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多收了三五斗
多收了三五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893
  • 关注人气: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3-09-17 21:33)

   人不能太忙。如果事务过于密集,就必然有相当的盲目性。休息很必要。在休息的时候,才能思考,才能重新理顺一切。做任何事,都需要足够的理由。我们的时间不多,精力也有限。世上并非所有事情,都值得去做。有很多摆在你面前的工作,其意义远不如出去跑跑步或者坐下来看本书。如果是这样,不如选择拒绝。

认真想想,这个世界的发展,最终目的无非是让人类多点思考,少点行动。否则就不需要电梯,如果爬楼梯是一份工作的话。也不需要洗衣机,如果洗衣服是一项伟大事业的话。也不需要飞机,如果你真的想旅行的话。

节省下来那么多时间,到底是为了什么。肯定不是让你再去找其它事情来消耗体力。而是希望减少一些不必要的忙碌,提高效率。而人类到底需要多少条件来维持自己的生活呢?其实很少。甚至是比较舒适的生活,如果你不去跟别人攀比的话。

搞不懂如今的大学里,为什么那么多实用性的专业。这些根本不该大学来负责,而是大专就可以。大学本来就该是坐而论道,探讨宇宙人生大道理的地方。谋生的技能,应该由专科学校来。到了一定高度,再到大学里读研究生,探讨更深层面的理论。现在搞成,很多大学生毕业出来,一没技能,二没文化。考试稀里糊涂通过,什么也没有学到。陪伴一生的,都还是中学甚至小学的教育成果。

在任何社会里,人跟人在生存上都是平等的。但是,大家所负担的社会责任却有很大不同。有的人是基石,他们负责整个社会的运行。有的人是探索者,他们着眼过去未来,创造和发现新的世界。前者可能是工程师,警察,公务员。后者则会是科学家,艺术家,哲学家。没有分工的社会是混乱而没有前途的。他们之间没有高下之分,只有位置不同。将人按照工作内容来分等级,是落后的,与现代社会脱节的观念。

如果你是一个公务员,就不应该为人类的未来操心,那不是你的工作。如果你是一个艺术家,那就不能每天忙碌着做很多事务性工作。如果你是一个工人,那就不应该抱怨科学家们坐在办公室,而自己风吹日晒。如果你是哲学家,也不能责怪别人听不懂你的理论,无法随时交流。

每个人都应该找好自己的角色,踏踏实实的去做好。适时调整方向,而不要去过多责怪别人。第一要学会理解别人,第二要学会原谅自己。前者是能力,后者是境界。没有能力,就没办法谈境界。理解和原谅,经常被混淆,而这显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所以,无论做什么工作。都要经常慢下来,想一想。要明白,人类文明的前进,并非是想让自己更忙碌。而是要让每个人都能充分发挥能力,游刃有余,享受人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16 18:26)
    秋天的到来,没有谁比鼻炎患者更能敏锐的感受到。空气里的水分逐渐在减少。那种细微的抽离,对于鼻腔粘膜来说,正如同用细软的羽毛轻轻划过一般。每天一出门,先打几个喷嚏,是没法避免的。
当然,现在还是八月中旬,一切并没有大张旗鼓的进行。秋的躯干还在夏的边境办手续。北京是四季分明的城市,这是此地在气候上唯一可取之处。如同教科书般标准的季节更迭,就像时钟的刻度。记录着人们所度过的,失去的,体会的,以及等待的。
    去年此时在做什么呢?有点想不起来了,很容易会跨越到前年。就好像去年这一年,都不存在一样。人生有时候是这样的。有一些时间,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比如我大一大二那两年,就是做乐队之前,都在干些什么?现在无论如何,想不起来了。这并非刻意的选择性记忆,而是因为当时并没有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对于之后的生活,也没有什么承接的意义。
    记忆也是一种很势利的东西,它自己会做选择。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什么有价值,什么没价值。基本上,你自己是无法控制的。当然,这一切也是你本身去体验之后做出的判断。但是记忆真的比你自己更真实。不会骗人。有些事,你想要记住的,就是忘的一干二净。有些事,你希望赶紧遗忘的,却如影随形。还有一些事,你以为已经忘了。事实上,平时从来都不会想起。但是,在某个宁静的下午,或者孤单的午夜,会忽然泛起。清晰到如同昨日一样。
   有时候,想起的并非某件事或者某人,而是一种感觉。场景是模糊的,不确定的,略带一些想象的。但是那种感觉很明确,很沉重,如同有形。可能所谓记忆的碎片,说的就是这个吧。人的所有感官,都感受到了东西,但是并没有都记住。只有其中的某些部分留存。比如,记住了一种气味,一种声音,然后在脑中还原成影像。这影像必然不是很清楚的,但是整体准确。所以,人可能是靠感官的去观察事物。可是一旦成为记忆,那些感觉便不再独立存在,而是可以互相转换。
    这也是艺术存在的所依。一幅画,一首歌,承载的信息,远远不是听到看到的那些。至于能感受到多少,那就跟人的能力有关了。这些能力有的是天生,有的是可以训练的。但是本质上说,这是人本身就具有的。就好像绝大多数人都会走路,但是并非都能跑的很快。只是强弱的问题。有时候纳闷,既然人的能力永远不可能被开发完全。那么又如何产生出来这么多呢?难道生物进化,不一直都是见招拆招的进行的吗?怎么会预存了那么多暂时用不到的东西呢?谁给的?
    无论是上帝也好,外星人也好,我都希望他们一如既往的慷慨。既然给了人们这么多,不如再教教他们怎么用。让他们在换季的时候,不会被鼻炎这种低级的问题造成如此大的困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0 00:11)

