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达朱
达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9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6-05-09 23:05)
   《假道〉主旨是想写官商的腐败,但是,一路写来,发现有些偏离主题,因此,想重新梳理一下思路,另立主题重写。
   重写小说的名字是《玩死你》。
   主人公名叫高逢源,写他如何从一个商店店员一步步爬到了拥有几个亿资产的国有公司老总的位置,以及如何继续逞威于官场和商场。
   需要设计一下场景。不知这一次能否顺畅地写下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4-26 22:06)
    任一凡和陆明在房间等了好长一段时间,钱川才和他带着的那个人慢悠悠地晃进来。进得门来,钱川不无讽刺地向陆明说:呦,陆大律师来了。然后也没有介绍他带来的那个人,便忙着吩咐服务员赶紧点菜。钱川将菜单地给她带来的那个人,那个人也不客气,点了几道菜之后,将菜单还给钱川。钱川也没征求陆明和任一凡的意见,又补充了几道菜。
    不一会儿,菜上齐了。钱川问他带了的那个人喝什么酒?那个人说,不要喝白酒了吧,喝点红就算了。钱川迎合说道,就是,红酒养人。您以后不管到哪里,就让他们上红酒。
    酒桌上气氛不热烈,几个人只是礼貌地频频举杯,不一会儿,这顿饭就吃完了。
    待餐桌收拾干净后,钱川吩咐其中一个服务员,让他去把领班叫来。不一会儿,领班来了,是个约摸三十岁上下的女人,一见钱川,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亲亲热热地来到钱川身边,甜甜地说:王哥您好。可有几天没见到您了。
    钱川嘻嘻地笑着说:怎么?是不是想我了?
    女人过去搂着钱川,撒娇地说:哼,我总想着您来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4-25 21:03)
    钱川预定的“玫瑰坊”是银湖度假村的顶级豪华包房,里面餐厅、桑拿、卧房、棋牌室、卡拉OK房等等应有尽有。任一凡和路明匆忙赶过来,钱川和他带过来的那个人还没有到。
    任一凡从未见过这样的所在,挨个房间进去看了看,禁不住啧啧称赞道:真没想到,人原来还可以这样活着。
    路明笑着说:这算什么呢?在这个世界上你能看见的永远都是太少太少,而看不见的还多着呢。
    任一凡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地说:得了,别的我没看见得不说了,要是我这辈子能有这样一套住房我就知足了。
    进了“玫瑰坊”的门先是一间近六十平米的大厅,分为餐饮区和卡拉OK区,其它房间的门依次分布在餐饮区的三面。任一凡和路明在卡拉OK区的沙发上落座,三名服务员赶紧走上来,为他们端上香茶,递上热手巾,然后退后到一边战立。
    看着这里的气势,任一凡感到心里发虚,凑近路明的耳朵问道:你估计咱们在这里吃饭要花多少钱?
    路明说:我来过这里,大概其知道这里的价格。先说这套房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4-13 20:39)
    任一凡听了钱川的话感到很别扭,心说我哪有什么想法?饭还没吃,倒吃出苍蝇来啦?不过,他没有表示出来,只是一个劲地向钱川表示说:你想多了,你想多了。
    钱川耷拉着脸让任一凡跟着他走。
    任一凡哎了一声,钱川扭身问任一凡怎么了?任一凡问他看见路明没有。
    钱川好像没有听明白,说,什么?任一凡重复了一遍。
    钱川回身过来靠近任一凡,质问道:谁让你叫他来的?
    钱川的态度令任一凡很是吃惊,他心惊肉跳地解释说:都----都是老同学,一块吃顿饭没什么吧。
    钱川愤怒地说: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让他来也得事前跟我说一声吧?!你知道我要跟你说什么吗?他来合适吗?-------你这个人办事怎么那么欠考虑呢?!
    钱川这一番责问任一凡听起来似乎有一定道理。不过,从心里说,他不认为他能有什么事需要向路明隐瞒,他便向钱川说:没关系,路明又不是外人,还需要背着他么?
