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城市鸟人
城市鸟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983
  • 关注人气: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温馨提示
江湖称
一个带着绿林气息的文学痞子 
传说中的赤脚医生
 

友情提示 
博上文字
纯属调侃及自娱自乐
如有需用
请先告知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8-12-28 21:17)

狐狸精的爱情故事

 

朋友来我店里喝酒,带着一个美女,眼带桃花的那种。他介绍道:胡丽晶。狐狸精?朋友的口音加上我的故意。她咯咯地笑,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她端着酒杯站起来向我敬酒。我说我从不喝酒。她凤眼一挑,说,卖酒不喝酒,卖个鬼酒?我不假思索回道,开鸡店的难道自己要做鸡?她愣了一下后,笑了起来,说,我喜欢你这性格。

她目前还没有正当职业,成天睡太阳玩月亮。我见她闲得慌,便叫她有空就来店里帮忙,不开工资只拿提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24 10:01)

节后

 

母亲的炊烟

瘦了

瘦成一道老家弯弯的河

从屋前出发

不肯回头

 

母亲

 

我年少多事

母亲四处求神拜佛

跪下双膝

挺着脊梁

背影,如坐莲

 

我家住在别墅区

 

我家住在别墅区

北靠山  南临水

东头的花园隐牛羊

西边的空轩筑鸟窝

还有那一池游泳的花锦鲤

 

种几棵菜  养几盆花

捧一本书

坐在庭前看豪车来来往往

可是,可是

书读完了该去找谁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13 21:57)
标签:

情感

云端上的村庄

               ——池若湖

 

从三明小蕉起,沿着水袖轻舞的水泥路,向上,向上,再向上。至山之巅、云之上,一片平整的土地在眼前豁然开朗起来时,就到了明溪县的紫云村。

紫云村,是众山托起的一朵云台。她静卧在众星拱月的群山之间,誉有“绿海云都”和“三明后花园”之盛名。宋时,民族英雄文天祥南征于此,曾题匾“显盖紫云”悬于均峰寺。这里地灵人杰,聚居着理学家杨时、罗从彥、张载的后裔。据族谱记载,从宋至清,有进士13位、举人5位与贡生21位,还曾出现过“一朝七进士,一门双武举”的奇迹。俱往矣!代代繁衍的人类,迈不过永生之门。比生命更久远的,是这里无穷无尽的青山绿水。它们见证这里一代代生命的存在、成长与衰老,在它们身上,隐伏着理学一路推衍而来的根茎脉络。

从罗坊的粉色石砖驿道开始,沿着古旧的老屋,去寻找“程门立雪、奥学清节、静中气象、学达性天”的故事。风,沁人心扉的风,悄悄地贴着耳边,似乎要和我倾诉那些远古的秘密。只是,就在我伫立下来,想要认真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3 10:20)
标签:

佛学

年轻时的那些事

                    白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我是县九中的初中生。当时,社会上号称“四大金刚”的四个无业青年,长期欺凌校内男生和猥亵晚自习回家的女生。经上报校领导和警方后,未能得到他们的重视。于是,我们年段的同学就拉起了一支名为“七雄”的小组织,欲找机会予“四大金刚”以毁灭性打击。

我不是“七雄”成员,我一直都是一个乖乖男生,只会抱着书本做梦。我梦想着长大以后有一个称心如意的工作,坐办公室的,天天和父亲一样,泡一杯茶,翻一份报纸过上一天又一天。可后来想想,这样的日子也许会过得很枯燥。你看我父亲,有事没事就找我开涮,只要他心情不好,我一定成为他的出气筒。他一遍又一遍地数落着我,说你周岁抓周时,就偏偏拿起一根筷子把玩,你以为当厨师有出息呀?那是奴才命。如果不是说这个,那他一定是说我上小学的事。他肯定会先翻了个白眼,说你的理想就是当兵,那是光彩地敲锣打鼓送当兵,退伍就一声不响灰溜溜地滚蛋。这就叫当兵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3 01:19)

 

这个秋天不热也不冷,是我最喜欢的天气。在这么好的天气里,如果不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那简直是暴殄天物。于是,在有限的工作时间里挤出点空隙,在宽裕的周末时间里尽情享受读书、学书、码字。

读书,更多的是文学、科学类的,对于那些娱乐八卦,是向来不看的。书杂而乱,书房、卧室、客厅,甚至卫生间都四处躲着,或掖在架上,或藏在抽屉里。闲下来,随手翻一本,看几分钟,或者一两个小时,无求多少收获,独自沉浸在这种无欲的惬意中,怡然自乐。书翻累了,那就拿起笔临摹颜真卿的多宝塔碑,虽怎么写都写不出同一笔划,怎么摹也摹不出味道,但仍不亦乐乎。只因,临摹能让我心静,静如处子。心静了,自然可以打开电脑码上几行字。每次开电脑的第一动作,就是打开那个调皮的“企鹅”,然后听着那悦耳的嘀嘀声,随手点开闪动的头像,潜在水里看,有时冒个泡,有时干脆沉到底。突然间,一个头像闪了过来,是哥的。他说他不久就要离开三明,去外地打拼了。霎时,有如后背顶上来一把手枪,一股寒意顿时从脊梁涌上脑门。Why?不识得几个英语单词的我,脑门间涌出这三个字母,它们在我眼前猖獗地跳动,像马航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10 00:12)

 

人类代代繁衍,迈不过永生之门。比生命更久远的,是无穷尽的青山绿水。它们见证人类一代代生命的存在、成长与衰老,在它们身上,隐伏着人类历史一路推衍而来的根茎脉络。

从推开一座老屋开始,自弧形的拱门,到达宽敞的大院以及厅堂。且莫去管屋外林立的高楼和康庄大道,这样你或许就能看到一些关于它们鲜为人知的秘密。院子里的一棵老树,独自把根深藏在古青砖里,枝叶稀疏,却童心未泯地撩拨着阳光。站在庭院坚硬的泥土上,迫切的脚步,在树荫下逐渐变得缓慢、持重。依稀黏着窗纸的窗棂,枕着古香古色的雕刻,见证着时代变迁的印记。在满目青砖、古瓦前,透过时光的缝隙,似乎看到一位裹着小脚的老阿婆,侧靠在一张竹躺椅上,瘪着嘴朝我摆着手说,家里没人,都出去做事了。恍惚间,突然想起《诗经·小雅·斯干》的结尾,“乃生女子,载寝之地,载衣之裼,载弄之瓦。无非无仪,唯酒食是议,无父母诒罹”。在远古的年代,女人没有丝毫社会地位可言,以至于她们渐渐地忘了自己也是人。

一条青石板铺就的小道,从老街的这头流到那头,在一个拐弯处,折成一个逗号。两旁的木屋默默地守卫着它行进的脚步,不离不弃。它们如一对相濡以沫的夫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今日鸟语
白若黑正在更新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