宇宙是盲目的,但是人类不同。如果没有目标,没有边际,没有参照,就会迷失,不知所措。我们要用分钟和秒钟来丈量自己的生命,要用一个又一个目的让一切变得有限而可见。其实,就像地球上第一个蛋白质分子的形成一样,在其它不同环境里难以自然出现。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必然性呢?

每一天,全世界的野生动物,都在经历着惊心动魄的24小时。他们所做的全部努力,都是为了在太阳升起的时候,依然能存活。大多数人类,已经不至于会在朝夕之间面临生死考验。但是他们的焦虑远远超过任何其它动物。为生存而斗争,是简单而容易理解的。为生活而拼搏,则是人类独有的习性,千姿百态。

曾经有位驻非洲的外交官朋友说过。在大使馆周围,养活着很多当地人。他们以中国使馆的废弃物为生。每天把垃圾整理,清洗,有的吃有的用。然后其它的时间,就唱歌跳舞恋爱。比墙里的人们过的开心得多。这都是因为他们的要求很简单,能活下去就可以了。

当然我们很多人想要的,都不仅仅如此。我们要房子,要车,要存款。或者要名声,要地位,要权力。全都是不是生活必需品。但是如果没有得到,其焦虑程度并不低于长时间没有捕获到猎物的狮群。我们有一个很模糊但是又很有力量的称呼,叫做“理想”。每个人的理想都不尽相同。有的高尚一些,有的通俗一点,有的看得见摸得着,有的云山雾罩。人们为了自己的理想,付出一个又一个24小时。

“理想”这种说法,还是比较长期的,远程的。其实每一分钟,我们都会给自己设立目标。比如去厨房拿个饮料,比如打扫一下房间,或者出去遛狗。如果不设立目标,我们的生活根本无从建立。但是,这些所有的人为的必然性,其实是在一个偶然性的大前提下的。

我知道这样说,跟传统观念背道而驰。无论是科学的,或者是宗教的,都会认为一切偶然都是必然的。认为世界是有规则的,有道理可循。自然法则,社会规范,物理定律,等等。可是那些都是为了让人更容易理解和接受吧。或者说,那一切都是有预设环境的。而只要设定前提,这真理便不算什么真理,顶多是个定理。

所以,最后爱因斯坦都成了有神论者。他不相信有着人类外表的上帝,但是他相信冥冥中有主宰。这说明,他认为那些科学定理,那些规则,都是不能依靠的。都还是无法解释世界的发生和发展。在此之上,如果没有更高更有力量的主宰,那就只能接受一切都是盲目的。可是,对于人类来说,这样太过残酷了。

人没办法接受没有目标的生活。如果所有的必然都不存在,那么目标将焉附?人类甚至不能接受像动物一样以生存为目标。于是,就把自己的时间切割成小块,每一块都塞进去一件事。从生到死,默默的做着一些并不可信的事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17 11:08)

当你被掌声和欢呼包围的时候,你会想到谁?如果随着飞机从两万英尺的高空坠落,你会呼喊谁的名字?在某个雾霾笼罩的下午醒来,是谁让你陷入时空的漩涡,无法自拔?

