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
QQ,微信:409386788


独来独往,自说自话!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独庸生
独庸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956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上网二十年,博客也有过几个,一直在用的,只有天涯博客。天涯博客其实很不方便,但习惯了也就不想“迁都”,后来不知为什么,发博客要验证码。

“验证码早就有了,也曾牢骚过,瞪大眼睛,还勉强可以识别。昨天发帖,发现背色图案,变得更支离破碎有好如鬼面,真的没法识别了。就算我拿来放大镜,显微镜,估计也是无济于事。我想,可能天涯博客是不想让人再发博文了,弄得谁也看不清,好过直白地说:别来发博文了,好吗?”

不得以就启用了新都(新浪博客)。一千多个帖子,是个大工程,只能老老实实,埋头苦干,天天搬帖(自然比搬砖轻松点)数十篇,二三个月才算“定鼎”。过了老长一段时间,可能觉得博客人气下滑太厉害,不利网站,也极可能是大环境好转,验证码突然又眉清目秀了,现在更不需要了。本来,发个博客,需要什么验证码呢,纯粹是吃饱撑着,专门恶心人的,比脱裤子放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8 15:42)
分类: 游踪心影

忽然想起三游洞。

三峡之旅,最曲折的旅程。那时,我出门经验不足,从宜昌回家,进站人很挤,只顾着手里的提包。我是向黄牛党买的卧铺票,临上车掏钱,才发现钱包没了。你怎不早说,我知道那是小偷。带我在站台到处找,没找着,就带我回家。他家是个铺面,阁楼有几个床铺,许多向他买票的人,就住在他家里。第二天一早再找,还是没找着,只好把手机买给了那位黄牛大哥,他给我买了张坐票和几袋方便面。大哥人不错,我蛮感谢他。从此,我知道要小心提防。

三游洞就在宜昌城外。我的三峡之旅,就是在宜昌上船,溯江而上,那时三峡大坝将要合龙(还是将要蓄水?)船出葛洲坝,江面十分宽阔,水天一色,有如湖泊。前方入口极窄,近了见右边崖上刻着 “西陵峡”三个大字,过了这里才算是真正进入长江三峡。峡内流水湍急,河道如肠,两岸青山如狼牙。船行不远,右边山岩又刻着三个大字:三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8 15:40)
分类: 网人网语

书话有个女ID,最引起我注意,一个是小米,一个是加加妮妮。

小米之前说了,加加妮妮却是因其“特行”让我注目:我没见过别人发帖子是手机拍书页的。在我想来,电脑打字时代,谁写东西不在电脑里留文档,犯得着发书页?后来忍不住问加妮,才知道原因。稿子发表,编辑多般有修改,而作者往往不知改动了什么,一篇两篇还可以逐字排查,多了工作量就非常太了。不得以,才手机拍照发书页了。我以已度人,没发表过,故不知其中奥秘,还曾误以为是在卖弄(不好意思,小人之心)。

不论小米还是加妮,最初都是发表小说(以我看到的算),我不喜欢看小说,这曾让我很是苦恼。还好不久,加妮就发表散文,还是电子稿,不是书页,更难得的竟然都是游记,真好,简直是喜出望外。我喜欢散文,更对游记天然有着亲近感,对加妮的好感度那个是直线上升。

加妮出版或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4 15:57)
分类: 网人网语

小米是简称,全名叫郭小米,很有意思的名字。

有意思的不光是名字,更是给我的感觉,会让我不由想起杜博那首名诗:“歧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上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但杜甫和李龟年是旧识,在江南是重逢,我和小米在天涯才是初识,哪来的“共鸣”?

说几度闻肯定不确,说寻常见倒沾点边。天涯邂逅前,在绣的微信群里,曾几次见过小米的名字。人不认识,名字特别,一见难忘。我至今没向小米求证过,却坚信是同一人,为什么?不为什么,感觉。感觉有时很奇妙,奇准却说不清道不明,要不,我也不会莫明其妙想起杜甫的诗。

就这原由,也自然牵强,当然还有别说。“阿绣群里寻常见”还一度教我惊诧莫名。绣的群,就我所知的都是网易旧人,我是,小米也应是。可网易七八年,为什么对小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6 22:09)
分类: 花鸟草木

火都是炽热的。


“木棉花暖鹧鸪飞”,李商隐这句诗妙就妙在一个“暖”字。熟悉木棉的人都知道,木棉花不是深红就是桔红,一树繁花,不杂片叶,有如火树---木棉是先花后叶的,当然有时也会零星有些叶子。而且,木棉是在冬末开花,看到怒放的木棉,哪怕还是北风啸啸,已知冬天行将结束,春天将要降临,天气将日渐和暖。这么一说,你是不是觉得这个暖字用得特别妙?我就一直很佩服古人对物性的知识,那时候,既无百度,亦无微信,古人是怎么知道远在天边的风土民风?


