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朵
黑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396
  • 关注人气:1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鸟过可留声,人过可留名。不论是人还是鸟,请勿在此发神经。

图片播放器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我说
我蹲在沙发上打字。我下午四点起床,上网对男朋友说早上好,我的男朋友现在在网上了,身边那个离我好近好近对我好疼好疼爱我好深好深的男朋友被我伤了个透,不再出现了,而我也被自己伤了个透,天天哭,醒着哭,做梦哭,可哭并不防碍我有时快乐。比如我起床时披着一屋子暧昧的夕阳裸着身体在镜子前搔首弄姿时,比如我做好了饭听着音乐一口一口享受时,比如我不小心在网上看到一个笑翻人的笑话后,比如我可以把我的抱抱熊捏成个兔子样时,比如一首诗被赞美,比如用视频给自己的屁股拍照时,比如没有便秘,排便顺利时。可这并不能防碍我悲伤,总的来说,我现在是一个悲伤的人,悲伤到不能想起自己,我只有不盯着自己的内心看时才能止住泪水,可是不看自己内心的人活得多令自己悲伤啊。怪圈并不神秘,生活中到处都是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0-09-08 19:47)

不知道你为什么选择今天来看我

不知道,但总有道理

你的世界比我的世界光荣

比我的世界高尚

你的道理比我的道理真诚,而且,明亮

 

我是急匆匆的

电梯门就要合上

我跑进去,就看到了你

啊,是你

你穿着雪白的衬衫,黑色的挺括的,外衣

在我的记忆里,你很少这么穿

你的脸庞像月亮一样皎洁光亮

没有皱纹,没有斑点

没有沧桑,没有忧伤

我们交谈,你问我还好吗

我的眼睛离不开你的脸

我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6329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5.11.04,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5.11.04,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嗯,俺也是有博的人啦》。
  • 2008.12.27,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13 12:04)
标签:

杂谈

铅 

 

王小王

 

1

我还记得宋雨冰笑的样子。我已忘记了自己笑的样子,但我记得她的笑。尽管已经隔了十三年。十三年前初夏的一个下午她给了我们最后一个笑容,然后就不见了。听说,是疯掉了。“疯”这个概念那时对我来说很空洞,我从没有近距离地见过一个真正的疯子,所以我实在想不出疯了的宋雨冰会是个什么样子。

我一想起她,就想起铅球。当然,绝不是因为她长的像铅球。相反,她白白静静,水水灵灵,在我记忆里漂亮得出奇。可我为什么会想起铅球呢?

那是因为铅球很沉,体育考试的时候,她怎么也扔不过去。

这有些奇怪,因为她并不瘦弱,不但不瘦弱,还可以说有些丰满。丰满这个词是我现在想出来的,那时我们还根本就不会用。她早早地就长熟了,胸前鼓鼓的,很让人担心。具体担心什么,我也说不清楚。

有着鼓鼓的胸的宋雨冰走起路来却很轻盈,一点儿也不嫌沉。她扭扭搭搭,扶风摆柳,像电视剧《红楼梦》里的人,又好看又有点惹人笑。另外,我们还听说她爱照镜子,写作业时要照,吃饭时要照,不写作业不吃饭时也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01 01:51)
标签:

杂谈



意大利馆,传说中的交响墙。

 



内容丰富的印度尼西亚馆里一面内容丰富的面具墙。

 



完全忘了是在哪儿。完全是白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01 01:32)
标签:

杂谈



德国汉堡之家。我妹累了。

 



波斯馆,好几十万的美波斯地毯。




汉堡之家没空调没暖气,利用地下水转换保持25度恒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01 01:13)
标签:

杂谈



某馆里被无数人挎着胳膊照过相的树脂男。

 



光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01 00:38)
标签:

杂谈



背后应该是城市实践区里韩国首尔馆的电子照片墙

 



忘了是什么馆里的什么柱子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24 20:21)
标签:

杂谈

他们纷纷告诉我

我是怎样醉的。我是怎样醉的

其实只有“杏花村”知道。

五十二度的“杏花村”把我泡成了老人参

我觉得我上知千年事,下晓万载情。

浑身的须张狂乱舞,我想

拥抱整个人类。

 

我从北方来。他们却纷纷告诉我

我像一棵静美的南方树。我笑得甜蜜蜜啊

干掉一杯又一杯,我说你若醉死

我陪你一起死。结果我一个人死了

南京女人心疼地抚慰我,南京男人轮流地抱着我

要死就死在温柔乡。

 

哗啦啦的长江水

全变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24 15:30)
标签:

杂谈

这是春天,但夜晚

依然浸透寒凉。

我蜷缩着

朗读陌生的诗歌,颤抖的肩膀

承担不起第二个人的思,抖落

一室冰屑。

风从四面八方钻进我,这鼓起来的皮囊

轻若叹息。

叹息啊叹息!全人类的叹息

加起来,也不过

哀歌一曲。

我想着狂欢的夜晚

和举行葬礼的清晨。它们

一样具有神力,曾带我

畅游天堂。

 

条条大路通天堂。又苍老一层的人

向我传递福音。深夜的电话铃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05 22:24)
标签:

杂谈

今夜我有了度数

我从一杯水,变成了

一瓶昏沉沉的酒

我醉了饮我的北风

它倾吐的秘密一层又一层

把秃树枝也挂满

惊醒老树根里尘封的哀愁

树下有我不为人知的血脉

夏秋之交那些绝望的叶子

见证过我双膝的颤抖

天空和大地收留的誓言

如今都已长大成人

挺拔俊美,各奔前程

没有谁记得那都是我的骨肉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如今他们不认你我,只认天地

我无处哀告

但求今后再无孽果,只开繁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18 12:34)
标签:

杂谈

我的神在洞穴里钻进钻出

吐着烟雾或者唱着歌

他用硬币决定我的生活

正面是盛放

反面是凋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