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小都察
小小都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2,026
  • 关注人气:4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4-03-02 09:12)

    每一个走进你生命的人都不是偶然,即使相遇是短暂的,亦或是疏浅的。

    马石城,我的大学同学。想为他写这篇博文之始,我的心就处于纠结之中。与他交往不深、了解不多,能写些什么,无有可写为什么还要写他,等等,一连串问题让自己心烦意乱,竟觉得不写点什么不足以平复自己的思绪。想来想去,这种冲动还是源自同学的这层关系。毕竟四年军校的生活,同吃同学同练,也有过简单的欢乐,如今却阴阳两隔,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写些文字纪念他,以便求得心里的安慰。

 或许因为彼此不同的做事风格,不同的表达方式,我和他的关系也仅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05 16:51)

又一次到机场为女儿送行,再一次注视她渐行渐远的背影……

每年一次留学探亲,从相聚到分别,总是这一刻的印象深切且挥之不去。

女儿第一次出国因有母亲的陪伴,她欢快地像出笼的小鸟,背影很快从我的视野消失。我一个人站在安检外,虽说有点失落,但也为她实现留学的梦想而高兴。

女儿第二次出国没有像前一次那样兴奋,也许是少了些对外面世界的好奇,亦或体会到了一个普通家庭孩子在国外拮据生活的不易。

女儿第三次出国是在新春元旦过后,仅两周的假期,相聚的喜悦还未散尽,分别的伤感又要面对,那真是一种折磨。我莫名的忐忑,想不出该跟她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还能为她再做些什么。傻傻的我,特意买了一个绒布制的熊猫,装在女儿身后的背囊里,希望以此减少她旅途的孤单。熊猫的头紧贴着女儿的后背,惹得路人直呼“panda girl!panda girl”。女儿没有因别人的赞叹而露出笑容,也没因我送这个礼物而显出欣喜,仍旧以她特有的方式,平静地与我道别。

站在一旁、执意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15 20:18)

清明节中的“节”,应指节气而非节日吧,否则放假为何没有节日的心情。

放假第一天早上,我约哥哥去炎黄陵园为父母扫墓,回来心情依旧沉重。父亲是独子,往年父亲在,即使不能回老家,他也会安排别人去为他的父母扫墓,如今他走了,得有人帮他完成这件事。这个闪念尤如父亲给我的暗示,成了我无法逾越的心结,于是决定乘当晚航班回老家,给爷爷奶奶还有姥爷姥姥扫墓,再去都氏家祠祭拜祖先。哥说机票太贵别让他儿子去了,我说既然侄子有这个愿望,就满足他,况且让他知道先辈安葬的地方,将来还要靠他去扫墓。

走出舱门,外面飘着雨加雪,顿觉多了意想不到的寒意。久别的家乡以这样的方式,给我们一个意外的“洗礼”,真道是清明时节雨纷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01 10:31)
标签:

杂谈

分类: 痛并快乐

什么样的买菜群众见到警察掉头就跑? 

什么样的枪伤可以跑出3公里而不倒下?

    海南东方公安局原局长李国和案即将水落石出。当年那份《海南特区报》不仅捏造了委员长批示,还包装了一个“无辜青年”,导致了多名警察含冤入狱。本案受害人披露了那篇新闻中的多处疑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五一期间偶遇一位学者,他曝了一个惊人的秘密:国家每年花几十个亿用于人工降雨,实际上根本没有多大效果,以他的经验说,这是一个骗局!惊讶之余,我与他进行了辩论。他说的有理有据,尽管我无法确认他说的话真实性有多少,就像无法证实人工降雨的效果有多大一样,但我觉得每年用几十亿纳税人的钱,真得效果不大,还不如去盖希望小学;而且既然有质疑,有关部门就应该去研究,那怕吵得天翻地覆,也要把人工降雨的效果搞清楚。

这位老者叫王程远,他曾在陕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工作。那天,我们是从五一当天的沙尘暴说起,一直聊到他所熟悉的人工降雨。说实话,我对人工降雨一直心存好奇,认为那是惟一能证明人定胜天的依据,故对从事这项工作的人员有种莫名的崇拜。

他说:2010年的第一场雪,即2011年2月7日那场雪被说成是“人工”的结果,当时京华时报做了《人工增雪增加两成降雪量》的报道,新华社通电《鲁豫苏皖人工增雨》《空军飞行两架次,实施人工增雨面积5万平方公里》等。——那场雪我记得,那天是我刻骨铭心的日子,我的父亲就是在那天离开的,当时下雪我还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今天是父亲的安葬日,心情冰到极点。昨天,天气骤变,气温变冷,还下起小雨,像是哭泣……

父亲走的当晚下了场雪,那是2010年北京唯一的一场雪,好像是冥冥中的安排。于是我猜想,今天也会非雨即雪的。10时12分走出家门,我发现老天又变了脸,晴空万里,阳光明媚,难道是父亲的保佑?

