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沙沙
沙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371
  • 关注人气: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9-12-11 12:18)
标签:

诗词

己亥孟冬,董兄洪魁携余紫金山庄别墅访画家高德星先生。先生
赠余其绝句师韩少婴老人所绘册页廿四帧,感其高谊,归后赋绝句三章以呈:

                       其一
幽栖何地最娱情?别业东郊旧有名。
休致归来多岁月,白头好对蒋山青。
注:先生退休前为江苏省国画院花鸟研究所所长。

                       其二
韩翁水墨如赋色,先生赋色如水墨。
师弟卓然两大家,白石法乳尚遗泽。
注:韩少婴老人为齐白石高弟。

                       其三
砚北笔端皆是春,把图教子见天伦。
虎人艺业虎儿继,佳话又传今白门。
注:张敔字虎人,客居金陵,与张赐宁、诸昇等为清乾嘉时花鸟画坛盟主。子乃轩,小字虎儿,擅画花卉。
先生有子,亦能画花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1-04 14:11)
标签:

诗词

戏咏火锅

古董是何羹?诸鲜一镬烹。
清汤淡有味,麻辣爽宜人。
采过云烟气,涮来天地春。
围炉方对雪,无酒也销魂。

注:火锅古称“古董羹”,因食物投入沸水时发出的“咕咚”声而得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15 09:48)
标签:

诗词

西江月  秋夜重寻江村,因拆迁人去楼空,怅怅而作

一向闲居都市,偶而厌倦繁华。
轻车载酒到江涯,拟共渔樵夜话。

昔日孤村犹在,楼空不复人家。
寒潮冷月落平沙,风疾万芦低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十年前的今天,外祖汪锜镬盦先生与世长辞了。今年也是他诞辰一百周年,不必清酒与鲜花,也不必任何仪式,在这小小的网络空间里,谨以今秋出版面世的《镬盦汪锜印存》,寄以家人们的深切怀念,作为外祖在天之灵的荐奠。





汪锜先生简介:号镬、蠖葊,一号黄山居士,颜其室曰止楼。祖籍安徽贵池,生于扬州埂子街,后迁居高邮樊川镇纪家边陈家渡。弱冠徙家南京,寓夫子庙东市。后寓贡院西街20号,晚迁至武定门38号。先后从谢铁城、吕乖习书法篆刻训诂之学。未而立已居泮池悬牌鬻印,齐白石、仇述庵、于右任、王西神、唐醉石、董作宾、溥心畬诸名流嘉誉。其印以汉印为宗,参完白、撝叔、缶翁、牧甫、古泥之意融为己出,尽变化之能事,浑厚朴茂,格调高古。擅篆隶,小楷亦佳。偶写墨兰,颇饶清致。传世有《镬汪錡印存》。

汪锜先生印章作品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摘文

    《镬汪锜印存》后记


记得在2010年的秋天,父亲逝世一周年之际,我儿沙丹撰写了《忆外祖汪锜镬先生》一文以纪念,并将此文公开发表在他的博客上。谁能料想,当年他这一寻常之举,却成就了如今《镬汪锜印存》的出版。

那是因为在父亲逝世后两年,他遗留的印存原拓忽然陆续出现在数家拍卖会上,最后悉数被香港的一位印谱藏家购得。后来这位藏家写下了《说话镬印存》,简略记叙了收藏“镬印存”的经过和汪锜先生的生平,于2014年在南京《印说》杂志上发表。

正是因为看到《说话镬印存》这篇文章,我儿才知道他外祖的印存流落到了香港。与印谱藏家取得联系后,于2015年的秋天,我儿赴香港拜访了这位先生。先生告诉我儿,如果不是因为在网上搜索到《忆外祖汪锜镬盦先生》中关于汪锜先生家世师承的叙述,他就无法写出《说话镬印存》一文,更不用说在杂志上发表了。

如果真是这样,则我儿至今也不可能知道印存流落到何处,那也不会有此香港之行了。后来,先生将父亲的九印存原拓慨然相赠与我儿,从而结下了这千里之外的一段奇缘。

为纪念父亲诞辰一百周年和逝世十周年,我与外子沙旭东、子沙丹择定于今秋将《镬汪锜印存》出版。除了香港印谱藏家赠与的九册印拓,我儿又费尽周折,辗转收集到父亲的多方印拓裝池为一册,尽量让更多的印存展现给世人。

