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一个人即一个媒体。关注成都文化,聚焦生活热点。今年书目:《清白旧家风》《闲雅成都》《成都旧时光》《猎书杂记》等。联络方式:20801640@qq.com
个人资料
朱晓剑
朱晓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0,626
  • 关注人气:4,0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书香之家
相册专辑
加载中…
书目
主编的书
读书风景文丛/天地出版社
《秋缘斋读书记》,阿滢著
《读书如同玩核桃》,安武林著
《雪地书窗》,葛筱强著
《拙书堂闲话》,谷雨著
《杯水集》,黄涌著
《水西流集》,黄岳年著
《左手新书 右手旧书》,王淼著
 《积树居话书》,姜晓铭著
《与书为徒》,理洵著
《枕边书》,买超著
《信手拈书》,孟庆德著
《书的故事》,兰楚著
《闲敲棋子落灯花》,潘小娴著
《书中风骨》,王国华著
《悦读散记》,夏春锦著
《现场与背后》向敬之著
《五味子》 周立民著
《书式生活》朱晓剑著

寻味书系/中国青年出版社
《云之味》,敢于胡乱
《饮食的隐情》,许石林
《吃情岁月》,冯传友
《天天见面》,朱晓剑
《饥不择食》,薛冰

主编的书
《书人:萧金鉴纪念集》
《书香余韵》
《我在书房等你》

自己写的书/简体版
《书式生活》,天地出版社
《闲言碎语》,金城出版社小精装
《舌尖风流》,吉林出版公司
《杯酒慰风尘》,清华大学出版社
《书店病人》,金城出版社
《天天见面》,中国青年出版社
《微阅读》,海天出版社
《后阅读时代》,金城出版社
《珠玉文心》(与崔文川合著),未来出版社
《美酒成都堪送老》,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闲雅成都》,东南大学出版社
《成都旧时光》,成都时代出版社
《清白旧家风》,中州古籍出版社
《吃茶记:一半成都一半茶》,花山文艺出版社
《成都书脉》,成都时代出版社
《猎书杂记》,内蒙古教育出版社

自己写的书/繁体版
《写在书边上》
《舌尖风流》
《小马过河》
《生活剧场》
《漫游者行记》
临泉人

孙彩亮

出版人

师昆

作家

刘铮

媒体人

汤其光

小小说作家 

虚枫

诗人

指尖沙

诗人

旧海棠

诗人

三流系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9-07-24 09:18)
1《写在书边上》秀威2009.9
2《舌尖风流》秀威2010.10
3《小马过河》秀威2012.3
4《书式生活》天地出版社2012.5
5《生活剧场》秀威2012.10
6《舌尖风流》吉林出版集团简体版2013.01
7《闲言碎语》金城出版社2013.03
8《杯酒慰风尘》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05
9《漫游者行记》秀威2013.5
10《书店病人》金城出版社2013.08
11《天天见面》中国青年出版社2014.03
12《后阅读时代》金城出版社2014.06
13《微阅读》海天出版社2014.07
14《珠玉文心》(崔文川合著)未来出版社2016.9
15《美酒成都堪送老》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11
16《闲雅成都》东南大学出版社2017.7
17《成都旧时光》成都时代出版社2017.10
18《清白旧家风》中州古籍出版社2018.1
19《吃茶记:一半成都一半茶》花山文艺出版社2018.8
20《猎书杂记》  内蒙古教育出版社2018.9
21 《书香漫成都》 成都时代出版社2018.12
22《读书民刊漫记》北岳文艺出版社2019.3
23《茶里乾坤》华龄出版社2019.6
24《有“知”有味》成都时代出版社2019.11
25《圣灯寺》四川文艺出版社2019.12
26《我在书店等你》金城出版社2020.3
27《铸魂:百年乡村阅读》成都时代出版社2020.4
28《天心月圆:吴鸿纪念集》第十八届全国民间读书年会2020.10
29《品味西安路》(西安路街道  2021)
30《到旧书店歇歇脚》(即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与全国书香之家陈修元在一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本书已经于2020年10月出版。
感念相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冠肺炎疫情,让不少实体企业的经营变得困难起来。对于工人来说,做工挣钱是硬道理。前几天,在小区听到一位建筑公司的财务人员打电话,申说现在的经营不易:“现在都六七月份了,工人工资还没发到三四月份,再这样下去,不得行哦。”

