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败类
诗人败类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24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重庆网站优化

重庆网站优化

网站优化的先行者

重庆网络公司

重庆网络公司实力企业

重庆网站建设

重庆网站建设领航者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2-12-13 13:21)
标签:

杂谈



十里秦淮、金粉楼台,鳞次栉比;画舫凌波,浆声灯影,几个世纪以来,南中国最繁华和最浪漫的是秦淮河,南京在秦淮河上,绵延十里,穿越千年历史,停泊在1937年。

1937年,延续了盛世繁华的南京。中华民国首都的南京,夫子庙,玄武湖,古城墙依旧,春色流连,魁光阁的五香茶叶蛋、五香豆、雨花茶香气四溢,窗外是空蒙的烟雨,这是一个让人难忘的春天,一个透明的夏季,那一年7月7日,盛夏的中华民国在卢沟桥与日本人发生了激烈的枪战,日本人并没有惊醒南京人的梦,毕竟,卢沟桥离南京很远,很远……

所以,游人如织,卖艺的在天桥上耍着杂耍,妖艳的歌妓在烟花柳巷搔手弄姿,丝竹之声不绝于耳,行人脸上依然洋溢着各色的微笑,千里之外的枪炮声离南京是如此遥远,以至于每个人都相信在日本人进入南京之前,国联一定会出面调解中日战争,双方签定停火协议,南京的生活秩序依旧。每个人也相信,国民革命军亲手打下了江山,必然会亲手捍卫自己的疆土。南京,传承着六朝古都的王者之气,南京,也必将得到最坚定的捍卫。

那一年,1937年夏天,卢沟桥上的枪声并没有让南京人的梦醒过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挑灯买醉
我披星戴月
在鹊桥边坐成千古
唐宋元明清 历尽五朝岁月
我手捧长卷
书画诗酒花 读遍五味情怀
我在这里
在南山上的一棵树
在两江交汇的朝天门
在千年磁器口
在灯火阑珊的洪崖洞
我在这里 在你可能途经的每处
等你
 
你会在一个楼道一段长廊
在一声笑里翩然远去
我隐约觉得那就是你
却不敢相认
任由你来去如风
你会在一个午后悄然而至
长发飘然如爱的叹息
你会剪短青丝乔装改扮
可我早已把你认出
烟雨深处你在南滨看灯 看水 看雨
看盛夏的时光指间流过
你仍躲在万千人海里
躲在一个僻静的小屋
梳你的妆照你的镜
我在窗外徘徊
知那是你 却不敢唤你名字
我们都已身历千年的等待
不知你是否还能记起
 
我找你
追逐 呐喊 彷徨 哭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挑灯买醉
或许在星光下我曾看过你年轻的脸
或许尘封的久别早已爬满青苔
或许流浪的归途里你曾倚窗相望
或许明日的梦里是你昨天的伤怀
 
是谁给我一个抱枕
留你满身清香扑鼻的秋日温暖
小巷的石阶落满枫叶
你走过岁月所有无忧的季节
在书签里躺着志摩的诗
清风半夜的背影如诗飘去
远处一片银铃
 
是谁
在银色的沙滩拾着海贝
漫天的蓝像青春里淡淡忧伤的底色
是谁
在楼下的灯火里歌唱不眠
一夜沉沦梦碎
是靠的更近还是离得更远
是唱过歌词还是懵懂的信纸
记录的别离超过相聚
醒来的眼泪超过梦里的笑意
是谁
在落花的初夏看到了我的精彩出席
披着蓝色风衣
这刻的主角冷酷面具
我说我从寂寞里来又将回寂寞里去
 
许我一杯酒
在记忆里找寻遗失的快意
许我双翅洁白和飞翔的天宇
在蓝色的天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2年高考语文科考试已经结束,以下为2012年重庆卷高考作文题: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60分)

2012年重庆高考作文题材料:

  这是一个发生在肉类加工厂的真实故事。

  下班前,一名工人进入冷库检查,冷库门突然关上,他被困在了里面,并在死亡边缘挣扎了5个小时。

  突然,门打开了,工厂保安走进来救了他。

  事后有人问保安:“你为什么会想起打开这扇门,这不是你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啊!”

