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kethyspi
kethyspi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98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Pet
友情链接

夜想·一切皆与你们有关

卡卡的小屋,里面有很多娃娃的照片,很可爱^^

塵埃落定

追翼亲的窝,MS经常换……汗。主萌平新?不确定OTZ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8-06-04 15:40)
标签:

杂谈

分类: The time and The space

许久没更新过blog了,也似乎没了写东西的欲望。

这些天帮一个朋友的组片配字,但怎么都配不好,灵感消失得差不多了,上来发泄一下= =|||

最近想的最多的是关于“遗忘”的事。发现遗忘的速度加快了,一些人、一些事,原以为刻骨铭心,但到头来也只剩个模糊的印象。生活的单调让人乏味,或许也因为我天生是个不会自我满足自得其乐的人。

人的一生有许多选择,如果每次都挑最简捷的道路一味孤行,最终的人生也会黯然无色吧。

偶尔,也需要挑战一下自我的惰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28 16:25)
分类: 同人世界
大新年的,我就写了这么一篇东西做贺文……汗,连自己看了都郁结= =|||
这到底是被什么郁悴的东西附体了啊><

瓶中花

他的头发是细碎的金,他的火焰是流动的红。
他的眼睛像燃烧的太阳,他的炼成阵像眩目的日冕。
他对他说,瓶中花不受风吹雨打,开得娇艳。
他对他说,瓶中花没有自由,奄奄一息。

********************************************************

琐碎的事情往往占据了一个人的大半生。
像ROY。
他现在没有坐在办公桌前,也没有到东方司令部,更没有在形形色色的女人身边。
他无聊地打了个呵欠,将下巴搁到交叠的双手上将双手搁到直立的铁铲上,眼神居然有那么点呆滞。
一年……两年……三年。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金橙色的太阳在头顶上晃荡着,有点耀眼。
就像那人张扬的性子,还有湿了就会微微曲卷的头发。
是谁说过刻骨铭心永不忘的?XX的,现在怎么想起这句话怎么讽刺。一个连脸都快想不起来的人,要如何刻骨铭心永不忘?
嘴角庸散地挑起一个弧度,ROY低头。用铁铲继续修整那一片似乎永远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27 09:42)
转眼圣诞就过去了,不知道各位亲过得快乐吗?
最近心情倒是很不错,并不是发生了什么好事,可是还是莫名其妙觉得开心起来。呵、呵。也许是天气晴朗,也许是新年将近?
新年总是有好事发生的,嗯,就是抱着这样的期待。

另外,亲爱的(别东张西望,就是你[指]),我快要回家了。许久不归,那里说不定发生了有趣大变化。等我。
PS.连小冰MM都摸来这里了,笑,抱抱,我一切都好,放心。回家后我要看文呀我要看文。


新年那天也许不上来了,提前祝各位新年快乐,心想事成^^

PS的PS.预祝小光28岁生日快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15 22:14)
很久没上来了。
这里时间似乎永远停留在之前的那段日子。有点迷惘,有点疼痛,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生活没有改变,日复一日地重复,只是物似人非了吧。
今年参加了好多个朋友的婚礼,或做伴娘,或做姐妹,或做来客。有个朋友颇认真地说,当伴娘可千万不能超过三次,要不可就嫁不出去了。我笑:“放心吧,自有分寸。”
前天你打电话过来,我便说要当你伴娘。一半是玩笑,一半是认真。你前两个月告诉我新交往了一个BF,人长得可爱,嘴巴也巧,心细,会关心人。我说很好很好,什么时候就等着喝你的喜酒了。你却只是笑,埋怨说还早,至少也要拖个三两年的。而且啊,现在的BF还鼓励我继续去放电,还叫我别碍着他去认识漂亮女孩子。然后我们便在感叹如今诱惑太多帅哥美女太多,心要怎么才能定得下来啊之类没营养的东西。
两人空虚够了,你才认真问我,怎么还没定下来啊?现在如何?
现在能够如何呢?固定的BF还是没有,每人只是相处一段时日就分开了。别人说我要求太高,可是心如死水如何能交往下去。还不如放手,让别人轻松自己也轻松。
青春就快逝去,可是我至今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前进的方向像是被迷雾笼罩,看不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同人世界
写出这样的一篇文纯粹是巧合,已经离开的你和依旧不快乐的你,请相信我,请不要为此难过流泪。
并不是想要借这篇文说明什么,只是心情所至,无能而为之。

