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寒江穆
寒江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855
  • 关注人气:1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现居泉城济南。工作时间写八股,业余时间写小文,借用手中秃笔,记录生活点滴,书写人生百味。
公告

本博客所有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其余均为本人原创。未经许可请不要转载别处,如需刊用或转载,请及时与本人联系,不胜感激。

我的邮箱:zhanghan7752@163.com

 QQ:113496017

链接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我的脚印

报纸类:

安徽工人报,半岛晨报,半岛都市报,宝安日报,保定晚报,北方新报,北海晚报,北京青年报,北京晚报,渤海早报,沧州晚报,长河晨刊,常州晚报,潮州日报,城市快报,城市晚报,楚天都市报,处州晚报,春城晚报,达州晚报,大河报,大江晚报,大连晚报,德州日报,德州晚报,当代健康报,东楚晚报,东莞日报,东莞时报,都市女报,都市时报,佛山日报,番禺日报,福州晚报,古今故事报,广西报,贵州都市报,邯郸晚报,合肥晚报,河北青年报,河池日报,呼和浩特晚报,淮海晚报,黄鹤楼周刊,济南时报,济南日报,检察日报,江淮晨报,金华晚报,金陵晚报,锦州晚报,京华时报,京江晚报,开封日报,兰州晚报,柳州日报,柳州晚报,洛阳日报,南方都市报,南国早报,宁波晚报,齐鲁晚报,青岛早报,青年报,清远日报,曲靖日报,报,山东工人报,山东商报,山西晚报,陕西工人报,汕头都市报,生活日报,生活新报,手机小说报,宿迁日报,宿迁晚报,台州晚报,太原晚报,皖东晨刊,威海日报,武汉晨报,现代家庭报,现代快报,新商报,新民晚报,西安晚报,盐城晚报,燕赵都市报,扬州晚报,扬子晚报,羊城晚报,颍州晚报,右江日报,杂文报,郑州晚报,社会报,纪检监察报,中山日报,淄博声屏报等。

杂志类:

山东青年,喜剧世界,特别关注,民间传奇故事,意林12+,中外故事,家家乐,可乐,晚报文萃,新智慧,幽默与笑话,微型小说选刊,短小说,微型小说月报,民间文学,祝你幸福,笑林,党员文摘,文摘,现代青年,芳草经典阅读,绝妙小小说,爱你,员等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5-09-08 08:41)
分类: 官场虚构


 

老刘是市医院的保安,每天医院进进出出的车辆,都是他的管辖范围。

对老刘的工作,领导很少过问。只有一件事,领导经常叮嘱老刘:一定要记清楚市领导的车牌号,如果怠慢了领导,绝对轻饶不了他。

市领导的车,老刘又岂敢怠慢?党委、政府、人大、政协四大班子领导的车牌号,他早就按保卫处给他的表格背得滚瓜烂熟了!

可前几天,老刘却遇到了新问题。那天,一辆铮亮的黑色轿车正要进门,他瞥了一眼,车牌号普普通通。他按惯例招手叫停,给他发停车卡。可他没想到,那车竟然没有停下的意思,直冲着他开了过来。

老刘恼了,这种事他见多了,今天又遇到一个不长眼的!他往前两步,站在路中间,瞪大眼睛喊道——停车!

车停下了,车窗里探出一张带着墨镜的脸,看上去一脸威严。“喊什么喊?不知道是王书记的车吗,快闪开!”

王书记?老刘一愣,他又看了一眼那张带墨镜的脸,确实有些眼熟。他随即往后看去,发现后座上坐着一个面无表情的中年妇女。

“看什么看,这是王书记的夫人!”墨镜不耐烦地说。

正不知所措呢,老刘腰上的对讲机“说话”了,是保卫处的孙处长。“院长说王书记的夫人要来医院,你留意一下!”

“好的好的!”老刘惊出一身冷汗,急忙向墨镜敬礼放行。

事后,惊魂不定的老刘向孙处长汇报了情况。“什么?难道市领导换车牌了?我没接到市里的通知啊,看来是这两天的事!我抓紧打听一下,这两天你先克服克服!”

