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佘探花
小佘探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024
  • 关注人气: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其它链接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人生浮沉,曰际遇风云,或轻或重,或生或死。而人惟渐老,书架亦或愈沉,睹其板如腰弯,恻隐不忍,则挑拣售之,缓承重之苦。
是日贱价售《周佛海日记全篇》两册,不忆何时得,脊泽页新。得之初,略翻,见“思平”二字——梅思平。再翻之,见“兰成”二字——胡兰成。亲昵媚炽如此,不可卒读,遂弃之。
近日心属陈石遗《宋诗精华录》,开篇选南宋亡君诗,不禁悲叹。故售此书,憾片叶不染指,则翻日记末篇读之,乃1947年9月14日,周佛海狱中病痛,阅《杜樊川集》谴怀,言死而终篇。掩卷思之,不禁回味宿命之论,茫然无措。
又,文人相轻,点要非相,而实轻也。中华近代人物,如毛公,慧眼如炬,视文人如草芥,则成大业。如蒋公,脏腑同毛,而皮相做宋君色,故败。
蒋公在台湾,某日语陈诚:"辞修啊!你不要跟胡适之他们搞在一起。而我不同也。”此语可作败北笺注矣。
佘铭戊戌年蕤宾月跋于尾页,时有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01 21:00)
标签:

杂谈

余少时,偶得中国启蒙思想文库魏源《默觚》一种,不过图价廉尔,归之束于高阁,未曾开卷。
某岁,住所遭窃,藏书略300册尽殁,是书亦属其中,想必入锅化浆矣。余就此劫,曾默录失窃书目一卷,存笔记册。丙申余从襄阳挪物江城,藏书托运——遗书理所当然,而是册笔记亦被庸人掠去,则意料之外。此中种种,真人生懊恼事。
今岁购《魏源集》两册,开宗即为《默觚》学篇治篇两部——魏氏伦理,甚慰宗庙主义,唯心唯物之辩,明晰鞭辟。故本朝自太祖始,多录治篇论句,以张经纬,以行申令,勒为治国之道。
佘探花言:年少读学篇,以知世教。老成用治篇,以润万民,此魏氏之本也。吾双眸明润,而心窍历来短视,是故两次晤该大著,而不做十行之瞄。乃罪过也。
佘铭于戊戌年初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31 12:31)
标签:

杂谈

无锡钱基博《韩愈志》,惶惶雄文,犁壑滔天,直追文宗。夫虎子而无犬父,“中华人民造国”以降,可捻须称“老夫”者,唯潜庐先生一人而已。
余尝言:钱锺书古文难读而似罂粟,虽值骂,然书不忍弃。今阅潜庐是书,则三日不过四页,非艰涩也,实甘草当嚼如此。故调笑直呼:槐聚自承不肖言多矣!父有此作,潜庐不堪钱锺书之父耶?
该志刊版两途,初版商务印书馆1935年付梓。再版1957年增订,有重版自序一篇。序言“……随篇增订”,名“增订”而实增删,该版删弃所引曾文正《求阙斋经史百家杂钞》及张裕钊《曾文正公论文录》,委则时代局限——此际非“中华人民造国”,而中华人民共和国矣。
余存该书两种:沪古社印1935年底本,涵上述二书文录。又华师社印1957年增订本,删文录以增它文。则是大著《韩愈志》,当无增订版,仅存初本及增删本是也。
桃源佘铭跋书于戊戌年初夏,是时似气爽且闲暇,实则树欲静而风不止,容沉而心不定,须警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8 15:58)
标签:

杂谈

   
   
说到剪头发,理应是悲伤的事情。“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
”三国里的夏侯淳拔矢啖睛,大呼“父精母血,不可弃也!”不仅伤感,还何其悲壮。其实头发和眼睛一样的紧要——甚至更重要。不然同时的曹操就不会以发代首,割了头发,得了名分,还留了自己性命。

