也是不能打动我的,还没到没事花钱买东西玩的境界,再说有钱在哪都是购物天堂。

从广州坐大巴,不一多久便到了湾仔。下得车来一抬头便能看到中银大厦了,在我心里中银大厦是香港的地标,还真是到了香港了。邱急忙兑了港币,花花绿绿,钱总是好看的。我没急于兑,于是后来吃亏了,在随后的书展里看到N多想买的书不能买,口渴了也没办法买水喝。于是对这地方有点感觉了,还是跟国内不同啊,人不币用不了。

在香港呆了三天,一天比一天感觉多,还真不一样。

这便是香港,是李嘉诚、包玉刚的香港,是周星驰、刘青云的香港。是财富和娱乐的圣地。湾仔码头水饺,中环买楼,红磡演唱会,下一站天后,天水围的日与夜,尖沙咀砍人,铜锣湾扛霸子……这些片断里的香港我们哪一个不是耳熟能详?如今实在地出现在我眼前,怎能没有感觉?有几个时刻我真切感觉到香港文化向内陆传播厚积了三十年的力量。

香港人多,但街道整洁,地上烟头都难寻,大家都守规矩,于是我也规矩些了,怕给大陆同胞丢脸。其实我们的大中城市环卫也做得不错,只是马路时不时会被有关部门挖一下,补好后留下些难看的疤痕,再干净也不显整洁了。

便利店里有芙蓉王卖,长沙卖23的那边要卖35港币。香港消费很高,坐个公交十几块,喝瓶饮料十几块,吃个盒饭几十块……随搞么子都不秀气,《苹果日报》应该相当于《潇湘晨报》吧,六块。可能是因为阅读习惯,我觉得它比晨报还没可读性,而且小报气质严重。

在维多利亚港看到了法车仑工力的宣传海报,一女人还像很是热情地要我退D,我笑着没理她,但笑纳了一本《9评敏感词》的小册子,再次拜读了下,打发了些无聊了时光。同事问“这也行”。我说言论自由嘛,理论上,在内地这也行。书展上也有一些禁书,赵紫阳同志的新书及一些通篇反敏感词的杂志报刊亭里的铺货情况也相当不错。随便翻了些。政治?我们只能止于消遣。

总之这块弹丸之地上的人们是了不起的。

闲言碎语不再表,据说现在流行说“上图才有真相”。

 

—————————————————他们都说这是华丽丽滴分割线———————————————

旺角霓虹

 

旺角黑夜有蛮热闹

 

这张片子要是没得左边那半个人走路的样子,就基本没意思,我觉得。

 

街角的7-11 always open

 

有故事的人

 

空镜头,下面转场至维港

 

维港暮色

 

彤云漫天

 

大路货之维港夜景

 

海洋公园玩海豚

 

海豹你真调皮

下面,木有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15 18:44)
标签:

杂谈

    在这个哇哇热的季节,倒在床上任风吹过我的日渐隆起的肚皮,我就会想起当年夏天睡在北正街。那时天气好像没这么热,厨房里还有常驻我家的灶蛐蛐和不速光临寒舍的青蛙唱歌;或者在嗖嗖冷的时节,每晚在被子里,我便会想起当年冬天睡在北正街的感觉。身体在被子里,头在外头,呼吸着清洌的空气,听风雨掠过各种材质的建材,声声不竭,然后安然困着。
    说说北正街吧,如果我出落成个人物,那儿该叫“故居”,但可惜得很,我来没来得及出名那儿就被拆迁了。现在若要寻访,她该是在黄兴北路和营盘路交界处靠西的那个红绿灯下,每次坐旅2从那过身我总要深情地把她凝望,像《百花深处》里的冯远征。我起心写一篇小说,便是以北正街为背景,结局都想好了——01年的夏天,那一片老房都拆了,来不及清理,一片废墟。七月半,复读后收到大学通知书的我,在废墟中寻摸了半天,找到了老屋的地基,在上面给祖先们烧过纸线,永远告别的北正街的岁月——结局蛮文艺的,我觉得,很可惜,除了这结局,其他我一概没头绪。
    作为一个男人,“小资教主”安妮宝贝的文字我向来是不感冒的。但有次在《收获》上读到了她的《南方》,读到了她笔下的旧居大宅,“阳光明亮。儿童的嬉笑穿过悠长的弄堂。”才知道这个貌似整天写给星巴克和哈根达斯写软文的宝贝还是有可看之处的。
    能被引起共鸣,应该是因为我长大的地方与她笔下的南方有相似之处。我也迷恋“南方人家的整洁和喜庆”,或者也喜欢“在柴米油盐一举一动之间,散发出丰饶热气。”她的“弄堂”差不多就是我的“巷子”,说“差不多”是因为,湖南人,至少是我那个巷子里的湖南人没有江南人的那种精致。巷子里没有养出肥大的菊,也没有谁家有鱼缸。顶多只有阁楼上的仙人掌因天天被太阳暴晒,一烦躁开了几朵郁闷的花;也顶多只有折了翅的麻雀被小孩收留,不出两天也定会死去。
    虽没有她笔下那么雅致,但没有关系,重要的是密集的人居环境里的人情和规范。看见公用龙头在滴水是一定要去拧紧的,夜深了说话是一定不能大声的,晒裤子是一定不能晒到路中间的,大白天家里如果有人门一定是开着的,有好东西是一定要分点给邻家小孩吃的,孤寡的邓三娭毑家的水缸是一定不会空的,诸如此类的点滴,便是我的《南方》。
    一晃八九年,南方早已变成了大马路,当年整个夏天都会泡在一起的那帮孩子也都散落四方,杳无联系。如今我只能日复一日地忍受对面的烂尾楼没完没了地割磁砖,并且在周末老老实实做一个胖宅男,并不时涌上思乡之情。
    “人的故乡,是他不能再回去的地方。”——《南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08 12:54)
标签:

