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汪传华
汪传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3,699
  • 关注人气:3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汪传华,祖籍怀宁,崇尚先贤,少时学理,工作从政,问津于经济,游走市场前沿,中国商业经济经济学会理事,中国消费经济学会会员,安徽省商业经济学会常务理事、安徽省服务外包协会常务理事。曾任市海外联谊会副会长
草根名博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在人生旅途中拾趣
  我的成长,因为学业与从业不对称,唯有博览群书、广结群贤。作为公务人员,我爱好经济理论与实践,特立独行。离开了商务,但我无愧于商务人。虽有摄影与书法之爱好,但不会不务正业。闲暇之时的经济探索,终将会伴我毕生。如果您从这个文字博客走过,便是我的摄影博客。感谢您的光临!
博文
分类: 往事已成回忆

徽州古村落——宏村

  阴差阳错的去了一趟徽州,了却一份徽州情缘。

  拜访徽州,已是很久以前的想法。徽州曾经“十姓九汪”,44世汪华被封为唐越国公,开启中华汪氏鼎盛时代,此时的唐越国不逊于今天的自治区,拥有军政要权。我的先祖来自徽州,这便是我的徽州情缘的肇始。早年修谱,妻子名正言顺录入汪氏(敬睦堂)宗谱。宗谱记载,我是爽公后裔第66世孙涓公次子伯海后孙,伯海为入怀如祖,依宗派“伯永月景仲,应斯彦世延。家声大吉庆,名列远相传。福起崇功茂,荣期积德绵。文章开万代,忠厚绍千年。”照此算来,我是汪氏86世孙。妻,虽对此不明觉厉,但也总是想仰望我汪氏的先贤,祭拜一下汪氏列祖列宗。没想到,这个五一假期还真的歪打正着,如无心插柳一样结一段徽州情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雅丹,是那远去的歌谣

  初夏的敦煌,风清气爽。敦煌的晨曦,霞光万丈。太阳还没露头,东方地平线如同被钢水烧红了的天际,似莫高窟的历史那么遥远、那样深邃。天空蔚蓝清澈,云朵洁白如絮。如此美景,未能将我从莫高窟的艺术陶醉中唤醒。
  雅丹为何物?前所未闻,故对雅丹漫不经心。沿G215国道西出敦煌,颇有张骞出使西域的感觉,虽不见烽火连天、刀光剑影,但有一座复古的敦煌古城立于国道旁与我们擦肩而过。据说,这仿古的敦煌古城是中日合拍电影时修建的影视基地,由此衍生的神奇故事在坊间流传则尤为荒诞。离开党河口水库的国道继续西行,算是开启了雅丹模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31 07:56)

娟子结婚了

  持续一天的风雨,以它最隆重的方式庆贺娟子婚礼。自从入主A城30余年,我从没有见过如此长时间的大风暴雨。

  持续几个周六,于我都是喜庆的日子。5月25日,是真的让我无限感怀,永生不忘,今年的这一天无论是公历还是农历,正巧都是我孩子的生日。而同在这一天,一部让我难以平复内心的故事——《请原谅我的自私,爸爸》,讲述姜百岁抚养弃儿姜丽的往事,以至我的泪腺决堤,无论怎么坚强,我的精神世界是脆弱的。



  第一次遇见娟子,是她来到我的办公室采访。单薄的个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30 08:09)

逐梦的摇篮

  蜿蜒的山道,叠嶂般层峦。草木葳蕤,满目葱郁,溪流奔涌,碧水如练。这里是中国革命的摇篮——井冈山。


  初夏的井冈山尚在暮春之中,身披春色,沐浴春光,我们从文化运动旗手的故里,长途跋涉,翻山越岭,来到井冈山茨坪,接受中国革命思想光辉的洗礼。踩着“久有凌云志”的旋律,友权、金华一众怀着亢奋的心情,拿出看家的歌词诗赋本领,一路文字翻滚、尽情挥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0 09:21)

