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国之春长风
北国之春长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647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友情链接

长风博客中国专栏

更多文章在这里

原始社会网

原始社会-高品质原创作品

长风网易博客

长风网易博客

北国之春

思想之家 学术之园

博正学术

博正学术

列瓦雷士博客

列瓦雷士博客

刘军宁的博客

刘军宁的博客

余世存的博客

余世存的博客

江月林

过一种美好的人生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佛学

文化

分类: 读书

金庸先生的《天龙八部》描写的是世间众生相,“无人不冤,有情皆孽”。段延庆就是其中一位。

因为大理出现政变,太子段延庆身在国外,在准备回到国内登基时,却在湖广遭到强仇围攻,虽然尽歼诸敌,却也身受重伤,双腿折断,面目毁损,口不能言。他凭借顽强的毅力回到大理,但历史的进程已然变更,段正明做上了皇帝,谁还会承认他这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臭叫花。他本欲找天龙寺的叔叔枯荣大师主持公道亦不能。他全身高烧,创伤既疼痛又麻痒,实是难忍难熬,万念俱灰,想一死百了,但却没有死去的勇气。活也不是,死也不是。真是难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09 22:37)
数日不见小雨,到他家去看个究竟,小雨的母亲说:'小雨上学去了。'上学?第一次听说,不知何意,但我明白,知道何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上学就意味着小雨离开了村子,去干什么,去上学,上学做什么,与我自不相干。小雨走了,生活依旧,玩耍照旧。

落雪之际的某日,我于房后的冰地滑爬犁,突然小雨出现了。我甚是惊奇,问道:'你不是上学去了吗?'他答道:'放假了。'说着把包取下,那便是日后我所知的书包,然后于雪中刨个坑,埋下。放假?第一次听说,不知何意,想来与小雨回来有关,他能回来找我玩,就是好事,那放假当是好事了。晚上,听母亲说,小雨逃学,被他父亲体罚,赤裸着上身靠在屋外的水泥电线杆上。逃学?第一次听说,不知何意,总之逃学和放假是有关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01 00:02)
如此标题不免令人联想我们村那时有厕所,实事求是讲,真的没有。上厕所与解手、出恭、大小便是同义语。可以理解的是,这定然充分贯彻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一句话:'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只要无人看到,或者即便被看到也埋着头装作没看见,方便之地就是厕所。没谁对此提出异议,更无须大惊小怪,似乎理所当然。不论狂风暴雨,还是大雪纷飞,沐浴天地间,与自然融为一体。出恭时,夏季固然会留下痕迹,冬季则很少留下,它们很快会被雪覆盖。至于其他的,多数情况下,会有狗赶来定点清除。如果一条狗来自然是人狗皆大欢喜,若是两条狗同来那就危险了。在本村如厕发展史中,便有位成人出恭时,由于争食的狗互掐,而误伤其屁股的惨剧。

前一篇文章提到,我所在的东部分场有一排砖瓦房,最早的时候是职工宿舍,内有长长的走廊,后来成为住家,便重新进行了布局。至于一排之说,也不太精确,在其中间有大片空地将其截为两部,大概是为了将来再建房子而设计。我家在西部的东头,场办公室在东部的西头。办公室的门面南而开,我家的则是向北而开,不过又接了间门房,为仓储之用,门房的门面东而开,这样我们出去,开门第一眼便能看见办公室的后墙,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成长的家乡并非水乡,但在我的记忆中却多有水的出现。那年,具体是哪年我是记不得了,总之是下了很长时间的雨。据说江水泛滥了,在填满水的车辙中都能见到鱼,我是没有见到的。但记得我去房后的老姑家,确实是穿着靴子,行走于水草间,以往被踏出的小径已然被水吞没。老姑家的屋中,水都快要上炕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个地方长满了绿草黄花,蝴蝶翩跹其上,青蛙跳跃于下,夜间更是能听到蛙鸣连成一片。到了冬季,这里的水便结成冰,枯萎的草间断着冲出冰面,随风摇曳,没有被风刮走的雪就留在它身边。四野茫茫,枯草稀稀,唯有我们的到来,才打破天地布下的宁静。