木棉燃似火,却也只是暖,有一种花开,就真正严热似火了,它就是金凤花,又叫红花楹,但我最喜欢还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6 22:08)
分类: 书山有路

书话自然多读书人。我算不上读书人。怎样才算读书人?我想首先是要博览,我只爱散文,所以称不上是读书人。


比如说,在我国四大名著之首的《红楼梦》,不知醉倒了多少人,可我愣是看不下去,曾经有二次硬着头皮看下去,看到二三十回,头皮再硬也读不下去了。不是不好,是不合我的口味,实在忍受不了那些闺阁的琐事,相对之下,我宁愿看水浒。还有就是称为奇书的《金瓶梅》。说到这书,真是褒贬不一,褒之者认为此是天下最大的奇书,贬之者说这是天下最淫秽的小说,到底谁是谁非?反正各说各有理。据说红楼梦未出之前,四大名著是有金瓶梅一席地的,是红楼梦后来居上,且金瓶梅过于不雅,才给挤了下来,还打上了淫书的名头,此说是真是假,我也不清楚,就道听途说好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6 22:06)
分类: 花鸟草木

枝上柳棉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诗词中常提到柳,说到柳絮的也多。我就有幸在北京见过满天飘飞的柳絮,那情景终生难忘。而诗词中提到木棉的相对来说就少得多了,提到棉絮更是少之又少。


曾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我不知木棉开花后会有棉絮。很奇怪,木棉花常见,棉絮几乎没见过,真的有棉絮?也是前不久,我才恍然大悟,木棉所以叫木棉,意思就是说树上的棉花,和一般意义上的棉花作区别。既然木棉有棉絮,为什么,我几乎没有见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6 22:05)
分类: 杂思随感

看林贤治的〈中国散文五十年〉,有些话想说。

林贤治是个类似学者且极重视思想和精神的作家,虽然他自己可能更认可自己是个诗人。由他喜欢鲁迅,就可以看表出他对文学的态度,在我国鲁迅是向来以思想深刻,精神独立著称。所以,林对散文的评述,是从思想和精神上打量的,至少是给我这样一种感觉:他论文先以思想精神为入手,极少从美感出发。这对是不对,难说。

我读过林贤治的文章,很多是写外国思想者,多般是异见份子,比如法西斯时斯不屈德家作家,或斯大林时代的独立的苏联作家等的经历,有对强权的指责,更多是对不屈精神的颂歌,这都没错。很少见林贤治写些平常生活类的文字,他几乎时刻都在思想,几乎也只有精神才是他的兴奋点,日常生活,闲适情趣之类,在他眼里,好象不太重要---可能是我没看到这类文字----又或者可以这样说,他觉得美,得要美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6 22:03)
分类: 花鸟草木

给你一堆新鲜叶子,你能做什么?


当然不是香椿、榆钱、豆叶,能吃的那类,比如龙眼叶。龙眼叶太小,包不了粽子;又不是花,插不了瓶。当然,你可以晒干了拿来烧火,只是不在这问题的范围内。那就真是没什么用了,对吧。


可前几天,你要是给我们一把新鲜的龙眼叶,我们会很高兴,因为我们还真需要到它了,需要它来做一道美食,一种时令的美食。


四月清明,五月闭墓。在我们家乡,清明上坟不止是清明当天,要持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手杂记

五一放假,但雨没有假期,让我有点同情它了。


茶壶里的茶叶,已是三泡,渐渐淡了味道,藤椅却让我坐热了。雨下得有点心不在焉,我听得也有点心不在焉。


手里的《态度》根本看不进。这是韩少功的新书,一本散文集。我喜欢他的《马桥字典》,还有《山南水北》,但自从《暗示》之后,这种喜欢就越来越低,到了《态度》,似乎到了冰点。以前的韩少功的散文有感情,能吸引人读下去,现在的文字很理性,冷冰冰的。记得韩少功说过别让理性损害感性,文学毕竟还是感性为主,没想到,他自己也是理性日长感性越弱。也许,是我静不下心来吧,这也是有可能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