人生总是有些事可以重来,有些事无法重来。有些事可以过去,有些事怎么都没办法过去。所以,经历丰富的人,脸上会有一种淡然。这种淡然,并不是胸有成竹,而是一种接受,一种了解。痛苦或者快乐,一分一毫都不会减少。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这样。你只是慢慢的知道了,哦,原来生活是这样的。某些情况是会发生的。

如果失去了爱人。你也心知肚明,以后很可能还会爱上别人。这种事情是发生过的。可是,此时此刻,你并不想爱上别人。你只想要那一个现在得不到的人。你知道这些也许不久就会过去,但是你无法肯定这一点,而且你也不愿意那是真的。即便得不到,你也希望自己可以一辈子只爱这一个人。

说到一辈子。不知道有多少事,是可以做一辈子的。那一定不会很多,甚至压根儿没有。人生有时候看起来很短,有时候又显得无比漫长。似乎是当你无法预见的时候,当你看不到未来的样子的时候,生活就好像荒漠一样无边无际了。每个人都在孤单的行走,内心期待着同行的伙伴,期待遇到绿洲。这时候,如果能够相信些什么,坚持些什么,一切才会不那么难捱。也许去爱一个人,也可以是一种信仰。

夜晚,是神奇的。会让白天张扬恣肆的一切,都变得沉默而谦恭有礼。路灯好像古板的英国管家,温文尔雅又不容置疑。光是有魔力的,不同的光线下,人的状态会接受到不同的暗示。从夜晚的路灯下走过,你就是会容易被往事牵绊。如果在白天,尤其是上午,你很少会去想眼前之外的事情。所以,睡的晚,起的也晚的人,会更多愁善感一些。你会溶入夜晚的安静幽暗,被这趋缓的气氛包围,牵引,让思绪也变的有形而沉重起来。

“等待,直到爱变成阴霾,全世界的人在伞下躲起来。只有我在雨中,徘徊。”这是刚开始学吉他的时候,经常唱的一首歌。总是记不住歌名,但是对喜欢的歌词,常能一字不漏的背下来。有的人玩音乐,有的人写歌。这看上去没什么明显的分别,但其实完全是两种出发点。一种是为了旋律和结构的美,另一种是为了表达自我。音乐也是一种信仰,是能拯救人的。在音乐里,人心的所有郁结都会被揉开,所有伤痛都会得到安抚。

信仰其实是有两种,一种是为了拯救,一种是为了毁灭。就好像上帝和撒旦一样,都是可以让人得到平静和力量的。坚定的去爱一个人,就是一种黑暗信仰。会让你内心永远潮湿,但是却心甘情愿的享受这一切。没有苦就没有乐,其实无论哪一面,道理都是一样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1 14:44)
标签:

杂谈

你是不是也会想。像你这样的人,尊敬师长,团结同事,善良,勤奋,聪明,有理想。怎么可能会一事无成,怎么可能会没有人喜欢?那不合常理,不合伦理,不合物理,不符合世间所有广为人知的道理。但是现实却总不是那么简单的,遗憾的情况经常会出现。你很难理解,我也很难理解。这种不理解,是对的。至少说明你坚持了自己认为对的事情,没有因为挫折而改变。如果因为不成功,而怀疑自己做对的事情,那才是真正的失败。

不同类型的人和不同的生活方式之间,是很难互相理解的。要承认这种不同的存在,承认不懂,最后接受这一切并坚定自己。比如,有的人,很喜欢呼啸成群。热闹的时候,大家嚷嚷着说话,让他很舒服很自在。但如果让他与某人单独面对,进行一些认真的谈话,反而语塞。另外有的人,人多的时候很沉默很安静。但是如果谁有兴趣认真的跟他谈谈,将会发现他有一肚子的想法。这两种人,并无高下之分。高下不是从习惯上分出来的,是要看成果的。成果应该是成功的最小单位吧。这世界上有很多种成功,这是一直被人们忽视的。每个人对生活对自身的要求都是不一样的,如何能统一到简单的标准上去。如果归结为自我满足,其实也不尽然。因为很多举世公认的成功人士,内心也未必是满足的。

