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6-01-31 09:02)
分类: 散文随笔杂说

微笑的王玲

 

认识王玲大约有十年了吧。期间见过四次,每次见到她总觉得她不会老似的,一直是那副淡然和娴静神态,哪像我等,皓首如雪有需就染发,额上都可以开电车了。

 

去年(2015)9月初,接到国良兄的短信:【王玲于2015年9月5日2时48分,在苏州永鼎医院安详离世,享年62岁。遵其遗愿,后事从简:不开追悼会,不举行告别仪式,不置墓地。】

 

哦,王玲与我同年,网名柳浪,可见她极爱江南。

 

对王玲的离世,坦率地说虽是意料之中,但也的确震惊!因为祈祷着会有惊喜;殊不知,有希望就必有更大的失望在边上窥视着。可人怎么可以没有希望?不是说,唯有希望才是推动人类进步的动力吗?嗨!这是个哲学问题。

 

这段时间,国良兄以《妻子王玲》为题,呕心沥血洋洋晒晒六万多字写下了对爱妻的追思,其深情与心状不言而喻。我以为,写爱妻文的人决不少,但以六万字状妻子音容笑貌,性格癖好者寡,由此,我坚信,必是书不尽心言。

 

现在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24 22:05)

礼拜天路过教堂,临时起意想进去参观。见门口一个跟我年纪相仿的女士,她外穿着80年代洗的发白的涤卡灰色方领衫,毛衣领口露出蓝白细格的衬衫衣领,满头雪白的齐耳短发,朴素至极,干净至极,圣洁至极。

 

我忐忑地问,我能进去参观吗?她和蔼地说,欢迎参观,便得体谦卑地引导我。在我看来,这种表面上的谦卑丝毫掩盖不住她内心高贵的沉静。

 

我问,你是教堂的工作人员吗?她轻声回答,不是,我只是义工。而我本想说的是,你是神职人员吗?只是下意识地改成【工作人员】,但我觉得【工作人员】这词实在是用词不当,是亵渎她了。

 

教堂里人满为患,连走廊里也坐满了听布道的的人,讲道的人应该是三自爱国教会的,即便如此,还是有那么多人希望聆听上帝的声音。

 

稍坐一会,我便出门,那女士依然守在门口,优雅地对我说,欢迎下次再来。阿门。在她面前觉得自己不干净,想回应她一句【阿门】,但不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11 22:57)

转身

人有张嘴除了吃饭,就要说话,唉,有很多次了我总想管住自己的嘴,很多次了,如果率性而为,还可以说更多,做更多。管住嘴也就是管住思想,也许可以活的长久些,为自己,也为一切爱我的人。于是犹豫了害怕了


看到温和的斯伟江被全网封杀后又终于又开口了,温和如他竟然也憋不住,又开博了,原以为斯伟江不会再说话了,说他不会说话是认为他会觉得多说无益,不如多干,所以看到斯伟江四处做法援,但思想岂是可以禁锢的?既然思想不能禁锢,那么嘴就要说话

 

好好的一个温和派硬生生被逼成反对派,何苦?


【肉身的沉重,温暖的家庭,往往让我们有所保留,会让多数人不要走极端。但总有选择不同者,你选择自己的路,九死不悔,多少会有价值。《悲惨世界》中,学生们固守街头,困苦交加,希望第二天巴黎人民觉醒,结果,等来的是加农炮,终于求仁得仁。是否唤醒了巴黎人民?我没看懂。我只看到,洗清完街头的血,人民生活依旧,只不过,幸存者内心那隐隐的血痕,长久存在。可以见到的,冉阿让的宽恕,改变了沙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解放日报3月28日刊文《“天然气价将大幅上涨”完全不实》,文章说:“新华社北京3月27日电(记者江国成)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司27日正式对“天然气价格将大幅上涨”的传言表态,明确表示“天然气价格将大幅上涨”的消息完全不实,“纯属无稽之谈”,个别媒体散布不实信息是极不负责任的。”

 

对于官方的辟谣民间的反应却是宁信其有。因此,此等辟谣起到了相反的作用,反而激起了抢购的风潮。《华商报》3月27日报道:“陕西省西安等地出现市民排队集中抢购天然气的现象,有人带板凳,有人带救心丸,有人一次买够10年用量。”

 

《齐鲁晚报》的消息,“一早就有很多市民排队缴费。”青岛新奥燃气珠江路店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刚开始市民通过叫号机叫号,可后来因为排队的人太多了,有的市民反复按号,叫号机系统彻底瘫痪了。”工作人员只能手写号码单。”

 

这实在是一种讽刺和悲哀,从什么时候起,国家权威部门的表态被民间作为反相指标的?