我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我始终相信,人逝后其灵魂永存,并时刻与他所眷念的人同在。对于“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式的深恸,我并不以为然。               

九年前,我儿在《忆外祖汪锜镬先生》一文中如是写道:“一直有个心愿,就是将外公的篆刻出版以飨世人。。。。。。而那(这)个小小心愿,也许就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实现吧。”父亲的印拓从南京流落到香港,又从香港回归到南京,这难道不是父亲在天之灵的垂佑吗?九年后的今天,我儿的心愿终于实现,这难道不是父亲在天之灵的赐福吗?而《镬汪锜印存》的面世,则是对父亲在天之灵最好的慰藉。

我谨代表沙旭东与沙丹,将此书特别奉献与以下四位:

母亲成惠芬女士。她大半生的辛劳,负荷起家庭的重担,照顾多病的父亲,抚养七子女成长。父亲能够安心的从事艺术,并寿登耄耋之年,母亲厥功至伟。

大哥汪可夫先生。他传承了父亲的文艺,并将文风惠及到下一代。在他的引导下,我儿步入了艺术的道路,终身受益;

二弟汪凯夫先生。他的一生被病魔所笼罩,他也是父亲生前最牵挂的人。正是因为他,使我们这个大家庭有重要的精神支柱;

四弟汪纯夫先生。他秉承了父亲谦虚仁厚的品德,他宽广的心胸充满着关爱,时时体现出人性的温暖。他的人格精神,也深深的影响了我儿。

特别要感谢远在香港,赠与我儿“镬印存”原拓的那位先生(遵从先生的嘱托,这里不便披露他的名氏)。如果不是他当年慧眼识珍,将父亲的印存原拓全部买下,则如今的《镬盦汪锜印存》将不成全璧。先生以侠义心行功德事,收集整理历代印人的作品以供后世观摩研习,真是莫大善举。相形之下,将“镬印存”原拓无偿赠与我儿,也只是先生善举中微乎其微的一桩了。我儿之所以于今年主编出版《金陵耆贤书画精品集》,将三百年间南京书画家的作品汇集展示,也正是受到先生的感染。我认为,这是父亲在天之灵的指引,方使我儿有幸结识了先生。

最后要感谢父亲的亲友与弟子,你们对父亲的关爱和支持,汪氏家人将永远铭记在心。父亲的在天之灵,也与你们同在。

 

                                                                  汪洁

                                                          2019年8月4日

          于莫愁湖畔万科金色家园南窗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28 10:23)
标签:

诗词

西江月 己亥秋暑,金鼎湾新居(金陵诗社永久基地)独坐得此

秋序全然失次,夏长疑是无涯。
郁蒸溽热若桑拿,没个风来一霎。

我自书斋小坐,笔研息却纷哗。
数竿修竹绿窗纱,凉起胸中袂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镬汪锜印存》序     

   

夫书画印固为小道,然欲求其精深亦颇难,是关乎人品、才情、学问也。印虽位次书画而后,其难或不让于书画。乡前辈王孝煃东培先生书画印皆擅,自鬻书画于世,声名寝盛。独不鬻其印,用知治印之难,终未肯以末艺献拙于大方。清季以降,吾乡印人殊少,民国间以治印为业而有声于时者,先外祖汪镬盦公其一焉。

公讳錡,号镬盦,别署蠖葊,一号黄山居士,颜其室曰止楼,祖籍安徽贵池。其先世营漆器于广陵,所制闻名两江。后清室崩倾,兵燹频仍,产遂败。乃徙次金陵,转营瓷器为生。公为独子,幼即授以诗书。稍长,令习文艺。先后从谢铁城、吕乖盦习书法、篆刻、训诂之学。未而立已居泮池悬牌鬻印,得齐白石、仇述庵、于右任、王西神、唐醉石、董作宾、溥心畬诸名流嘉誉。其时同乡子弟,才名与公相颉颃者,惟石学鸿云孙先生耳。

鼎革后数十年中,公平居蓬巷,用志齐家,而于艺事日淡。其厕身尘嚣间,未尝有蹭蹬屈蠖之慨,亦未尝有遁世逃名之意,坦坦然、由由然,一若柳下惠“遗佚而不怨,厄穷而不悯”与乡人处不忍去者。与人交,不言是非,惟以契谊是念。至于恃才傲物,同道相鄙薄者,公不取也。尝谓“艺以人而能传,商因人乃得行。苟艺不能传、商不得行者,虽或时运有乖违,然究乎其原,人也。”生平极推吴缶老为人,以为具大匠才,而贵有居下之德。