    钱川哼了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4-04 21:08)
    任一凡急火火地把车停好,向停车场管理员问明到大堂的路线,便一溜小跑赶了过去。远远地,任一凡看到了“仙湖居”七层高的欧式建筑,霓虹灯熠熠生辉的在夜色中向城市展示着它的华丽、高贵、卓尔不群。走上十八级台阶,任一凡看到了灯火辉煌的接待大厅。通过巨大的玻璃旋转门,进入了珠光宝气的接待大厅。旋转门的两侧分别站立着七八名貌若宫娥的美女,向每个进来的客人行弯腰大礼,并同时甜甜地向你道欢迎,然后,便有一个美女迎上前来为你引路。
    任一凡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架势,当迎候的美女问他有什么吩咐的时候,他竟然不知如何回答。
    任一凡局促地四下张望,寻找钱川的身影,他看到钱川正在一组沙发前向他招手。任一凡谢过美女的招待,疾步向钱川奔过去。
   
    看着过来的任一凡,钱川蹙眉噘嘴,他向前迈了两步,拦住过来的任一凡,问道:我跟你说几点来?
    六点半呀。
   钱川伸着胳膊让任一凡看: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任一凡一看,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28 20:55)
   任一凡从礼拜一开始,很注意自己的手机是否在开机状态、电池还有没有电。
 
   中国有句俗话:朝里有人好做官,衙内有人好办事;几乎中国的成年人都明白这个道理,谁都希望自己的三叔二大爷七大姑八大姨能是个朝廷命官,那样就会多少有些舒服日子过,任一凡自然也有那份心情。说到钱川,任一凡早有耳闻,知道他的能耐。有人说过,假如做个小警察,一年要是不能捞个二三十万块钱算是没本事;当上派出所所长,一年若不能挣一百万,就是白干。钱川不是派出所所长,可是他所涉及到的社会面要比派出所长宽得很,就是说用时下的话讲,叫做黑白两道通吃,他的能量更是了得。因此,任一凡早有和钱川拉拢关系的意愿。不过,由于任一凡上学的时候与钱川一向疏远,现在却要突然的显示亲近,这似乎太哪个了,令任一凡想起来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于是,他也就是想一想,终归没有付诸于行动。今天钱川找到了任一凡,这不能不让人一凡有所期许。
 
   星期四的下午,钱川终于联系人一凡了,他让任一凡星期五的下午六点半到西三环外一家叫“仙湖居”的会所等他,并特意嘱咐一点要准时到。任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23 20:09)
   九九年十月一个星期日的早上,任一凡在场床上睡得正香,电话铃一通狂叫,将他从酣睡中吵醒。他这时不想做任何事,只想好好睡觉,于是,紧紧闭着眼,等待着讨厌的铃声停歇。可是,这铃声响过一遍后,又不知趣地再次响起。他估摸不理它是不行了,便闭着眼摸索到了电话,不耐烦地问了一声是谁。
   电话里那个人十分地不知趣,调侃说他真牛,有点钱就开始摆谱了。任一凡没心思跟他逗贫,就说我正在睡觉,你有什么事就快说。电话里的人有点不高兴了,说他妈的有钱人就是牛逼,耳朵都高贵了。任一凡问你到底是谁?电话里的人说,操!我是钱川!
   钱川?任一凡上中学的时候他们班里的确有个人名字叫钱川。不过,钱川这个人在他眼里一向爱与人争强好胜,常常靠贬低别人抬高自己,他不喜欢这样的人,上学的时候就很少接触,更别提以后了。听别的同学讲,钱川现在公安局工作,据说混得不错,在官界和商界都很吃得开。
   听到钱川的名字人一凡很意外,从迷糊中清醒过来,有些疑惑地向对方证实。
对方说我是钱川,难道你不欢迎?
