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马
胡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114
  • 关注人气:2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诗歌…
标签:

转载

分类: 诗歌
转走!

《青春》70后诗歌联展英雄榜

108人总目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诗人

高黎贡山

干海兵

分类: 诗歌


推开记忆之门,看爱与死亡踏歌而行
——从三个关键词浅析干海兵诗歌
                                             胡马


自古及今,伴随着人类社会分工,大概只有诗人这一职业,无一例外,总是自觉不自觉地充当着宇宙、自然和人类生活的观察者和聆听者的角色,这是诗人的幸与不幸。而尤为不幸的是,诗人还不得不肩负起言说者的责任,满怀敬畏,力图用有限的语言言说那不可言说之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26 20:07)
标签:

魔术师

火车

胃囊

藤盔

分类: 诗歌



他在炉边玩火,练习无中生有。
陌生人敲门时,他正在密谋
发动一场跟祭祀有关的暴乱。
唯一的罪恶感,来自
怀疑、盐和神经质。
髋骨空响的夜,凭借屋角储藏的
豆瓣酱,他给予摔倒他的人
以毁灭性的反击。
一枚镍币在他的生命线上侧身躺下
像航班突然被取消。
多年以后,他一再遭遇这现实。
但他不会轻易放弃妄想。

 

空气切换至盛夏,杉木餐桌上
一粒砂糖已无法在午后翻身。
关于他的未来,一场对话
在父母的记忆里反复进行。
他并不能真的重返过去的某个时间点。
譬如毕业后的少女们
在形制迥异的镜中怒放,沉吟,后悔半生
如鱼藏身大海。 记忆模糊之处
水银和盐各有归宿。
他尽情捕捉光影,玩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人

诗歌

隐喻

胡马

分类: 诗歌

幻美旅程中吟到沧桑的冷抒情

——从隐喻的设置及细节的处理等维度进入胡马的诗

作者:张卫东

 

米沃什的“希望进入之处”给了我们一个非常迷人的说法,虽然,他针对的是二十世纪的西方诗歌。但很有可能的是,那希望并不只是在西方现代诗的阴郁或绝望之处进入,完全有可能产生于今天的中国。纵观当下中国诗界,似乎正在有意无意地做着这一准备。这里,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川地诗人胡马二十多年的诗写探索仿佛给我们提供了例证之一。在此,我想就我所了解的诗人胡马及他的诗歌从隐喻的设置及细节的处理等维度谈一谈进入他诗歌的初浅认识。


作为处在当下网络与信息化时代的中国诗人,对他的时代往往是既认同又不认同,与人相处或交流,一般隐忍克制。从他们平日里无拘无束的交谈和友善态度得出的结论往往相反,他们轻易不说心事或流露真情。他们相信独立自主,崇尚个性。因为,环境变化太快,生存局促而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06 22:41)
标签:

白鹭

湿地

珀耳塞福涅

神谕

分类: 诗歌
(图据网络)

草叶上的露水,暴露了轮回的秘密:
在人类仰望的星空下,我们的身影
曾伴随白鹭低飞,翩然掠过
草木与 流年。潮水与堤岸低语的片刻
任是时光,也暂时停下惊艳的舞步。
城市的耳畔,微风在轻吻
虫声悄悄传递着珀耳塞福涅的消息。

如果这所有的所有,还不足以唤回
你沉睡的记忆,只有让萌芽释放
暗夜加诸泥土的钝痛和遗忘。
微笑是神谕,在枝条和灰烬中引导。
我敞开的怀抱,放下过天空和海洋
也放下过马群和平原上好战的神祗。
只有你,让我历经诸般劫难还记得返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诗歌
转了!

四川诗人大展特大专号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5-03-09 23:32)
标签:

登高

人日

壬辰年

分类: 诗歌
微醺午后,只身移步父祖埋骨的山冈
不是逃避,是贪图片时的宁静
风吹槲叶,四十年春梦虽在堪惊
叹身后影,身前事:曾荷戟彷徨,
曾横槊赋诗,曾披发徉狂。到如今
布满藤萝和荒芜。
不敢回头,不敢回头
山下,无限灯火宛如一片墓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07 01:42)
标签:

蚕蚁

南充

金刚经

凯撒

分类: 诗歌
从不曾以蚕的视角遥望罗马
想像历史的细节,不过是
凯撒放下权杖披上一卷火焰般的丝绸
当热风吹拂嘉陵江两岸
丝绸之城被书香和缫丝的笑靥照耀
千年前我静美如蚕蚁,听风吹南山
千年后我行吟至此,仿佛还在梦中
天空下,一株桑树萌生新叶
以沉默织就帝国不被理解的边疆

丝绸之路从一架织机起步
东方即梦想,以玄学和幻像为经纬
薄雾轻笼机杼,藏着风雨和箫声
典籍未曾着墨处,远游暴露了行踪:
波斯商贾往来不绝,以丝绸满足人类
千年前我静美如蚕蚁,月光反刍节令
千年后我行吟至此,记下人世沧桑
悬崖上,那棵油桐昂首问天
以生机和险境,赢得众生一声惊叹

丝织的历史比血写的历史更经得起拷问
祖父一路向北,丢失了多少偏旁
从羔羊县到南充国,繁华贯穿始终
丝锦照耀的州郡,采桑歌即金刚经:
新罗高僧浮海西来,修习解脱的真谛
千年前我静美如蚕蚁,任桑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16 23:36)
分类: 诗歌

况有神明居于幽暗之一隅……

光线惊叫着逃出了鸟笼。

将乱未乱之夏日,一针致幻剂

他险些以杯中咖啡灌醉铅锤和南方。

根须上的奥林匹斯,接受

他的虔诚、亵渎、遗忘和背叛。

一如他不得不面对,日历上

汹涌而来的庸常、聒噪和逼迫。

野苜蓿的阴影,被落日推移

滑过他的面部、阿育王柱以及

身后红色要塞塔楼的瞭望孔

直到消失在平原那边的所多玛。

他的本我,缺口长满刀锋。

一件旧器皿,不再适于接受

鲜花的祭献,理应退至

视线不愿触及的事物背后。

一条斜线唤醒时光的狂流:

在摇篮和墓石之间提灯行走

从生到死,他选择最短的距离;

杯酒浮生,时日何曾虚度

从黎明到黄昏,他曾遍尝欢娱;

时间银行赠予双鬓以灿烂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0-18 09:59)
标签:

盖碗茶

河边

茶歌

躺椅

分类: 诗歌


——仿洛尔迦


幽幽府河边。
遥远又孤寂。

 

杉木桌,竹躺椅,
盖碗茶里开着茉莉花。
我再也回不到府河边,
从前从早坐到晚。

 

晃过老南门,晃过九眼桥。
嗑瓜子,掏耳朵。
死在渴望我
在盖碗茶的另一端。

 

榕树旁,藤萝下,
杉木桌刻满岁月的牙印。
卖雪茄的少女,要命的少女
把我扔到了下游。


唉!热腾腾的盖碗茶!
唉!吱呀呀的竹躺椅!
我还没有走到府河边,
唉,死亡已经在等我!

 

幽幽府河边,
遥远又孤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