蚕豆随想

  爱庆微信发来一张称夏的绘图,瞬间将我的思绪勾拉到50多年前的立夏。我以此分享予家人和朋友。


  那是一座坐西朝东二进厅的旧式祖屋。每至立夏,长辈们都会备一大杆枰,悬于祖屋二进厅间穿梁的桁条上,将老屋的男女老少秤个遍。年轻人直接手握枰钩,双腿卷曲离地,而小孩或坐或躺在箩框里称重,或用手提小杆枰直接钩起箩框。大人通常会在小孩的脖子上挂一圈蚕豆,有生的,也有在午饭上蒸熟的,据说这么做是为了大秤(意为增重),以示夏季健康。在那个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9 16:43)

无处安放的心

  昨夜的李杜,像是炸开了锅。陶然一行跋山涉水的过来,闯开我那无处安放的心门,美好的心情与无尽的话语如同彩虹瀑布那样飞流直下,带着执着的情感色彩围坐在一起,话题早已超越工作,跨越时空,无边无际的吐槽,尽情嬉笑怒骂,甚为暖暖的,我将话题对着小林,小林乐不可支。传华执意挽留,托付洪亮从县城捎菜过来烹制,上演锅碗瓢盆交响曲,约上何伟倾情酒酌,我们像是回到了久别的故乡、重逢故友一样开怀,像是捡起了儿时那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多情故事,从记忆深处拈起那一抹浓烈甘醇回味甘甜的乡情。



  天空幽暗,停云掩月,夜色中,我们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5 12:47)

小村拢五干

  拢五干(方言音gan),是个小村庄地名,在老家农村口口相传中,一直听作“弄么庵”,今人直呼“弄安”。故而我始终视其历史上可能有个庵。早在20年前工作望江时,该县与怀宁接壤的一个小村叫毛安,直至本世纪初还是毛安乡所在地,当地人说真正的地名是“茅庵”,破四旧时,庵废了,为避不雅而改为毛安。


  拢五干,就在老家正北约800米远的地方,两村之间全是稻田,似乎近在咫尺。打从我出生50多年里,从没去过此地。清明假期回乡,乘着妻子陪母亲下地的当口,站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故乡门前的那条小河

  一条小河,一条无名的小河,从故乡门前流过,蜿蜒回肠,向着皖河汇合,如同故乡大地的血脉,在流淌中奔涌喷张,焕发出澎湃的激情,滋养着故乡的土地。故乡人称汪河。

  故乡的小河,承载着我的童年,记录着我的乡愁,从远古而来,又向着未来伸展。故乡的小河,流淌着故乡的传奇,传颂着先人的恩德,书写着历史的画卷,记录着世世代代故乡人的翰墨人生与不懈追求。我的血脉,我的文化,我的情缘,我生命的所有源头都在故乡,我渴望用饱蘸河水的笔触去释放情怀,更唯愿化作故乡小河的一滴水珠,向着生生不息的大海奔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7 14:05)

药都亳州

  抵近亳州已是太阳落山时分。从高速亳州南站出来,我们看到路东的李门楼至娄庄的房子已是一片废墟,被盖上棉毯或塑料纱网。进入市区的路上,一座崭新的药材商城拔地而起,与之相拥的楼宇鳞次栉比。亳州在变,正酝酿着巨变的风暴。

  初春的皖北天空,依稀空旷高远,可就是没有皖南那么明净澄澈,那么通透鲜亮。大地只有冬麦和蔬菜、四季常青的树木为其涂抹绿色,远不及皖南那么满目葱翠、赏心悦目。平原,一望无际的地貌特质,晚风从大地卷起,天空呈现乌蒙的灰色基调,降尘的车辆在亳州街道上不停的穿梭忙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6 07:35)

二月情思

  早春二月,太阳流浪去了,天低云暗,山村雨雾迷蒙。

  地球流浪去了,6个村民随“流浪地球”走失了。村长说这个二月竟然走了6人,既有官宦人家的老人,也有人到中年的妇女。想必,老天许是哭昏了眼,始终没有开启笑脸。



  清晨,披衣起衾,我走在山道上。小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