确实,工人尤其是农民工,在劳动收入保障方面,在今天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但遇到这千年一遇的新冠疫情,真是特殊情况了。

不过,最近看到这方面的劳务纠纷,似乎数量不少。今天举一个例子,虽然与疫情无关,也可看出当下的劳务纠纷是怎样的普遍。

做建筑劳务的不容易话说20137月,山西琪鑫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与陕西建苑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劳动合同,由山西琪鑫建设位于西安市鹿苑大道的天下荣郡小区二期的四栋建筑。 这事儿,就按照合同执行就完了。

但是,这期间还是经历了一些波折,比如贴瓷和工程图纸变更而不增加费用等等,都为后来的合同纠纷埋下了隐患。   

天下荣郡小区二期的几栋建筑在2016117日竣工备案,2月交房。这剩下的事儿,就该是陕西建苑按照合同支付山西琪鑫工程款了。

不过,陕西建苑在支付了大部分费用之后,还余下300多万元没有支付。在施工期间,还发生了一件事,由于陕西建苑资金不到位,无法购买材料及支付劳务费,导致多次停工,延误工期574天。

但不管怎么样,对山西琪鑫的员工在做完了这个项目之后,应该获得相应的劳动报酬。

可是山西琪鑫没拿到这笔钱,就没法支付给工人工资。

这事儿,最后不得不走上法庭了。

西安市高陵区法院在20197月就这劳动纠纷进行了审理,并于718日出具了判决书,陕西建苑应该支付山西琪鑫的相关款项。

在判决书中白纸黑字记录了一段历史,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在天下荣郡小区二期的四栋建筑的曲折故事。

眼看着快过去一年了,山西琪鑫并没有收到一分钱。也就是说,陕西建苑并没有履行相应的义务。

天下荣郡小区二期的劳务负责人名叫阙道明。此人皮肤油黑且粗糙,一看就是长期出没于建筑工地的主。他见到我们是欲哭无泪。阙道明说他做了二三十年劳务了,深知农民工的苦。其实自己更苦。最近一年多,是有家难回,几乎每天有农民工围在他家要工钱。工人来到阙道明的家,大吵大闹都箅温柔的了。更有上吊跳楼的了。严重影响了他和家人的正常生活。

阙道明的车上有“还我血汗钱”的横幅、甚至一幅棺材。他说这是他从农民工手中高价回购的。不然这些民工就要抬着棺材,打着横幅去讨要工钱。他劝说农民工,抬着棺材讨要血汗钱不是最终的办法,要相信司法公正。还有,做了二三十年劳务的他,在陕西,山西、广西、海南、河南、大连等地都有劳务业务。他这次的讨薪之事,得到了全国民工的支持。有些农民工见到我们很激动。他们说天下荣郡的开发商叫李云龙,而陕西建苑的主要负责人许方义正是李云龙的舅子。面对这些关系,农民工的担忧还会是多余的吗?

 做建筑劳务的不容易

多数时候,我们可能觉得一些成功人士的“成功”,布满了光环,可是在现实中,却不知道有着许多的心酸。一家企业的光鲜历史背后,同样也存在着许多的不易。

因为一个企业,不只是生存和发展,也还要有社会责任感,至于对客户负责则是题中应有的责任。

被誉为“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曾说:“老板要问自己三个问题:我们的业务是什么?我们的业务将来会是什么?我们的业务应该是什么?”事实上,在今天,企业所面临的发展与困境,同样重要。

对陕西建苑来说,倘若不付掉这个应该支付的款项,可能就使“利润”增加不少。但倘若以这样的方式盈利,却让人看到企业的“小”。

企业的大与小,全在这个细节里。这就如同一个人,常常在意的是蝇头小利,看不到未来的发展趋势,可能始终无法前进,成长为优秀的人。

山西琪鑫所遭遇的合同纠纷,实则是不得已而为之。毕竟是工人的工资要支付。企业要正常运营,就得是良性发展下去。

有时候,我们从这些细节中,可以看到一个时代的风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书式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2 13:34)
分类: 编书写书

