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揽月客
揽月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1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8-05-20 09:55)
标签:

杂谈

 五月十二日,川中巨震,自震中汶川方圆百里,皆夷为平地,数万同胞罹难,伤者几不可计!瓦砾之间,难者相籍;废墟之下,生灵待救。举国上下,莫不悲痛,捐款捐物者,数以亿计!
五月十九日,举国哀悼三日,是为国殇!当日悲痛不能自已,提笔无言。
五月二十日,国殇次日,复博以纪。
 
五月川中震,
神州遍地哀。
残砖断瓦下,
无数生灵埋。
余震时时有,
援军涌涌来。
国殇悼念日,
鸣笛寄悲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11 19:59)

    自己成了自己博克偶然的访客,不知道算不算一种失败。如果不是有日期,我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写过东西了。其实此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需要在文字里找寻自我的人。然而现在看来好像不是,又或者,我根本已经失却了原本的那个自我了。这些日子忙的有点浑浑噩噩,不读书,不练字,也没写什么东西,生活像无声的老电影——人物机械僵硬地匆忙来去,画面黑白模糊没有色彩。

    感谢还来看我博客的朋友,其实这里已经没什么可以看了。谢谢你们的关心,并请原谅我的惫懒,是我辜负了你们对我文字质朴而简单的期待。

    特别祝贺楼月,刚去了你的博客,才知道你在四月末出嫁了。新婚快乐!希望你们的幸福经久弥新。我的妹妹在五月初也出嫁了,不知怎么的,我有点失落,我知道一定不是因为她比我早。

    我刚买了房子,把自己变成了房奴。也许真的没欠过什么债,办了按揭后竟然是忐忑大过喜悦。工作一般,比前段时间忙,老板越来越小气,不加薪也就罢了,变着法儿想扣钱。可是,为了房子,必须忍。

    太久不写东西了,几乎不会写了,怎么看都有点鸡零狗碎,抱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3月4日是我开博一周年的日子。前天。正月十五。星期天。好日子。风很大,月亮很圆,天气比较冷。没有想起博客这茬。昨天也没想起来。等今天想起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两天了。我想不起来,自然就没人想起来了,就这样,我的听月蜗居在被遗忘的角落里度过了周年纪念日。
其实当初建的时候也不知道它能存在多久,文字是需要心血喂养的东西,某种程度上像养蛊。我也不知道可以有多少心血可以耗费在上面。于是,从某个时候起,更新的越来越少,慢慢的只有几个朋友来了,终于这几个朋友也失望了,不来了。园子于是彻底荒芜了。
现在也没有什么热切的兴致了,生活里比博客重要的事,太多了。不知道哪一天,我也不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10 11:05)

有好长一段时间不写文字了,甚至也有好长时间不看什么有营养的文字了,幸好我不爱照镜子,面目可憎到什么程度我眼不见心不烦。话虽如此,心里也还是空落落的,总觉得该写些什么了,可是不知道从何写起。既然如此,还是记载一段生活小事吧,权当是记日记。

元月二日,我大学时的一个死党结婚,请我去吃酒。他让我提前一天去,帮他张罗一些琐事,我虽然应承下来,可终于因为元旦当天的临时有事耽搁下来,还是二号才去赴宴。这个死党的家住在南通下辖的一个小县城,离扬州不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好像现在绝大多数人都有偶像或者曾经有偶像,用句时髦的话来说,就是谁谁谁的粉丝。我从来没有。如果硬要说有,早几年我很欣赏迈克尔·乔丹,喜欢别人写给他的那首歌《我相信我能飞》。我也相信我能飞,可我不知道怎样才可以飞起来。

这几年的境况不太顺利,渐渐的在现实的蜗角蝇利里忘却了曾经想飞的梦想,没有了飞翔的欲望和动力,我不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顾城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灵魂,

而我却要用它来毁灭爱人。

据说顾城是朦胧诗派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10 15:0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01 12:05)
 

秋天已经是一天凉似一天了。连日的秋风秋雨逐渐把凄美萧瑟成凄凉。饱吸了雨水的黄叶从枝头簌簌地跌落下来,沉重而匆忙,再也顾不上展现旋转飘飞的优美舞姿了。潮湿的落叶铺满了街道,踩上去声音闷闷的,宛如悠悠的叹息。

暮色来得特别快,回家的路人步履匆忙。我裹紧了衣襟,急急的赶回租住的小屋,一个简陋狭小但却温暖的所在。热腾而简单的晚餐过后,我百无聊赖的趴在窗前,檐口的雨声和远处的风声轻敲漫吟,远处隐隐传来秋蝉充满不平与渴望的叫声,它们好像正惶急地飞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31 11:18)
临屏和网友兼怀国耻
中秋无月悼国殇,黑水白山叹兴亡。
遍野哀鸿烽火起,满腔热血赤旗扬。
犹闻枪炮驱贼寇,喜见民族兴梓桑。
谁惧东邻常拜鬼,拨云见月泻清光。
 
乙酉中秋后三日,临屏和作。
 
附:网上朋友原作:
乙酉中秋恰逢九一八国耻日感赋

几度倾杯酹国殇,几番登眺感兴亡。
几回重见妖氛起,一念长怀汉帜扬。
大树临风难入静,骄阳蒸海欲生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19 12:16)
     今天,是我30岁生日。
     最先想起来的一个词是三十而立。我想我一定还没够上而立的标准——依旧孑然一身地在城市钢筋水泥的丛林里飘荡,寻找着半室蜗居的安身立命之所,寻找着不知是存在的、能够与我甘苦与共的知己红颜,寻找着不敢考证可行性的所谓梦想。
     凌晨,我被胡乱的梦境惊醒,趴在枕上,宛如受伤的困兽,感觉有种沉重压得我快要窒息。三十而厉,变本加厉的厉。青春开始要债,拿走我的四射活力;岁月开始要债,刻花我的年轻脸庞;生活开始要债,透支我的半生血汗。我一无所有,手足无措。我不寒而栗,三十而栗。
     我忐忑地孤独着,我不自由地单身着,我孱弱地倔强着,我不确定地坚持着。
     我几乎不敢在此刻回首,回忆是没有酒可以浇灭的块垒。我几乎不敢在此刻前瞻,未来是没有眼可以看穿的迷雾。我只是想定一定神,想知道似水的流年里,我还是我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