杂谈

    我是扩招后还霸蛮复读一届才考取一个本科第二批的下家,于高考基本是个失败者,但不妨碍我仍然想扯两句高考的淡。

    第一句:高考日考声周边禁鸣。平日里该禁鸣就禁鸣,不要扯着高考的幌子。如果连几声喇叭都扛不住,那就该去看医生,检查一下是否神经衰弱了。再者,人生在世要面对的干扰比汽车喇叭强大多了,如果连几声喇叭都扛不住,那就算你考上斯坦弗也白瞎。

    第二句:媒体习惯性地强烈关注高考是正常的,必竟每天的重大新闻有限,而高考起码牵动了上百万(?)个家庭。但,高考早就不是“中华第一考”了,因为考上大学不意味着前程似绵,X大才子也卖猪肉;考上大学也不意味着会得到健全的心智,X华学生也会用硫酸泼狗熊。

    说这些是因为觉得有些部门和有些媒体这几天作“如临大敌”状比较有趣,其实大家都知道,高考早已走下神坛,也不能改变谁的命运。当然,读大学总是没错的,起码可以为国家缓解就业压力。但如果想通过高考来获得诸如“升官发财”这类的尘世幸福,那就基本不可能了,不然国家为什么为设置“公务员考试”和彩票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美食节目分两种,一种是“怎么做”,一种是“哪有吃”。
    “哪有吃”这种常是坐得饭店里吃,大家都啊开口望哒,看主持人一个人呷。
    主持人不能白吃,吃完了要描述怎么好。在描述呷这方面没看到哪家做得好,来来回回就是“软滑香糯,齿颊留香”之类。有的主持人还有恶趣味,动不动就来句“深入到味蕾的最深处”。听着像解剖似的。
    其实这也怪不得主持人,用语言表达味觉太难了。在文学作品里都少见,印象里只有大一时田茂茂老师在课堂上跟我们读《许三观卖血记》里的那炒猪肝好吃,再就是阿城《棋王》里的那条蛇好吃。但小说的背景也要是物质匮乏的。
    语言方面描述不好,于是摄像大锅就会把镜头推上去,对着主持人吧唧吧唧的小油嘴儿来那么几下特写,恨不得拍到“味蕾的最深处”。虽说主持人比较注意吃相,但我看着还是觉得比较不雅。
    那天看上蕃茄卫视的一个“哪有呷”的节目,呷的是糟煎白鱼。一美女主持,上来夹了一筷子,左手掩着嘴巴,便吃了,没有夸张的嘴部动作,也没有过多的言语。
    嗯,上海人还是有腔调的。雅得很,表现上也有留白——叫个美女一掩一吃——废话不说,好不好吃,您自己去想吧。

 

    芒果卫视的快女又出发了,今年动静不大。长沙赛区海选已开始了,看了两场,选手比往届差些了,从头到尾没基本没美女。而且从她们的气质,可以感受到中国城市化的滚滚浪潮和90后生猛而独特的审美取向。
    重点不在说那些参赛的姑娘,能有勇气去比赛总是好的。但从大多数选手站出来畏畏缩缩,打不开的气质。我们的气质也可见一斑,从精英到百姓,站到台面上要么呆板,要么露怯。能像奥巴马一样有派地说“Hello,Chicago!”的人太少见了。

    我想这是教育的失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11 21:50)
标签:

杂谈

    登录的时候憋了半天,才起起登录名,怕是蛮久没来这博客里折腾了。

    下班了,清静了,憋在办公室里要写点东西作用,憋了半天没有结果,于是想起到这来热热身了。想当年干劲十足,红红火火,扬言要赶超老徐家静妹子的博客,恍若就在昨天。

    之前胡乱转了很多别人的博客,有有音乐不错,有的文笔可观,还有的生活精彩。也看了自己之前的东西,有些文字还是不错的,难怪豆哥能成段地背诵了。写那些的,竟也是我?

