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笑傲江湖
笑傲江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6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京城名菜

崇达的博客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有时候,真的不想去赶烘烘嚷嚷的热闹,但是走了康定到成都一线却有些憋不住了。甘孜之行待后补,也说沙尘与干旱,但绝不是她奶奶的凑热闹。其实这样的话很多年前就说过了,现在从三江源下来,直到沿着母亲河走过川藏线的最后一段,有些地方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我形容的是环境的破坏,是长江一线连绵不断的开发工地,讽刺的是有些地方庞大的工地傍边就是赫然陈着大幅标语口号“保护”“严禁”等等。偶尔也有某某团体或个人“保护母亲河行动”留下的小小业绩和豪言壮语,我想知道的是什么时候“保护母亲河”不是一个挂名的行动,而是一个时刻印在中国人心中的忧思牵挂和时刻力所能及的行动。在“西部大开发”的指引下,长江上除了已有的水电站,还有很大规模的在建,还有水泥厂等等。可以说早就伤痕累累。玉树以上的江水与下面的江水颜色是完全不同的。但事实上走过海南州、和黄南州的一些区域,牧场沙化变得严重,沙尘也阵阵飞扬,不过没有内地严重。可是,要怎么样做才能弄出内地那样的沙尘来呢?这不仅是沙尘袭击区域的人要想的事,也不只是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01 16:43)

      中午,距离红绿灯不远的地方,有大大小小的汽车很多挤在那里,睁着惊恐的眼睛,有的赶过了长长的路喘着粗气,有的急着走不愿意稳稳的停下来,虽然参差错落,但却都投入了短暂的静穆,象是一个不断进行,不知道何时完成的仪式——为了追悼一只被车碾压的老鼠而随时举行的——葬礼。

      车的前方,空旷的路上,中线的一侧,一块地方红红的,是一幅画?——现在前卫艺术家们喜欢在马路等地方乱涂留下的污迹——马路涂鸦。细看,再细看,一只平展的老鼠形印在水泥地上,灰色的皮爆炸开的形状,经过了些时间不很鲜红的血在它周围放射状,向无限的远方蔓延伸展着。有人也许觉得这时可以用到血肉模糊这样的词儿,实在是个错误,因为并没有,一切显得有序,不模糊。可以想像,当时那种进行的情况,皮肤、骨骼、血肉是一个毫不混乱的分离过程,瞬间完成了一次飞升,或者堕落。生命消失了,痛苦与活下去的无奈也消失了,它不再被人以充满讨厌情绪的称谓——老鼠——来指称,也不用奔波,不用逃窜,不用为偷取食物冒险。总之,它应该感到幸福了。没有了烦恼,还有那么壮观的葬仪,就是最爱慕虚荣的动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01 16:35)
台湾 台湾
 

水做的床是少女的床

床头雕着龙  吐着月亮

床脚盘着大蛇 闭着眼 鳞片闪着黝黑的光

血 漫过山野 流进大河

终于在海里沸腾成红色的歌谣

除了风 就只有妈妈们的唱

唱这一次苦难的诞生

“台湾 台湾

吸着血的儿子 啃嗜着血床

喔——哦——

槟榔树下 死了你的父亲 我的情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早晨打开手机,一条信息,妹妹发来的,很简短,“哥,郝老师去世了,今晨5点多。”看着信息,良久不知道该回句什么话,自己是个心很冷的人,但总还是作不到庄子的洒脱。“他享福去了,你们过去看看吧,我在网上写几句话,作个纪念。”俗而淡的话语,对我的老师也许最合适了。

      在中国的八十年代,在那个偏僻的地方,他是远近闻名的老师。山东人,直爽,执拗,朴实,严厉,极负责任,也许有些性格并不是山东人的,但是他具备,而且经历了时间之后,人们发现那是多么可贵!在那个封闭落后的地方,我觉得他是唯一个知道学生还有精神需要,还需要心灵关照的老师。记得,他认真的用毛笔抄写乐谱、歌词,然后抽空的时候带领学生们识谱唱歌。今天,我依然唱不好歌,但是我永远记得那教室墙上的乐谱、歌词。和他的动作表情。

      高中后,还有时回去看他,他总那么忙,在他心里责任是太沉重了,别人用汗水在育桃李,而他该是用自己的血在浇灌了。“老胃病”是家常话,在那个地方没有人在乎这些,只要没有危及生命就永远都是“老胃病”。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天知道了一些信息,老友说,哈尔滨人心惶惶,人人自危。我着实吓了大跳,那个城市我整整停留了十年,说不爱它,不会。更爱那里的朋友们,今天上网第一件事就是看那个刺眼的关于哈尔滨的报道信息。因为吉林石化的爆炸,波及哈尔滨的饮用水源,从22日中午停水四天,这是真的!苦了那里的人们,那是个缺水的城市,本来就少,本来干燥,这一停水,诸多不便我可以想见。

      记得我住在哈工大旁边一个七楼的那几年,常有水压不足,为水焦渴的境遇,那些日子不止为自己,眼看着松花江枯瘦下去为那个城市伤感,虽然作为一个孤单、力薄的个体这样的忧患似乎无聊的多,实用的少,没有办法,这是我奇怪的性格。那几年一个冰灯似乎火了哈尔滨,似乎也带来了旅游经济的一月繁荣,可是你看看留在江面的垃圾,看看几乎截断的河道,我总觉得那样的目光短浅、因小失大总换来得不偿失。

      如今流落到江湖,流浪在发达的南方,才知道在很多南人的眼里,心里,哈尔滨并不是哈尔滨人想象的那么美而突出。我曾试图对人宣讲一翻,后来发现,人家连哈尔滨属于黑龙江,还是属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无题——致灾难的诅咒

我看着那美丽的花

她在鲜血洒落的时候开放

到处的恐惧使我颤抖

她却舔噬着那血装扮繁华

我已经不再清醒

媚惑的吸引象暴烈的海潮

就走的更近吧

痛苦大于被她撕裂

黄昏 风 一只手……

血变成干硬的黑色

她隐蔽那美丽

在长大的黑夜边缘

宁愿爱她

爱上她时她就该死了

2005\1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故乡,故乡


那片雷声,在你的故乡

人们闻所未闻,

父亲望着母亲,一样呆呆的

沉默着,在滴答的时钟声里。

月季、仙人掌、雏菊还有猫

一起在雨里哭泣,为了孩子。

太阳一直愿意陪着孩子游戏,

告诉孩子——

你在故乡永远活着,你在童年永远活着。

普希金的故乡和你的

一样让他活着,如同

荷尔德林,虽然与魔相伴,

那么,梵高呢?故乡在向着太阳开放的花里

把他抛弃,那不是他的故乡啊!他的故乡

在热血汩汩涌动的心里,在他的画布上

那震慑神明的色彩里。

彩虹总是在哭泣声里

孩子睡去的时候,

印在生动的窗玻璃上,

孩子的童话就在那里复活。

水是心灵的朋伴,如同

有时候的寒冷、饥饿、病痛

还有蔑视、孤独与绝望。

松林里总有一滴的水落在

孩子的头上,之后

顺着苍白的脸颊滑去,

孩子想到了妈妈的眼泪,以及

祖父的手,还有流星

在祖父离开的黑夜里飞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已经在新浪BLOG安家了,欢迎你时常过来做客,大家多多交流哦。我会把一些新鲜有趣的东西记录下来一块与你分享。也希望你记住我的BLOG地址,你可以把她添加到你的收藏夹,也可以把她复制下来告诉你的朋友们。

  :)

  我的BLOG地址:  http://blog.sina.com.cn/u/142900614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