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淡水河的草
淡水河的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047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链接
博文
(2014-07-23 02:36)
标签:

育儿

分类: 人物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01 22:59)
分类: 人物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13 22:25)
分类: 人物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1 01:43)
分类: 人物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14 00:31)
分类: 废记

这样生活着,荒疏了许多东西.譬如人,书,写字等等.替而代之的依然是人,围绕人的一些生活.实际是两种反差很大的圈子,想想很有意思.从前看淡这些是对的,要不疏远放弃定会心有不甘.好歹都是生活罢了.

 

新浪博客的音乐播放器真难看,原来可以使用自己加入的,比较简单\小巧,或者干脆隐藏不见.我希望这个窝越素朴越简洁越好,好象内心,尽管不经常光顾.然而在你偶尔审视它时,会让你尽量安宁一些.

 

春天需要每天打扫庭院,邻家伸过院墙的柚树枝每天要掉落很多叶子.那种厚实翠绿的叶子扫在手间很有些分量,你不用担心有风掠过时它们会飘走.那棵柚树到了秋天就结满沉甸甸的果实,有几个柚子总会越过冬天,挂在枝叶间由绿慢慢变黄,不肯下来,风吹雨打也不下来.邻居大妈是个聋人,在我小时候她仿佛就是现在这样,看起来不很老,那时候也这样.因为她跟你说话时会凑得很近,似乎怕你听不见,或是为了自己能听清.去年遇见她总说,啊,结婚了?一边便会走到院子里左右张望一下,啊,住得好啊!今年遇见则会摸摸晨儿的脸蛋说,好俊俏的儿!可惜你奶奶死的早呀,没福气.她不止一次热烈提议过让我们吃她家树上的柚子,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人物记

儿子的几张片片(手机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09 00:53)
分类: 废记

小记

 

儿子总是蹬被子,把脚架在被上睡觉。儿子不喜欢穿很多衣服,不喜欢鞋袜,穿上就弯着身体够着去拉扯。儿子生下来就胖,现在一样,小手肉乎乎,像馒头,手臂像去泥后的塘藕。儿子开始吃饭,一天两餐,用各种汤汁煮烂,加切碎的青菜叶子和鸡蛋黄,每餐大约半小时。晚上十二点喝150毫升牛奶,早上七点再喝120-130毫升,自己双手开始捧奶瓶。逐渐摆脱母乳,偶尔半夜吵着要,并不大吃。儿子有许多新衣裳,许多仅仅穿过一两回,有的还未上身就小了。儿子开始咿呀不连贯地叫“妈妈”,模糊、让人惊喜。儿子清晨醒来张开眼睛会微笑,如果大人实在困,他能在旁边自己玩上半小时。半夜总是惊醒,无一例外会大哭,并不睁眼。儿子不喜欢童车学步车,不喜欢摇篮,只喜欢抱,喜欢抱着逛街。儿子不挑剔玩具,太熟悉了的除外,比如苍蝇拍朔胶袋自己的鞋,往往长时间抓着爱不释手。玩东西开始捡芝麻丢西瓜,喜欢撕纸,撕起来端坐着全神贯注。儿子抱着时开始不安份,左右扭身体,左右转头张望,双脚乱蹬着往上爬。儿子可以扶着沙发或者床站立,时而微笑着露出骄傲神气。

 

我是个懒人,固然爱他胜过世上一切,曾经想过记录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废记

晨儿的春天

 

不知不觉的,儿子满8个月了。

 

儿子晚上总要醒很多次,一两个月的时候好些,三四个月时要用大半个晚上抱着在房间里来回走动。后来晚上我通常不睡觉,以便醒了能够第一时间抱起他,马上躲进电暖器使人眩目的黄色光亮里。到早上,他妈妈去上班,两父子又搂着睡觉。半岁前他的睡眠总是很多,突如其来、随时又会醒。睡着时偶尔会发笑,有时又会抽噎不停,似乎像个大人,有着光怪陆离的梦。我们没用过摇篮,一直把他放在我们大床的中间,下面铺上塑胶的尿垫、以及大的棉垫。每有风吹草动,我们一左一右,就轮番轻轻拍打他的小小胸脯,讨论着他的思想,以及他的梦里究竟有些什么。

 

一切来得如此平静。儿子才是个小豌豆般的颗粒时,他妈妈隔三差五,总是关起她们科室的门,站立着对着超声波的彩色屏幕,将他指给我看。到后来一点点变大,像只小蝌蚪从春天游到了夏天,慢慢可以看到一丁点红色心脏的跳动,可以看到冒出的手脚,可以看到渐渐分明的血管,五官也开始模糊显现。大多时候他在睡觉,有时候也伸胳膊伸腿,仿佛睡醒了舒展伸懒腰,大约在他妈妈柔软的子宫之床里,无比之惬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人物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2 01:20)

小记

 

黄昏时,下了场暴雨,凉爽了许多。院落里靠墙栽种的花苗苗青翠起来。梅花深绿的大叶子近地的几片被黑母鸡啄得只剩枝茎,看在眼里心疼,我便作势使脚踢它,只跳几下,并不远逃,又呆呆立着,看着也许孤独。鸡母本是两只,孩外婆前些日子并两只鸽子一对猪蹄膀一篮鸡蛋冒了酷暑送来,翌日杀了黄色的炖汤给妻补身子,只剩黑鸡母,仿佛惧怕又邀宠,便每天下一蛋,蛋毕咕咕地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时而抢鸽子们的吃食,时而耸起双翅颠着脚俯冲,神气活现。

 

孩儿十一天了,睡着时有许多表情,皱眉头咂嘴巴,忽而要哭,转而微笑。皮肤吹弹得破,睡醒哼哼唧唧,有时对着看,几小时不动不出声,亦不思想,心中爱怜,无以言表。中年得之,亦不算迟,所谓幸福,大抵不过如此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