换车牌?老刘有点想不通,怎么说换就换了呢?!以前的车牌号多好,那可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啊!再说了,以前车牌前面好几个零,又简单又好记。可刚才王书记那个车牌,又是字母又是数字的,太难记了!

想不通也没办法,有困难还得克服。老刘想了想,虽说车牌换了,但司机没换啊。他干了这么多年,市领导的司机们他也能看个大概,刚才王书记的司机他不就看着眼熟吗?看来只能靠这一招暂时过关了。

第二天,又有一辆牌照不起眼的车要进门,看上去也没有停车的意思。老刘只好瞪大眼睛看着车里的司机,可他怎么看都觉得眼生。看来这次不是市领导,而是一个不长眼的愣头青!他把心一横,伸手拦住了那辆车。

司机探出头来,表情明显不耐烦。“怎么了,不知道是李市长的车吗?”

老冷一愣,他往后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李市长是他同乡,他的模样老刘多次在电视上关注过,自然是记得的。

车放行了,老刘的心却一直提在嗓子眼。他决定去保卫处一趟,与其等着挨批评,还不如自己先去认个错。

听老刘说完,孙处长倒是很大度。“老刘啊,这不能怪你,市领导换车牌的事儿确实很突然,再说这事就怪今天来的李市长!”“李市长怎么了?”老刘问道。

“哦,我也是刚听说的,这个李市长前不久用公车到景点游玩,被市民拍下来发到了网上,纪委追查下来,只好让司机当了替死鬼,直接给辞退了!从那以后,市领导就纷纷把车牌号换了。以前的车牌确实太扎眼了,到那里都被盯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13 17:30)
标签:

育儿

分类: 麻辣生活


 

孩子放暑假了,刘明想把他送回农村老家,让他跟着爷爷奶奶上山放羊、下地干活,既能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又能锻炼身体,是一举两得的事儿。

可是妻子不同意他的想法。自从两个人谈恋爱,她就不愿意跟刘明回老家,嫌他的老家是个小山村,到处都不方便。尤其是上厕所,竟然要到猪圈里,简直让她不能忍受。后来结婚有了孩子,妻子仍是一如既往的讨厌回老家。有几次,都是刘明自己带孩子回去的。

“不让回老家,那让孩子干什么?”刘明问妻子。

“当然是上补习班,英语要补习,数学要补习,还有书法班、播音主持班、电子琴班。我都给她想好了!”妻子回答。

刘明听了直头疼:“孩子好不容易放了暑假,就应该让他好好玩玩,报什么班啊?!”

夫妻两个僵持不下,暑假已近过了一周了,还没商定最后的意见。孩子整天无所事事,也开始着急了。“爸爸妈妈,暑假到底怎么安排啊?”

“这样吧,既然咱俩意见不一致,那咱们这次就听孩子的,怎么样?”刘明提议。

“好啊!孩子才不愿意回你那脏兮兮的老家呢!”妻子一脸不屑一顾的表情。

孩子看看刘明,又看看妈妈,挠了半天头,这才小心翼翼地开了口:“要不,我回爸爸老家吧!”

“什么?为什么?”妻子顿时火冒三丈。

“你火什么?不是说好让孩子选吗?孩子既然这样选了,就听孩子的!”刘明也不甘示弱。说完,他又转身对孩子说:“明天我就送你回老家,每天和老家的哥哥一块玩,多好啊!”

刘明说的“哥哥”,是他哥家的孩子。两个孩子只差两岁,正是一块玩的时候。

“好啊好啊,我可以和哥哥一块爬山喽!”孩子兴高采烈。

见孩子这么高兴,妻子虽然仍是憋了一肚子火,却也不好再发作。

晚上,刘明拨通了哥哥家的电话。“哥哥,最近忙吗?”他想先寒暄几句。

“忙啊,我那厂子生意越来越好,整天忙得不可开交呢!对了兄弟,我正想和你商量一个事呢!”

“什么事啊?”刘明急忙问。

“这不是孩子放暑假了吗,我和你嫂子都忙,也顾不上他。我听说城里有好多补习班兴趣班,就和你嫂子商量,想把他送到你那儿,你给他哥俩一块报上班,也好有个伴。你放心啊,钱都由我来出!”

