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佳玉玉
山佳玉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5,958
  • 关注人气:1,4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分类
博文
(2019-03-27 09:06)



大雪连下了七天
姑祖母的麦草屋
被埋成了一个摇摇欲坠的雪冢
'一冬没有烧的,我只好
每天从房上
抽一根檩子来生火
隔一根抽一根,现在
已经快抽完了”
她不会写字,为她带口信来的
外乡拉脚人,用姑祖母哀怨的声音
诉说着她的冷
她的饥荒
 
北风吹去三层积雪
才会露出四十年前的车辙
母亲和她的三个姐妹
拉着架子车,装一车柴禾
一小袋凑借来的粮食
一路走
一路拣着被风摧下的枯枝
我蜷缩在柴草中睡着了
梦里大雪象一床鹅毛被子
从未见过的姑祖母头发雪白
紧紧拥抱着我
雪野在隆起,变成了一个热气腾腾的馍馍
 
那夜我们在小屋里点上篝火
雪停了,细瘦的月亮
跋涉过几万里的山和水
伸出清冷的手
徘徊在窗棂外
仿佛全世界只收拢了这么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3-15 08:30)

 


 

爆竹声从疏到密

到水泼不进的时候

父亲扔掉拐杖

从他久困的椅子上起身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1-18 11:16)

大雪

 

那么多的雪都浪费了

一座又一座白屋顶

被风擦去

埋掉的小径上冒出来

摇晃的草茎

那无数次重生的悲欣也已平静

 

值得一提的只有落在碗中的雪

和落在坟上的雪

碗中的雪淡如菜根

坟上的雪坚如冰石

落在纸上的雪最薄也最干净

压得住墨痕和泪痕

压不住粥渍和汗渍

 

 

如果雪再大一些

就可连通三十年的路径

跋涉之后

我们终于可以

回到那木篱板舍的家中

向准备行装的母亲

再做一次漫不经心的告别

 

张晚霞

 

张晚霞和梦凯

是我15岁时

给她们取的名字

她俩也是15岁

是好朋友同时

也是对手

女孩子们有时

青春期那种近乎爱情的友谊

但不幸的是

她们爱上了同一个男孩

这是成人世界的难题

我们三个

都不知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2-14 10:03)
分类: 分行

 

薪火

 

 

微薰的风

久久吹拂着院角的

一棵桃树

太阳耀眼的斑点

晃悠着

抚摸新媳妇隆起的腹部

 

 

她坐下来去择菜

婆婆小声对她说

那年三月

我抱柴烧火时

肚子突然痛起来

未跑到房里

儿子就落地了

快得让人羞躁哎

 

 

桃花摇动

象灶前的火光

映红了这两个女人

干净的、抿起的嘴唇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12-20 16:25)
分类: 分行

 


今夜很冷了,外婆”
“是啊!我刚停下纺车
去院子里看看。月亮已经升高
满地霜雪
打湿了鞋子。我就回房间
给你远在洛阳的外公
写一封回信”


“妈妈,今夜下霜了”
“我从后院回来
你邻家的嫂子
出来抱柴草时
突然生下了孩子
幸好我过去看看,阿弥陀佛
还好母子平安”
霜打的干草上留下了产妇的血
和新生儿响亮的啼哭


“今夜,南京下霜了吗?
我的女儿?”
“我11点从图书馆回宿舍
路灯里看到霜花降下
心里很安静
好像突然长大了,妈妈”

我在院子里走动,搬走两盆菊花
经霜的花朵那么沉
像是岁月,走过去,留下了根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12-19 15:00)
 

扬州慢

 

 

1.

 

 

她在我的幻想中

还很年轻

腰肢轻软,瘦西湖缓缓给她

系上带子。她娇弱,尚是豆蔻枝头,没来得及衰老

 

 

2.

 

骑鹤去见她,未免矫情了一点。

不如提半轮淡金月,衣裳轻盈,缠不上沉重的十万贯

带几朵红芍药,够了够了

 

 

3.

 

我多小呵,象米粒,如荠子

乘纸舟而去,烟花三月

河流亮闪闪

远山一团团

 

 

4.

 

遇到疑虑重重的老太婆

吟着杨州慢。她心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记录


《山东文学》2017
摇晃


走廊外面一株竹子在轻轻摇晃
当我走近时
它的摇动便具有了一些暗示


我的身体总是先于我
感觉到事物的情绪,并预知它的形状
在某种程度上说,我的身体

比我的思想活得久,因此具有了
一种哲学性
比如说吧;当我酣睡时

牡丹开了,夜气浸入
梦魂欢颀而颠倒
而身体因深知

其虚无
而无动于衷
静如落叶


七月


是预言家复活的日子
他在空无一人的街上走着
阳光夸张地炙烤着
街道的一侧
没有风,连喧嚣的鸽哨
也静止了
他在热浪汹涌的柏油马路上走着
脚步发出空空的声音
另一侧,巨大的
钟楼的阴影
夺取了一片三角形的阵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记录

在大理读金庸《天龙八部》
龚学敏

名字隐秘的女子,在诗词的水面,
摇出荷叶状的歌谣。足以蜻蜓,
足以让写下的文字们受伤,力不从心。
我在画出的雪花上吐纳。

在大理。我把阳光掰碎,
给花朵下蛊,一直到民国。
一剑穿芯,有人在梦境边汲水,筑寮,
马放在琴声中。
我至高的功夫是暗器,不问来处,
或青城山,或火车的旁门。

剑光至,一挡。醒来,
手中便少了一枚汉字。

唐诗三百首,招招要命。
我手中的字已不足三百。

玉兰是满城秘籍中的哑语。会武功的苜蓿,
疾走在缰绳上,
说话的是城中的酒瓮。
太阳多高,刀客们就饮多高。嘘,
玉兰的酒杯,是最好的解药。

扫地的草,道行最深。
诗中的招数被天龙寺的风吹走。

在大理。不可至洱海,
阅读  ┆ 转载 ┆ 收藏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