小子不敏,于治印一道略无所知,故于公之印存非敢妄置一言。然深信“艺品即人品”说,第将公之身世、人品叙以梗概,阅者知其人,而后观其印,自可鉴之也。



                                                   外孙沙丹拜撰于金陵                                                                    时己亥立秋后二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摘文

《镬盦汪锜印存》序一

 

沙丹君顷携其外祖父汪锜前辈印存十余帙来问序,予拜读一过,恍见古器彝鼎,环列几案,左眄右睇,目不暇接。盖其所作,上溯秦汉,下逮元明清,希踪前修,转益多师,学古而不泥古,已臻化境,自成一家面目矣。

安吉缶翁《刻印》诗云:“信刀所至意无必,恢恢游刃殊从容”,窃以为先生印作有之焉。反观当今印人,或婴赝古之病,徒作优孟衣冠;或故标新立异,用求取媚俗眼。世风浇薄,大雅不作,为太息久之。

先生印存中,予四舅施静厂公之“栋钧”印及表姐“朱麟娟”印赫然在目,因忆静厂公与先生为莫逆之交,曾携予趋前聆教,惜予其时髫龄学浅,懵懂无知,其后于篆刻一道又实鲜涉猎,遑言更窥奥窔。斯人云逝,立雪无门;追想前尘,悚愧无地。今沙君属序,逊谢不可,免作短文,语多空泛。知我者君,当能鉴而谅之也。

 

                                          丙申仲夏常国武谨撰于白下未央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07 11:34)
标签:

诗词

西江月 啃秋戏作

本自浮生有限,可怜苦海无涯。
愁情恨事那些些,莫若轻轻放下。

聊尔一杯红酒,就他几片寒瓜。
坐看梧影上窗纱,眉月天边如画。

注:民国时期出版的《首都志》记载:“立秋前一日,食西瓜,谓之啃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金陵耆贤书画精品集》后记

    窃谓爱其国者,必爱其乡;爱其乡者,必爱其贤。故乡贤之楮墨,向为君子所珍也。盖瞻先贤遗迹,爰想象其容辉节概,如晤其人。见贤而思齐,君子之道,终有益于家国焉。然沧桑历劫,老辈凋零,文风非复曩畴。耆贤旧事,钩沉者稀,遂教乡前辈之姓氏,不名于今世;乡前辈之手泽,不贵于今人。世情如此,有识者得不喟然乎?

   余自幼受外祖汪錡镬盦公、舅父汪可夫先生之教,诗文而余,雅爱书画。后从石学鸿、常国武两先生游,时过访李味青、董伯、仇良矩、王緜诸前辈,于吾乡耆贤之故事多有耳闻,于乡前辈之手泽尤倾心耳。结集金陵诸耆贤书画以梓行,余之夙愿也。然怀此愿者岂余一人欤?或因学力不逮、或因财力不足,卒未成其事,徒抱余憾。惜具此学力者,多志在名业,本不欲为此;具此财力者,多志在功利,本不屑为此。噫!斯道之难,非深知者不能道也!

   今姚江进君倾其私囊,历数载而搜求得金陵诸耆贤书画数百幅,择其精者以付剞劂,始成斯集。并附耆贤小传于集尾,新考证出画史方志所载名家之生年别号及故居寓址者,诚可补旧史志之阙,已属难能;尤难能者,小传收录之耆贤,其名氏未入画史方志者有近百家。此近百家中,斯集收录有其手泽者竟数十家之多。使后世君子得窥其遗墨风貌,不啻肉冢中白骨,令之复为生者之伟功也!斯集亦乡志之流亚,真真吾乡幸事。故江进君邀余为主编,偿余夙愿,为之狂喜不已。信夫斯集一出,必有同道君子之追随响应,世风或差可矫革也。因忆丙申春与友人结诗社于金陵,余有“弘文移风吾曹咸”句,本为诗而发者,孰知应验于书画一事耶?寻之旧箧,检出于云九《思儿集》诗稿、邱公渠贺外祖镬盦公七十寿诞诗稿为赠江进君。此二人诗翰,余二十余年前得之旧书摊。外祖手泽流传极少,寻觅不易。今以邱公渠诗翰增补斯集,聊寄瓣香,可谓物尽其用。外祖泉下有知,亦应弥慰其怀矣。

 

                                                                           己亥仲夏

                                                                        让斋识于白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