老张已在车内等我。其实安葬父亲是否邀请朋友的事,一直困扰着我。不请,一个朋友不来,很没面子,况且需要人帮忙;请吧,这事谁来合适,一定要“铁”,是那种能面对死亡的。如此画线,发现朋友虽多,却不一定都能出现在这样的场合。即便能来,也不好意思给人家添麻烦。于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4-01 19:17)

死亡,没有人愿意提及,却永远无法逃避。

第一次面对死亡,是在我5岁的时候,送走的是我的姥姥。那会儿,我害怕进太平间,更害怕见死人。可我,又不想错过见姥姥的最后一面,一直矛盾着、恐惧着站在大人旁边,看父亲和母亲跪在灵车前,大舅摔盆,其他人哭泣。我除了跟着大人们哭,也不知该做些什么。

第二次面对死亡,是在我24岁的时候,送走的是我的母亲。那会儿,我从外地返回家,看到母亲穿着奇怪的衣服,躺在医院的太平间里,恐惧很少,泪水很多。那天,送走母亲和送走姥姥没有什么不同,惟独跪在灵车前的父亲和母亲换成了姐姐、哥哥和我。哥哥摔盆,其他人哭泣。我的外侄与当年我送姥姥时的年龄差不多,在一旁流泪。我无法接受母亲去逝的现实,从那时起,我落下一个毛病:心脏会紧急刹车,休息二、三秒钟再重新启动。医生说是悲伤所致而引起的心脏早博。

最近一次面对死亡,是送走我的父亲。这一次,我和哥哥一前一后抬着父亲的灵柩,恐惧没有,悲伤很多,只是泪水比送母亲时少,好像能面对父亲82岁去逝的事实。姐姐、哥哥和我,依然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26 13:50)
标签:

滴水汇洋

小小都察

分类: 往事如烟

东北的三月一点春的迹象都没有,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半小时的路程,没到九点,我们便到了某监狱。刚一落座,便被告知:要采访的三个人只有A同意,B和C都不同意。也不知是否因为室内温度高,还是听到这个消息引发的焦虑,我竟流出汗来。之前,同事说:接受采访是服刑人员求之不得的事,表现好还可以加分,会对减刑有帮助。乐观的我没做丝毫准备,现在遇到这样的问题,真是措手不及。究竟什么原因导致他们不接受采访?大家分析了各种可能,最终决定由我去做说服工作。而我心里明白:既然他们已拒绝了狱警,是很难再为我们改变的。虽知劝说是徒劳的,但我别无选择。

从办公楼出来,到狱所不到一公里的路程,寒冷的北风吹得人缩头缩脑,而我已全无知觉。

B我不认识,而C,我曾采访过他,是一位不善言谈、性格内向的人。说实话,能想像到他接受采访的样子,效果未必能好。当然,若能说服他接受采访,谈谈他狱中带来的人生感悟,会有很强的现身警示效果。他若拒绝采访也毫无办法了,我们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往事如烟

记忆,是应该记住,还是抹去?这显然不是问题——记住的,忘不了;记不住的,也留不住。可有些东西写成博文,必竟是好事,多少年后想起来,跑到里读一读,像看到老照片,想起那些人,那些事……

我最近的一个记忆,是发生在从重庆返回北京当天的早上——

凌晨四点,半梦半醒之间,任凭跳动的记忆来折磨自己。

昨天下午,颁奖典礼上,6场《纪律条令》知识竞赛片花一播出,我的心跳明显加快,脑海中不断闪现那些记忆的片断。65个日日夜夜,从北京到天津、到济南、到西安、到扬州、到海南、到重庆,我和团队的7个人,像一群南飞的候鸟,不是在旅途中便在工作里。每天很早起来,洗澡,吃饭,坐车;到电视台演播室里联排,竞赛,录像;晚上还要开会,预测着各种可能出现的问题。

先是天气不给力。除了海南,其他5个赛区都给了我们特别的寒冷,非雪即雨,如影随形。每当耽误了饭点,饥寒交迫中就会想到,难道这是天意。后是工作不给力,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18 13:15)
标签:

杂谈

让精彩的瞬间成为永恒的准则
公安部举办“为了金盾的尊严——全国公安机关《纪律条令》系列宣传活动”

 

    2011年1月7日16时50分,重庆电视台演播厅里伴随着全体人员合唱《歌唱祖国》的歌声响起,全国公安机关《纪律条令》系列宣传活动告一段落。闪光灯频频闪动,连同观众的一片掌声,定格成一道亮丽的风景。
    回首筹备工作的200多个日日夜夜,一幕幕仿佛就在昨天——
    2010年7月12日,《纪律条令》系列宣传活动策划方案出台。
    2010年8月24日,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纪委书记、督察长刘金国在策划方案上作出批示,“要造成影响,务虚要体现在务实上”,整个宣传《纪律条令》的战役打响。
    2010年9月21日,《纪律条令》系列宣传活动之知识竞赛6个承办单位协调会召开。
    2010年10月9日,《纪律条令》系列宣传活动之中国首届警民互动博客征集活动在新浪网启动。
    2010年10月21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