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丁当
丁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041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我和闺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疏远的?今晚在刷牙的时候,我又一次想了这个问题。

大概是从我们互加朋友圈开始的吧。

朋友圈还真是一个很容易让人疏远的地方。

我偶尔发个朋友圈,她几乎从来不留言,也不点赞。不过,这也没什么。我一直欣赏的,不就是她的高冷范吗?像我们这种有评论癖的文艺女青年,向来把点赞看得太重要,以为点赞就以为着由内而外的赞同。

至于评论,我也很少给她留言。觉得没必要说,我们的关系,还需要这些形式上的黏糊吗。没必要,朋友圈是给不太熟的人们假装亲热而存在的社交工具而已。

可是,当我“无意”发现,她在我们共同认识的另一个女生那里,几乎是热切评论,还是心里不大舒坦。

高冷范儿呢?

感觉就像是捉奸在床。问题是,那个女生,我也很喜欢的。按照最粗浅的逻辑推理,我大概可以得出:我的闺蜜,不喜欢我,我(或者我发的朋友圈)没有那个女生那么可爱。这样自讨没趣的结论。

是不是想太多啦,玻璃心了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点亮博客十周年徽章 GO>

十年,不会忘,我在,新浪博客!

  • 2006年,超女选秀,博客推广,那些年我们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18 09:52)

大学舍友,去美国留学一年,回来最高兴的体验,是买酒常被检查身份证,看满18岁没有。

东方女孩子显得年幼,容貌上看起来像未成年,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美国让人忘却年龄的界限。今天早上5点哄睡梦中哼唧的小树,他睡着了,我却醒着,刷微信,看到一篇说无龄化的文章。正是说从美国回来两件不适应的事情,一件就是身边朋友都纷纷喊老,一副人生已经过到头的样子,谈养生,仿佛老了30岁。

真的。以前打过一次出租车,那个司机絮叨了一路“我的人生已经完了,就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了”,以为他至少五十岁了,结果找钱回头才发现,那张脸,最多三十岁。可是已经被苦难压倒了,没有生机与活力的脸。

那个大学舍友,夹在我和另一个当妈的舍友中间,容光焕发,笑得格外纯真。在这之前,她被家人和同事催婚。就像刘瑜书里写的那样,出国好像是唯一不需要解释的事。毕业都十年了,还不结婚,不要小孩,也不买房,这怎么可以?连不太熟的同事都有资格来关心自己的婚事,实在是沮丧。再不在意,再在心里哀叹身边环绕傻逼,还是不大开心。

出国留学,让她从一种生活里逃离,到另一种全然不同的生活里去,轻盈,滋润,每天都是新的。她惊讶地发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04 16:38)
标签:

育儿

上一篇博客写的时间是2012年10月份,那个月去了敦煌。因为程先生说,本来全班同学要去莫高窟临摹,可是那年非典,取消了行程。不应该留下这个缺憾,于是订了去敦煌的飞机票。

兰州的牛肉拉面并不像传闻中的那么青山绿水滚辣醇厚,反倒是敦煌的羊肉粉丝汤,连续吃了几天也不厌。

一本LP,划了很多重点,背后还列了很详细的花费表。

乘坐绿皮火车,对面有一个小女孩,笑得很羞涩,是人烟稀少的地域才会有的笑容。那里很多地方,都让人想到唐诗,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缺水让人很揪心,连绵的戈壁,污染很严重的空气,还有很多给莫高窟捐款的日本人名字。

程先生的一个同学在研究所工作,感觉不真实,那个研究所是新盖的,但又感觉应该存在于上世纪80年代的电视剧和书里。

终其一生,要面对石窟里的那些画。

觉得很难,一辈子就做一件事。可是很多人,一辈子连一件事都没有做成。

好像是安排好的。回来之后,发生自己有了小树。这之后,哪里也去不了,出门剪个头发也要计算时间。可能上帝希望给我放个假,所以安排了那趟旅程。

2013年,我做了两件事,生了个孩子,另一个是准备换工作。

对我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16 23:10)
标签:

杂谈

连做了两个晚上同样的梦。

梦里,我走进一套房子。第一个梦里是小房子,第二个梦里是大一点的房子,但它们都装修得一样漂亮,非同凡响。从家具到摆设,每一样都完全合乎我的心意。

我在这样的房子里,赞叹着,走着,欣赏着,和房子的主人聊天。这房子似乎即将属于我。正在这时,我走到了房间的某一个拐角处。

这个角落,是空荡荡的,碎了一块玻璃,或者少了一堵墙,让这个角落看起来就像施工的工地,一片破败,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从这个破碎的墙里走进这间漂亮的屋子。

这个时候,我才留意到,风从这空洞里刮了进来,吹在那个宽大的、柔软的、昂贵的沙发上。

这时候,梦就停止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现在用的是一个大屏幕手机,举着说五六句话,手就酸了。很快挂了电话,屏幕上还是糊了一层油,混合着BB霜的粉,拿手背擦擦,就扔桌面了。

    拿着这样的电话,又总是忘记拿耳机,不可能打长时间。打很长时间的电话,好像是很久远以前的事。

    6年多前,在福州新街口,我接了个电话,那边兴高采烈地说:“你过来吧,这里很好玩,如果你写得多……”新街口是福州最繁华的街道,站在街边卖魔术手环的,鱼丸店,腌制橄榄店,绿化树遮着环形天桥,圣诞节天桥上的人多到挪不动。我挂下电话,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心里想,眼前这些人都和我没关系了。

    毕业头两年,友情差不多都靠手机支撑。我已经完全忘记了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手机,诺基亚,还是别的什么。早上六七点接到电话我也很开心,不厌其烦地说着,粥都放凉了。快递员的电话,能让我有勇气打断顶头上司的训话,跟他说我有快递要拿,匆匆忙忙就跑到门卫那里。那时候淘宝刚刚起来,买一个东西要上银行汇款,因为太难,收到包裹也格外快乐。

    真是寂寞啊,那时候。

    经常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大概是会的。

 

我的脑子被各种各样的信息填满了。

 

假装很热闹的样子。

 

屏幕和我之间,空空荡荡。

 

不过,变蠢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即使没有围脖,我也会变蠢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02 22:15)
标签:

杂谈

出了飞机场以后,汽车就在一片沉默的黑暗里开着。

连路灯都没有,被高灯照亮的地方,是一丛一丛的荒草,从马路旁边一直长到很远的地方。

偶尔会路过很明亮的高价桥,这个时候,车和人就像从地底发出光来,都聚拢在了一起。不过汽车很快开过去了,又开进了荒草和黑暗里。

司机在啪啪啪地咬口香糖,酒店就快到了,五星级的。

那里还离市区很远,但这个酒店在旷野里长了出来。开车门的人穿着肥裤子,洋葱形状的帽子,是印度人,可能。

大堂金碧辉煌,奢华得令人忧郁,一个小个子的女生跑出来,她用的手机是北京号码,声音有一些细。

人们在游泳池旁边大声地聊天,声音一直传到一楼,北方口音,中年的,疲倦的,浑浊的气息,好像夹着这口音喷涌而来。

海水在远一点的地方,靠近她的时,冷得让人赶紧跑开。

坐车到市区要半个小时,遇上连绵不绝的塞车。所有的车都朝着一个方向开。

在一个商场的背后,密集着夜市小吃,收市的清洁阿姨面无表情地扫地。

很多卖槟榔的摊子,一个女人从红塑料袋里掏出一点什么,放在槟榔上。两个男人看着她的手,他们的脸在黄色的灯光下,头发腻住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28 09:39)
标签:

杂谈

 

 真想有个GAY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11 08:35)
标签:

杂谈

在指甲盖上画花,刷成各种颜色,在以前的我看来,世界上没有比这更无聊的事了。

 

花钱费力,然而变得更难看,一双手指伸出来,像要害哈利波特的女巫。真想不通为什么有人喜欢。

 

最近开始理解了,甚至迷上了。

 

衣服是为悦己者容,指甲却真正是为了悦己。整个身体,能够真正放在自己眼里看的,就只有指甲了。它像身体的一枚邮票。

 

即使在美甲店里,也有跋山涉水的乡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