雨的旋律
[白黑]

“雨是吉他的眼泪,包容着我的呼喊和悲伤……”
“在这里诗情画意什么,将头上的水擦干。”
一条大毛巾铺天盖地,眼前霎时黑了一片。
“什么什么,原来不都是你来帮我擦的么?白马越来越不温柔了。”毛巾下嘴巴的位置动了动,模糊不清。
有人在叹气。
“快斗,我该拿你怎么办。”
没有回答,修长漂亮的、仿佛艺术家特有的手慵懒地从口袋里抽出来,指了指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毛巾。
白马仔细看着那只漂亮的手,想象那里会突然出现一朵玫瑰或一只白鸽。
可是什么都没有。
平整圆润的指尖,还是指着固定的方向。
白马下意识低头看自己的手,一样修长漂亮,一样平整圆润。只是手温稍低。

“快斗,如果我不跟你在一起了,你怎么办?”
“好呀。你要去哪里?”
擦头发的手停了一下,接着更加用力地擦了起来。
“你不在的地方。”
咬牙切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24 22:05)
有点莫名的,想要写些东西。
此刻的心情也好,喜欢的音乐也罢。都不过是一种无厘头的感觉而已。
也许是做完作业后有一种独特的轻松感吧。
那么,还是谈谈小光这次的新单曲+M but-L以及DIYH。
比起先看到的DIYH的PV,+M but-L似乎更令我一见钟情。
如果说看DIYH时我是在口水+HC状态下看完的,+M but-L却令我在不断地思考些什么。
比如爱,比如付出,比如沉默,比如无限。

有个很好的朋友对我说,你是个没有爱的人,不懂得爱为何物,也不会去爱人。即使那个人再喜欢你,你也无法接受。
我没有否认。我想我是没有资格否认的。
因为能够站在身边的人总是那么那么的少,而离开我的人又是那么那么的多。有时不得不反省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缺少了这种感情。
PV里的小光一直在单方面为沉默的女主做自己能做的任何事。纯白衬衣,两杯热茶,一碟葡萄,一支百合,彩色画笔,两条鱼儿。
这些东西出现然后消失。只有纯白的衬衣始终穿在身上,配合倦怠无奈的神态恰到好处。
无奈,无限,无望。
就像白色的房子,仿佛能够吞噬掉一切进入它的东西,包括爱情。明亮的窗只是点缀,窗外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4-24 21:58)
2月底的时候跟同事一起报名考C牌。
本来也没打算先报名的,一是因为时间太紧,二是暂时买不了车。犹豫不决的时候听说迟些学费要成倍的涨,然后我便华丽丽地倒戈到报名那边去了……我果然是个意志不够坚定的人。
报名时听校长说两个月就可以考完全部科目,如果顺利的话,最慢不超过4月底就可以拿到驾照。我大致算了算时间,考虑到日语考级是在12月底,这样学习进程便不会相撞。
可是事实证明动荡时期的任何承诺都是不现实的orz
由于交警和交通局的交接问题,考试时间不得不一拖再拖。原本预定报名后一星期上电脑考学科,可我们足足等到3月底才收到考试的通知。这下倒好,考试是不太担心了,怎么说那本教材都完整地看过一遍了,虽然要90分以上才算合格,但考试时发现我这组试题出乎意料的简单,不到10分钟就OK了,但那RP的考试系统硬是不让我交卷,结果我又百无聊赖地在古旧的电脑前消磨了5分钟。那天考试给我的唯一感觉就是“头好晕= =”!早上7点多吃的早餐,一直到下午4点多回家的时候才有机会吃点东西,这期间连水都没得喝,我的低血糖发作了……orz
下次考桩试的时候一定要吸取教训,无论如何也要记得带干粮>_<
说起桩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01 11:54)
他和她,两个人最终还是离开了。
这次的同学聚会上,无论我们之间如何展示跟以前一样的相处模式,无论我们多么笑靥如花,各自回家后还是体会到了离别的预感。
你不再会在平安到家的时候发短信告诉我。
我不再会对你说晚安好梦。
你不再会即将离开的时候给我电话。
我不再会闹着说要去你那儿看看。
你不再会到我家来玩,顺便带上很多好吃的东西。
我不再会为你沏好菊花茶,坐在客厅等待。