我向来是不爱佛教的,因为其中一条就是入教必须削发,那岂不是人伦父母也不要了?佛法讲究慈悲,可第一件事就甚是残忍,这真是惨苦的对照,不信也罢。

然而,人都得剪发。我却向来头疼这个仪式。真认为剪发是个罪过,虽不至于中了名教之流毒,什么不敢毁伤的套话倒是罢了,可人已中年,我还记得儿时理发时的苦楚:一个轰轰轰的剃头工具在头顶飘来飘去,震耳发聩。父母直言那是飞机,飞机在你头上飞呢——多么高高在上的事物。可是那“飞机”一个来回,一个来回,大热天的,伴随着自己的哼哼唧唧,渗着泪珠和汗水,参差着头发落入脖颈,像一根根针,插在肌肤,要渐浸肺腑。即使几天过去了,吃饭的时候,饭碗里还时不时会有漏网之发,掉落其中。只能感叹动画片里的一休哥永远没有头发,真是方便。那如同刑罚的理发,虽不至于凌迟,但总觉得是我一场轮一场的杀头之罪。

恨屋及乌,理发已经是酷刑,理发室我也望而却步。其实像我们这一代人,儿时对于流行元素的涉及,只能是贴纸和理发室。如果记忆没有错误,小发廊的墙壁上,一定是小虎队的三人合照:长的,亮的,金光闪闪,但是又五彩斑斓的头发,配合着瞪大了的眼睛。那是时尚,而我却无福消受,认为乖乖虎不乖,霹雳虎反倒确实有向我发一个霹雳的可能。他们的头发,有如鬼画桃胡,或者是寺庙中的各种金刚,不敢欣赏,也没权利效仿。至于那位婀娜多姿的理发师,是一位女性,不知道怎么传说她曾经在广东某地方待过,也就成了一种罪孽。夏天时候,薄薄的纱裙,并不服帖她的大白腿。许多人意愿强烈的去她的理发店感化她过去的罪孽,所以生意极好。渐渐地,连这个人,我也有些厌恶了——天啦!这真不该才对。

以上都是儿时的事,大不了是受不了剪发的过程。燥热,厌烦,不舒服。人已成年,心境巨变,吃饭喝水多少都有不同,唯独剪发这样的事,却月复一月,最迟两月复两月,总要去理发店遭一回罪,这也算人生的无奈。

后来剪发,虽然排斥依旧,心境已经有所不同。认为自己看穿了人生的本质,原来我惧怕的不是剪发,而只是自己。

像我这样的人,总爱找一些理由,比如说理发店满屋子的洗头水味,实在令人够呛。如果再有文化一点,把《孝经》里的那句话深入理解一下,则理发店里无时无刻,满地都是别人家的“父精母血”,呵!多肮脏啊,这也太残忍了一些。亦或者一个同性在你脑袋上摸来摸去,总认为不雅。总算来了个美女理发师,其纤纤玉指萦绕我的发际,我却忽然在她指间嗅到一股抽烟残留的味道,也是大煞风景。

然而,我不认为这是根本的理由,其实理发受罪,最不能摆脱的,不过是自己的尊容。现在的理发店,前后左右,360°全是镜子,如果你没有一个完美的精致的面容轮廓,那请你先去锻炼并具备超强的自信。不然,试问你哪儿寻找到的勇气,一直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一两个钟头?钱锺书《围城》里方鸿渐老子教训儿子“何有余闲照镜耶?”则让我这种自惭形秽的人受用无穷,为不乐意照镜子找到很文艺范的理由了。

所以每次到了需要进理发店的时候,就成了猪八戒取西经,不得不去,却总不乐意去。勉为其难去了,开宗明义:“头发剪短,剪薄。”只恨不能一句话,剃成光头。转念一想,上次某系某年级男生,为情所伤,失恋泄恨,剃了光头,被学生工作处记过一次。可是他那圆圆的脑袋,跟唐僧一样,头越光,女儿国越爱。相较之,在下歪瓜,还是给自己留一份余地为好。

即使有了上面的综述,有备无患,准备闯关,还是有些头疼的事情逶迤而来。现在的理发店,不像儿时,永远只有记忆中的那白腿女人。也不像学校理发室,只有不许剪光头的师傅依次轮流,反倒省事。如今进门,警醒的人恨不得马上打电话报警,以为进了传销窝点,因为半条腿还在店门外,里面的各种1998元金卡,2998元年卡各种嚷嚷声已经轮番轰炸了。等你一一拒绝,并再三申明,我只是想“剪个素的!”这些荤腥方才噶然止步,甩脸退却。

