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庆老城闲人
安庆老城闲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24,871
  • 关注人气:1,7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关于安庆
  城市:居南京、武汉之间,长江北岸。1217年建城。1760年为安徽省省会。国家历史文化名城。
  人物:中国共产党创始人陈独秀;书法大师邓石如;通俗小说家张恨水;诗人朱湘、海子;方苞等桐城派诸领袖。
  影响:中国京剧发祥地(程长庚);黄梅戏之乡(严凤英);近代军事工业源头(安庆内军械所)。
一点说明
  本博客文字和图片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未经同意,请勿复制。
  
  邮箱:zjc747@sina.com
  电话:0556—5535996
  Q Q:543799573
  
   微博:tp://weibo.com/zjc747
 
 地址:安庆沿江东路150号
    安庆市收藏家协会

博客自白
  这是老城闲人的博客,也是安庆老城的博客,虽然老城闲人是主述者,但老城闲人更希望大家把自己知道的老城故事,通过这个博客说出来,让所有热爱这座城市的人共同分享。
  还希望这个博客,能把在外工作的安庆游子的心,永远系在安庆老城这根线上。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安庆

历史

文化

杂谈

分类: 老城故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安庆

历史

文化

分类: 闲人杂说

  我曾写过一篇《我心中的棋盘山》的短文,分别刊在《振风》和《安庆晚报》上,那是若干年前的事,记得是应老城闲人之约。他因为太爱老城之故,凡发现有关老城的一些故事,就抓住不放。去年春节回安庆,一日他约我在女人街二楼喝茶,我们闲聊,又聊到当年我在棋盘山结婚时的一段往事,他又兴趣昂然,且又抓住不放,要我把它写下来。

  我没有他那么勤快,回到海口就摞下了,没当一回事。日前,我跟老城闲人通过一次话,他居然又一次慎重其事地催促把它写出来:

  “写吧,写吧!给你一个月时间行不行?”

  这下我再无任何退路了,我说:“好好、写写。”

  写就写吧,写出来老友们可别见笑啊!

  六十年代初我在棋盘山糖厂结婚,正碰上“三年自然灾害”(后来有关文献披露应为“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物资极端馈乏,粮食及副食品都是凭票定量供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安庆

文化

历史

分类: 闲人杂说

​  前清光绪三十四年(即公元一九O八年)十月,江鄂皖三省会操,地点在安徽太湖,清廷派张怀芝为检阅使。安徽督练公所命我绘一张安徽城厢全图(二十万分之一),好些天的伏案,把它绘成功,交给参谋处备用。然而,这末一来,把我的咯血症弄发了,又得了感冒,一连躺在床上有一星期。

 

  二十万分之一,绘制者是不是写错了?目前我们看到的,最大为二万分之一。

  绘制者又会是谁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收藏

文化

安庆

分类: 闲人杂说


 

​  大概是1981年秋,那时我刚刚调入文联工作后不久。正式的职务是会计,但也兼出纳、总务、收发、秘书。文联是群众性团体,下属协会,如文协、美协、书协、剧协、音舞协等,都与“文艺”相连,集邮协会以“收藏”为主,怎么挂靠到文联了呢?这得从牛松胜说起。

  我和牛松胜相识,起于文学创作,牛松胜起步早,文联还没有恢复时,他就是文化馆重点培养的文学青年。后参加文学创作会议相识,因他在四七七厂,我在郊区供销社华二饭店,同在龙狮桥东西,于是走得近一些。牛松胜另外的爱好集邮,还是热心的组织者,所以集邮协会成立,他就想到了文联,想到了在文联工作的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化

收藏

分类: 闲人杂说

  

  2011年11月3日:11点10分飞北京,出席《中国现代贵金属币赏析丛书》专家顾问委员会、编辑委员会、筹资委员会联席会议,住京伦饭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安庆

文化

分类: 闲人远足


  水所在 城东北

  水所在,城东北,名破罡。

  大多安庆人知道城西石门湖,知道城东石塘湖,对于破罡湖,则有陌生与神秘之感。

  早前我们说安庆地理,也通常以“背负山,周环水”来概括。之中的“周”,习惯性认定为三面,南是长江,西是石门湖,东是石塘湖。直到现在我们才发现,原来我们一直认知错误:安庆城区最大的水域,是位于老城东北方向的破罡湖。

  破罡湖!破罡湖!破罡湖!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细细分析,安庆人对破罡湖陌生,原因应该在两个层面:一是破罡湖的那个“罡”字,实在不太好认也不太好读,故敬而远之;二是破罡湖位置稍稍远了些,其东边的小尖,基本伸到枞阳县城的边上了,由此产生错觉,以为破罡湖不属安庆城区,而是枞阳境内的水域。

  关键是,维基百科“破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对于大多数新娘来说,田甜是不幸的,因为与她们相比,她眼中的世界,只有一种让人窒息的黑色。但对于大多数新娘来说,田甜又是幸运的,因为她不仅拥有一份由导盲犬牵引出,诚恳、真挚且炽热的爱情,还有一场让大多数新娘羡慕不已,可遇而不可求的幸运婚礼。

  关于幸福爱情以及幸运婚礼的文字包括图片,均转自婚礼参与者王毅的微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碑——文革安庆记事》之终结篇:四叔墓地有大义凛然的威严。然十年百年之后,最终要坍陷下去,四叔在生命结束的最后瞬间,能预料凄凉结局么?。一部以安庆文革武斗为大背景的中篇小说, 可以对号入座。题图:安庆革委会成立主席台。吴会源供)

 

  十七

  关于第三次武斗的结束日期,史学家们后来众说纷纭有过多种意见,在大多数人都倾向以四叔的死为最后标志。事实上四叔也是整个武斗期间非正常死亡的二百七十四名死者中排名最末的一位。四叔死后,尽管好派屁派之间的对垒依然维持了半个多月,但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06 17:28)

      

     回过头看,如果孙多慈与徐悲鸿成就一段爱情佳话,其结果未必好于现在。残缺之美,让我们充满无数想象。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孙多慈是个神秘的女子。她是个画家,在民国6位“新女性画家”中,她的年龄最小,但她的成就斐然,国立中央大学毕业时,就在中华书局出版了《孙多慈描集》。但现在大家知道孙多慈的名字,并不是因为她的画,而是她与美术巨匠徐悲鸿的师生恋情。

  我写孙多慈,则是从她父亲孙传瑗开始的。蒋碧微的《我与悲鸿》中,说她与徐悲鸿关系紧张时,孙多慈之父曾“特地由安庆来到南京,下榻鼓楼饭店”,并“通知徐先生的学生蒋仁,说他要见徐先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十五

 

  在历时整整一个冬季的第三次武斗时期,简洁绝对不是位普普通通的女学生。她的名字常常带着猥亵色彩和红革会一号服务员夏卫彪并列在一起。

  夏卫彪被公认为为是那一批造反英雄中最有能耐的采花能手,据说高峰时期,他曾疲备不堪地奔波于十一个妖治女性之间。简洁排名第九,被戏称为简九娘娘。

  漫长的第三次武斗一开始,好派组织就在红旗路沿线增加七套广播设施加强了宣传攻势。简洁也被抽调到广播中心负责具体工作,有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