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木莲
木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936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我的书

 
博文
更多>>
博文
(2020-04-15 09:19)

 



危险就在身边

    2月12一觉醒来,微信里炸了,各种恐惧纷纷跳出。通过疫情搜索,距离小区3公里范围内有3起病例,已全部隔离收治。之前,我很相信老城,觉得这里绿植茂盛,负氧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2-09 14:42)
分类: 向海而居

口罩

最早的医用口罩是女儿从三亚带回的,也是她平日里买来储备的。这是个好习惯。我给了闺蜜小符两个。女儿对我说,你给小符阿姨时,我好心疼啊。我觉得没错,这是有难同当。

跑遍老城医药店,口罩全无。物业通知第二天10点去指定地点买口罩,一个身份证买3个。第二天上午8点多,群里发出消息,口罩售罄,大家别去凑热闹了。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1-31 09:56)

 

疫情似乎愈演愈烈,数据每时每刻都在上升。昨天有好消息,岛上没有新增病例,留言区里一片欢呼。昨天,岛封闭了,准备上岛的车辆全部拦截在雷州半岛的徐闻县,有人发出呼救,一个小县城,架不住那么多疫区来人。岛上人暗自侥幸。之前报道,疫情发作期间由武汉上岛的人7万多,加上海上来的,不少于8万。前两天,小区物业群有人说,小区发现了鄂字号私家车,建议物业追查。第二天清晨散步,在28栋楼侧,果然看到一辆白色的鄂A,夹杂在琼、京、鲁、粤、新的车辆中间。一天之后,听人说那车是山东开来的,只是挂了鄂的牌照,早就向物业说明了情况,小区人见面时纷纷相互告诉:这下就放心了。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2-12 09:27)
分类: 向海而居

 

这几日雨水颇多。早晨拉开窗帘,玻璃上蒙着水汽,雨一夜未停。洗两件衣服,去凉台挂,顺便伸出手去,细雨霏霏,空气温润,这种天若在乌鲁木齐,会是冷冰冰地凉,而老城的雨,无论天空阴郁还是黯淡,空气里弥漫的,都是温润的暖意。

一天的时间从书桌前开始。冲一杯茶、咖啡,或者只是清水。清水是自来水,在煤气炉上烧开,烧了一个季节,壶内崭新,堪比新壶。我乘飞机来老城,空姐递了怡宝牌纯净水,商标上的生产地竟在老城北一环路,在我居住的路上。这使得我对入口软绵,喝得人肺腑清爽老城水深得安慰。

窗边桌前,一边是书,一边是雨。书有四本,《希腊精神》、《相忘于江湖》、《此味只应天上有》,还有《汪曾祺散文》。雨天读书,预热的文章与雨有关,才不负天时。翻到《昆明的雨》,读一遍,转过身看窗外,也想写一篇,起名《老城的雨》。

老城独特的雨是在9月、10月,是中学课本中描写的热带雨林的那种雨。每天中午12点至下午3点,一场瓢泼大雨如约而至。大雨之前没有酝酿,整个上午蓝天白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2-10 09:27)
分类: 向海而居

 

有的美食,我虽惦记,却不深究,好吃而已,吃就是了,英雄何必要问出处。我深究的,常是浑身长满缺点和错误的,不讨我欢喜的腌海南粉便是其中之一。它让我试吃了一遍又一遍,总想着吃出些不一样,吃出好与不好的理由来。虽说,简单处理,不吃即可,可我最近诸事矫情,爱纠缠,尤其对那些不中意的事情。

腌粉不适合我的口味,估计也不适合大多数北方人的口味。其中有三处不讨好的地方,一是甜兮兮,二是黏糊糊,三是软哒哒。我虽贪图甜食,可对饭食里过多的甜还是拒绝的,腌粉里有一种超出了我的口味的甜兮,混杂在盐和厚重的酱色里,更显得腻味。它还黏糊,是比胡辣汤还黏稠的卤子,卤里无物,无菜无肉,纯纯的无物,是水、酱油、糖和淀粉熬出的,是拖泥带水的芡汁,只要看到厨师浇上黏糊糊的芡汁,我的嘴里就不清利了。除此,粉本身不劲道,软绵绵的,筷子抻不直,提不起,挑不高,像久放不吃的面条,马上就要团成一锅粥了,这种没筋骨的粉,像没有骨气的人一样,很无趣。

