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岸边的陌生人
海岸边的陌生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09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3-12-11 01:11)

 

 

   

       对我来说,HSK不仅仅是一个考试,它更像是一个投影,折射出我在对外汉语这个行业十二年的漫漫路程。

      
      为什么要做HSK?

      2001年,我去了韩国大田,正式成为了一名中文老师。大田是一个安静而美丽的城市,我在那里度过了两年的快乐时光,结识了很多可爱有趣的学生,我和我的学生亦师亦友,亦像家人,但直到2003年和学院的合约期满,临近回国的时候,我才开始教起HSK来。
 
       那时大家学的还是老版的HSK,一共分成三个等级:基础,初、中等,高等。学院里学HSK的风气也没有如今浓厚,以至于老师们平时并不会对HSK这门课有过多的讨论。本来嘛,整个学院里教HSK的老师也就只有一个人,和我在同一个房间里抵床而眠了两年的何老师,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何老师备课的时候,会自己在家里先听听录音,做做题目,因为她,我对HSK的最初印象便是上这门课得有个录音机,因为要给学生做听力。我自己还有个莫名的感觉:HSK这门课很高端,是个技术活儿。

      2003年7月的时候,何老师因为合约期满,先行回国。在她走后不久,不知怎么的,我突然在某天手里也拎了个录音机,开始教起HSK来,成为了继何老师之后学院里第二个教这门课的老师。是哪个班的学生,谁提议的要学HSK,都已记不清楚了。但我清楚地记得第一次上课的情形,似乎学生还很多,我操作那台录音机的手法很是笨拙,上课也毫无章法可言,脑子里没有任何明晰的概念,内容的安排和节奏的把握更是谈不上,不过师生们都笑嘻嘻地,高高兴兴地上完了那第一堂课。

      12月的冬初,我也回了国。2004年,我去了新世界爱马德,开始教来自世界各国的学生,上课的风范也越来越向"有经验的老教师“靠拢。与此同时,"HSK考试"这个名头也开始变得如雷贯耳,我也开始频繁地教起了这门课,随着我的学生越来越多地拿到了HSK等级证书,学校的网站上挂起了我的大头照,下面的日文介绍中有一行用汉字写道:HSK专门讲师。

      和在韩国时的初期尝试不同的是,我脑中的语法体系越来越清晰,那些繁杂的语法概念对我来说似乎变得越来越有趣,很多老师不爱教语法,觉得难;很多学生也不爱学语法,同样是觉得难。可是我喜欢教,我的学生也喜欢学,我们总能找到一种简便的办法,化繁为简,化难为易。

      在为爱马德独立编写了《我们的汉语教室》中级三册的语法之后,我结束了那里的工作,来到了一家韩国学院继续当我的汉语老师。这家学院的规模很小,老师也少,论名头自然是比不上爱马德,院长还经常穿着澡堂子风格的拖鞋晃来荡去,但我心里却是喜欢。课余和老师们挤在小小的办公室里吃午饭,聊天儿,感觉提前住进了养老院。

       在韩国教HSK不过是一种初期的体验,爱马德时期则是稳步的积累和实践,而真正大规模地把这门课当饭吃,却是在来了这家韩国学院之后。韩国人跟中国人一样酷爱各类考试,尤其是对权威考试,更是顶礼膜拜。以这个国家的人为例,前来学院学习HSK的人群大致分为这么几类:第一类自然是学生,或为检测自己的汉语水平,或是进入中国大学学习需要一纸证书,还有的回韩国大学学习也需要HSK证书来加重自己入学的砝码;第二类是公司职员,因为升职、加薪,或是在中国工作必须会说汉语;第三类的人员构成其实不限,主要以阿祖妈等社会闲散人员为主,这些人时间大把,精力无限,闲着也是闲着,考个证书,脸上光鲜。还别说,阿祖妈的学习积极性向来都是韩国学生中最高的。