接着便请问我要哪一位理发师来举刀。我想起某年在医院鼻炎手术,举刀医生和拿盘子的女医生吵起来了,一把刀丢在盘子上,咣当一响,吓得我止住哼哼,反过来安慰那医生的委屈。以至于现在对“举刀”二字都有了忌讳。便寻思不知道如何寻得一位温良恭俭让的理发师给我上刑。

待我按照中华民族的中庸法则选择一个不贵不贱的价格挑一位年轻人上来时,果断要求:“剪短修薄!剪头发了我就去相亲的,如果失败,就是你的责任。呵呵!”前面数句,用苦情加胁迫的法则来博得他的手艺,最后呵呵二字,则是缓解他的压力,不然如果碰到心若不畅的,操刀弑我,则悔之晚矣。

但是理发店的师傅向来不这样认同你,你已成鱼肉,而你的头发已经是财神。他们的手倒是张牙舞爪,但剪刀却如同前清时上级官员会见部下,最后要送客,端起茶杯碰一下嘴唇的轻柔,你的头发在这份轻柔下,半个世纪也少不了几根。

他们指望让你欣然接受这种女人修葺自己闺房花草的爱惜,而后还指望你什么时候悔改心思,刚刚出门,又再进门一次。所以像我这种索性要剪超级短发的人,大多不受理发店待见。心想你要剪短发,何至于头发总留了这么长才进门?又还要剪个素的。什么营养洗发水不用,金卡会员不办,198元一位的美女理发师不选。哼!最后经不住一再要求,手起刀落,那梳子在我头顶如同中学语文老师的纤纤中指,满头直敲。只是台词已从“叫你字迹潦草!叫你字迹潦草!”变成“叫你不办会员!叫你不办会员!”

待我的头发如同股市的韭菜,齐整整割得差不多了,方才闭眼不忍直视自己尊容的我,总得睁开双眼来验验货。虽说我已变成《西游记》里各种不用化妆师的妖怪,亦不敢多做评论,向来离经叛道的我,居然不再怀疑古人的话:“新剪的头发三天丑”。我用此言安慰自己的不忿,付钱了事,逃之大吉。进一回理发店,反而感觉是自己做了一回见不得人的事。而再过一两月,见不得人的事要再做一回——别说男人就没生理期。

但毕竟是男人,感想应该是片面的。洗头水的味道,或许只是不对我的胃口而已。尽管我还是要好奇那一些时尚美貌的女子,平日里十指不沾阳春水,进了水果店也要捏着鼻子,却能在理发店里忍受几个小时洗头水的味道去做头发。

女人就是女人,商场里穿着高跟鞋半跑着逛和买会很轻松,但是商场门店口站着揽客就会很累回家求人疼。在办公室坐着工作浑身腰疼颈椎疼心肝疼各种职业病,但如果理发店坐着做头发是她永恒的工作,那么“三八红旗手”的授予指标应该扩大十倍百倍还不够用。

打住,我应该是刻薄了点儿,因为或许在将来什么时候,在我另外的文章或者什么文献里,描绘美人的词汇,不外乎“金色大卷发”、“披肩顺长发”以及“性感短发”之类。男人只看视觉结果,而不知道造就这些词汇的过程之苦楚。再美的尼姑,阿Q想去摸,其它人估计兴趣就不大。头发是女人的半件衣服。女人没指望天天换头发,而只是一天换一两次发型。三千烦恼丝的确令人烦恼,不知道我喜欢的那个男人爱弯曲的还是顺滑的,不知道我上司看得顺眼我用金色不?