无论满足与否,首先成果是必须要有的,这是明证。总要做一些事。如果你对未来有期待,不管什么也好,总要为之做点什么。假如你的梦想是做美国总统,眼下总要学点英语吧。如果你为之努力,做点什么都好,都能说明你是认真的。这本身就是值得尊敬的。即便没有获得最后的成功,也会获得阶段性的成果。如果在整个过程中,无论这个梦想多么的不靠谱,你都没有放弃。都没有因为失败而改变初衷。那么,你至少会最大程度的接近它。这样的人生,也该算是一种成功吧。

所以成功的人必是孤独的,这一点想必不会错。他真正的朋友不会很多,但一定会很重要。朋友,就是互相理解,并且互相欣赏的人。有时候,一个人愿意听你说话,愿意陪你一起做事。就是因为你的人生态度在方向上跟他是一样的,而你比他还更坚定。他会从你的身上,感受到自己的正确性。这是一种力量,在你和朋友之间互相传递。如果你自我怀疑,他会比你还难过。

一个人的理想有多远大,他的朋友就有多稀少。泰戈尔说,“孤单的花朵不需要羡慕丛生的荆棘”。去做一个固执的不肯改变的人吧,会有人跟你惺惺相惜,与你同行的。这个世界太大又太丰富了,永远都无法看得过来。相信自己,只有偏执狂才能最接近真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31 17:58)
标签:

杂谈

没有任何事情是理所当然的。风雨之后不一定会有彩虹,覆巢之下未必没有完卵。不要随意的根据经验去判断事情的发展,更不能把自己的愿望与事实混淆,是这些年学到的最有用的经验。

    2012年,就像人生的一次归零。12月21号,世界并没有毁灭。但其实每个人的心灵,都经历了末日的洗礼。无论认真与否,大家都思考过如果传言是真的,要怎样面对的问题。那些并没有真正的去做什么,只是让生活正常继续的人,将收获的更多。至少没有买了一堆食品等过期。

   也可能一切真的毁灭过了,我们现在就是生活在新的世界里。只是一切无缝连接断点续传,让你并没有感受到变化。重生这样的事,如果仅仅局限在物理层面,岂不是很幼稚。天塌地陷的场景,只是人类心中恐惧的倒影吧。真正的世界末日未必就是那个样子的。童叟无欺货真价实的灾难,如何能有所准备呢?可以防范的,恐怕只能叫做事故。在新的世界里,你我都会有些不同。会重新审视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想跟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哪怕是坚定了不改变,也是一种决然的改变。也就是说,现在是最好的时候,给自己做任何事找到理由。世界末日最大嘛。

最近听到一位前辈的教诲,说人要有两个理想。要有比对,要有补足,要有余地,要给自己多一维空间。前辈总是这样,话说的特别有道理。他给你一些非常有价值的人生指导。但是如果你找他借钱,他会说没有。所以他说的是对的,人要有两个理想。一个用来说服自己,一个用来说服别人。不过最好不要跟饥饿的青年谈理想,你没人家有理想。

理论和实践是一对矛盾。到底孰先孰后,是个悖论。如果没有真正去实践,知道再多理论也没办法感同身受。理论有时候是从实践中来的,有时候是纯靠分析的。实践之后思考之后,如果不形成理论,就成了一次性行为。对不起,是一次性的,行为。对其他人将没有任何启发。

但是所谓的启发是否真的存在,略有存疑。有的人说,这个世界是可以用数学来解释的。有的人说,这个世界是可以用经济学来解释的。表面上来看,确实如此。那些科学定理,是无法推翻的,不容置疑的。可是,即便是科学,也无法予取予求。因为事情已经发生了,怎么解释其实根本就不重要,对吗?人类最大的疑问,永远来自未来,并不遥远的未来。

所以,世界毁灭过还是没有,那个女孩有没有爱过你,这些问题都没什么意义。就算你知道了正确答案,也不能避免事情的发生,甚至不能避免继续疑问。经验是不可靠的,理论是要实践去检验的。这个世界上,无论新的还是旧的世界上,都没有人帮的了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02 23:07)
标签:

杂谈

      每一次的旅行,都令人疲惫又满足。长大了以后,好像就逐渐失去了观察的能力。思维变得宏观而空洞,对事物总是无法靠上前去看个究竟。旅行中,难免走马观花,匆匆而过。大量新鲜的信息涌入,根本来不及消化。越是长时间的深度游,越是如此。因为体验到的会更多。要等回来以后,一张一张翻看照片,才能发现自己到底都经历了哪些。