啊?刘明顿时愣住了,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16 16:23)
标签:

育儿

分类: 麻辣生活


 

孩子该上小学了,我一直在给他联系一家全市知名的小学,可就在事情办得差不多时,却突然接到学校通知,说今年择校名额很少,孩子上学的事儿可能没戏了。所谓有病乱投医,随后的几天,我几乎找遍了周围所有的朋友,希望事情能有一个转机。

那天晚上,参加一个临时拼凑的酒场。朋友给我介绍了初次见面的刘处长,供职于某厅某处,我急忙握手寒暄。介绍我时,朋友有点添油加醋,把本是部门主管的我说成了韩总。我本想纠正,却被朋友的眼神制止了。

酒过三巡,我忍不住说起自己的“不幸”。没等我说完,刘处长笑着开了口:“今天这酒场你算真来对了,你刚才说的这个学校,校长是不是姓王?”

“是啊是啊,您认识他吗?”我不由喜出望外。“当然认识啊,前几天还一块喝酒呢!”刘处长抽了一口烟,脸上显露出得意的神色。“那麻烦刘处长给帮帮忙!话不多少,我先敬您一杯!”我急忙站起来,把满满一杯白酒倒进了肚里。

“没问题,我这就给他打电话!”刘处长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王校长吗?我是上次一起吃饭的老刘啊,对对对,有件事得麻烦您,我有个朋友的孩子想上你们学校,您帮他办一下呗。什么什么?你不是……”刘处长面露诧异,他突然站了起来,拿着电话走出了房间。

我们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我不由问旁边的朋友。“哈哈,还能怎么回事,上次刚吃饭认识的,根本不是什么校长,只是为了好听这样介绍的。算了算了,别当回事,等他回来啥也别问就是了。”我只好点头。

刘处长回来了,他的笑容有些勉强,说话也没了刚才的底气。“刚才房间太乱了,我出去和他说了一下,他说尽力而为,可能有些难度!”我虽心知肚明,但仍是连连致谢。

不管怎么样,酒还得继续喝下去。大家都喝得不少,尤其是刘处长,已经喝得口齿不清了。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直愣愣地看了半天,这才接了起来。

“哦,你好你好,你说你说,什么什么?这事儿得找我们处长啊!不是不是,我是什么处长啊,我就是一个小科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8 15:37)
分类: 麻辣生活


 

那天,李胜正在办公室忙着写一个汇报材料,手机突然响了。是崔明,他的大学同学。

“老同学啊,好久没有你的动静了,最近忙什么呢?”李胜高兴地说。

“都是瞎忙,咱先不说这个。我给你打电话,是想组织就近的老同学聚聚,大处长您一定要大驾光临啊!”崔明的声音热情洋溢。

“行,你们定好时间地点,我一定去!”李胜爽快地答应了。他已经很多年没见到以前的老同学了,尤其是是崔明。听说他这些年一直不太稳定,不停地跳槽、创业,谁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在干什么。

在崔明的张罗下,同学聚会如期举行。大家嘘寒问暖,询问近况。

在政府机关工作的李胜自然被奉为上宾,虽然这让他有些不自在。因为他很快就发现,参加聚会的十几个同学,都已经是各自业界的成功人士。他们意气风发地畅谈自己的奋斗史,什么上亿资产,什么豪宅名车,在他们口中说得是那么自然流畅。想想自己每月几千块钱的工资,想想自己还住着机关不到一百平米的旧房子,李胜的心情突然郁闷起来。

崔明却一直没怎么说话,除了几句简短的开场白,他一直是微笑着听大家说。也许是发现了李胜脸上的不悦,他这才举着酒杯站了起来。

“各位老同学,听了刚才大家的话,想想这些年走过的风风雨雨,真的很不容易。如今,我们都算得上成功人士了,有政府机关的领导,有企业集团的老总,都是各行各业的领军人物。而在我看来,这些都不重要。在我心目中,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身体的健康,二是人与人的感情。说起健康,大家或许不知道,我前几年得了一场很严重的病,差点离开这个世界,这才让我真正懂得了健康和感情的重要。所以今天我组织这个聚会,因为我一直都认为,同学之间的友谊是最纯真的!”

