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4-08-12 01:07)
标签:

随笔/感悟

情感

好久没有这么,半夜时分,听着音乐,随便写点东西。

喝了点小酒,想必已经是醒了。抽了一包多烟,嘴巴有点麻。

这几天从摇滚、爵士、乡村,最后听到了经典影视歌曲。好像也无所谓听什么不听什么了,随便有点什么动静就好了。为什么呢,想了想,可能就是不太喜欢安静吧。

但是不怎么想说话,腻味的不行,挺燥的,和天热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如果必须说话的,最好是能和陌生人随便聊聊。

或者,我出去溜达溜达?

去哪里呢,近点的地方?

夜深了,想起好多老朋友,现在好像都不太联系了。

失联不是没有电话,当然也有真正失联的,真正的问题是打个电话,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如果是工作方面的事情,太恶心了;如果不是工作上面的,吹牛扯淡实在没有太多意思。

不知道有人理解我这种状态不,我都觉得我快抑郁了,我以前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无比开朗的人呢。心宽体胖,很多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简直是没心没肺乐天知命。

为什么会这样,什么时候开始的,不知道会持续多久。

怎么办?

要么睡不着,好容易睡着了,然后睡不醒。

天天盯着黑眼圈,疲倦的好像不仅仅是身体,哪哪儿都挺累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06 21:24)

 

哪怕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强迫症患者

也无法整理好我世界的凌乱

 

天地倒置

乾坤倒转一般的地球仪

上面的颜色有亿万种

唯独没有蓝天

没有绿草白云山峦和大海

要么是无数个小坑

要么是无数个随风摇摆

不规则的小丘

风前一刻像温柔的姑娘

柔夷抚过我的脸庞

后一刻就比飓风还可怕

我就像大海里的一截朽木

无数种

说不清的力量

把我撕碎

把我搓揉

把我揉捏

把我挥洒到一个垃圾堆

我已分不清

这是我

还是一堆其他乱七八糟分子原子电离子的糅合体

 

一个头发身体满是黑泥的疯子

正用他那豁牙露齿的嘴巴

哈哈大笑

笑的喘不过气

跺脚弯腰倒地

打跌不止

我看见他身上的虱子

被抖落地到处都是

每一个虱子都那么清晰

我看见他们都

长着我一样的耳朵嘴巴眼睛鼻子

都泪流满面

都肩膀抖动

都浑身伤口

都血流不止

 

从什么时候起

记不清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19 15:16)
标签:

杂谈

情感

一个好兄弟宣告失恋,这个兄弟曾经是我非常羡慕的对象。一个82年的老男人第一次真正恋爱,就找了一个90年的女朋友。什么是一枝梨花压海棠,什么叫老牛吃嫩草。虽然由于他的存在,让我成功甩掉了老牛的帽子(我老婆仅比我小两岁,这帮损友),但是每当看到那兄弟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的幸福感光线的时候,我还是会比较嫉妒。为什么我没有这样的桃花运光顾?

昨日,不幸收到该兄弟传来的坏消息。由于地理原因,一个在北京,一个在无锡,女朋友提出分手。兄弟急切找我,悲伤痛苦溢于言表。看得出来,初恋即面临失恋,这种痛苦对于这个阳光的文艺青年有点无法承受,毕竟前一天还是幸福快乐能从头发梢里辐射出来,下一刻就面临决裂。甚至女朋友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纠结都不知道,可见以细腻见长的该兄弟还是被爱情弄傻了不少。

曾经我是他的爱情顾问。虽然本人不见得有多少爱情经验,但是的确指导这个智商和情商两极分化非常严重的兄弟,还是有点效果。当初我那套理论,现在回想就如同王婆给西门庆支的招颇有雷同,且并非原创,简言'胆大心细脸皮厚'。相信很多情场浪子随便说几句都比我这个高深莫测。

其实,我并没有为兄弟的爱情判死刑。因为有典型的例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16 21:30)

又快过年了,有些思乡。

所以把博客名字改了改,乡土气十足,无他,这个名字就是我出生的地方。我常常和别人说,我是山西内蒙人,并非说笑。我出生的地方就是这个名叫九墩沟的地方,这是一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每当我想家的时候,就会在梦里梦见家乡的老房子,梦到村里的某一条沟,想起儿时的玩伴,想起那延绵不绝的土长城。

然后萌生一个念头,写写家乡,忆忆童年,不为流泪,只为抒怀。今天写的算个开头前言吧,罗嗦了看客们且原谅,因为想到的东西太多,难免混乱。

这个是一个普通的村子,记忆之中是有些破败的,村西头有几家还住着窑洞。由于地处北方与北京约在同一纬度,在冬天的时候,一眼望去到处都是土黄色一片,没有任何绿色,连村里的土狗都几乎是土黄色的。村里的小孩三五成群揣着弹弓子,两个口袋鼓鼓囊囊装满了蚕豆大小的石子,随时准备瞄准树上的麻雀,当然很多时候会有些偏差,石子把哪家人家的窗户上玻璃碎了。然后小孩们一哄而散,那家的大人从屋子里提着扫帚出来的时候,没有半个人影。

这又是一个不普通的村子,地处山西内蒙交界处,有时候我爱和朋友开玩笑,往前走200米就到山西。这还真不是夸张,从村子最靠南的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女儿七个月了。

