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情感

分类: 中年风景
重新登录博客,发现从前年开始,已经连续两年没有更新博客了,除了年末的所谓新年献词。这应该是一种转变,即,人生开始进入下半场,这两年是中场休息。
从明天开始,人生正式进入下半场了。
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间,写一点文字,除了应景,除了记录,更重要的,应该是一种规划,一种提醒,即在抛物线通往下降通道的时刻,把今后的一些事情想好,很有必要。
下半场开始,对情怀的坚守更加自觉。在经历了无数次的被嘲讽、被轻蔑、被误解、被打击之后,仍然坚信自己对情怀的坚守没有错,对梦想的坚持没有变。这是一种有那么一丝悲壮,或者悲凉的特质,但是无悔,但是坚信,甚至享受。如果要我降格以求,修炼成一个从来都鄙视的自己,我做不到,更不乐意。我希望一切都好,大家都在,世界向更美好的未来进步,在其中,我参与,至少见证,甚至有所助力。如此,才不枉此一生,才不愧对造物,才可以坦然前行。
下半场开始,对世界的理解更加清醒。世界仍然是丛林,但不代表我们一定屈从。对雨林理想的追求是情怀的必然选择。所有黑暗必会过去,所有逆时而动必然不会长久。这要求我们更加自律,更加小心翼翼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1-23 08:37)
选择在现在这个时间发表告别,是很偶然的事情。下半年开始,一直纠结在许许多多的事情中,到了昨天,终于正式开始告别了。
2016年于我,注定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年份。天灾,人事,哪一样都不让人省心。7月20日那天甚至与死神擦肩而过。
幸好这一切都过去了。
到了现在,我似乎形成了一种习惯,或者说养成了一种能力,那就是对不开心的事情的遗忘能力,我能够很快就忘掉那些不快。
所以,我的2016年回顾感觉简直没有多少话说。
别了,2016.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中年风景

立春之前,终于下了一场真正的雪。和这世上的许多事情一样,现实与预测往往有些出入。大寒前的极端低温并没有多少感受,这次预报的小雪偏偏变成了皑皑白雪。不过也仅止于此,雪虽然下得大而且猛,今天也大多化了,也如这世事一般——再吸引眼球的新闻,很快也会成为明日黄花。 

这似乎是2015年的常态。太多的利好,太多的利空,太多的希翼,太多的绝望,都很快时过境迁,都立马烟消云散,都转眼神逆转,都成为了不过如此的喟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不管愿不愿意——或者能不能够——承认,文坛从来只是主流的花瓶,文学从来只是世俗的消遣。唯一的例外,是隋唐两宋这六百多年——这六百多年也是中华文明的绝唱,此后世上再无中国,文化再无中华——把文学拔高为取仕的法器,把文坛等同了政坛。唯一的区别,是文学有所谓雅俗的分野——于草民,文学是为生计奔波者的杭育杭育;在市间,文学是灯红酒绿的伴舞佐兴;居庙堂,文学装逼成各种光芒四射的祝颂或奉迎吹拍的表奏。与此相应地,文坛也分裂为所谓的主流、清流与江湖。

既有分野和分裂,撕逼再所难免。一部文学史,也是一部撕逼史。主流与江湖之争一直无片时稍歇。自夫子编风雅颂,文坛里的这种争斗就开始了。诗体的变化尤著。散文界也好不到哪里去,唐宋有复古运动,明季有复古运动,当代也好不到哪里去,当汉赋唐诗宋词元曲赖以存续的自然环境与人文条件早已不在今天,不是仍有越来越多的人痴迷它们吗?这种复古,无非是争所谓的主流而已——每一次的复古,复古者都反复强调自己找到了文坛的正宗,传承了文学的正源。

但正如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4-19 00:51)
标签:

佛学

情感

分类: 浮生如屑

快半年没有更新博客了,主要是忙,也因为一些心境的变化——过去的一些对人性的判断一一在自己身上应验,真的很无语。

最主要的变化,是心境在外部环境改变后的异化——主要是所谓自我膨胀,当事情比较顺利后,往往会变得愚蠢,忘掉规律。

所以最终的结论仍然是,得法之后,坚持是决定性的因素,即使再顺利,也必须按规律办事,不可任性,也不可随性。

年轻时自省说,不能富贵只缘懒,难成大器诗酒花,现在稍稍有些进阶,老毛病又冒出来了。恶习就像脚气,只要气候温暖就会复发,不可一日断药。

其次是对自我的把握,忘掉自己当然很难,极难,几乎不可能,但是把自己看得轻一些,再轻一些,是可以做到的,有效的法子,是树立一种信念,把小我让位于信念就行了。事实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但是现在的大环境鼓吹自我主义太盛,不知不觉就受误导了。

这其实是哲学上的有与无的关系,老子在道德经上其实讲得很透彻了,譬如水,虽然看上去无色无味无形,无力无方无圆,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2-18 10:05)
标签:

情感

分类: 中年风景

昨晚很久都睡不着,折腾到快三点,终于睡下了。不到七点又醒了,想一些事情。

最近的日子有些违背初衷,主要是发现自己快没有烟火气了,不是在生活,而是在磨着,说好听点,是在拚命工作,说不好听点,是在为他人做嫁衣裳,近于工具。这其中的分寸究竟该如何把握,说不清楚。

但是有一点是应该明白的,那就是自己的身体是最重要的,自己的心情是最重要的,如果一件事情做起来让自己身心俱疲,那一定是不好的,就需要调整。

发生这种念头很久了,明天在阿灿家吃饭,听他说如何弄吃的,如何处理亲戚间的一些事情,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我不关心这类事情太久了,甚至听起来都有一种陌生感。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毕竟我只是一个凡人,也喜欢过亲切有趣的生活。现在的日子只有工作,只有那些让人一脸正经的事情,累得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2-26 22:33)
标签:

