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衣赐履按:对《易经》略有兴趣的人,没有不知道京房的。京房是易经大家,据说卜卦有如神助。《易经》我翻过好几回,基本上所有的卦辞爻辞,一句也看不明白,也就算了。京房善易,然而还是被诬杀,想来,“善易”也有局限性吧。其实,卜卦,只是京房的副业,他的主业,还是做官,而且,颇受元帝刘奭的器重。君臣两个曾经针对如何分辨贤臣和小人有一场对话,极具思辨色彩,虽然最终没有答案,但是光照千古,即便放到今天,我想,没有几个人能够超越。

京房是东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惠民”广告很丰满】

周四晚上,和几个大学老友例行喝酒。

半杯白牛二下肚,我对哥儿几个说,我想跟北京联通宽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衣赐履说:人事权在谁手里,谁就是爹。汉元帝刘奭既然是个“好人”,权力自然外泄,中书令石显,如日中天。于是,各种角色跳将出来,以各种形式大拍石显的马屁,有歌功颂德型的,有正义凛然型的,有大吹法螺型的,有直呼干爹型的……但追到根儿上,目的都很明确,瘙到石显的痒处,登上更高的位置,攫取更大的权力。

前面我们讲过,元帝刘奭继位后,朝廷有两大势力集团,一派是萧望之、周堪、刘更生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衣赐履按:今天再讲萧望之。在宣帝刘病已时代,萧大儒颇收拾了一些人,比如京兆尹赵广汉、左冯翊韩延寿,等等。到了元帝刘奭朝,老萧作为刘奭的老师,一时风光无限。不过,他的对手从相对正派的朝臣变成了没有底线的外戚和太监,老萧宫斗的段位明显不够,基本上只有挨练的份儿。宫廷斗争,当然什么时候都有,但如果皇帝比较明事理,比较有魄力,宫斗就会被限制在某个程度之内。当这个皇帝自己是个混球的时候,宫斗立即升格为政事的全部。

49年,年底,刘病已病重,感觉自己求仙是没用了,还是安排后事靠谱一点。于是,把侍中(宫廷随从)乐陵侯史高(刘病已祖母史良娣兄弟的儿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衣赐履按:从今天起讲汉元帝刘奭,我们先从宰相韦玄成讲起,管窥一下元帝朝的政治生态。


【扶阳侯韦玄,素有贤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衣赐履按:宣帝刘病已,知名度当然不如高祖刘邦、武帝刘彻,甚至比不上文帝刘恒和景帝刘启,但读完刘病已,我个人觉得此人是一个标准的帝王,文治不让文景,武功直逼汉武。宋人胡三省说,《资治通鉴》所包括的一千三百余年间,明理慎重的君王,只刘病已一人而已。评价可谓高矣!

刘病已深谙帝王之术。自读《通鉴》以来,我越来越觉得,所谓的帝王术,绝不是大儒们给皇帝们上的又臭又长的奏章,那些所谓的苦口婆心的劝谏。帝王术,一定是口传心授,当老子的把嘴巴贴在儿子耳朵旁细细道来,声音小了怕儿子听不清,声音大了又怕别人听见的那种东西,因为这里面太多的心机权变,太多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51年,南匈奴呼韩邪单于亲自到汉朝首都长安朝觐,自称“藩臣”。匈奴从公元前三世纪崛起,中国跟它苦苦缠斗,历时二百年之久,终于获得最后胜利。

西域地区,从乌孙国到安息王国(伊朗),凡是跟匈奴接壤的,都敬畏匈奴,而瞧不起中国。自呼韩邪单于朝见中国之后,各国转而敬畏中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衣赐履按:在与匈奴互掐了一个半世纪之后,西汉迎来了最伟大的胜利——匈奴臣服,单于以臣属身份到长安朝觐皇帝。这是大汉无上的荣耀,辉耀两千年来的历史。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刻!

前面讲过,经过一番乱七八糟的混战,匈奴最终分化为郅支单于的北匈奴和呼韩邪单于的南匈奴,俩人虽然是亲兄弟,但就好像有杀父之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衣赐履说:混乱的国家是相似的,安定的国家各有各的招法。国家越混乱,野心家越多;野心家越多,国家越混乱。中国如此,匈奴也一样,一顿饭的功夫,呼啦啦冒出一大堆单于。

本文标题应该是“五单于并立”,为与匈奴系列的标题相一致,用了“五王并立”。

前面讲了,前60年,匈奴日逐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衣赐履按:中国是什么时候设置西域总督的?设置了总督,西域是不是就正式纳入中国版图了?今天讲讲这个。

68年,倒霉的壶衍鞮单于终于去世了,其弟左贤王继位,称为虚闾权渠单于,封右大将(西部兵团司令)的女儿为大阏氏,没搭理嫂子颛渠阏氏。这还了得?!匈奴、乌孙等少数民族风俗,爹死了,儿子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