       不知道有没有第四类,类似考证狂人那种的,不过我自己还没遇到过这样的学生。

      到了2009年,HSK考试突然闹起了革命,旧貌换新颜,老师们带着各自的学生开始踏上了新HSK的伟大征程。新HSK共有六级,老HSK虽然分为三等,最高却是11级。最初改版的时候,我很是看不上新HSK六级的难度,觉得太容易,不足以代表我泱泱大国的语言水准。不料过了几天,新出的六级书难度一下见涨,个别题型的难度甚至令人发指,我的心里这才舒坦起来。

       新HSK改成每月一考,自从实施之后,学院前来学HSK的学生变得有增无减,即便是报名费的水涨船高也没能遏制韩国人报考和学习的热情。也许是因为难度的降低让过级变得相对容易,也许是因为压力逼迫不得不考,也许是因为HSK自身的权威性和科学性,总之,学院里HSK班的火爆程度证明了改版的确是成功的。

      我教起这门课来依然是得心应手,并非自我感觉太过良好,而是学生的通过率确实很高,韩国人又喜欢扎堆,好的坏的都是口口相传,所以四级通过的学生自然会接着跟我来学五级、六级。我很少去担心自己的学生过不了级,在我看来,只要相信我,跟随我,按我所指引的去做,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信心不是盲目的,信心来自于经验和事实。

       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前来学习HSK的学生越多,我往福州路外文书店跑的次数就越多。网上的HSK学习资料极少,市面上的资料又良莠不齐,为了把控书的质量,我只有自己跑去书店里,一本本翻着看,翻着买。一本学习HSK的书,最多的能有十套题目,一般的也就5套,一本5套的书我们经常一个月就学完了。

       再说到书的内容,大多按部就班设置几套题目,厚道点的有题目分析,不厚道的只给题目,不见分析。

       有的书甚至是仓促而就,粗制滥造。我就买过这样一本书,CD出来的声音是:”大家好,欢迎参加SHK考试“。......无奈把书退掉,再去选择其他的书,不退是不行的,别说我,学生都会质疑这书的专业性。一来二去,又是耽误时间。

       凡此种种,构成了今天做这套东西的缘由。

       2012年2月初,春节期间的某一天,我给两个学生上了最后一次汉语课,他们是一对姐弟,课的内容是HSK6级考试。那时我已向学院辞了职,准备回家休息一年,过几天闲散日子。但学生的妈妈给我打来电话,说两个孩子跟我学了这么久,过了四级、五级,现在要过六级,虽然学院给他们安排了新的老师,但她和孩子还是希望我能在离开上海之前再教他们几天。

       所以在离开上海前教的最后一节汉语课,还是HSK。

       来汉声是想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现在做的这件事情就是。能够和技术部门、设计部门、推广部门的同事合作,把这十来年积累的东西做成APP,做成书和光盘,做成HELLOHSK,是何等有意义的一件事。

       因为你们用过的书大多是笼统的,所以我们的HSK是分类的。
       因为你们用过的书大多是为考试而考试的,所以我们的HSK还可以是为日常生活而准备的。
       因为你们在网上找不到相关的资料,只能一本本地去买书,所以我们的HSK每个级别都准备了几千道题目,建立了一       个专业的题库。
       因为你们只有在老师的带领下才能找到问题的正确答案,所以我们的每道题目都做了详细地分析。

       HELLOHSK是一个用诚意做出来的网站。

       诚意和态度,可以无限地接近完美。
                    
                     ————  Hello HSK 内容主编  郁葱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0 23:25)
  对我来说,HSK不仅仅是一个考试,它更像是一个投影,折射出我在对外汉语这个行业十二年的漫漫路程。
      
      为什么要做HSK?

      2001年,我去了韩国大田,正式成为了一名中文老师。大田是一个安静而美丽的城市,我在那里度过了两年的快乐时光,结识了很多可爱有趣的学生,我和我的学生亦师亦友,亦像家人,但直到2003年和学院的合约期满,临近回国的时候,我才开始教起HSK来。
 
       那时大家学的还是老版的HSK,一共分成三个等级:基础,初、中等,高等。学院里学HSK的风气也没有如今浓厚,以至于老师们平时并不会对HSK这门课有过多的讨论。本来嘛,整个学院里教HSK的老师也就只有一个人,和我在同一个房间里抵床而眠了两年的何老师,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何老师备课的时候,会自己在家里先听听录音,做做题目,因为她,我对HSK的最初印象便是上这门课得有个录音机,因为要给学生做听力。我自己还有个莫名的感觉:HSK这门课很高端,是个技术活儿。