新著《茶里乾坤》由华龄出版社出版。

这是系列作品中的第二部。

第一部为《吃茶记:一半成都一半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书式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成都作协#成都微型小说硕果累累

成都微型小说硕果累累

 

                               李永康




    成都微型小说创作在全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成都由于地处省会城市,不少作家的参与,给微型小说文体带了活力。至今,大家熟知驻成都或成都出生到外地的重要作家几乎都创作有微型小说名篇,如巴金的《一个车夫》,刘心武的《一刻钟》,马识途的《坏蛋就是我》,周克芹的《断代》,流沙河的《假的》,王火的《阿CC》,傅恒的《新二胡  旧二胡》,裘山山的《野马之死》,色波的《苍蝇》,张放的《神圣崇拜》,何小竹的《女巫也很胖》,罗伟章的《独腿人生》,高虹的《唐家寺的雨伞》等等。

成都市微型小说学会成立之初,就召开了刘平、杨传球微型小说作品研讨会。当时会员有四十余人。后来学会挂牌到龙泉驿区时,一度更名为成都市微型文学学会,扩大了文学门类,吸收了诗歌、散文等别的门类的写作爱好者加入,会员多达130余人,创办刊物《文坛轻骑》(后改为《掌篇》),由第五届会长况璃担任主编,发表了数百人的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作品。同时,还编辑出版了《中国桃花诗村》、成都非遗专著《纹道:蜀锦蜀绣漆艺——流光溢彩的国家技艺》、《20062007中国诗歌双年选》、《接受与阐释:凸凹诗歌美学五十九家评》,推出刘晓双长篇小说《滚滚血脉》、况璃诗集《心灵镜像》《一秒钟的地球与一生的村庄》、凸凹诗集《手艺坊》、果果散文集《飘香衣袂》、任小梅中短篇小说集《昙花流云》及《成都抗震诗选  心灵驰援》等等,还主办过中国乡村诗大赛、微型文学与时代主旋律研讨会等重大活动。2011年,经况璃会长推荐,会员大会选举李永康担任会长,学会挂牌温江区文化馆,为便于归类管理,恢复成都微型小说学会,与温江微篇文学研究会共同主办会刊《微篇文学》,并组织了“川酒新金花金盆地文学笔会”,“女作家道明采风文学笔会”等。

成都有常年以创作微型小说为主,并形成了自己特色的作家,他们是杨传球、刘平、李永康、曾颖、石鸣、张忠信、杨虎、周仁聪,刘靖安、石建希曾明伟等,他们或出版过一本或多本微型小说集。他们的作品有收入《中国新文学大系—微型小说卷》、《微型小说鉴赏辞典》、《新中国六十年文学大系—小小说精选》、《中国当代小小说大系》、《最好的小小说大全集》《中国百年百篇微型小说经典》《英译中国小小说选集》等,马及时的微型小说《王几何》还选入最新人教版初中七年级《语文》课本,李永康的微型小说《红樱桃》也曾选入教科版小学五年级《语文》教材第一课。以上作者还有多篇微型小说选入小学,初、高中语文试卷或模拟中、高考试卷,翻译为英文、日文、俄文向外推荐。成都还有三人的作品列入“百年百部微型小说经典”丛书,由四川文艺出版社推出。在百花园杂志社举办的六届(二年一届)小小说金麻雀奖评选中,也由成都作者率先夺取,成为目前四川唯一一个获得者。罗伟章、曾颖、李永康还分别获得九届、十届、十三届全国小小说优秀作品奖。四川微型小说的中心在成都,成都微型小说硕果累累。

当前,全国各地草根性的微型小说写作者数以万计,这是一支不可忽视的文学消费生力军。加之各地微型小说协会机构不断完善组织、健全机构,并得到地方政府及文联支持,鲁迅文学奖、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河南省杜甫文学奖等国家及省级文学奖评选都把微型小说列入,广东惠州市、江苏宝应县、湖南常德市武陵区等相继挂牌成立中国小小说或中国微型小说创作基地,他们都把微型小说当成一张地方品牌文化来打,相信在不远的将来,微型小说也会成为成都又一张靓丽的文化名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分类: 书式生活

