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关于《艺术的故事》的著名早有所闻,但在师大的时候,图书馆找不到,网上搜索了几次,也无果。去年在W城图书馆查了一下,找到贡布里希的几本著作,包括《理想与偶像》、《艺术与科学》、《秩序感》以及《艺术与错觉》,唯独没有此书,很觉遗憾。到了美院,图书馆里自然有了,而且有好几本,但借书证迟迟没有办好。心想,等可以借阅了,再慢慢读也不迟。

    但是很多时候计划往往只是一厢情愿。9月25日,《艺术的故事》中文译者范景中教授开了一个讲座,题目就叫“贡布里希和《艺术的故事》”。讲座本来定在学术报告厅,但开讲前人越来越多,便移到了小剧场。本以为坐后面点是没问题的,但小剧场一千左右的座位没有虚席,过道上还坐满了听众。好不容易在入口处占了个落脚的地方,站着听了一个多小时,所讲内容大多在《艺术与科学》中述及,便提前离席。这一讲的结果是图书馆里的所有《艺术的故事》一接而空。等到十月中旬拿到图书证的时候,书还是借不到。

    一日和朋友在外文书店三楼的茶座喝茶,偶然发现在书店三楼入口处摆着一张广告,用十分醒目而夸张的字眼宣传《艺术的故事》一书。没有细看,心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02 22:46)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纪事
    3月份里有几天,一度崩溃。偶有关心的人问起,回答说,没什么,现在好了。现在想起,也许那是一种毕业前的焦虑。这一年都在温州,偶尔回学校,只在有事情的时候。总在事前劳烦几位师弟告知。3月份的一个黄昏,小周来电话,说论文的提交日期为4月12号。我的论文尚有一章没写好,一下子急了起来。问起工作的事,小周和小赵都基本定了,都是不错的岗位。我连简历还都没投寄出去,于是更慌了。还在犹豫要不要考博,而资料也未齐,再想想妻子腹中的小旦旦,终于崩溃了。
    清明节那天去的学校,提交了论文,回来一边工作,一般收集考博的书籍和资料,有一搭没一搭地复习起来。中间关注了一两家单位,投了两份简历,反正急不来,以静制动好了。5.12之后的一周,几乎每天在网上看灾情,情绪十分低落。哀悼那些在地震中消失的生命,觉得活着就是莫大的幸福。生活态度更豁达了,对就业的事也更顺其自然了。
    5月下旬,接到准考证,获知考试时间是5月31日至6月2日,刚好和论文答辩冲突。本想放弃考试,妻子说,报名费都花了好几百,还是去考一下吧,多一个机会。和学院做了沟通,感谢院领导的通融,论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14 22:39)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纪事
竟已毕业。
    错过了集体照,错过了毕业晚会,错过了散伙饭,毕业的气氛便打了折。
    7月2号还是去了趟学校,领了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和同学在毕业前小聚了一下。请了和我们联系最多的赵老师。送走洪亮和其他一些同学。3号晚上同专业四个师兄弟睡在同一个寝室,三年来第一次,竟在毕业前最后一晚。
    4号早上第一个离开的是坤哥。5点多钟,三个人起来,睡眼惺忪的,只送到楼下,继续回屋睡觉,有些歉疚。坤哥因故放弃了武大读博的机会,回到自己的县城高中,一入学就担心就业问题的他也算找到了合意的单位。只是当年因厌倦而从中学出来,三年后又回到中学,那份不甘,何时了却?
    为了拿调档函,4号上午跑了趟新校区。调档函到了,稍微安心些。
    中午小周请吃饭,在校门口的“豪客来”。既算请客,也是辞行。小周是我们这一届少数几位留校的同学中的一个,以现在的就业形势,能留下来,证明了他的优秀。我们说,有他在,以后回到学校有了根据地。
    照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所谓的“伪虎门”事件随着“年画虎”的出现似乎有了一个结论,即便华南虎真的存在,也很难证明照片的伪造。以傅得志为首的“打虎派”看起来赢得了这场PK,而曾被捧为“拍虎英雄”的周正龙几乎被网友目为“公敌”,甚至有人把他的作假行为和农民的劣根性联系起来,致使农民伯伯的光辉形象收到极大的损害。更有人以此得出宏论:“这只华南虎对社会信任所产生的打击,可能会长时间存在。”这话虽然有点严重,但的确有些道理。在这场闹剧中,似乎大家都被“纸老虎”狠狠地耍了一把。