严格来说,我的家乡当时是国营农场,成为行政村那是多年之后的事情。农场分为东西南北四部,西边的是总场,东边的分场只有十几户人家,这当然是在知情走后的事情了,以前会多些。一排砖瓦房东西走向,此处原是职工宿舍,后来便成了各家房屋。在这排房子后边零星有几间土房,我老姑家那时便住这样的房子,没过多久,土房就没了,她家也搬到那排砖瓦房。我行文时,多以农村相称,不提及农场。从农场到行政村,也是经历了不少风雨,足可写部历史,这却不是我的事情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24 12:01)

我很久没有在网络上发文章了。这固然是因为琐事太多之故,但也只是搪塞罢了。以往,我会经常写些杂文时评,后来,也不写了。原因当然是有的,我曾认为那些文字会让沉睡的人醒来,不料却发现那些人多是装睡,叫不醒的。也就不再呐喊了,喊声越大,振痛的却是自己的耳朵,那又何益呢,人终究有选择为自己挖坟的权利,看着他们自由的死去,也算一件乐事。

我年轻的时候,写过几篇散文,现在看来不免多些酸气,有“为赋新词强说愁”之感。不过,我的一些朋友却非常喜欢读,以为杂文太过犀利,看散文倒是舒服得很。可我也一直没有动笔。最近,总回想儿时的一些往事,便觉得有必要写点文字,至于思想如何,终究是没有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黑龙江

休闲

分类: 图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黑龙江

休闲

分类: 图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黑龙江

休闲

分类: 图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读完的一本书再次勾起了一直萦绕在我心里的一个争议性话题:中国的传统与自由有关吗?中国的历史是自由的历史吗?这本书就是长风先生的《流氓与贵族:秦汉风流八十年》。这本书有两个特点,一是书中充满了故事;二是书中充满了自由。如果把两者合起来,那就是书中充满了自由的故事。这正是我所期待读到的中国历史,也正是我期待阅读的自由故事。
  很多人认为,中国的传统是一个与自由无关的传统,中国的历史是一部与自由无缘的历史。学校中历史教科书的历史,基本上是作为阶级斗争的历史,作为阶级专政的历史,作为个人服从权力的历史。虽然许多反对自由的人士与赞成自由的人士在对许多问题的看法上针锋相对,但是他们之间往往有一个奇怪的共识:中国没有自由的传统,中国没有自由的历史。
  然而,这个共识早就被一位历史哲学家破除了。法西斯统治时期的意大利自由主义历史哲学家克罗齐认为,无分国别,人类历史都是自由的历史。自由并不是一个外在于历史的目标,它就内在于人类历史之中。历史是作为一部自由的故事而展开的。对于持历史与自由无关的观点和上述共识,克罗齐是这么回应的:持这种看法的人,用耶稣的话说,是不知道他们自己在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捍卫人生正义的历史书写

  ——读长风《流氓与贵族——秦汉风流八十年》

  梁卫星

  一

  据说,中国每隔十年就会兴起历史阅读的热潮,吾生并非太晚,却也不曾亲历此等阅读热潮的规律性涌动,也无意于研究国人阅读史以验证此等说法。但近十年来,国人对历史的阅读的确处于一种极端亢奋的状态,大有历久不衰、方兴未艾之势。这自然是让人万分诧异的,但细思之,却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太史公说,人穷则返本,大凡一个历史阅读热潮翻涌的年代,也一定是一个现实人生极端匮乏空虚的年代——这个年代的价值观处于混乱状态,日常道德伦理的凝聚力荡然无存,人生意义难以把握与确定,人生正义缈不可期,时代的精神状态濒临崩溃。生活于此末世境遇之中,人类本能的向善慕真之心总是驱动着他们试图摆脱泥淖,寻求正当正大的生存可能性。而正当正大的存在可能性,不在未来,只在过去,历史正义里有人生正义存焉。当然,历史正义本身是存而不显的,并非一切历史叙事都能显明历史正义,只有既能保持对历史的同情又绝不放弃对历史的审判,历史叙述才能弥散安慰人性人心的历史感,才能昭示成人之美的历史正义。每个民族都有独特的历史感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