情感

健康

分类: 中年风景
冬至是一年中白天最短,夜晚最长的一天。旧时,人们对冬至的重视与春节等观,甚至有冬至大过年的说法。四节中,春节叫元旦,夏节是端午,秋节自然是中秋,冬节自然是冬至了。后来元旦被国民政府改为春节,春节就移到上巳、寒食与清明的合节清明了。春节成为一年之中最大的节日,其他节日成为本义上的季节了。冬至作为冬季的季节,表明冬天到这一天到顶了,过了冬至,白天开始变长,夜晚相应缩短,而一年中最冷的小寒大寒接踵而至,最冷的三九开始计数。换句话说,冬至过后,最冷的日子来临,但冬天到了,春天也近了。
啰嗦这么多,是因为冬至引起了我对过去的这一年的评价。今年是有生以来最累最难的一年,工作与生活都充满了艰辛与磨难,而冬至那天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明白我的善良与忍耐并不能换来同样的对待,我所生活的世界仍然是丛林。
但这一切都无所谓了,我既然能够相对顺利地渡过这冷的日子,我的好日子自然也不远了。
冬至过后,缠绵半月的感冒也日益加重,今天终于让我垮掉了,耐着周身的困倦勉强开完会,上楼的时候差点摔倒,全身软绵得像激流中的水草。
到诊所挂了三瓶水后,没有像过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7-06 11:28)
标签:

体育

分类: 闲人闲趣
本届世界杯央视又作出了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安排,请出前任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主教练朱广沪做解说嘉宾。说其意料之外,是朱广沪作为带领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一败再败,根本没有资格解说世界最高水平的足球赛事——败军之将,何足言勇?说其情理之中,是这个安排符合央视一贯的忽悠观众的作风。
朱先生粉墨登场后,果然没有辜负央视的厚爱,第一场解说就彻底地让观众领略了其作为伪专家和真屌丝的真风采——不仅在对比赛的解读中不知所云,而且一边倒地选边站——只要巴西一射门,朱先生就大喊“进了进了”。
在收获了第一场解说观众如潮的恶评后,朱先生迅速进行了自我调整,就像中国足协将头球得分定为2分,以弥补中国男子足球队脚法比斧头劈的还糙的弱点,同时充分发挥其面对日本等国运动员上的身高优势,从而让中国足球队被尊为中国头球队这个从善如流、立知立改的典型事例一样,朱前教练在后来的解说中开始将解说的重点转移到了给双方教练出主意。
不过这个知错即改的谦虚举动并没有得到应有的赞许——朱教练给出的建议一而再地被比赛的进程无情地否定。想想也是,一个把一群足球天才速成泯然众人的蠢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6-05 18:20)
分类: 中年风景
听是非常重要的修炼渠道,因此善于听取别人的意见建议是精进的重要能力。回顾自己的一些经历,在听的能力方面,确实有了不小的进步,但仍然有许多值得改进的地方。
一个是在重视与不重视之间分寸把握。有些人的意见是没有必要听的,以为所有人的意见都值得重视是圣人的想法或者呆子的迷糊。秋虫不可以语春夏,人因为出身、教育、环境与阅历的不同,价值观与方法论都会有不通的地方,道不同者是没有办法沟通的,方法不同者也是没有可能相互理解的。与其把太多的精力用在听取不同规范与价值取向的意见上,不如埋头做好自己的事情为好。真正需要重视的意见,是同道的看法,是高手的见解。
二是取与舍之间的比例。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失,如何取舍是大有学问的。
三是态度上的倨与恭的选择。社会阶层的分裂甚至对立是越来越明显,带有明显攻击色彩的语言暴力比比皆是,如何在态度的选择上更有利于自身的修养,也是很需要费脑筋的。
在最后这一点上,感觉采取平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5-18 13:02)
标签:

情感

分类: 中年风景
以表达个人感受的小品文兴起是晚唐时候的事情。不过表达类似感受的文体在汉末就有了,以《古诗十九首》为代表。就像人的个体意识产生于青春期一样,汉末可以算是汉民族的青春期,那个时候汉民族刚刚成型,充满了个体意识破茧的冲动与躁动,充斥着个体追求与群体约束的分歧——就像青春萌动的小屁孩们热衷于写情诗一样,这个时期的文人们开始抒发自身作为一个个单独的人的感受了。
研究这种类型的文字让人感觉沉重,沉重得直想撒手而去。因为在汉民族所有文人们抒发个人感受的文字中,少有逸兴勃发的豪迈,王子安“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般大气得无视个体得失的磅礴之作少之又少,我一直推崇的张丞相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几乎在盛唐之后成为绝响。更多的,不是羁旅劳顿,就是春怨闺尤,而那种杯水微澜的个人微喟就更比比皆是了——我们的文化一直未曾形成一个统一的主流价值观,以儒家为正统的官方声音一直强调“仁义礼智信”,宣扬立德立功立言,但江湖之上也同时一直存在一种离心的力量,不如归去如陶潜之流同样大有市场。可以说,一部汉民族史就是一部庙堂之高与江湖之远的价值分歧史。
价值的分歧是无法避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博文

别了,2016

2017-01-23 08:37

有与无

2015-04-19 00:51

除夕有感

2015-02-18 10:05

冬至过后

2014-12-26 22:33

朱中广沪

2014-07-06 11:28

善听而少言

2014-06-05 18:20

价值的分歧

2014-05-18 13:02

个人资料
天门韩天才
天门韩天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493
  • 关注人气: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韩天才,湖北天门人,作家,书法家,号竟陵闲人。邮箱tmxk1968@163.com。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