    第一个被耍的就是植物学首席科学家傅得志。看起来傅科学家赢得了争论,但在这场争论的过程中,他的论战姿态、手段及方法都与科学家的称谓相去甚远。他说“要用脑袋担保”照片的伪造,这话怎么听都是一个赌徒的口气。研究照片,他用了自己的“独门武器”——植物学,这本是发挥自己的优势,但他的论证过程却透露出他对栎类植物并不了解。科学精神重在一丝不苟,可以“大胆假设”,但要“小心求证”。傅科学家的态度对他的形象造成了负面影响。当然,他在民众当中的知名度提高了不少。

    第二个被耍的是郝劲松。不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李亚平最终还是热不起来。但是他给人的印象却是正面的。这一结论不仅在一些媒体好论坛中得到证明,就是在我所接触的关于《帝国政界往事》的故事,也很能说明一点问题。

    第一次买《帝国政界往事》是因为一位报社的朋友的推介。2005年放暑假前,去江南大学接即将毕业的女友,一日在无锡人民中路新华书店发现《帝国政界往事》,二话没说就买了下来。那晚住在女友同学的宿舍,一个仁兄无聊,随手拿了这本书,一看就放不下。这个经济学学士说,他从来不看历史书,以为太枯燥,但这本《帝国政界往事》比小说还好看。从此他改变了对历史书的偏见。就那一本书我推荐给好几个朋友看,动机之一便是希望改变他们对历史书的偏见。最后我把它送给了一位当老师的朋友,希望通过他的推介,改变更多人认为历史书没意思的成见。

    第二次买《帝国政界往事》则是在易中天热遍整个中国之后,不时有人问我对易中天的看法,我乘机推荐了《帝国政界往事》。我认为单从模仿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的角度看,《帝国政界往事》胜过易中天。为了避免口说无凭,我又买了一本。一次,一个读外语的大三学生也是因为无聊,问我有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读钱穆的《如何研究历史人物》,联想到关于“新中学历史教科书”的争论,其中有一条是“毛泽东与比尔·盖茨”之争,批判者不满毛泽东的名字在新历史教科书中只出现过一次。笔者无意参与这一争论,倒想向各位方家请教一个问题:我们要让中学生知道哪些历史人物?

在钱穆的《如何研究历史人物》一文中,列举了他所说的中国古代第一流人物有:周公、孔子、孟子、荀子、庄子、老子、墨子、郑玄、朱熹、王应麟、胡三省、马端临、刘基、宋濂、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卫青、霍去病、李靖、岳飞、文天祥、袁崇焕、史可法、伯夷、叔齐、颜回、严光、林和靖、诸葛亮、管仲、乐毅、徐庶、庞统、屈原、陶渊明、杜甫、李白等等。古代著名历史人物当然不止这些,就这些,也已经不是一般本科毕业生所全部知道了,何况高中生。之所以不知道,是因为历史书里没有提到,日常生活中也没有接触到(没有拍成电视)。大多数人知道孔子,不是因为他的思想影响了中国两千多年。否则,朱熹对中国的影响不也很大吗?但知道朱熹的人就没有知道孔子的多。几乎每个中国人都觉得对孔子特熟悉,因为我们从小学就开始接触到了孔子,关于他的故事和传说在中国流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鲁迅先生在《狂人日记》里曾写到,翻开中国历史,每一页都写着两个字:吃人。少时读这段文字有些疑惑,觉得先生的笔法有点夸张。后来也读了些历史,才渐渐了解到在中国历史记述中对普通人性命的无视。今天读《明史纪事本末·平固原盗》,这一印象又一次被证实。

