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6-01-31 09:02)
分类: 散文随笔杂说

微笑的王玲

 

认识王玲大约有十年了吧。期间见过四次,每次见到她总觉得她不会老似的,一直是那副淡然和娴静神态,哪像我等,皓首如雪有需就染发,额上都可以开电车了。

 

去年(2015)9月初,接到国良兄的短信:【王玲于2015年9月5日2时48分,在苏州永鼎医院安详离世,享年62岁。遵其遗愿,后事从简:不开追悼会,不举行告别仪式,不置墓地。】

 

哦,王玲与我同年,网名柳浪,可见她极爱江南。

 

对王玲的离世,坦率地说虽是意料之中,但也的确震惊!因为祈祷着会有惊喜;殊不知,有希望就必有更大的失望在边上窥视着。可人怎么可以没有希望?不是说,唯有希望才是推动人类进步的动力吗?嗨!这是个哲学问题。

 

这段时间,国良兄以《妻子王玲》为题,呕心沥血洋洋晒晒六万多字写下了对爱妻的追思,其深情与心状不言而喻。我以为,写爱妻文的人决不少,但以六万字状妻子音容笑貌,性格癖好者寡,由此,我坚信,必是书不尽心言。

 

现在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18 11:38)
分类: 文学评论

六骏溜达

 

(一)开场

 

好马为骏,《马语》的六马就是六骏。说到六骏,没来由地会想起“昭陵六骏”,那是中国这迄今为止最强盛的朝代(没有之一)为皇帝立下赫赫战功的六匹骏马。想到这里,思想不由得开了小差:“六骏”是因为皇帝而著称“昭陵”呢,还是皇帝依仗它们开疆扩土而敕封?那么六月四日(好巧,不过是阴历)血溅玄武门,是“六骏”之中的哪骏伺候秦王二郎的?于是,皇帝的夜壶也就成了国宝,盖因沾了“皇”字头的光,可谓穷奢极侈。但泽被“六骏”应该不是“夜壶”而为文宣,为了烘托秦王赫赫武功,果然,中国的文宣源远流长。

 

咦,这小差开的。以上基本上是废话,跟本文不搭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17 19:29)
分类: 散文随笔杂说

其实今天不是除夕,但总觉得今天是除夕,因为明天就放假了,所以就当除夕吧。好在除朝也罢,除夕也好,与我们已经关系不大了。

 

总觉得自己……其实不光是自己,凡是这年纪的人都觉得自己还没那么老,可老却是实实在在的在害怕中已经走进我们的生活,贴切的表达就是力不从心,做什么都力不从心。

 

年轻时,很不理解力不从心这词,觉得只要想做的就能做到,所差的只是对价而已,无非甲代价小,乙代价大点而已,怎么会“力”不从心?

 

去养老院看看吧,对老人来说,绝大多数养老院其实就是监狱,护工就是恶狱警。当家属来探视时,这些护工那叫一个亲切,温煦。可老人却是漠然。于是家属忙不迭的一边给护工道歉,一边责备老人怎么可以冷漠?其实这些老人心里是极恨极怕这些护工的,但又不敢对家属说,一旦说了怕家属区反映或投诉,于是迫害就加重了……所以,除了在心里无数次的冷哼:护工这一切都是装出来的。但除了漠然又能怎样?因此老人最大的希冀就是能回家,想尽一切办法的想脱离养老院。可家属怎么可能、怎么敢带老人回家呢?保姆未必比护工强,不是吗?

 

阿婆,我老公从乡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24 22:05)

礼拜天路过教堂,临时起意想进去参观。见门口一个跟我年纪相仿的女士,她外穿着80年代洗的发白的涤卡灰色方领衫,毛衣领口露出蓝白细格的衬衫衣领,满头雪白的齐耳短发,朴素至极,干净至极,圣洁至极。

 

我忐忑地问,我能进去参观吗?她和蔼地说,欢迎参观,便得体谦卑地引导我。在我看来,这种表面上的谦卑丝毫掩盖不住她内心高贵的沉静。

 

我问,你是教堂的工作人员吗?她轻声回答,不是,我只是义工。而我本想说的是,你是神职人员吗?只是下意识地改成【工作人员】,但我觉得【工作人员】这词实在是用词不当,是亵渎她了。

 

教堂里人满为患,连走廊里也坐满了听布道的的人,讲道的人应该是三自爱国教会的,即便如此,还是有那么多人希望聆听上帝的声音。

 

稍坐一会,我便出门,那女士依然守在门口,优雅地对我说,欢迎下次再来。阿门。在她面前觉得自己不干净,想回应她一句【阿门】,但不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11 22:11)

点击  采访李伟东

欧文.豪 论极权主义的三个阶段

(一)乌托邦,令人心醉神迷的天堂理想,它诱发了狂热,而狂热则导致了

(二)大规模的恐怖和人间地狱;然后,狂热与恐怖被耗尽,于是,

(三)人们变得玩世不恭,“看透一切”,政治冷感即犬儒主义,只崇拜金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11 22:57)

转身

人有张嘴除了吃饭,就要说话,唉,有很多次了我总想管住自己的嘴,很多次了,如果率性而为,还可以说更多,做更多。管住嘴也就是管住思想,也许可以活的长久些,为自己,也为一切爱我的人。于是犹豫了害怕了


看到温和的斯伟江被全网封杀后又终于又开口了,温和如他竟然也憋不住,又开博了,原以为斯伟江不会再说话了,说他不会说话是认为他会觉得多说无益,不如多干,所以看到斯伟江四处做法援,但思想岂是可以禁锢的?既然思想不能禁锢,那么嘴就要说话

 

好好的一个温和派硬生生被逼成反对派,何苦?