  保安说:“我在这家企业工作了35年,每天数以百计的工人从我面前进进出出,他是唯一一个每天早上向我问好并下午跟我道别的人。”

  “今天,他进门时跟我说过‘你好’但一直没有听到他说‘明天见’。”

  “我每天都在等待他的‘你好’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葡萄牙的黄金一代开始,我就成了葡萄牙的铁杆球迷,那是我作为一个伪球迷真正喜欢一支球队的开始。那时足球于我的生活来说,非常遥远,而青春却离我如此之近。那时的青春有廉价的啤酒,未竞的梦想,年少的青春和追逐不息的爱情,98年我在怀化看着世界杯,一别已然14载,当年的齐丹以阿尔及利亚的血统带领着法国人的冠军队,14载春去秋来,人来人往,直到后来我目睹齐丹在赛场失去理智,黯然谢幕,足球的青春如此短暂。
今晚的葡萄牙与德国对垒,与知交伉俪夜观欧洲杯死亡之组的焦点之战,华丽的葡萄牙选择了丑陋的比赛方式,他们早早的龟缩在半场,只剩下孤独的c罗游荡在锋线之上,保守的战略带来苦果,戈麦斯一击而中。此后的葡萄牙打出了流畅的配合,也赢得无数的机会,只是幸运女神今晚留宿在德国,作为葡萄牙的铁杆球迷,我亦与幸运女神隔了一个世界。
 
但是我仍然尽情的享受这种身外的悲喜,啤酒,花生和美味的卤菜,久未打开的电视机,永远在做评论的张路,还有那个曾被自己的主持人妻子从台上直接夺下话筒的张斌,他们也在老去,而一个叫黄健翔的人此刻不知蜷缩在哪个角落。足球承载了太多人的悲喜,甚至是每个人的生活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8 11:49)
标签:

旅游

  一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凤凰,歌者的音符,舞者的节拍,诗者的韵律,醉者的情绪。每个人心中的凤凰都有关时光旧梦,在尘埃里落定的心事,安放在凤凰绵延的青石板上,凤凰,从来是一个遥远的印记。

  你,我,ta,在红尘万念中穿越而来,手捧诗书,在四季里哀伤喜悦,在年轮里寂静沉思。多少人满怀心事踏歌而来,踏在每片青石板上,需要一个雨季渲染忧郁,需要一朵丁香绽放雨巷,需要满街灯火照亮年华。一瓣桃红与一声山歌惊醒沉睡凤凰,在窗边听雨吧,湘西山雨欲来,你寻找的际遇正在时光里穿梭,以光阴的速度无限英尺;你等的人就在凤凰,在沱江不变的流水里,在岸上青翠的杨柳中,在仰望的星空里;你等的人就在凤凰更远处,风吹裙裾的初夏。

  所有错过的面孔,所有擦出火花的肩膀,所有顾盼回眸的眼睛,所有尘封不醒的故事。在所有人来和所有人离去的凤凰,山长水远,彩笺何处。请你在河灯里许上心愿,在漂泊里忘却苦累,在离别里抖落忧伤。沱江水清澈如伊,如含眸秋水,流向天涯。这一池的清洌是谁的泪,写着谁的哀怨,寄托着谁的想念。这一江春水写满心事缠绵,流过潇潇的雨季,漫过你筑得高高的堤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那些年,我记得电影院的屏幕离我很近,很近,以至于我不得不仰头到颈酸,却仍不愿意放过当中的每个镜头。父亲静静坐我身旁,应是为我能那样入迷而暗自高兴吧!渐渐,那些影像便开始模糊起来,后来的印象,便是父亲宽宽的肩膀,厚厚的背,以及那温暖的体温了。

 