      2003年7月的时候,何老师因为合约期满,先行回国。在她走后不久,不知怎么的,我突然在某天手里也拎了个录音机,开始教起HSK来,成为了继何老师之后学院里第二个教这门课的老师。是哪个班的学生,谁提议的要学HSK,都已记不清楚了。但我清楚地记得第一次上课的情形,似乎学生还很多,我操作那台录音机的手法很是笨拙,上课也毫无章法可言,脑子里没有任何明晰的概念,内容的安排和节奏的把握更是谈不上,不过师生们都笑嘻嘻地,高高兴兴地上完了那第一堂课。

      12月的冬初,我也回了国。2004年,我去了新世界爱马德,开始教来自世界各国的学生,上课的风范也越来越向"有经验的老教师“靠拢。与此同时,"HSK考试"这个名头也开始变得如雷贯耳,我也开始频繁地教起了这门课,随着我的学生越来越多地拿到了HSK等级证书,学校的网站上挂起了我的大头照,下面的日文介绍中有一行用汉字写道:HSK专门讲师。

      和在韩国时的初期尝试不同的是,我脑中的语法体系越来越清晰,那些繁杂的语法概念对我来说似乎变得越来越有趣,很多老师不爱教语法,觉得难;很多学生也不爱学语法,同样是觉得难。可是我喜欢教,我的学生也喜欢学,我们总能找到一种简便的办法,化繁为简,化难为易。

      在为爱马德独立编写了《我们的汉语教室》中级三册的语法之后,我结束了那里的工作,来到了一家韩国学院继续当我的汉语老师。这家学院的规模很小,老师也少,论名头自然是比不上爱马德,院长还经常穿着澡堂子风格的拖鞋晃来荡去,但我心里却是喜欢。课余和老师们挤在小小的办公室里吃午饭,聊天儿,感觉提前住进了养老院。

       在韩国教HSK不过是一种初期的体验,爱马德时期则是稳步的积累和实践,而真正大规模地把这门课当饭吃,却是在来了这家韩国学院之后。韩国人跟中国人一样酷爱各类考试,尤其是对权威考试,更是顶礼膜拜。以这个国家的人为例,前来学院学习HSK的人群大致分为这么几类:第一类自然是学生,或为检测自己的汉语水平,或是进入中国大学学习需要一纸证书,还有的回韩国大学学习也需要HSK证书来加重自己入学的砝码;第二类是公司职员,因为升职、加薪,或是在中国工作必须会说汉语;第三类的人员构成其实不限,主要以阿祖妈等社会闲散人员为主,这些人时间大把,精力无限,闲着也是闲着,考个证书,脸上光鲜。还别说,阿祖妈的学习积极性向来都是韩国学生中最高的。

       不知道有没有第四类,类似考证狂人那种的,不过我自己还没遇到过这样的学生。

      到了2009年,HSK考试突然闹起了革命,旧貌换新颜,老师们带着各自的学生开始踏上了新HSK的伟大征程。新HSK共有六级,老HSK虽然分为三等,最高却是11级。最初改版的时候,我很是看不上新HSK六级的难度,觉得太容易,不足以代表我泱泱大国的语言水准。不料过了几天,新出的六级书难度一下见涨,个别题型的难度甚至令人发指,我的心里这才舒坦起来。

       新HSK改成每月一考,自从实施之后,学院前来学HSK的学生变得有增无减,即便是报名费的水涨船高也没能遏制韩国人报考和学习的热情。也许是因为难度的降低让过级变得相对容易,也许是因为压力逼迫不得不考,也许是因为HSK自身的权威性和科学性,总之,学院里HSK班的火爆程度证明了改版的确是成功的。

      我教起这门课来依然是得心应手,并非自我感觉太过良好,而是学生的通过率确实很高,韩国人又喜欢扎堆,好的坏的都是口口相传,所以四级通过的学生自然会接着跟我来学五级、六级。我很少去担心自己的学生过不了级,在我看来,只要相信我,跟随我,按我所指引的去做,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信心不是盲目的,信心来自于经验和事实。