   任一凡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21 22:16)
女人接不通这厮的电话,心里便想,保不齐那男人在骗我。女人自认为不傻,对这一结果她不是没有心理准备。
忽然有一天,餐厅里的伙计给女人打电话,说有一位先生来找她,说是什么关于餐厅转让费的问题。
女人没多想,以为是这厮来找她。她到了餐厅,却见一个陌生的男人在等她。
来人说他是这厮的同学。这厮几年前向她借了二十万元投资了这家餐厅,原本说好三年后还给他钱,可是这厮的餐厅一直经营不好,承诺的事一直没兑现。由于来人是这厮的同学,拉不下脸来逼这厮,所以这笔钱一直欠着他。前些日子他去找这厮问问还钱的事,这厮说餐厅已经兑给别人了,正好兑餐厅的人还欠他二十万元没给,便让来人直接来找女人要。说完,来人便拿出了当初女人与这厮签署的转让协议。
女人听完来人的叙说,当时便傻了眼,急赤白脸地向来人说明当初签署这协议的原因。
来人说,大姐,他就不应该让我来找您要这笔钱。我今天来也是处于无奈——谁让我当初借给他钱来着!可是,他是向我这么说的,我也只好听从她的安排。没办法,大姐,对不起您了!
女人被气得再也说不出话了,瘫坐在椅子上哆嗦着嘴唇对来人说: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19 23:54)
和女人签订了酒楼转让协议的第二天,这厮一大早便给女人打电话,说他已经同他老婆谈好了,他老婆同意了,不再给他找什么麻烦了。不过,他老婆心急,非要马上把钱拿到手里。他问女人马上办理交款手续是否方便。
女人说,反正协议已经签了,早晚都要把钱给你,什么时候都无所谓了。
这厮说,那就今天吧,省得我那个老婆跟我没结没完,我简直烦透他了!
女人同意了,这厮一刻也没耽误,忙上开车来到了女人的住处,拉上女人奔了银行。按照当时两个人说好的,女人从银行提了五十万现金给了这厮,这厮给女人写了五十万元的收条,然后将餐厅的设备清单和所有房间的钥匙给了女人,并对女人说,好了,餐厅是你的了。等我把家里的事处理完后就去餐厅找你。
 
女人接手餐厅后,听取了厨师长的建议,更换了一些陈旧的设备,又添置了一些新设备,接着就正式开张了。毕竟女人没有干过餐厅,也从来没有做过生意,因此几乎每天都会遇到不明白的问题,她就请示这厮,把这厮当成了一个真心帮他忙的朋友,还时常问这厮何时能把自己的事情忙乎完,好过来给她帮忙。
刚开始,这厮还接电话,并对一些问题给女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18 22:29)
回到城里后,这厮天天给女人发短信,说什么我好想你、你是我的最爱、恨不得马上飞到你的身边等等让女人心醉神迷的话。又过了两天,他给女人发短信,说我已经跟我老婆谈好了离婚的价钱。你今天有时间吗?想和你商议一下。
女人很快就来了。其实这厮心里明白,女人把后半生的宝押在了这里,她哪里会有推辞的道理呢?
他把女人让到了包房里,把房门关紧,搂住女人使劲的亲吻,来了性头,非要和女人在桌子上坐那事。其实女人现在哪有那个心思,她是来商议她的后半生的。在女人坚决抵制下,这厮才不得已罢了手。
这厮对女人说,这酒楼本来当初定价五十万转让,说好了给我老婆二十五万她就同意离婚。可是,最近两天这女人不知怎么了,说我压价转让酒楼,非要把酒楼的转让费抬到七十万,否则她不同意离婚。我今天让你来想和你商议,能不能我们先将装让协议按她的要求签了,日后我们离婚后我再将多出的价款退还给你?
女人听后很不高兴,说人说话怎么能不算数呢?还有信誉吗?
这厮的话跟得很快,说,你想想,这样的女人要是有信誉的话我能跟她离婚吗?她简直就是一个无赖!说着,这厮竟然呜呜地哭了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