其实经常会想,旅行中,除了拍照,还能做点什么。我会很羡慕带着更丰富的目的去旅行的人。在高山上攀岩,在海边冲浪,在森林里研究植物,或者是到沙漠中考古。那样的行走,想必是会更有趣吧。可是我什么都不会,甚至连游泳都不会。于是,我的旅行就变成了,在高山上晒太阳,在海边晒太阳,在森林里找太阳,在沙漠中躲太阳。除了把自己变成一棵树,一朵浪花,一粒沙子,一片云,再没有其它更适合的角色可以扮演了。

手中的相机,在很多时候,都是最煞风景的一个东西。你很难找到一个和谐的方式来携带相机。无论怎样,它都是脱离你的身体,在手中或者身上多出来的一个物件。也许在摄影师手中,这是一件工具一个武器。但是对于多数人来说,其累赘程度,甚至干扰到了旅行的质量。但是,你又离不开它。事实上,如果没有相机的纪录,有些人根本就想不起来自己去过哪,都看见过什么。

那么,旅行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怎样的行走,才能对人生具有更多的意义呢?

说到人生,让我回忆起来。某年在南疆,荒野中,感慨山河壮阔之际。就想,如果早一点能走出来多好,也许整个生活都会是另一个样子。你会看到很多很多跟你一样,但是又完全不一样的人。你会去想象,他的人生是怎样的。他是怎么长大,怎么去恋爱,怎么去挣扎着过完一生。子子孙孙,世世代代,都用怎样的一种方式在传承。有些故事你可以听懂,甚至会感动,但是怎么也没有办法感同身受。有些风景也是这样。你可以欣赏,也会为之流连忘返,但是却没有真正的去拥抱这片土地。像我这样农村长大的孩子,看到树木和土地,每次都会有把脸贴上去的冲动。但是,年长之后,再也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也许,还是更希望自己能成为风景的一部分,希望自己是那些陌生人中的一个。内心是有这样的愿望的。就是没有办法完全以一种过客的态度和角度来经历和看待所见所闻。这也是一颗四海为家的心吧。即便在常年生活的城市里,也并没有完全的融入。在旅途中,却时时的想要化作路边的白杨。

我也会一直在拍照,一刻不停。有时真痛恨自己这样做。每次看到美景的时候,都是仓皇的。因为担心没有拍到。反而少有机会去安心的欣赏和感受。但是,又很害怕会遗忘。真想把沿途的一切,都印在脑海里带走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28 16:08)
标签:

杂谈

十几年前的一首歌,夏天的时候重新唱了一遍。当年是小样,现在依然是。人都没怎么老,只是憔悴了一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29 14:53)
标签:

杂谈

      

有时候,会做同样的梦。也许是同样的场景,可能是同样的人,或者同样的故事。醒来之后,有一分钟是不知所措的。要先看到白墙,看到书架,看到阳光,确认自己身体的方向之后,才能确认只是一个梦。

有人说,如果你梦到了谁,醒来之后就要去见这个人。说这话的人,很浪漫,但是缺乏想象力。梦到的人,很可能是喜欢的人,这没有错。但是如果轻易可以见到,又为何非要到梦中相会。如果梦到了梅根福克斯,请问怎么见?这还算正常的,如果梦到了刚刚分手的爱人怎么办?明明见到并不难,却真真的无法相见。梦里虽然热烈,醒来就只剩冷漠,怎么见?既见不到,亦不想见。

一个人在你的生活里,到底能占用多大的空间。也许是一个沙发那么多,可能是自行车后座那么大,或者仅仅是手掌一握。可是如果这个人忽然消失,留白却可能是一个房间,一条路,一段时间,一整个天空。

窗外的银杏树叶黄了,很明亮的颜色,很美。那些叶子,像云一样层层叠叠。又好像许愿树上,人们写下的便笺。也好像往事一样,虽逐渐失去曾经的新鲜,却越发的醒目而诗化。

当你失去些什么,或者一心想要告别些什么。它们就开始变得忧伤,变得缠绵,就要进入到你的梦里。虽然可能是它要主动离开你的。但是没办法,总会在临走前,恋恋不舍的回身一吻。当然,也许这一吻,仅仅是你的幻想。