       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前来学习HSK的学生越多,我往福州路外文书店跑的次数就越多。网上的HSK学习资料极少,市面上的资料又良莠不齐,为了把控书的质量,我只有自己跑去书店里,一本本翻着看,翻着买。一本学习HSK的书,最多的能有十套题目,一般的也就5套,一本5套的书我们经常一个月就学完了。

       再说到书的内容,大多按部就班设置几套题目,厚道点的有题目分析,不厚道的只给题目,不见分析。

       有的书甚至是仓促而就,粗制滥造。我就买过这样一本书,CD出来的声音是:”大家好,欢迎参加SHK考试“。......无奈把书退掉,再去选择其他的书,不退是不行的,别说我,学生都会质疑这书的专业性。一来二去,又是耽误时间。

       凡此种种,构成了今天做这套东西的缘由。

       2012年2月初,春节期间的某一天,我给两个学生上了最后一次汉语课,他们是一对姐弟,课的内容是HSK6级考试。那时我已向学院辞了职,准备回家休息一年,过几天闲散日子。但学生的妈妈给我打来电话,说两个孩子跟我学了这么久,过了四级、五级,现在要过六级,虽然学院给他们安排了新的老师,但她和孩子还是希望我能在离开上海之前再教他们几天。

       所以在离开上海前教的最后一节汉语课,还是HSK。

       来汉声是想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现在做的这件事情就是。能够和技术部门、设计部门、推广部门的同事合作,把这十来年积累的东西做成APP,做成书和光盘,做成HELLOHSK,是何等有意义的一件事。

       因为你们用过的书大多是笼统的,所以我们的HSK是分类的。
       因为你们用过的书大多是为考试而考试的,所以我们的HSK还可以是为日常生活而准备的。
       因为你们在网上找不到相关的资料,只能一本本地去买书,所以我们的HSK每个级别都准备了几千道题目,建立了一 个专业的题库。
       因为你们只有在老师的带领下才能找到问题的正确答案,所以我们的每道题目都做了详细地分析。

       HELLOHSK是一个用诚意做出来的网站。

       诚意和态度,可以无限地接近完美。
       
       www.hellohsk.com
                                                                         —— Hello hsk内容主编 郁葱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7252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5.12.15,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5.12.15,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深冬,一场怀念的雪》。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2,829次访问。

这些年,新浪博客伴我点点滴滴谱写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773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5.12.15,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5.12.15,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深冬,一场怀念的雪》。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2,790次访问。

这些年,新浪博客伴我点点滴滴谱写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17 20:21)
标签:

杂谈

我叫白阿咪,我很敏感,非礼勿动......

我是胖胖,我很乖,脸若银盆......

人生若只如初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27 23:13)

哥林多前书   13:4-7

 

4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

5  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

6  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

7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18 02:4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30 01:08)
                      茵纳斯弗利岛
 
         我就要动身走了,去茵纳斯弗岛.

     搭起一个小屋子,筑起泥笆房;

     支起九行云豆架.一排蜜蜂巢。

     独个儿住着,荫阴下听蜂群歌唱。

 

     我就会得到安宁,它徐徐下降,

     从朝雾落到蟋蟀歌唱的地方;

     午夜是一片闪亮,正午是一片紫光,

     傍晚到处飞舞着红雀的翅膀。

 

     我就要动身走了,因为我听到

     那水声日日夜夜轻拍着湖滨;

     不管我站在车行道或灰暗的人行道,

     都在我心灵的深处听见这声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1-19 02:59)
毫无疑问,我是个在时空概念方面很糊涂的人。
读书的时候,永远记不住历史书里那些繁冗的时间;刚说出口的话,会在瞬间将它遗忘,茫茫然的想:我刚刚在说什么?来到H国一年多,才终于弄明白东西南北,那是在一个清晨,我去学院,像无数个往日一样背着包走在寂静的马路上,突然间看到前方连绵的山脉间出现一轮新鲜的红日,于是恍然大悟,那里就是东方了。
很可笑,却是事实。

