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顾1975
小顾197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71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8-05-30 11:35)
标签:

杂谈

   八
  
  第二天一大早,太阳还没有从远方的山颠上升起,整个库斯科城就已经沸腾了。虽然人们大多都认为现在就让年轻的旺卡王子和旺娜公主完婚显得有点早,但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国家的一件大喜事,再说,旺卡王子平时对百姓所表现出的亲切友善,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如果国家需要一个新的王上,那旺卡王子必然是最好的人选。愁苦已经在印加人的脸上存在了快一年的时间了,他们需要点喜事来让自己开心一下,忘掉所有的烦恼。
  因此,城里的每一个人都在努力地为这场王室大婚做着准备,宽敞气派的石板大街,被人们用柔软的树枝打扫得干干净净;街道两旁房屋墙上的污垢,也被人们洒上水擦洗得洁白如新;城里的每棵树上,都被人们装饰上了各种五颜六色的鲜花。整个库斯科就像一个美丽而整洁的大花园
  随着太阳的升起,无数印加人开始从四面八方的大道涌向库斯科。虽然婚礼决定得非常仓促,时间也很紧张,但总是有那么多消息灵通的人知道了这个讯息。他们从昨天就连夜赶路,为的是在盛大的婚礼举行之前赶到库斯科,亲眼目睹新的王位继承人的诞生。
  
  与普通臣民比起来,帝国贵族们的到来显得更有气势,虽然在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30 11:29)
标签:

杂谈

  在人类社会发展的过程中,我们经常能看到一个文明对另一个文明的征服,然而,这种征服采用的往往是最野蛮的手段。于是,历史在这种征服中前进,而人性,却在这种前进中倒退。——题记
  
  一
  
  旺卡离开家的时候,心情非常糟糕。
  实际上,不只是旺卡,整个帝国的人都沉浸在一种巨大的悲哀和恐慌之中。半年来,一种不知名的疾病已经让整个帝国的人口减少了一半,那些曾经繁荣的集市和车水马龙的街道,现在即使在大白天也常常是空无一物,偶尔出现的一两个人,也是用手掩了口鼻,走得急急匆匆,生怕那可怕的瘟疫在不知不觉间就找上自己。
  走在路上,旺卡时不时能看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人,裸露的皮肤上布满巨大的斑点,不停地呕吐着。每当看到这样的人,旺卡都会小心翼翼地绕到一边,尽量和他保持足够的距离。在这种疾病出现的早期,人们并不知道它那巨大到可怕的传染性,他们将自己染病的家人和朋友抬到床上,想尽一切办法为他们治疗。而这样做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30 11:28)
标签:

杂谈

我每天的生活是从发呆开始的,在吃过早饭之后,我就会坐在卧室的飘窗前,痴痴地看着外面,常常一坐就是一上午,就像一个傻子。
当然,事实上我也是一个傻子。那些有修养或者自以为有修养的人一般把我称做“智力残障人士”,而在普通人的口中,我通常被叫做“弱智”,或者更直接地叫做“傻子”。
关于我的智商的成因,我认为应该要追溯到19年前。那一年,已经40岁的父亲和37岁的母亲终于决定暂时放下他们一直没能放下的事业,生下了我。可惜的是,我的出生,带给他们的不是想象中的欢愉,而是无尽的痛苦。
毫无疑问,没有人会因为生了一个傻儿子而感到欢愉。
不过在我看来,这不能算我的错。根据我后来从医学典籍上查找到的资料来看,女人如果超过35岁才生孩子,那么生下弱智儿童的比例就高达1/350。因此,严格地说起来,我更有资格责怪我的父母,责怪他们为什么不在35岁之前生下我。
但是,这一切都晚了,他们既无法摆脱我,我也没办法埋怨他们。他们无法摆脱我是因为我毕竟是他们亲生的儿子,是我妈身上掉下的肉;而我没办法埋怨他们,则是因为我是一个傻子,我根本就不具备完整成熟的语言能力——或者也不具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07 13:21)
  昨天看到一则新闻,说央视力邀郭敬明加盟“开心辞典”,接李佳明的班做王小丫的新搭档,感觉颇为新鲜。
  夫郭敬明者,著名“80后”写手(抄手?)也,不知道他是因为写出的名还是因为抄出的名,总之他算是唯一一个我见过的被法院判定抄袭之后还红得一塌糊涂的人。由此我们至少能得出一个结论——此人不简单。
  不过现在的问题和抄袭无关,当然也和写作能力无关。现在的问题关乎外型、语言能力、机敏度、反应力、知识积淀等等等等,这些应该是一个主持人最基本的素质。这么简单的问题,连我一个电视门外汉都清楚,相信堂堂央视知名栏目“开心辞典”的制片人不可能不知道。
  因此我就纳闷了,他们为什么就会看上一个个头矮小性格内向不善言辞的著名写手(抄手?)了呢?如果一个人的写作能力可以和他的主持能力划等号的话,我在此隆重向央视推荐贾平凹和王蒙,尽管前者只会说难懂的陕西话而后者已经基本不能说什么话了。
  我们再从事情的另一个方面来看,我看到的新闻里说,郭敬明本人对央视的邀请似乎还不太感冒,表示要“考虑考虑”。牛!其实小郭同学大可不必如此拿架子,反正出唱片写剧本开公司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05 13:55)
  马丁娜,这个名字在瑞士大概就相当于中国的楠、洁、晶之类,是女性取名最常用的字眼,保守估计,你在瑞士应该能找到几千个马丁娜。不过,如果在这个马丁娜的后面加上一个姓氏——比如“欣吉斯”,这个普通的名字,立马就会变得光辉起来。就好象在楠的前面加上“王”、在洁的前面加上“郑”、在晶晶的前面加上“郭”一样。
  记忆中的欣吉斯,还是多年前那个爱发脾气爱撅嘴,动不动就摔拍子的脾气暴躁的小公主。最奇妙的是,如果别人这么做,会让人讨厌,而马丁娜这么做,每一个人都会原谅她,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即使她没有库娃的娇俏和莎娃的高挑。
  最重要的是,欣吉斯有虽然短暂但异常辉煌的职业生涯。印象中,除了女金刚纳芙拉蒂洛娃和斗士格拉芙之外,只有欣吉斯开创过属于自己的时代。在她驰骋网坛的那几年,所有女子网球运动员都曾经有过“既生瑜,何生亮”的哀叹。
  在经历了整整3年尖叫和肌肉统治女子网坛的无奈之后,欣吉斯又回来的,带着她一如既往的美丽,以及她过去不曾有过的成熟和自信。全世界没有忘记她,虽然他们已经忘记了球技烂透只知做秀的库尔尼科娃,但没有人能忘记马丁娜。所有的比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01 19:10)
  所谓庙会,是这样一个地方:一些人使尽浑身解数希望能多打几只“肥兔”;另一些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确保自己的钱包无虞。于是看似热闹的庙会现场,实际上就成了屠宰与抗争的角力场,敌对双方你退我进,你疲我打,煞是热闹。
  当然,最后的结果,通常是很难有人全身而退的,特别是携女眷或孩童而去的,一般而言都会被杀得血迹斑斑遍体鳞伤,只要还能落下个全尸,就应该谢天谢地暗叹祖上烧高香了。