 

联想到对于香港的奶粉限售,《人民日报》3月22日报道“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副理事长刘美菊称国产奶粉主流品牌百分百合格”,而四天后的3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09 19:44)

过年了,辛苦烧了一桌菜,结果却没怎么吃,这烧菜也就是希望自己开心起来,添点热闹,结果白忙了。几十年来,一直就没感到过年的快乐,印象中66年前好像有过盼过节的愿望,文革开始就没有了,原因之一就是家里受到冲击,母亲的工资被砍去三分之二,过不起年了。母亲有话道,有钱天天过年,没钱年年过天。后来就是去云南,也没什么过年的气氛,过年也就是盼着杀猪。再后来回城后也是这样都是索然无味,细忖,也许自己的性格就是不喜闹猛,天性有点自卑。

 

今年可以退休了,现在每天期待的就是身体健康,想着,怎么着也要活到80岁,所以开始少抽烟,已经坚持4年了,3天抽一包,但并无彻底戒烟的念头,理由是人生苦难,没什么爱好,不打麻将不喝酒,自己又不是圣人,哪能没一点坏习惯?就留点抽烟的不良嗜好吧,说实话,对吸烟有害健康这话我一直不以为然,如果吸烟与肺癌有必然联系,那么如同其他致癌物质一样,烟草就成致癌物了,有位心血管专家对我说,抽烟与心脑血管疾病并无直接关系,云云。但是我认为,抽烟影响环境的确是有的;对不抽烟的人来说,身边有抽烟的,的确讨厌。

 

鉴于以上,每天只要PM2.5允许,就坚持户外锻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01 11:06)
标签:

杂谈

今天接到一个诈骗电话,结果没什么悬念,但过程很有意思,是语音的

 

电话:这里是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您有一张传票没领取,请在今天下午4点前,前往上海市中院领取,过时我们将强制执行,如有疑问请按9。

 

我感到很好笑,传票什么时候跟执行连在一起了?想着闲来无事,不妨捣捣糨糊,于是就按9

 

电话:这里是上海市中院,请问有什么事?

 

我:你那里是中院吗?

 

电话:是中院,有什么事吗?

 

我:刚才接到中院语音电话说我有一张传票没领取,这是怎么回事?到哪里去领?

 

 电话:到我们中院

 

我:你们是几中院?

 

电话:我们是二中院

 

我:二中院在哪里?

 

 电话:二中院在虹桥路1200号

 

我:你们二中院在虹桥?

 

电话:是啊

 

我:你们行骗是不是可以技术含量高一点?我来教你们一点常识,1、上海二中院在闸北区中山北路,虹桥路是一中院;2、传票不是领取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27 21:59)

继11月20日解放日报刊文《“酒鬼酒”塑化剂严重超标疑点多》后,11月27日解放日报又第五版关于连刊二文,《对速成鸡权威声音不应缺席》;《白酒遭做空,阴谋还是阳谋》,表达了对食品安全担忧。

 

食品安全问题由来已久,问题一出,便有“专家”出来释疑,这次“酒鬼酒”塑化剂严重超标曝光后,坊间就立刻戏言,等着相关部门和专家出来说诸如适当的塑化剂不影响健康,云云。

 

果然,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厉曙光说,其实我们常喝的瓶装饮料多数都含有塑化剂,只是少量饮用不会影响人体健康……所以,只要不是长期大量摄入,对健康不会有影响。同样,针对近日媒体报道酒鬼酒中检测出塑化剂(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问题,质检总局、卫生部、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有关负责同志接受了新华社记者专访,回答了记者提问:每天饮用1斤,其中的DBP(塑化剂)不会对健康造成损害。

 

白酒为什么要添加塑化剂?酒鬼酒副总经理范震曾于11月19日在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的采访时表示,公司无须在生产过程中添加塑化剂,没有利益驱动。而有业内人士指出,由于塑化剂有增稠效果,可以让年份不够的酒看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申请者说——经适房的纠结

 

 

本市第三批经适房申请、受理进入尾声了。申请者还需经历初审、复审两关才可以进入摇号选房程序,待真正入住估计还要一年左右。这不是问题,好歹总算有盼头了。


本文要说的是几位经适房申请者在申请过程中所遇到的政府在进入门槛设置上的自相矛盾。


宋女士,49周岁,就业状况:下岗;婚姻状况:离异5年,由于经济问题,孩子归前夫,因为下岗而经济窘迫,所以她离婚后无力另租房子居住,目前仍与前夫、孩子共居约39平方(建面)一屋,其尴尬和不方便可想而知,且担着假离婚的恶名,身心疲惫。


按经适房申请条件,人均15平米(含)以下均可申请;单身的则财产不超过18万元(含);年收入不超过7.2万元(含)即可。


宋女士自忖,这三个主要条件她均符合,于是她以单身的身份去申请经适房。


在经适房办理点宋女士被告知,除了一般性资料外,她仅需提供自己一人的收入流水凭证和财产证明即可,可宋女士又被告知,政府相关部门还需宋女士提供前夫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0 22:56)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