 

    每年总会有这样的天气,一天到晚粘粘糊糊的,空气都粘牙。

    在这嗝应人的天气里,老子总TM的有点伤感。前些天想了件事,说来难堪,因为我都快二十七了。

    前些天想的是,大人。小时候总觉得大人太了不起了,什么事都能搞定,比如能修好,或者联系人来修好坏了的东西;能用各种手段,耗时几小时把一样菜弄好;能组织几十上百人的宴席,人情南北还井井有条……总之那时候觉得大人总是非常胸有成竹,很靠谱的。想这件事的时候乎然意识到我难道不是大人么?再想想我的同龄人,再考量了下比我大的人,于是乎心里相释然了……原来所谓的大人其实也不靠谱,也差不多都是一脑壳的癞子不得清白,不过,大人要有大人的样子,都在摆出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罢了。

    “留下什么,我们就变成什么样的大人”张士豪如是说。但我觉得能留下个屁,正如他整个夏天都没能赢一场比赛。多年以后,下午三点的阳光,蓝色的大门前的他应该还是老样子。应为我觉得,在岁月中的人一直都差不多是老样子,三十三四岁比起十三四岁不过是多了些胡须,多了些事故,多了些要去面对的问题罢了,大人与小孩并没有华丽丽滴的分隔线。

 

    讲起电影又想到一个事,比如说如今总在说的亿元票房俱乐部。这个“亿元”是有问题的。像在长沙,电影票价标的是50或60,但在外头可以买到20或25的年票,大家都是看用的年票看电影。那么,这电影票房就和图书一样存在码洋和实洋两个概念了。“亿元”到底是“哪头洋”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7 22:21)

不想这趟出差尽耗了这么长的日子,事儿办得不顺。得再咬咬牙,并希望人品爆发一下。

清明这三天假都在京城,于是便去游了一下名胜古迹。

果然是乌泱乌泱。拍全景那是没戏了,取些局部,看个意思。

 

·前门楼子·

 

·主席·

 

·华表上的吼·

 

·垂脊吻 仙人骑鸡·

 

·排水兽 螭首·

 

·衔环神兽 椒图·

 

·云龙?海龙?·

 

·御花园里的盘龙藻井·

 

·故宫里的一饭馆。此间最便宜的是炸酱面,廿五元。果然有皇家气象·

 

·皇家乌鸦·

(那金顶上斑驳的白可是您的米田共?鸦真不俗!)

 

·野到御花园来了?很是羡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21 12:29)
标签:

杂谈

    这阵有些一交道,习间,没有话题的时候总会讨论一些天气问题,比如我们那里多少度。我们那要穿几件衣,你们这里真热。我们那边夏天撑死才多少度,你们这边真幸福云云。而且据我观察,这些话题是百谈不厌的。寒暄嘛,从字面上解释不就是说冷说热嘛。

    再比如另一种寒暄,见了面就说“最近挺好的吧”。我一同学那天见我说,“最近挺好的吧?”我当时比较蠢,回了一句“啊!你问哪方面挺好的?”弄得我同学有点尴尬,后来就悟了,原来是寒暄,无论你哪方面挺不挺好不好,都是不用认真作答的。你只需回一句“嗯,挺好的。你呢,也挺好的吧。”就显得很知书答礼,大家闺秀了。

 

    昨天是春分,据说鸡蛋可以在这个天某个时刻立起来。每当春天真正来临,天气变得和蔼的时候,大多数人的心情都会因天气变得比较好,不信你看看这段大家的秋秋签。

    这一段的天气真是哈哈哈呀,据说植物园的樱花piapia开着,婺源的油菜也哇哇放着,可惜我都没时间去片天片地片感情。倒是天气好了我开车上班,可以去半道去享用猪脚粉,而且据我观察今年长沙女生流行丝袜诱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7 12:05)
标签:

杂谈

从某个时候开始,这里慢慢成了个图片博客。一是因为爱哒拍片子这杂路,二是因为日复一日的生活好像没得么子东西记。

那天看《四十不坏》,孔庆东主张学生每天给自己写一百字,不用给别人看,重要的是坚持,重要的是玩文字游戏,可以提高语文水平,我便也起了心,想每天有话没话坚持写点。

时隔半月后回来,终于动手开始这篇,在周而复始的日子里,还是写写字儿吧。

 

出差了半月,呷了不少好吃的,但转回来还是觉得长沙的东西是最韵味的。

坡子街是将长沙的口舌之欲夸大的一个地界,看着那里人山人海,看着昱龙牛蛙座无虚席,我很欣慰。

 

那天看到《城市画报》,这期的主题城市是长沙,所以,这期的《城市画报》很大一部分做得很《晨报周刊》。

汪涵是封面人物,说他在靖港买哒院子,仙火神仙如何如何。照片拍得不好,很多照片汪涵都直勾勾地看着镜头,不看镜头的时候眼神也很用力,怎么看都很名利场。里面有他的专访,记者问他是不是想做个“酒肉和尚”,他说不,我更像是“烟火神仙”云云。

我想说,不,主持人,你太用力了,眼神很用力,也很用力地去强调你想表达的东西。

烟火可能还欠点火候,离神仙还远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