【肉身的沉重,温暖的家庭,往往让我们有所保留,会让多数人不要走极端。但总有选择不同者,你选择自己的路,九死不悔,多少会有价值。《悲惨世界》中,学生们固守街头,困苦交加,希望第二天巴黎人民觉醒,结果,等来的是加农炮,终于求仁得仁。是否唤醒了巴黎人民?我没看懂。我只看到,洗清完街头的血,人民生活依旧,只不过,幸存者内心那隐隐的血痕,长久存在。可以见到的,冉阿让的宽恕,改变了沙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一段时间来牵动人心的事有不少,比如朝鲜叫嚣战争、华东地区的禽流感等。给人的感觉是中国内忧禽流感,外患是朝鲜。关于朝鲜问题,中国政府的态度是与大多数中国民众态度相反的,这地球人都知道的。

 

所以,值得说的就只剩禽流感了。

 

解放日报在这段时间里每天都有与禽流感相关的文章,多的时候一天可达数篇。足见政府的重视,与十年前的SARS时期相比,已是不可同日而语。民众每天在报章看到H7N9感染的人数在增加,但并未引起恐慌,可见信息公开透明并不会引发骚乱而是相反。

 

今春以来,上海连续发生疑似公共卫生事件,仿佛没有任何征兆,黄浦江上就浮起上万只死猪,一时间我们不知道应该从哪个角度去关注这个事件。参考上海市政府公布的消息,人们得知不应该将之视为一起公共事件;而且不需要担心食品安全,因为官方消息称,猪的死因与疫情或禽流感病毒无关;也不需要考虑水源污染,因为专家认为这只不过相当于“游泳池里的几只苍蝇”。

 

人们也不能确定事件何时结束,官方说法是打捞工作已于3月24日基本结束,但直到4月初,上海水域中仍不时漂来死猪。尽管江上浮猪的画面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解放日报3月28日刊文《“天然气价将大幅上涨”完全不实》,文章说:“新华社北京3月27日电(记者江国成)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司27日正式对“天然气价格将大幅上涨”的传言表态,明确表示“天然气价格将大幅上涨”的消息完全不实,“纯属无稽之谈”,个别媒体散布不实信息是极不负责任的。”

 

对于官方的辟谣民间的反应却是宁信其有。因此,此等辟谣起到了相反的作用,反而激起了抢购的风潮。《华商报》3月27日报道:“陕西省西安等地出现市民排队集中抢购天然气的现象,有人带板凳,有人带救心丸,有人一次买够10年用量。”

 

《齐鲁晚报》的消息,“一早就有很多市民排队缴费。”青岛新奥燃气珠江路店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刚开始市民通过叫号机叫号,可后来因为排队的人太多了,有的市民反复按号,叫号机系统彻底瘫痪了。”工作人员只能手写号码单。”

 

这实在是一种讽刺和悲哀,从什么时候起,国家权威部门的表态被民间作为反相指标的?

 

联想到对于香港的奶粉限售,《人民日报》3月22日报道“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副理事长刘美菊称国产奶粉主流品牌百分百合格”,而四天后的3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25 20:22)

过年以来最抓人眼球的娱乐新闻之一莫过于李双江儿子涉嫌轮奸的事件了。网络上简直是一场嘉年华,幸灾乐祸者有之,冷嘲热讽者有之……这一点都不奇怪,在社会矛盾激化的今天,还有什么能比看见名人丢脸更刺激的呢?不引起轰动就不正常了。至于网民何以对李纷纷吐槽?原因就在于这类人物在公众面前从来高调如云,满口政委腔调,背后却连最起码的道德责任、伦理义务都不承担。因此一时间各式声音纷起,归纳起来无非是李双江儿子自在2011年寻衅滋事案后被政府收容管教才出来没多久就又犯更大的事儿,是怎么回事?李双江在儿子屡次犯罪中负有责任吗?

 

更有网站进行民意调查,1、溺爱,父母应承担责任;2、年龄尚幼,社会应宽容。

 

最近几天维护李双江的帖子非常多。按照正常逻辑,在应该在网上为这位受害女孩的呼吁的帖子要比维护李双江的帖子稍微的多一些。毕竟,站在弱势这一边的人还是多的。

 

可实际不是!奇怪的是人们关注事件动态时看到纸媒,和网媒头条头版的大多围绕着李双江生病话题。比如标题《74岁李双江因儿子涉嫌轮奸案气病被送医治疗》、《李双江之子涉轮奸母亲梦鸽希望其能得到社会宽容》;以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