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欲凝
欲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326
  • 关注人气: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没有人能挽回时间的狂流
没有人能誓言相许永不分离
 
 
地址:124010/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邮政007信箱
 
 
电子信箱:yuning.007@163.com
 
 
特别声明:所有文字未经本人许可,不得转载或发表。
 
 
给自己做广告
   一:代理各类自费出版的图书,个人作品和多人合集均可.
   二:私人藏书策划,提供文学/历史/哲学类图书的收藏和代购.
   三:收藏各类民间诗刊,欢迎交换和赠阅,也可按价购买.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flash时钟
博文
(2010-02-10 12:11)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文诗:歌者札记

陷 阱

 

你丢失的宝贝,你一定要想办法找回来。

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你就有跌进陷阱的可能。

 

一个又一个陷阱,不动声色,又充满奇怪的热情。

 

跌进陷阱,你还以为这是找回宝贝不可缺少的过程。

在陷阱的底部,你不理会疼痛,还在试图寻找宝贝的下落。

 

一个又一个陷阱,表情那么焦急,信心那么坚定!

 

你跌进陷阱,却没有感觉有生命的危险。

陷阱的高度,跌不断你的骨头。

陷阱的罗网和尖刀,网不住也刺不透你的灵魂。

 

一个又一个陷阱,因为你的逃脱,失去了等待中的平静。

 

你遗憾的是:陷阱耽误了你寻找宝贝的时间。

作为一个难以捕获的猎物,在陷阱中间,你常常受到意外的欢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13 10:54)

  碎 

                       

                       ⊙欲 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夜晚。说话。面对失眠的自己。  

 

⊙欲 凝

 

夜晚,看见我的博客的访问量已经超过一万。突然就想说话。因为,我失眠了。好象过了35岁以后,我一般都不怎么说气话和冲动的话了。但是,我想说的话还是要说的。索性就模仿了一个朋友的随笔之类的写法,说点什么,献给还在关心我的朋友们。

 

生 

 

明天,2008年12月21号,阴历冬月24,是我的爸爸66周岁的生日。这个给了我生命的男人,曾经让我憎恨、厌恶到想立刻杀了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被尘埃遮掩的梦境(散文诗组章)

 

⊙欲 凝

 

题记:尘埃仍在增厚,梦境仍在呼吸。尘埃和梦境,是大地之于种子,还是泰山之于危楼?

 

 

角色转换

 

我梦见原来一直空白的稿纸上,

写满了诗歌。

 

我看不清那些娟秀的字迹,

但我认出了诗歌中自己的名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紫外线诗丛》、《燃灯诗丛》征稿

 

  由欲凝主编的《紫外线诗丛》、《燃灯诗丛》,现公开征稿。由于2009年元旦以后将取消丛书书号,这可能是自费出版图书最后的省钱机会了。有意者可来信索取出版简章和样书,诗丛截稿日期为2008年11月30日。具体事宜如下:

 

  出版范围及性质

 作品题材、体裁不限,以个人作品集为主,亦可多人合集,要求内容健康、文责自负,不得违反国家新闻出版法的相关规定。因是作者自费出版,故出版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约15天以前,我的QQ号码:191830669被盗丢失.在这个号码上有40多个好友,因为过于相信电脑,我竟然连一个好友的号码都没记住,而有些人,在我丢了这个号码以后,可能会永远失去联系,这是我最不愿意看见的事情.

为了找回丢失的号码,我按照腾讯网站的所有要求填写了N遍身份证号码、好友姓名、邮箱号码,以及其它乱七八糟的问题。找了5次都没有找回原来的号码,令人十分烦躁和气愤!

我决定不再找了,还要依赖电脑和他们的软件就不得不低头。重新换了一个号码,以便和朋友们进行交流。有需要加好友的朋友请在验证里说明身份。

更换新号码的同时,我强烈谴责偷盗QQ号码的阴暗行为!名字为欲凝的号码(191830669)宣布作废,接收到那个号码发送的消息请不要打开,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04 19:06)

很久没怎么更新了,看见来访的朋友总觉得对不起人家:来了也看不见我的什么新东西,白来一回了.为弥补有些人受到的伤害,特将不更新的理由和最近2个月的行踪汇报如下,提请博客访问团审议.

1、疲惫不堪。在我党的生日到来以前,作为党委的重要部门中的一员,我担负着组织一场知识竞赛的任务。从出题到布置会场,从统计参赛人数到写抓阄的纸条,从写开场的颂词到主持全场的竞赛和表演,从去卖点买水到收拾竞赛后的残局,整个6月就没过消停。这是一年中的大活动,要写进全年工作总结里的,马虎不得。奇怪的是在我回来本单位以前他们怎么搞的我不知道,我回来了这个活都摊我身上了,好象我不干就没有人干了一样。坚持着完成任务,我什么心情都没有了,累,话都不愿意说,更别说写字了。在6月到现在,还去市委、团市委、市统战部、市纪检委等单位取送文件书籍、开会若干次,迎接检查2次.

2、忙于随礼。7月10日以后,开始有生以来随礼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12 08:54)

 原盘锦市群众艺术馆创编部主任、《香稻诗报》第一任执行主编阎墨林老师昨晚去世,享年74岁。

 阎墨林老师是盘锦的老文化工作者,为群众文化发展和文学创作人才的培养都做出了自己的贡献。1990年夏天,我的组诗发表在当年《香稻诗报》第三期头版头题,我去编辑部找样刊时认识了阎墨林老师。当时谈了什么都记不得了,但我记得我要走的时候,他站起来送我,我才发现他腿脚不灵便,请他留步,可他还是执意把我送到楼下。当时,我只是一个刚刚高考落榜的高中毕业生而已。

 后来我当兵回来去看望阎墨林老师,他比从前更瘦。得知我的工作还没有着落,他曾经建议我想办法分配到他主持的《香稻诗报》编辑部来,终因难度太大而作罢。

 后来我在社会上的不少单位晃荡了一圈,还是来到了他曾经指引给我的岗位——《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已经消失的栏目:《香稻诗报》的编后话——2006

 

 

⊙欲 凝

 

负 

 

    总有负债的感觉,也总有还债的急迫心情。尽管,没有谁堵在门口逼着你还债。

    负,负担,负重或者负责,债的含义则更是多种多样。负债总是要还的,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比如有一些文字等着你写出来,有一堆稿件等着你筛选,或者有几件小事等着你去协调……债一直在等你,耐心而有逐渐强大起来的力量,债知道你一定会主动来还,不然,你会吃不下、睡不香、内心充满了越来越多的沉重。

    当然也有如何努力也还不了的债,那就只有承受还不了债的未知结局。不是抵赖,完全承认所有的债,反过来等着债的审判。债的沉默是一种酷刑,未知比已知更让人提心吊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已经消失的栏目:《香稻诗报》的编后话——2005

                

                  ⊙欲 凝

 

拯救与逍遥

 

    和一个朋友谈天,谈到了诗歌的使命,同时也谈到了诗歌的个性。

    在公共性与个人化之间,诗歌应该选择一条什么样的道路?

    我记得在多年以前看过刘小枫先生的《拯救与逍遥》一书,对中外的诗人曾做过明确的比较,即诗人与诗歌的使命大致可分两类:拯救与逍遥。而如何拯救与如何逍遥,所涉及的似乎又预留下较大的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