女人虽不至于因为一个发型直接承认“女为悦己者容”,但做一名吸引异性的女人,是她的本分。这一点,所有的人们,都应该要心悦诚服的。

只是女人的钱似乎太好赚——尽管现在女人的钱也不一定都来自于男人,我用不着吃酸水。可头发上午从直的绕成弯的,下午从黑色变成金黄。这一份意义,已经与理发本义相去甚远。对于有强迫症的人来说,理发或者和美发应该区分开来。更直接点,男人和女人应该进不同的理发店,男人剪头发,女人折腾头发,就如同男女厕所,各进各的地方,岂不利落?至于这一点,本文就此打住,下次有机会再行论述吧。

只不过殊事同归,不管从哪个店进去,从哪个店出来,男人女人,美的还是美,丑的终究是丑。但有一点,男人不会爱永远不进理发店的女人,女人应该也不会爱上总不剪头发的男人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6 10:25)
今夜大风,奇静。夜伴读苏子词至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一句,不禁掩卷听风,以歇愁肠。没哭情爱,只叹词美,遂以五绝伴余夜觉:
夜握江城子,
晨翻饮水词。
佢公阙中汝,
吾辈衬何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04 14:08)
标签:

杂谈

 

丁酉八月十四,过宜昌,等绿皮车返桃源。时烟雨朦胧,站台潇嗖,觉身冷,聊以七律驱寒气并感Anna:
芈坠丹阳汨水投,白戈楚地剩孤侯。
长江尚漾先秦水,绿驾徐驰锁烟幽。
五月堪怀屏倩语,中秋润景复蹙头?
夷陵武郡同渊属,我缱卿愁甚史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岳麓书社“明清小品选刊”9册15种,虽非闺秀,而碧绿犹胜闺秀,此岳麓书社精湛作也。试赏析如下:

1. 选题:编者可谓慧眼挑珠。有大名而无刊者,有生僻而著遂者。《文饭小品》是著,夫卅年往矣,而无它版出者,实可证选编者眼力之毒,谋虑之深。余与人言,该编不录桃源江盈科《雪涛小品》,实为一憾。反转思之,则同吾处缺一册《鹄湾文草》,不求全壁,犹维纳斯之美。

2. 开本:小32开,偏窄形。配“小品”之名义,裁体用心讲究,盈握可玩可爱,令人发醉。

3. 封面:各书色调不雷同,醒目易别。封面满盈细框,三竖条幅设计。左侧八大山人闲散画作以衬小品冲淡之韵。中间题笺书名,均袭魏碑体,凌峋可观,无道学气。右侧细条均分小格“明清小品选刊”六字,以示系列名。分布匀称错落,韵然得致。可谓神来之作!

4. 书脊:同样小格设计,一格一字,清秀隽永,姝寒亦暑,厚薄相称,一目了然,叹为观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30 09:18)

十五前年,余求学于湘潭。元旦初游韶山冲,临毛主席故居。时游人尚稀,余颇玩劣,几落故居前水池中。辅导员笑曰:尔是池中物,何故跃龙潭?

丁酉年初二,重游韶山冲,时天阴冷,寒风萧劲,林叶飕然。遂戏引水调歌头:

朝至韶山冲,斜瞟花明楼。

霸王妖娆烟雨,韶峰显踌躇。

残藕傲立龙潭,黄坯拥裹金绸,溪口胜清幽。

我辈帝王少,湘潭绝鲫鳅。

治士绅,批旧史,七人屋,

闲散冲淡几语,哪配豪杰怄?

千秋伟业星火,暗室卷烟弹奏,饿殍计万数。

古今伤悲事,线装书不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03 20:01)

某人来言,外有风雨,寻之,窗线大作,已糊糊不清似铜镜矣!忆钱锺书先生《模糊的铜镜》,不禁感叹人眼以为聪慧,实不自知。遂作五律:

软雨随风遣,轻窗做镜盘。

深秋思旧色,浅梦画眉沿。

后主寻长殿,黄河不复还。

前言没错语,婉拒某圆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十月十七日返湘,与弟计下午访柳叶湖,余犹豫邀海峰、端苹,然作罢。十八日,举家游湖于常德,午后海峰来讯,端苹十七日晚殒命于车祸。余闻之惊懵,呆若木鸡,继大恸哭,哀之无措。
重阳夜,武汉,余立窗沿,望户外肃然,思与卿浅交,悲复来,因作诗:
佳人有色承朱笺,竖子无恩不睹颜。
橘落淮南得戏语,柳坠城畔募姿纤。
来耗岂是无情懺,《生死场》中有旧禅。
卿若有情卿不老,和声独去剩湖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