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吴向阳
吴向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4,349
  • 关注人气:1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诗集


时间是我的敌人

我要去拜访我过去的某一天
告诉它,我多么想
回到它那里

◆●◆

重庆大学出版社 2009年6月出版

定价:26.00

雅歌


 来我身体里同住

 

我一直想邀请你来我的身体里同住
我平常喜欢蜷缩在我的静脉里
我可以把左心房或者右心室腾给你

 

你会发现我这里别无长物

除了满手的爱情和一脸的雀斑

就是存放在小血管里的年龄

 

我想邀请你来,来我的身体里同住

你可以在我的身体里四处走走

问一问偏远的院落如何风吹草低

一次的路过又如何被十个年头稀释

 

好好想想吧,来我的身体里

你只需要答应,在你搬走的那一天

关好你住过的房门
(2006年11月9日广州)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微博
重庆粉子
访客
加载中…
读书博客

点击这里进入

重庆出版集团新浪官博 

图片播放器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财经要闻
博文
标签:

转载

分类: 向阳说诗
我给李海洲写的一篇短评。
用现代汉语接续唐诗宋词的人
  ——李海洲诗集《一个孤独的国王》读后
                       文|吴向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有这么一封广为流传的高行健《灵山》的退稿函,我对其真实性存怀疑态度。首先是高在90年代已经是50岁的成名作家,出版社的文学编辑不会不知道他,也不会贸然在信中说他“年轻稚嫩”。其次以高的名气和声望,他也不会把书稿交给一个相互不认识的编辑。更重要的是,出版社退稿用印制的格式化的退稿函(现在连这个也省了),没有编辑会这么负责地手写退稿信(除非有特殊关系或特殊原因,对拟采用的书稿提出修改意见除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11 11:56)
标签:

杂谈

解放路边的这条巷子竟然还在而且原样未变,这里曾是一个连环画(我们叫“娃儿书”)的书摊。沿巷子右侧的墙下是一遛半尺高的条凳(通常会坐满六七岁到十来岁的娃儿),两侧墙上挂满牛皮纸的纸板,纸板上整整齐齐贴满连环画的封面。巷口端坐一个老者,守着数个书箱,箱中装满连环画,都没有封面,用牛皮纸做了封面替代,上面用好看的毛笔字写的书名。真正的封面在墙上的牛皮纸板上。娃儿们对着牛皮纸板上的书封找想读的书,书封上有编号,到老者处报出编号,老者点出对应的书。一分钱看一本,狡猾的小孩会偷偷交换着看,这在原则上是不允许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2014《诗人文摘》
年度十大诗人获奖名单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元、清是两个比较特殊的朝代。大明已经对东北进行了较为有效的统治,设置了管理机构,满族强人也领受了大明官职,以清代明,是起于一个小区域的反叛最终推翻了中央政府,属于正常的朝代更迭。而大宋则从来未对蒙古的人与地实施有效统治,皇帝与大汗治下一直是国与国之间的外交关系,蒙古灭宋,是一个国家灭亡了另外一个国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6 00:58)
标签:

杂谈

晚上约钢哥、宪哥、波哥喝酒

波哥迟到了一个小时,说是堵车

钢哥原谅了波哥,说狗日的堵车

我和宪哥只好装作原谅了波哥

宪哥酒喝得少一点

我和钢哥、波哥就喝得多一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我开始写作的上个世纪80年代,“抒情”是作为“前卫”的对立面存在的,那时的口号是“反抒情”。30年后的今天,当我想起“反抒情”这个口号的时候,发现诗歌中已经没有多少“情”可以激起诗人们“反”的兴趣了。

但我是不相信三千年汉诗的抒情传统会这么不堪一击的。

“前卫”和“先锋”“现代性”“当代性”这些词一样,都是不靠谱的装饰,就像身体外涂抹的彩绘,一洗就没有了,而剩在身体里面的血,才是诗歌的核。每个时代的“前卫”或者“当代性”,在下一个时代都可能被当作陈词滥调,而一以贯之传承下去的核,才是诗歌的本质。我认为这个本质是抒情。

我们可以洗掉身体外的彩绘,但不能换掉我们的血。

从北方的《诗经》到南方的《楚辞》,从四言、五言、六言、七言到长短句,再到自由诗,诗歌没有停止过形式的出新。甚至连承载诗歌的汉语也一直在变化中,每一个时代的现代汉语都是下一个时代的古代汉语,每个时代的口语都是下一个时代的雅言和文言。但传承不变的内核是抒情。这就是我们读一首郑风和读一首唐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24 13:39)
标签:

杂谈

关于越来越时髦的繁体字,我是酱紫看的: 虽然我学过几天古汉语,识得一些繁体字,迷恋传统文化,但并不必须通过用繁体字的方式展示出来。汉字几千年历史,简化是一个大的方向(繁化只是小的支脉),这在手写时代是有相当积极的意义的。虽然到了电脑时代,简与繁对习字、书写(录入)已不产生大的区别,但完全没有必要改变几十年的文字习惯去恢复繁体字(何况,该恢复到哪朝哪代的繁体呢?)。文字以记音的方式达到表意的目的,以便于使用为原则,任何附加的道德观念、审美意识甚至政治伦理都显得多余。坦率地说,如果不是使用电脑输入,很多“繁体控”真还写不对多少繁体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悦读生活

 

张忠富长篇司法实战小说《大法官》研讨会纪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向阳诗作
哈哈,抒情诗的后裔!
抒情诗的后裔

    2014年,“中国诗集”栏目的运行已进入第五个年头。当初我们在做栏目企划之时,面对繁复的当下诗歌写作方式、趋于边缘化的诗歌理念,和诗歌作品背后时代语境的巨变,确立了审稿中最基本的判断力,那就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