那天看电视上在放伍仕贤的《独自等待》,笑得肚子都疼了。看陈文怎么遇上自己的梦中情人刘荣,怎么在脑子里胡思乱想,怎么怎么跟自己的铁哥儿们李静引起梦中情人嫉妒,怎么怎么在刘荣家把自己脱得只剩一条内裤结果却发现一帮损友捧着生日蛋糕出现在面前,怎么怎么在站台上跟李静洒泪道别。
这些场景都很逗,拍得太逗了。我喜欢这样节奏轻松明快而又不时来点讽刺效果的电影。第一次看的时候只是觉得好玩,没想过看第二遍。第二次偶尔在电视上看到的时候心情却不一样了。也许自己周围的关系就跟他们三人有点相似的缘故,笑着笑着又忍不住难受。
李静说得好,要么马上去死,要么好好活着。
我又在难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位认识了很久的朋友无意间来到了我的新浪BLOG,看到我17日的日记,担心我心里难受,于是急急给我发了信息。这一来一回之间,我告诉了她一些事情,关于真相,关于痛苦,关于迷惘。昨天我们聊到很晚,几乎忘记了今天大家都还要上班的事。在这里,我想说,亲爱的,害你担心了。我真的没事了,真的。你要开开心心的,我也会。我一定会忘记过去的事,重新开始。
心情变了,背景音乐自然也要跟着变。
这次放上我最近喜欢上的歌曲,来自挪威的二人组合—Röyksopp乐队的Sparks。有人叫这支乐队伞菌,而我更喜欢蘑菇云这个称号。犹如原子弹爆发后腾升的蘑菇云,给人带来无限的震撼。这首歌很有一些年代了,是2001—2003年出品的处女作《Melody A·m·》中收录的作品。他们的作品总能令我联想到Enigma早期的音乐,浑厚的低音,trance电子节拍。Sparks中,Alpha Male那段开场的电子演奏跟他们其它的许多作品比起来,并不算长,但每个节拍都直击人心,让我一瞬间想起一个词—醉生梦死。女主唱的声音轻盈中带着沙哑,像是上等的天鹅绒缓缓在磨砂的地板上拖曳而过,一点怀旧,一点明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1-24 20:15)
分类: 同人世界
午后的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一点慵懒的气息在水果茶的热气中酝酿着,爬山虎的枝条软软地搭在窗口,这样的天气中,人是最容易懒惰的。
穆坐在草垫上,远远地听到邻居家那个小孩呼喊的声音,夹杂着淡淡的蔷薇花香一起飘了进来,很快又不经意地被柔弱无力的阳光所吞没。
就在这时,他听见木笛轻快的声音响起在耳边,就好像一个久违了的故友……
翠绿的眼眸微微睁开,将头转向左侧,凝视着在旁边专注地练习木笛的贵鬼,嘴角浮现出一丝宠溺而又无可奈何的苦笑。
这个小鬼头,似乎知道他最喜欢听的就是木笛所演奏出来的乐曲呢。就连表现出来的风格,也与那位故友的日益相近。虽然咋听之下难以区分,可是两者之间毕竟还是有所不同。贵鬼吹奏的乐曲就算再怎么想要强调舒缓清澈的感觉,却仍是难隐其中的调皮精灵。好一个少年不识愁滋味。竟然让一向清心寡欲的自己,也有少少的羡慕。
每个人都会有过这么一段纯真的年代吧。长短而已。
自小在新疆的帕米尔高原进行着严酷修炼的他,究竟是从何时开始,喜欢上这般缠绵悠扬的声音?
一个清晰的身影在脑海中闪过。
他还记得,道别的那天,他柔细的金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