《猎书杂记》
内蒙古教育出版社2018年9月出版
纸阅读文库·原创随笔系列第五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美食

文化

分类: 这也是旅行
  东出成都数十里,即是简阳。那里有一个风景秀美的葫芦坝,是第一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周克芹《许茂和他的女儿们》的生活原型。可惜未曾一往。大约现在葫芦坝是寻不见周克芹故居了,其墓地还在,却是有点荒芜,似乎昭示着什么。在成都居住那么多年,却没有到过简阳好好地走一走,大概是距离居所太过遥远的缘故。朋友杨小愿约我到简阳去,从冬天吃羊肉汤到春天赏花吃樱桃,约了好些次,都没能成行。好在小愿是不计较的人:来不来在你,约不约人就是我的问题了。文坛上能有这样的淡雅人,真是难得。

  关于简阳人,对我来说更为熟悉的是傅崇矩。他是晚清民国时石盘铺人,照今天来说是跨界达人,他办报纸搞阅读做彩票,不亦乐乎。最为独特的是他写了一部《成都通览》,这本关于成都的“百科全书”是研究成都的珍贵资料,民俗、地理、饮食等,几乎无所不包。他曾居于桂王桥北街,有一段时间,我在这条街上漫游,却找不到一点关于他的遗迹了。甚至这里的居民也不知傅为何人。在简阳还能寻见其遗迹吗?这让我很好奇。然而,终究没有发现更多的信息。

  跟小愿相识是几年前的一次采风,一起游走北京、天津等地。那次漫游让人印象深刻,回来之后大家还互相往来。夏天之初,樱桃红了,小愿约过一回,未能去成。隔了几天,另一位朋友巫英约着去看看:“再不来,樱桃都下去了。”这样的盛情实在是让人难却。

  巫英是诗人,还开着几家超市,擅酒。听说喝了酒很容易写出诗歌来。这是让人佩服的事。终于要到简阳去,去的是贾家镇,我知道那里有个青山村,很诗意。巫英写了一首《我在青山村等你》的诗,成都的诗人就一拨拨地过去。哪儿是去寻找诗意,不过是贪恋那里的美酒美食罢了。

  不是高傲,游山玩水这回事还是要好玩一点,太俗气的活动也就变得无趣。吃吃喝喝并不是文人要做的事情。这样想着就没了多少动力。但简阳的羊肉汤、樱桃、土鸡,这些对于我这样的吃货来说还是诱人的。这样就有了去简阳的理由。

  还在高速路上,巫英就在一遍又一遍地追问到哪儿了。好像一不小心就来不了似的。小愿却是气定神闲地在樱桃沟的一家农家乐等着。好在距离并不远。那家农家乐位于山间的顶端,极目远眺,淡淡的山影,满目青翠。几位朋友在一起吃茶聊天,像这样的清闲自在时间已很难得。小愿介绍简阳的风物,我倒想去看看青山村,看看成都诗人为何会一窝蜂地跑过去。

  这一天虽是工作日,农家乐来玩的人不少,茶桌上摆着一篮樱桃,那是刚从树上采摘下来的。在上山的路上,我注意到路边的樱桃树上挂满了樱桃。说聊天也不过是闲话而已。中午的饮食颇为丰盛,几样菜肴用盆子装了过来,看上去很有豪气干云的样子。菜是土家菜,味道颇有特色,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此刻让人想起诸如此类的词语来。

  吃罢午饭,大家又聚集在凉亭里,茶重新泡了一杯。众人喝着茶,此时吃樱桃就成了主要项目。“随便吃,吃不了还可以打包。”巫英说道。可是大家都是斯文人,哪里做到这般事,只不过说笑一回吧。

  山色渐晚,踏上归途。小愿还费心地准备了一份樱桃。“带回去给家人尝尝。”巫英笑着邀约说:“下一次来就可以吃枇杷了。”看吧,这样的热情,加上红了樱桃,黄了枇杷,热爱生活的人又怎能轻易抵挡得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书式生活


明日上午十点,在成都市武侯区长城社区,主讲《清白旧家风》
关于这本书,还是有许多故事可以摆一摆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