    《明史纪事本末·平固原盗》说的是明宪宗成化四年(1468年)明朝廷派兵平固原土达满四叛乱之事。其过程且不去评说。而其中屡有无视生命之事,读来不免令人扼腕。

    自明高祖平陕西把丹率众归附后,平凉土达本可安居乐业,况且此时诸族“家多殷富”,若不是满四把他们带上叛乱道路,应该可以过上平静生活。但是满四为了个人权益,凭匹夫之勇,硬是把土达们带上了石城。而石城“盖昔人造之避乱者”,而不幸竟成了叛乱者的大本营,战乱的制造地,这不能说不是一个讽刺。满四把他的部众带进石城,本身是一种极不负责行为,正如篇后“史论”所云:“而但入据石城,凭险负固者,此直缓死之图,非有启疆之志也”。叛乱者之价值取向,在他的行为中已一览无余。

    叛乱者这样,平叛者又何尝不是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08 14:32)

    Roc突然打电话来说自己做了个很有趣的梦,梦见一个在华东师大读博士的同学。该同学曾经跟Roc学过英语,后来考上了华东师大马克思主义思想教育专业的研究生,完了又念博士。但是在Roc的梦里,他还在读硕士,他饶有兴致地对梦中的Roc说,“知道我的老板是谁吗?郎咸平!”Roc纳闷了,“郎咸平不是香港中文大学的教授吗,怎么就跑到你们华东师大了?再说,他要是到华师大也应该是博导,而不带你这个硕士生啊。”朋友感叹了:“他近来说话得罪的人多,人家中文大学不要他了。”

    也许是这种事情看的太多了,人们在梦里也为他所尊敬或喜欢的人担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07 19:57)
标签:

人文/历史

     昨天在浓厚的抗台警报气氛里送朋友回上海。朋友是复旦大学国际宗教交流方向的博士,谈及屡屡在我们家门口登陆的台风,他以有神论的口吻无不感触地说,“是我们的行为触怒了上帝,所以他在不断地警告我们。”

    由于接受的教育使然,我在宗教和科学之间,首先会用科学主义思考。地理知识告诉我们:温州与汕头之间历来是太平洋台风多发地段,因为这个地段处于台风发育区域的西北方,而台风是逆时针方向旋转的,一般都往西北方向移动。台风频频在东南沿海登陆不足为奇,但近年来台风的反常情况却不得不引起人们的重视。其一,强台风更多。仅今年,就有多个强台风在我国登陆。而去年的“桑美”更是达到了17级。不久前和“桑美”在同一个地方登陆的“韦帕”也达到了14级。其二,周期更长。如今天登陆的这个“罗莎”,就是属于罕见的秋季超强台风。其三,破坏性更大。强台风本身破坏性极强,有时还伴随强降雨,引发泥石流,不仅经济损失数以亿计,往往还要造成人员伤亡。今年8月18日夜间,由“圣帕”台风引发的一场龙卷风突袭苍南县龙港镇,造成9人死亡、60余人受伤,倒塌房屋156间。如果仅仅是一两次反常,那可以理解为是偶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全面投入使用一年后,新版上海历史教科书终究被废止了。从媒体争论看,新版历史教科书的夭折是大快人心的,大多数人为下一代又能读到我们所熟知的历史而欢呼雀跃。历史学家的忧虑在群众的欢呼声中烟消云散。是的,同学们又读到了“真正的历史”,还是让我们来回顾一下:我们所知道的历史知识究竟从哪里来?

    我们都是读着历史长大的。我们都知道人类不是“龙的传人”,而是“猿的传人”;我们知道奴隶主是把奴隶当牲口使唤的;我们知道地主都是不劳而获的;我们还知道万恶的资本家是咱们无产阶级革命的对象……

    我们知道陈胜吴广是伟大光荣的农民起义领袖,而刘邦项羽是地主阶级的代表;我们知道“苍天一丝,黄天当立”是振奋人心的檄文,而与迷信无关;我们知道洪秀全振臂一呼天下太平,而无视江浙大地十里无人烟……

    我们记住了秦王汉武、唐宗宋祖的丰功伟绩,却对普通百姓的颠沛流离一无所知;我们懂得阶级斗争是历史发展的动力,却无法了解古人如何逃避战乱追求太平的经历;我们总是津津乐道秦始皇的剑、成吉思汗的弓、唐太宗的镜,却不愿知道没有香波古人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