真的要感谢有梦这样的东西存在。上帝一定是为了拯救人们饱经沧桑的灵魂,才创造了梦境。让那些看不见摸不到的,幻想的世界,得以类似真实的面目出现。在梦里,人们都认为自己生活在真实中。这是梦跟想象最大的不同。甚至有时候,就好像是两个平行世界。一个梦醒来,便进入另一个里面。两个世界,都有喜有忧,有成功有失败。其中一个相对逻辑感强一些,另一个则更写意。

人不可能具有通晓未来的能力。虽然很爱动脑筋去分析,去设计。但是在现实中,一切的发展都是无法预知的。你只能做到你想到的,这是局限。人的思想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这句话在人本身来说,是没有错的。人与动物最大不同,就是人除了本能之外,有太多的行为了。这些行为,都是不可预测的。连自己都不能预知,又怎么可能猜测到他人呢。

Green Day的主唱Billie loe armstrong曾经说,我已经走到了这里,只为现在而生活。事实上,为现在而生活,是唯一可做出的选择。我的意思是,唯一可选择的部分。其它的一切,都不在个人选择的范畴内。过去,未来,时间,空间,等等。如果你不选择为现在而生活,那就失去了所有的选项。

但是,你可以反复的做同样的梦。梦到不可能的爱人,梦到童话般的仙境,梦到你无法触及的一切。你可以写成诗,唱成歌,画成画。你可以在现实与梦境交错中生活。当哪一个更美好的时候,就在哪一边多一些停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27 02:34)
标签:

杂谈

        最近增加了锻炼强度。以前一周练三次,每次都包括跑步和器械练习。现在,每天都要跑步,器械还是每周三次。从计划上来看,是希望在保持力量的同时,减少脂肪,减轻体重。可实际上,几周下来,体重没有变化,胳膊又粗了一些。

一般来说,在健身房运动了十五年以上的,基本上都尝试过很多锻炼方法。每个训练体系,都有自己的特色,以及侧重点。但是到了具体某人的身上,效果几无差别。练来练去,体型都是这个状态。要想真的变化,估计只剩下不练了。那显然是更糟的结果。

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个起点和一个终点,就是所谓天赋。天生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你可以将这个样子发挥到极致,但是永远也不可能突破它。像我,锻炼了,就是这个样子。怎么练,也还是这个样子。

中学时候,在田径队练短跑。一起训练的还有两个人。他们俩,一个很瘦很精干,一个大腿很粗壮,完全是两个极端。只有我是最均衡的一个。平时的训练中,三个人的成绩始终不相上下。此外,无论从动作,还是完成度,以及体力上,我都略占优势。所以,教练们寄予了很多期望。并经常以我为例,激励另外两位努力练习。

然而,一参加正式比赛,我就是第三。那两个人刚一起步,就已经领先,跟打了鸡血似的。其实我的成绩并不差,基本跟训练水平一致,略有提高。但是他们俩不是这样。他们每次正式比赛,成绩就提高一大截。这让人毫无办法,教练也无语。而且不是一次两次,每次都如此。平时训练累的直吐,脸都白了的两位,此时忽然从身体里爆发出一股巨大的能量。

这就是天赋。他们的成绩,跟训练有些关系,但并非因果。每个运动队都有一些苦苦练习,但是死活比不过人家的基石型成员,比如我。也有一些落地就会跑,见风就能飞的天才。竞技体育,归根结底是属于他们的。

但是,如果你爱,你就不会因此而放弃的。其实输给别人,不是太重要的事。最重要的,是想知道自己的极限到底在哪里。有一些方面,比如运动,是比较容易得到答案的。一般来说,到了三十岁以后,你的成绩就不可能再有什么提高了。但是还有很多很多事情,是需要用一生的时间来追求的。

我在运动场上受到的挫折,远远多于生活里。所以,一个能常年坚持运动的人,请一定不要轻视。他们是不容易被困难放到的。他们会默默的站起来,喘口气,继续前行。步履蹒跚,精疲力尽,都是每天面对的事情而已。付出努力之后,成果寥寥,也根本不是什么新鲜的情况。

就这样,没天赋,却磨练了性格,也成就了一种特质。籍此去经历作为一个人的终极体验,人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