    那些年,我记得单位家属院和单位的办公楼很近,很近,以至于我们——一群小孩子,便把这个不算大的院子当成了我们的活动天地,叫得震天响,跑得汗流浃背,也没有人来招呼,反而,路过的叔叔阿姨们都会停驻一下,笑着看看我们,或叫过自己的孩子到身边,嘱咐几句;或干脆什么都不说,笑着离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此刻,我开着音箱,听着这首《嘀嗒》,侃侃的浅吟低唱,略带忧伤与颓废,与窗外夜色相得益彰:嘀嗒嘀嗒嘀嗒嘀嗒,时针他不停在转动,嘀嗒嘀嗒嘀嗒嘀嗒,小雨他拍打着水花……《北京爱情故事》的忧伤格调浓缩在几首歌的经典传唱里,她穿越人心荒芜,在每个人的心底唤起久违的过去,那些值得珍藏的爱情与友谊,那些在四季里轮回不断的相聚和别离。
 
我有抑制不住的忧伤与感动,第一次听这首《嘀嗒》,是一个朋友领我去江北红鼎国际楼上的一个音乐茶座里。那略带沙哑的声音正在轻轻吟唱,我随着旋律徜徉在时间流逝的质感里,顿觉人生之美。也许是一种忧伤,也许是一种怀念,也许是一种期望,桌上的果茶酸酸甜甜,犹如这首歌的味道。音乐茶座里的人越来越多了,墙上的老照片似乎也在渲染着这首歌的气氛,曲罢不尽唏嘘,年少的我也带着这份忧伤与闲情,任时光流逝无涯,青春的烂漫像飞花远去。后来音乐茶座的吧主演唱了一首《跟往事干杯》,姜育恒的经典版,90年代的往事如烟,与这首《嘀嗒》共鸣,我们每个时代都有一首歌曲在心里传唱,都是那么的忧伤落寞,又是那么的美好真纯。
 
春天来了,这是一个易感风寒的季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挑灯买醉
    我曾在佛前,看你微笑。
    佛前有青灯一盏,木鱼一尾。你藏在签筒里,我轻晃签筒,相信你会跌落殿前。你是那一枝安静的签,静静等待我的摇晃,我知道这大殿曾有三千信徒来此求签,你见了三千人长跪蒲团,见他们手捧香烛,虔诚叩拜,见他们默念心愿,一枝,两枝,三四枝,那散落一地的签,写满了签文。读去,悲喜无由。你见过许愿者的欢笑,感悟和叹息,见过普罗大众的每种喜悦忧伤。芸芸众生身负命运牵绊,走在这三月的踏青之路,越九九八十一级台阶,来这山中野寺,钟声把夜敲出灯火,就着这素净斋饭,禅房里高僧打座,寺下群僧,诵经声声,我吃着青菜喝着稀粥,许愿求签,这里正是人间的三月,历千百年烟火繁盛的古寺无言。夜深夜静,无极无思,我的辗转亵渎了佛门,今夜,你仍躺在签筒里,写着绝妙的暗语,我却无法将你摇出。
 
    亲爱的。我也曾身历百年孤独,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在我书房里藏着上古典籍,如当年我们在此素手研磨,白纸挥毫。红袖岂无情,晚来有轻风,案上写好的诗词墨香袭来,我们曾挽手落笔,窗外月朗星稀,蛙声一片。在这里我们隐居多年,为了逃避世俗无情,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25 11:33)
标签:

文化

嘉陵江上花千树      两岸涛声月清明
不使佳节空寂寞      但有长江梦中人
我自划江乘轻轨      牛角四处早燃灯
春风摇曳灯影醉      柳梢深处月黄昏
声似黄莺呢喃语      笑如嘤咛叮铃声
我自循声向伊去      伊自来路雀跃行
白衣风动如白羽      疑是天女下凡尘
一汪秋水含深意      两点凝眸剔透心
问我何从北滨去      挥手一拦是天语
嘉陵桥上灯火红      华新路下树成荫
我问佳人向何方      酸汤鱼府会知音
枉似凝眸酿心事      含笑对望有缘人
眼有菩提晶莹色      一双美目嵌粉颊
红唇一点秀春色      顾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