2001年11月10日,我买了一本大大的墨绿色硬壳的日记本,在上面写下这样的文字:
不知不觉间,今天已是我来到H国的第十一天了。
这里的确是异国,然而我却不曾感觉到太浓太多的异样,只觉得是从一个陌生的城市来到另外一个陌生的城市,终归是在漂。
漂到何时才可以停歇呢。
玫瑰花真的可以谢到如此不堪的地步,腐烂,发霉,变质,令人几乎难以置信它们那夜的娇艳,美丽,夺目。
昨天可以走得如此迅疾,毫不留情。幸福真的是奢侈的。
所以每一个守望的人都是不幸福的。

2001年11月11日,我写到:
今天无甚么事,晚上吃了辛先生动手烤的肉,味道不错,但我更怀念和琳洁一起吃的烤红薯。

2001年11月18日:
今日偕辛先生一家环宝文山一游。好吃然而很辣的面,面馆藏在深深的小巷里。为什么来这么远的地方吃面呢?辛先生说:famours。
阳光灿烂的秋日午后。

2001年12月3日:
今天下了很大的雪,我像这雪一样迷茫。

2001年12月10日:
下雪了,雪花纷纷。

2001年12月27日:
很失望。
......

2003年的9月7日,周末,我爬上椅子,从高高的柜上费力地拖下一个大包,翻出这本墨绿色的日记本,那上面的日期截止到了2002年4月6日,最后的一句话:一个人平静地走路。
这春秋笔法的日记就此结束了。

我和每一个人一样,身在其中时总是不得释怀,事过境迁,总算攒聚起足够的勇气来面对已经烟消云散的残局,预备着激动一番,预备着痛哭一场,可是,手指触碰到那些发黄变旧的纸页时,才发现,所有的那些预备早已消失殆尽,心空的只剩下壳。

秋天是真的来了,我模糊的头脑隐约地扑捉到这样一个讯息。
上课的时候,学生对我说:老师,今天要立秋了。
我说,唔,立秋了么,我忘记看日历了,时间竟过得这么快了。

是的,时间竟过得这么快了。我穿着短袖衫走在清晨的路上,便能感到一阵阵的凉意袭来,路两旁树叶的颜色开始有些隐隐地发黄,有时也会打着旋在风中飘舞着落下来,掉在地上。
秋天,是这个国度最美的季节。
我转过那个街角的时候,看到那个中年的女人又架起了她的摊子,天冷的时候,她和她的丈夫就会出现,卖一种样子像鱼的烤点心,用红豆掺了核桃做馅儿,刚烤好的时候,冒着热气,甜甜的,走过的时候,有时我会驻足,花500H圆买上一个,很多时候并不吃,就那么拿在手里,隔着一层纸袋,让它捂着自己的手心,在冷的空气里感受那传递过来的一阵阵的温暖。
很多时候我是这样,自娱自乐。

其实,就连这小小的欢乐我也是常常吝啬于给自己。在离别故乡的两年里,我们的日子在每一天都有着惊人的重复,雷打不动的六节课时间而外,我出现在外面的时间也是那么的富有规律性:或者走在去学院的路上,或者离开学院走在回家的路上。
四季循环更替,我只走在同一条路上。

这下你知道了,是的,我是个钻牛角尖的人。我看到过我家的一只小猫用尽一切办法想钻过一只拖鞋,它不屈不挠,反复地从拖鞋的一头向另一头冲刺,结果自然是失败。别人把它看作是一只小傻猫,可是我想,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日子就这么散淡地过着,我把一切隐藏于时间的水流之下,让它们缓缓而去。黄昏的时候,我有时凝望窗外的远山,看着夕阳在那些起浮温柔的山脊间渐渐沉落,灯火在楼宇间明明灭灭地摇曳,有多少往事在此刻被唤醒,张开湿润的眼睛,然后,继续遁入那些暗夜......

