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神经
神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59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人儿们

弋兮

弋兮

陌陌

我老妹的

呼吸姐姐

我老姐的

Abel

写的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2-05-20 03:58)
标签:

神经

短行

杂谈

分类: 乱七八糟的
矗立
并且保持姿态
 
人民不应该在乎刮风下雨
人民不应该在乎地震台风
人民不应该在乎生老病死
人民不应该在乎喜怒哀乐
人民不应该在乎大漠落日
 
人类不应该在乎或取或失
人类不应该在乎火星
人类不应该在乎亚里斯多德
人类不应该在乎薛定谔的猫
 
人类什么都不应该
 
矗立
并且保持姿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1 18:00)

  没有柴油发动机的声音。
  这里有一扇门,在黑漆漆的空间里,没有墙,旁边没有任何摆设,没有参照物,只有一扇门,为什么说它是一扇门,因为我认为它是一扇门,最初我是怎么由没有发动机的循环思考里想到这个,我自己也说不上来,眼睛睁开就能听到那个轰隆轰隆的声音,让人感觉讨厌无比而又无法摆脱,这也许是梦魇的一部分,也许就是楼下某个地方有个正在工作的机器发出来的声音,不想去考证,就算得出那个声音的确是出自某台某种用途的机器的结论,我也无从去改变。
  我决定从另一个角度来改变,从自己入手,既然主观能动性无法施展,只好发明一种主观被动性,首先,我不愿意相信这是一个噩梦,甚至连它是一个梦都不去相信,管它好的坏的,果然有用,那声音逐渐出现了断断续续,变得越来越虚无飘渺;(真厉害!)其次,我拉下眼帘。
  如我所愿:黑了。
  五分钟以后,在这五分钟里,我在眼前这张不用花钱的画布上恣意画了很多东西,方方圆圆大大小小,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在画的是什么,有时候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画着一个什么图形,每个人都可以在自己的黑色画布上画一些别人永远也不知道的东西--只要你不说,所有高尚的,卑劣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边小可

杂谈

分类: 短的

随便涂点什么吧

如果有可以讴歌的什么

它们不一定有结局

如果有可以想念的什么

它们不一定在同一时刻想念着你

如果

如果我能象个虫子一样爱上苹果

我也不一定吃光她

我要在起码26个位置

把苹果看了又看

直到把她看成一具残缺的化石雕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0 16:40)
标签:

杂谈

  二筒把车开了很远,我有点担心远得连他自己都看不到了。
  开到一堵墙的时候我就停下,他这么跟我们说,信心十足。因此我们也有了信心等那堵墙。手机一号和手机二号一个坐副驾驶,一个坐最后排的左边,他们在互相发着短消息;我跟小米坐中间打瞌睡。初冬的冷风在外面吹着,跟冬阳的暖光做着不太彻底的撕杀,不分胜负。
  到了!二筒一声大叫,我睁开眼睛,果然看到前面是一堵墙,他重重地踩了刹车,以便把我们统统拉回到面对一堵墙的这条路上,然后他开始清点人数。
  怎么只有五个?还有一个呢?他把我们连同他自己数了五次,小米手上捧着一本书,装成没听到,其实她瞌睡根本就没醒,我看了一下周围,手机一号跟手机二号仍然在发着只有他们才心知肚明的短消息,确实车里只有五个人。
  也许他半路开门跑掉了吧,我说,或者他根本就没有上车。
  乏味的行车结束了,我掐了一把小米,把她手上的书连同她的瞌睡一起扔掉。
  嘿,小米兴奋起来了,你们看!墙啊!
  是的是的,二筒有点得意,看看,看看!他说,我就没说错吧。
  可是怎么对付这堵墙呢,这是我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并且我认为手机一号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6 11:34)
标签:

杂谈

分类: 乱七八糟的

  很久没来这里了,一开电脑我就想到不好的一些,譬如打字,纷乱的错觉。

  我到底有没有长大?

  继续看一些冗长满篇的诗歌,它们离我太远了,曾经远

  但它们是外国人写的,因此就更远了,而且翻译得还不够好

  如此地远,为什么我就不能生长在一个写外国字的国家呢

  不当外国人,有志气的中国人都这么说

  晚上不停地开始重复同一个梦

  写了一首歌,关于泥土和大地的,找不到正确的谱

  睡着唱到醒,不愿意相信它们,可是它们存在,在脑子里就是存在

  我到底有没有长大?

 

  或者,去做个数学家,这个念头由来已久,可惜晚了

  一的一倍和一的二倍想了很久,它们都是一个答案

  不排斥一加一等于几的最终答案

  它们都面朝大海了,死在春天里,想着不存在的姐姐和不存在的人类

  我到底有没有长大?我到底有没有关心粮食和蔬菜?

 

  来个人,陪我在月光下,小个便

  打开夜窗,尽管让吊死的月亮把苍白的舌头伸进来

  我想着厉害的台湾诗人,他们在夜晚长大,因此,满怀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16 08:39)
我在房间里找了一个最不浪漫的位置
放了一把椅子
并且坐了上去
另一个人找到了第二个最不浪漫的位置
放了一把椅子
并且坐了上去
我跟另一个人对视了很久
不知道是不是眼睛花了
看到后来我发现那个人根本就不在这个房间
再后来
我发现
其实我自己也不在这个房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边小可

杂谈

《失眠的夜晚还能做什么》

 

 小流氓抱着本厚厚的书快睡着了,猛地醒来一看时间,夜里3点半了,他很得意地用屁股碰了碰旁边的边小可,嘿,他说,我居然看到347页了,我一个小时可以看173点5页哦!

  边小可也用屁股碰了下小流氓,说,我已经把我的小说想到第58页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07 00:09)
标签:

杂谈

春天有温馨的花香
以及带来的怅惘
我不再企盼这个季节
我会忘记你
偶在在冬天里把你想想
有个夏天我把自己迷失在混乱的街上
很惊慌
但是不悲伤
我有很多歌来不及唱
我很困
我要往下躺
在宽阔的人行道上独自徜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们把生活跑了又跑

累了又累

我决定要重新爱上它

我一定要重新爱上山顶上夏夜里的萤火虫

我一定要重新爱上蝴蝶

我一定要重新爱上晴空里孤单的云

我一定要重新爱上散步时间吹在我身上的风

我一定要重新爱上一辆新的自行车

我一定要重新爱上徒步旅行

我一定要重新爱上光

我一定要重新爱上爱

我还打算

爱生活

尽管这是个混乱的想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握着鼠标
心里很紧
不是我想紧
我也不冷
不要关心我
 
我只是想写诗
几年前我告诉过一个朋友
要写诗就爬到树上去吧
猴子们更擅长写那玩意
现在
我爬不上树了
但我仍然可以坐着写写诗
 
现在起码有3个以上的朋友警告我
不要写诗了
再写就把自己写成诗人了
我拿了面镜子把自己看了很久
怎么看都不象个诗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