都说人的性格与饮食有关。比如,新疆人像大盘的拉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2-08 08:54)
分类: 向海而居

 

鸭子居住在小区后的水草边,行政隶属关系不归物业,物业经理是管不了的。可是,鸭子们通宵呱呱嘎嘎乱叫,声音越过栅栏,越过每家每户的墙壁和玻璃窗,吵扰在每个居民枕边,这就与物业经理有关了。

这种关系最贴切的用词是扰民,扰民可以民事诉讼,业主们充分尊重物业,先将状告递于物业经理。我觉得物业经理会为难。为业主服务是他的职责,就算是讨业主欢欣,使业主满意,他也得去管鸭子们,让他们闭嘴。可他拿什么去管,那片草滩是鸭子的监护人和鸭子世世代代的领地,一寸寸被外来者侵占,人家呱呱嘎嘎叫了上百年,如今你来了,人家就不能叫了,你不但侵占,还要驱赶,这不符合天理。而鸭子们更是教不听,赶不走,杀不成。鸭子又不是狗,不会看眼色,纵使你千叮咛万嘱咐,该叫时,一声都不会少。

群里有人说,每晚都戴耳塞睡觉。说这话的人想必是女性,心事多,更年期,神经衰弱者。然后,有人积极响应,说鸭子们夜里叫得更凶,夜空中飘荡的鸭叫声,是鸭子大合唱。为了给物业经理提供证据,还有人专门拍了群鸭的照片,录了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1-28 09:13)
分类: 向海而居

 

雪天,戴着围巾手套口罩出门,憋屈的像个套中人。几日后,赶最早一班地铁,直奔机场,夜幕降临时,走出机舱,心想,诗和远方,我来了。一路上,大口呼吸,好像不远迢迢,就是为了这里天天爆表的负氧离子。我所期待的,如此便宜,不用花费金钱,又如此昂贵,不是金钱能买,这个逻辑极大地满足了我越老越膨胀的奢侈心。

从乌鲁木齐到海南,从冰天雪地到万物生长。万物生长,平日里这个词少用,最多是看看冯唐的文字,说的是青春泛滥的事情。还有一首歌,《万物生》,歌儿挺好听的,曲调也独特,只是每每演唱时装腔作势的气氛和古怪行头,使我频频想起贵州大山里藏着的萨满老妖。

想象中的万物生长,是一个极端南方的,极其阴性的,至少要到赤道周围才配得起的词,最好的背景是热带雨林。热带雨林的万物生长是直译,不拐弯抹角,就是所有植物始终处于青春期,茂密、急切、不依不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24 13:03)
分类: 向海而居

 

第一个事例。

一早,手机声响。从窗口看去,闺友小符的车已停在楼下。跑着下楼,外出总是令人兴奋的,况且是相约去喝咖啡。车是符老公孟总开的,孟总一路说道的都是桥头富硒红薯的事儿,按照他的想法,这趟游行的终极目的该是那种拇指般大小的红薯。桥头红薯是老城名品,确切的红薯地离福山更近,出福山镇绕下高速便是。我和小符的好心情却是咖啡,是福山咖啡风情园的咖啡。

在福山镇喝福山咖啡,百分百的纯咖啡,是富有海南味道的海南咖啡。网上说,福山咖啡具有印尼苏门答腊黄金曼特宁咖啡的特性。我是理解不来的,曼特宁咖啡是种什么样的味道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24 13:00)
分类: 向海而居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短章集》


——再读子仲先生 

 

“把整个季节,活成一场无边的大梦。”是子仲先生书中的一句话,读到的一刻,我的脑洞大开,就是放眼望去,看不到边际,天地开阔,精神神游的那种感觉。副题是再读子仲先生,意思是之前读过一次。那次读,是2011年2月,子仲先生离世不久。在黄土路微博上看到消息,随后翻出子仲先生一些文章读,因是散落的读,极不系统,只有印象,读不出完整性。随后,看到一篇转发文章,是回忆辞世四年的子仲先生的。那篇文章,写得真好。于是,去亚马逊购得《古典的心情》和《故乡无处拾荒》。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