也有脆弱的时候,会拨打一个电话,哭泣着说些怨愤的话,之后,平静下来,道声抱歉。
也有时,并无电话可拨。
咫尺天涯,不过如此。

依然糊涂,上课的时候,多数要由学生来告诉昨天我们学习到了哪里,今日该从何处开始,常常拿着A班的书跑到B班,学生们初时觉得讶异,捂嘴窃笑不已,久而久之,知道他们的老师在形式上就是这样的晕晕忽忽,倒也安之若素。到了上课时,我问:昨天我们讲到那里了,便会有某先生或某小姐回答:到某某页某某问题了,接下来大家很自然地上课,再无二话。

遗忘了很多或近或远的事,有一个场景却一直清晰的留在脑际。那是在初来时,我住在H国人家里,是姓辛的一家人,高高的辛先生和他胖胖的太太,他们有两个孩子,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辛先生白天上班很忙,辛太太婚前是位歌唱演员,婚后则做起了专职太太,偶而教一教小孩子唱歌,补贴家用,开朗的性格,对我像对自己的孩子,很是和善。然而我还是抑制不住的想家,夜晚一个人躺在房中偷偷地掉眼泪。
圣诞节的晚上,下起了漫天的大雪,辛太太便让女儿宰园带我去屋外看雪。至今,我仍然记得那个飘雪的夜晚,宰园细细的小手拉着我跑出屋外,我们都只穿了拖鞋,宰园在铺着薄薄一层雪的长长的道路上跑来跑去,兴奋地尖叫着:老师,雪!老师,雪!我站在一边,微笑地看着快乐纯真的宰园,雪花纷纷扬扬,从天而降,落在我们的睫毛上,手上,身上,我沉寂已久的心也在瞬间鲜活生动起来......
那夜的雪,那夜的我,所有曾经尘封的记忆,都会在某个瞬间重新闪回。

我回想,可是我清醒地知道,在过程中我其实早已遗失了记忆中的某一部分,回想的过程,不过是一种尴尬地拼凑,因为是拼凑,便显出力不从心的勉强来。
是的,记忆不完整了,我们因此而痛哭,之后,也许深藏,也许遗忘。

秋天是真的来了,有人早已说过:炎暑过后便可以来了秋凉。
然后,是冷静的冬。

所谓纯粹,即是破碎,暧昧的完整哪怕是俯首可拾,也不可取。相爱的故事是美的,只是这破碎的始作俑者也往往是故事里的主角,自己亲手建造起一个完美,再失手将其打碎,等到觉得不舍,重新拼凑起来,也早已成了强弩之末。
明明知道,可是,我们依然为此痛哭。

记忆中还有些什么,春的流水,夏的雨,秋的落日,还有冬日沉静的雪。
概念是完整的,只是,我们将其读得支离破碎。
纪念了,然后忘却。

2003.9.7
 
附:一切都还有些幼稚的样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初至韩国的人,大抵会在心中生出小国寡民的慨叹。

的确,它不奢靡,也鲜有夸张,你不可对它抱以冀望,指望从它那里获得多少的意外,因为它似乎打定主意不因逢迎而予人过分的惊喜。这个国度是谨言慎行的旧时女子,安分守己,通身是隐忍的浮华。

 

                                    泡菜,我所欲也

 

韩国虽小,大约是为了不示弱之意,国名却很气势,乃为:大韩民国。这气势反映到了吃上,便演化为一股子无休无止的倔强劲来,就像是中国旧时双簧里唱的那样:一碟子腌白菜呀,一碟子腌白菜呀……,举国上下,皆食泡菜。一年四季,家家户户,早也泡菜,晚也泡菜,左一碟萝卜泡菜,右一碟白菜泡菜,再一碟黄瓜泡菜,中间摆了个汤盆,内中所盛之物还是泡菜,乃泡菜汤也。为免单调,汤的附属物今天为猪肉,明天换鱼肉,显见得那汤里的泡菜威风凛凛,主力身份誓不动摇,真个是撼山易,撼泡菜难。

 

这其实也怪不得韩国人小气吝啬。韩国国土面积狭小,物产稀少,加之历史上多为附庸他国,饱受战乱淋漓之苦,于这样的背景之下,饮食文化自然形成了简约之风,菜肴所用材料多是俯首可拾,野菜叶,野菜帮,野菜根,韩国人素爱食各类野菜,不亚于对泡菜的喜好之情。国内的老饕们到了韩国,对着这满桌子的素净寡淡,怕是要莫名惊诧,感叹长此以往,人将不人了。