  毫不夸张地说,高举新年祈福旗帜的庙会,是一个遍地阴谋的所在。路边摆摊卖面人糖画的艺人不时显露出赤裸裸的杀气,各种小吃摊的摊主也面目狰狞、神色可疑。行走在这四面楚歌之地,不由得你不气沉丹田小心应对。
  这就是我今天的经历,成都武侯祠,2006成都新春大庙会。
  当然,也不能说此行就绝对凶险无比,实际上也有一些好玩的地方。比如,在整个不足2个小时的游览过程中,我见到了不下5处“著名艺术家书画作品拍卖会”。主持人拿着话筒卖力地呐喊着,将一位位你从来没有听到过也永远不可能再听到的“著名艺术家”的大作不遗余力地吹捧一番,然后报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1-30 19:11)
  如果你像绝大多数中国人一样例行公事般看完了今年的春晚,你应该就会知道我题目的意思。团团和圆圆,就是曾经的16号和19号,也就是我们称之为熊猫台湾称之为猫熊的那两只动物最后的名字。
  如果你是一个有正常逻辑思维能力的个体,你多半和我一样,在事情的开始就已经预知了这个结果——我指的是这个名字。毫无疑问,他们只能叫团团和圆圆,这一点是在最初就被定下的,不因为你或者你们甚至我们所有人发送的短信而改变。
  央视不惜在一刻值千金的春晚现场先后四次专门提到熊猫的命名,这也是史无前例的,要知道在往常,这都是念贺电收广告费的黄金时间。不过话说回来,机关算尽的央视是不会吃亏的,同样的甚至更多的钱被他们挣到了,只不过这次埋单的主儿变成了广大电视观众,变成了那上亿条手机短信的发送者。
  完了。今天这个段子没结尾,顾虑太多,不如不写,如果有人看到,自己去体会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1-13 16:01)
  我承认,我并不是一个古板得完全不能接受同性恋的人。看到已垂垂老去的艾尔顿·约翰和他的同性恋人在经历多年风雨终于得成正果时,我也像很多人一样衷心地为他们祝福。
  不过,这不能替代我对恶意炒作者的鄙夷。名人们为了曝光率而采取的手段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连异于常人的性取向都成为了他们的工具——事实上,我都其中个别人的说法尚且心存狐疑。我不知道照此发展下去,下一步他们还会想出什么样的花样来。
  这是一个同性恋光荣的年代,空气中都是荷尔蒙的味道,爱女人的男人是可耻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1-12 19:56)
  继续昨天的话题。
  昨天说到名人开博,今天说的是名人同性恋。其实,这个与博客还是有关系的,比如程青松,就大胆地在他的博客上承认了自己的性取向,还贴出了与自己的男(女?)朋友热吻的照片;再比如郑渊洁,不但在接受报纸采访时公开了自己的同性恋倾向,还把这段采访贴到了自己的博客上;再比如何炅。。。等等,何炅同学是在博客上否认了对自己同性恋的指责……
  一夜之间,以往遮遮掩掩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名人们都理直气壮地撕下了面纱,你发现自己像一个傻子一样,在他们的肆无忌惮前目瞪口呆。
  我承认。。。。。。(今天有事了,明天继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1-11 19:49)
  这几天在做一个名人博客的选题,被迫拜读了众多名人或伪名人的博客。
  名人博客始于新浪,只要有点名气的人统统拉过来开博。好在大多名人也都半推半就,毕竟,如果名人如那青楼女子,则新浪就好比怡红院,千搬风情亦或东施效颦,都是需要一个施展场所的。
  当是时,只见新浪博客大旗招展,麾下云集的又岂止一百单八将?
  时过境迁,不过匆匆数月,大多名人博客已经门前冷落鞍马稀了。名人者,赴不完的腐败宴挣不完的卖笑钱,偶尔一勃尚可,你让他天天勃日日勃,他们怎能陪得起?网络这块免费的蛋糕,也很难真正激起他们的性趣来。
  于是乎,现在还在孜孜不倦前赴后继不离不弃地写着博的,也就只剩徐静蕾伊能静等寥寥数位女名人。此二人,一个是安心在家相夫教子,一个是日薄西山轻心寡欲,守着这个博客,还可多少挣些眼球、换点人气。
  有道是姐儿爱钞,嫖客爱俏,此话当真一点不假。估计过不了多时,这曾经轰轰烈烈的名人博客时代,也就彻底演变成了过气窑姐儿们的后花园、麻将馆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