可爱,聪明,像一个天使一样,只是翅膀和光环不让爸妈看到而已。

喜欢跳舞,喜欢被人牵着双手走路,按时睡觉,晚上不闹。喜欢看电视,喜欢儿歌,喜欢笑,高兴的时候大声地叫。能挥手再见,能玩玩具,有时候能把用遥控把电视按着(只有一次),能把面条吃的满脸都是。

若兮小朋友,你好。你是上帝赐给我最好的礼物,仙女谪仙下凡到这里,爸爸肯定是几百年修了无数的功德,才换来你这件小棉袄。但爸爸很是羞愧,虽然是学的文科,却无法用其当的语言文字来形容你。

每当清晨起来,每当下班归来,看见我的小天使,任何不愉快都离我远去。

恩。SHOW一张照片,羡慕的同学就转起来。。。

 

你能形容这种快乐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沉默了三年多了。

一来忙于工作(这个理由更多像借口),二来生活烦扰,没有心情写。总是静不下来的时候很多,其实感想还是不少,不记录自然是如云散烟消,无法捕捉。

直到最近,由于家庭琐事,突然发现自己还是有写作的能力,虽然可能写出来的东西都还是乱七八糟,总归是比文盲强些。于是上来,到学军的博客上看看,挺有意思的,踩了两脚,发现晚上他又踩回来了,只是没有留言。

文艺青年学军又出新书了,为了支持你,这次就不剥削你了,已经在网上订书。也就不学那些俗套,找你签名了。因为上一本已经有签名了,万一以后签名值钱了,一个和两个也区别不大。

既然又重新来了,就记录些什么东西,希望自己这次能坚持的久一些。最少比坚持戒烟和坚持减肥,坚持的久一些吧。哈哈。

当父亲了,女儿很可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08 15:01)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文散文#


妹妹今年要结婚了,我很开心。这种开心我甚至有点无法形容,这种开心是当大哥才能有的开心。想象之中的妹妹似乎还应该很少,因为这七八年来,我大多数的时候就在电话里听妹妹的声音。但是妹妹还是长大了,这个长大不光是年龄,更多是其他的。妈妈说,妹妹最喜欢就是帮妈妈做家务,洗衣服,擦玻璃,拖地等等,妹妹总是让妈妈什么都不用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就行了。妹妹帮妈妈买东西,总能以最低的价格,买到最好的东西。妹妹还找了一个让家里都开心的对象。比她那些表姐妹都要好的,至少我这么认为的。踏实,勤快,节俭,对她好。看到这些,我真有点忍不住赞美生活。现在,我开始不认为妹妹还是那个任性的只知道惹父母生气的小姑娘。

 

妻也回来了。她惦记着我们家乡的烧土豆,惦记着野外的酸溜溜(一种野果)。当然了,妻说,我们家的人都很好。于是,妻就在家里帮着妈妈和姨他们忙活着,吃着爸妈专门给她准备的蔬菜和水果。直到弟弟从西安回家,我们全家的人都齐了。弟弟已经是有着八年兵龄的老兵了,一名连长。

 

我们都开始忙着聘姑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04 13:28)
标签:

文化

分类: #旺旺诗歌#

 

那一年
我骑了一匹瘦得不能再瘦的马
由打北到不能再北的北方而来
经过荒原
那一片精神的千里荒原
穿过大道
一条曲折蜿蜒的漫漫长蚯
路过群山
这是几亿年前的无尽沧海
我手搭凉棚
打马经过
大地的漫长中轴
我在耐心寻找
那是一年之中的清秋

 

那一年的清秋
我风尘仆仆
喝了半碗稀粥就上路
风刮起了有四五六七级的沙子
我还在用放大镜在地图上奔走
没找到所谓的古道
没找到曾经的驿站和渡头
没找到哪怕一叶乌篷舟
没找到盛汉大唐时的骠骑
什么也没找到
只看到了火红的落日
一个猛子扎进了群山
后来一晚上
我都在等那个不熟水性的汉子
从水面露头

 

很多年后我仍然记得
那一年的清秋
我又骑着那年的那匹瘦马
那年的清风柔柔掠过时
那年的马蹄轻磕那条柏油路
我只能坐在那年的鞍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旺旺诗歌#

挺想再听几次
屠洪刚的精忠报国
挺想喝点小酒
就点花生米
用张三已经发黄的杯子
喝上一杯浓茶
然后在七八月份
炎热如蒸笼一般的重庆
和依林边手谈
边挥汗如雨
听张三和启子
以及谭鹏
高声地阔论与我们不相干的
国事家事
我们横七竖八地倒在
图书馆后的草地
倒在张三的小屋里

 

那是一个方寸大小的屋子
甚至没有我们那破旧的寝室大
在那里酷似鲁迅的张三
喜欢写论文喝茶饮酒
扇一把粘满胶布的扇子
然后和我一起站在同样狭小的窗前
一起大骂
谁谁谁
这些个狗日的

 

在料峭的十二月
我们半夜出去
买10元两饭盒的烧烤
抽两元钱一包的翡翠
在吞云吐雾里
看着没有一个星星的天空
两个醉汉
走在曲折的回家路上
张三说
腿就是腿不是别的
我答
到处都是聪明人,我是傻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旺旺
旺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10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扬帆计划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张三

咸阳张三

我的老博客

中国博客网上的老blog

中国青年学会

我们大家的精神乐园

阿呆蛙

吴晕

起点书

争取每天更新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公告
同志们,给大家拜年了。欢迎大家来人,来贴,来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为西南灾区捐思源水窖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