 

为了满足一小撮肉食者鄙们的口腹需求,大韩民国人灵机一动,发明了简单美味的扑儿锅给——韩式烤肉。有朋友问,牛肉在韩国如此之贵,国人为何还屡屡要吃烤肉?孰不知彼国人所烤之肉多为五花肉也,牛肉不过是餐桌上的昙花一现,不如五花肉来得讨喜,质优价廉,且味美可口。如到得韩国饭店,但见店门口乱纷纷脱下鞋一片,店内沸腾腾喧哗可喜,一帮肉食者鄙们盘腿围桌而坐,于一派袜臭肉香之中兴冲冲推杯换盏。店内打杂的阿祖妈手执剪刀,喀嚓嚓将烤炉上的肉剪作几段,再将剪好的肉不停翻转,如此这般几番之后,肉内的油悉数滴落至烤炉的缝隙之中,腻味尽除,将烤好的肉包在碧绿新鲜的生菜内,抹上韩国特有的辣酱,与切好的葱丝,烤蒜等物同食,再配以韩国自产的真露酒,荤腥下肚,安慰一下被经年累月的泡菜们刮去了油水的肠胃。这样朴素直白的菜肴,也只有生性耿介的韩国人方能发明出来,吾国人一看那扑儿锅给,心下必定暗想:不就是俺家锅里刚炼过油的半成品肥猪肉嘛。

 

以上不过是些笑谈。韩国饮食清淡,少油寡荤,到了今日忽然顺应潮流,反倒成了时尚中人口中提倡的健康食品,报上也连篇累牍大加赞赏,又以事实佐证,说是某日本女星也用泡菜减肥法云云。放眼韩国大街小巷,确是多为形容袅娜,身段窈窕之辈,如此看来,都是托了泡菜的福气。

 

宛尔之余,还要补充一句:如到韩邦旅行,真正的民间美食多是藏身在僻静深远之地。曾和韩国人沈先生一家驱车数里,去吃一种好吃然而很辣的面,面馆藏在深深的小巷里。为什么来这么远的地方吃面呢,沈先生说:famours

 

                                做个拉皮,拍上黄瓜

 

韩剧里的美女,大多被精湛的手术刀修改成了一张欧化的面容,个个轮廓分明,高鼻秀目。由于是批量生产,观之令人每每发出宝玉式的感想: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倘使你据此以为韩国人皆是张东健,金喜善,相形之下吾国人未免失之平常,面目可憎,便是犯下了主观错误。韩民族隶属蒙古人种,原本面相扁平,修眉细眼,韩国出产的传统工艺品河回假面,正是韩民族相貌的特征反映。

 

为了美,韩国女性舍得一身剐,通身上下凡能动刀者要动,不能动者,创造条件也要动。学院里的小姐恩荣,灵秀可爱,谁人见了都要赞赏三分,本人却不满意,时常撇起小嘴道:等我攒了钱,就要去做个鼻子。我们目测了一下尊鼻,其高度大约是吾等的一又二分之一倍,当下皆低眉俯首,讪讪而去。

 

或有人担心父亲或母亲整了容,生下个塌鼻小眼的娃露了馅咋办,此言既出,有人不以为然道,发扬传统,再接再厉,接着整嘛,这也能成问题?

 

一朋友小Y,一双美目晶莹剔透,只鼻子稍欠了些海拔,心心念念想要做个韩式鼻子。到底是中国人,说虽说,胆量终归是小,感慨之余自我安慰道:对付着用吧。

 

真正的韩式美容养生之道,自然不是这些耸人听闻的刀枪相见。冬雪初霁后的温泉水,小饭馆里热热酽酽的参鸡汤,甜香怡人的各式人参茶,生姜茶,大枣茶,由内而外,抚慰着旅人的精神身心,世界沉淀在时光之流,如韩诗中所道:让我也成为清澈的人,成为刚洗出来的日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