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08-08-08 11:41)
标签:

杂谈

分类: 原创随笔

思路早涸 才情已干

何必纠缠 小愁小怨

 

我看前路 莽莽苍苍

白首再看 春雨秋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18 06:34)
标签:

杂谈

 

(一)心凌乱

 

五点多就醒了。然后再也睡不着。其实这些天很累。献血后已经连续加班了两个周末。每天也是早出晚归。没法去运动健身,感觉身体很差。下个星期工作就告一段落了。压力却反而增大。但愿别出什么乱子。

 

(二)拜月

 

唐山刘SIR说我是一个有意思的人。因为我会做出在沙滩上写下“马兰花开”这个网名,然后拍下照片上传到博客这样呆里呆气的事情。同样呆的事情再次出现。这幅图是在开会时画的,台上领导在朗声读着我草的稿子,台下我作万分认真状执笔记录,实际在干自己的“小营生”。我以前喜欢画画,摹过很多将军图、仕女图,小时候很迷很些英气过人的将军、体态窈窕的仕女。但我没有机会接受专门的画画技巧学习,也没有主动去钻研。有一回一个老师看了我画的仕女图,笑笑说:“你画的人体比例不对。”真是兜头一盘冷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愿你不止这一刻,得到关爱;也愿你不止这一天,感到快乐。

 

我爱你们,像所有爱着你们的人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地震

分类: 原创随笔

 

 

今年我们国家走得很难,很难。国内的,国际的。天灾,人祸。

 

和转业到重庆的老乡通电话。他说地震发生时他们正挤在电梯里准备上去开会。震动,摇晃。幸好电梯开动正常。所有人冲到楼下开阔处。还管什么开会。

 

打电话给表姐。她的公公婆婆在广元。房子塌了,两位老人家没事。万幸。暂住在亲戚家里。

 

守在电视前。电脑前。看着地震现场的滚动播报。只能用四个字形容:惨不忍睹。心里难受。忍不住泪。

 

能做点什么,为我的同胞。单位已在组织捐款。我最想做的,是飞到现场帮忙照顾那些刚出生的宝宝。宝宝,安心睡吧。天塌下来有我们顶着。

 

不传播谣言。不趁机作乱。团结,一起挺过难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11 19:51)
标签:

心情

分类: 原创随笔

朋友的朋友从澳大利亚回来了。朋友将我和BOBO叫上一块吃了个饭。吃完饭才八点多,时间还早,而且觉得不尽兴,于是提议去唱K。大家都赞成。

 

好久没唱歌了。也好久没有和朋友聚会这样的社会活动了。在这一点上我和BOBO都可怜地一致。后来唱歌的时候,我发现我和她点唱的都是一些老掉牙的歌,就更觉我们俩落伍得可怜。我和BOBO的关系,我觉得有点象《一个人的江湖》里的姚若愚和邱胡子,曾经什么事情都在一块玩,我们曾一块去看帅哥,喜欢过同一个帅哥,但是往往很快又见异思迁。本来我是不大想去的,因为他们想吃日本菜,我不感冒。原来也并没有唱K的计划。但是BOBO说会去,而且要作东,我也就去了。表面上哈哈笑着说怕她没带够银两,必要时支持她一把。BOBO也真行,一分现金没带。当然卡是随身带着的。

 

因为是临时的计划,BOBO说要给家里领导请示。然后她就打电话给家里,说和某某(我的名字)去唱歌。她家领导也真有意思,不仅痛快地同意,而且央求说:“把我也带上吧。”和BOBO家里领导是认识的。他也是个K迷。BOBO说他尤其喜欢看热闹喜庆的晚会,像“春晚”什么的。最终也没“带上”他。BOBO说他是个麦霸,唱起来不晓得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05 07:40)
标签:

杂谈

分类: 他山之石

我曾以为,水中淬过,砧上锻过,

那信念便纯而又纯;

我曾以为,火里焚过,血里浸过,

那爱情才真而又真。

然而,惯于暗夜里的摸索,

阳光下,竟难以睁开眼睛:

——离你只一步之遥,我退却了,

我说,我爱,但我不能……

我说,我爱,但我不能,

就是说,背上的十字架过于沉重,

敢于希望,却没有勇气得到,

就是说,我不敢直面实在的人生。

世间最深的悲哀,莫过于,

认准了……却不能为之献身,

比追寻更苦,更绝望,

因为面对着所爱,但我不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27 00:14)
标签:

影评

情感

分类: 原创随笔

 
我总有一种感觉,自己是上一代的人,因为我对上一代的东西那么容易产生共鸣。所以在和身边的同龄人相处时,如果我的观点和看法显得与他们格格不入、不合时宜,我就习惯将自己藏起来。我已经不止一次地被他们说成老气、守旧。
 
其实我还是很容易接受新事物,不管喜不喜欢,都要求自己或多或少有一些了解。我绝不想做一个落后于时的人。但是我也越来越发现,一些传统的东西在自己的骨子里藏得那样顽固,基本无可改变。
 
我没去问身边朋友对于《大校的女儿》这部片子里姜士安和韩琳之间的爱情、以及他们处理感情的方式的看法。虽然我很想找一个同样被这部片子触动心灵的人相互谈谈对于爱情的看法、对生活的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05 21:18)
分类: 原创随笔
 
我所在的地方,有一座上千万人共享的山,最高海拔约380多米。一年里我至少去一次。爬到山顶,虽然需要暗运内力平伏牛喘,但毕竟是毋用借助于缆车、电瓶车之类的代步工具。这回到黄山,听说是先乘缆车上山,之后就是徒步攀登,大约要走五六个小时的山路,这就不免使我由喜转忧。我对自己的体力,实在不敢持过多的自信。我去新疆的时候,曾到过海拔4000米的冰川,但那时年轻啊,而且最主要的是,车子一直开到冰川上面。至于现在,我认为以我目前的体力,能够爬上个海拔380米的小山峰也就差不离了。对于爬黄山,按照我的理想是缆车将我们一直送至峰顶,然后再在峰顶的平地上来回活动,眺望山河——想法挺美的,但也显然是不可能的。如果这样,旅行社就要赔穷。我自己感觉五天的旅程,旅行社一直在拚命地缩减我们的开支。不说机票、住宿、门票这些旅行社可以打折优惠的项目,就拿吃饭讲,我们到达黄山市后,早餐是稀饭咸菜鸡蛋馒头花卷包子南瓜玉米(我注意到黄山许多人家的门口挂着一串串的玉米,就好象湖南四川人家门口挂满红辣椒一样。我认为黄山玉米很硬,还是我们这里的玉米糯软好吃些),一些同事一边啃馒头一边嗅出了我们的饮食过于素淡的特色,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06 23:40)
分类: 原创随笔
这些天工作很忙,人也比较累。我所在的地方,正在申请国家卫生城市。这个地方从17年前开始创卫,一直没有成功。今年是志在必得。所以各区、各单位都被广泛动员起来。我星期天到超市去买东西,看见街道办的人人手一只火钳,一只塑料袋,在烈日下极其认真地捡拾着垃圾,一点点小纸屑也不放过。无独有偶,创卫同样如火如荼的河南洛阳,法官也暂停办案,上街去捡拾垃圾。我在网络上读到这条新闻时,真有点心有戚戚然。我比法官要幸运一些,不用“扫”大街,我的任务是完善单位的创卫档案。经过这两个星期的奋战,我目前已整理完了三大箱创卫资料,每只箱子都装有七八只档案盒。这项工作原本由另一位同志负责,这个同志调走后,就由我接手。而我的本职工作还不是这个。前两天单位领导亲自检查了那几箱东西,给的评价还可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原创小说
 五、
 
一个一直单身终生未嫁的阿姨曾对我说:“男人都是狼,你得处处提防着他们。”那时我第一次听到男人是狼这样的比喻,感到十分有趣,忍不住笑了起来。后来想想狼是何等可怕的动物,又马上有点不寒而栗。许威成不肯收我的钱,要我请他看电影,我不知为何想到了那个阿姨的话,觉得她的比喻还是有一点准确。当女孩子渐渐长大,在她的周围确实处处充满狼视虎眈,男人们狼奔豕突,追逐着那些青春可意的女孩子,挖空心思地想搞来做女朋友,然后拉回家当老婆,名正言顺地赋予她给自己洗臭袜子的义务。我们小时候看某部电影,听银幕上军人们嘹亮地唱:“革命军人个个要老婆,希望上级一人发一个。”歌词琅琅上口,特别好记,我们觉得很好玩,有事无事疯唱上两句——那时我们不懂事,把大人们逗得捧腹。现在想来,那分明是狼们赤裸裸的的嚎叫哇!而且嚎叫得如此理直气壮。女孩子在这样的环境里,如果一个不小心栽进去,那就很倒霉——当然,如果她恰好喜欢那匹狼,那又当别论。其实将男人喻为狼是一种高评价,所以有血性的男人都能在齐秦的《北方的狼》里找到共鸣,而我听了《北京一夜》后也迷恋上了狼的孤独。但这样的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