崔明的一席话,让大家频频点头。“是啊,健康太重要了,没有健康,就没有一切啊!”李胜边说揉了揉自己的发硬的脖子,“我的颈椎病已经很严重了,我真怕哪一天我的脖子就突然不能动了!”

在李胜的带领下,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自己的“病症”来,高血压、高血脂、脂肪肝、胰腺炎、糖尿病、颈椎病、腰椎病,几乎每个人的身体都有这样那样的毛病。

大家说得正热闹呢,崔明又站了起来。“所以,这几年我一直致力于人类健康事业的发展,我创立了一个公司,是专门从事健康产品研制的,尤其是针对刚才大家所说的几种常见病,我们都有专门产品。如果大家信得过我,可以试试我们的产品,同时也给我们做做推广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刚才还很热烈的气氛突然冷场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7 18:26)
标签:

育儿

分类: 官场虚构

 

老刘和老赵住对门。退休前,两人都是局里的副局长。

在位时,两人不合,经常为了工作上的事情明争暗斗。虽然两人同龄,但老刘的排名却一直在老赵之前。别看同样是副局长,这排名一前一后,说话的分量和享受的待遇却大不一样。由于经常被老刘压制,老赵很不服气,经常在背后嚼老刘的舌头根儿。但说归说,老赵却只能忍气吞声甘拜下风,直到退休那一天,他也没能扬眉吐气反败为胜。

唯一让老赵欣慰的,是他退休前两年就抱上了孙子,如今小孙子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而老刘的儿子却总是高不成低不就,一年前才好不容易结了婚,生孩子的事儿却仍在计划之中。

在老赵看来,他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终于领先了老刘一回。可老刘好像并不这么想,他在好几个场合发表了“诋毁”老赵的言论:“你看老赵,这有孙子的人,自己就变成孙子了,整天接送孙子上学,给孙子买菜做饭,孙子放了学还得陪他玩儿,哪还有一点自己的时间?还不如我这没孙子的人,想干点啥就干点啥,想吃点啥就吃点啥,多自由自在啊!”

这话很快就传到了老赵的耳朵里。“说他的风凉话去吧,我当孙子我乐意,就让他馋得干瞪眼!”老赵的话说得一点不假,别看老刘嘴上挺硬,可没孙子这事儿,早已成了他的一块心病。看着老赵笑呵呵地领着孙子在院里玩耍,就像有一万只猫在挠他的心。

有了心病的老刘越来越沉寂了,他整天闷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前不久,单位组织老干部举行爬山比赛,老刘本来不想参加,但当他听说老赵已经第一个自告奋勇报了名时,他不由也来了劲头。

老刘是侦察兵出身,攀山越岭都是他年轻时玩剩下的。而老赵是耍笔杆子的,三十多岁就一身毛病,就他那小身板,说什么也不是老刘的对手!

可老刘失算了。那天,当他使劲浑身力气爬到半山腰时,却眼睁睁地看着老赵步伐矫健追了上来直奔山顶而去,而他已经气喘吁吁双腿灌铅,再也迈不动步了。

老赵竟然得了爬山比赛第一名!山脚下,大家集合坐车返程时,有人让老赵发表获奖感言。老赵故意看了老刘一眼,这才笑着开了口:“锻炼啥啊,这得感谢我的孙子!我每天步行接送他上学,给他买菜做饭,陪他到处玩儿,每天颠来跑去的,不是背书包就是提菜篮子,还用得着锻炼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7 18:24)
标签:

娱乐

分类: 麻辣生活

 

既然是酒场,就难免“PK”一下酒量。不管大饭店、小酒馆还是路边摊儿,一场场酒量大“PK”天天上演,从不间歇。
   
除了知己知彼的良友故知,酒桌上经常能看到一些明争暗斗。初次见面的,半生不熟的,平时谦恭有加,一旦上了酒场,尤其是酒过三巡、豪气冲天时,都会互不服气、暗中较劲,一心想着把对方灌趴下!顷刻间,推杯换盏,你劝我让,你方唱罢我登场,感情深一口闷,宁伤身体不伤感情,可谓招招致命、剑剑封喉。
   
于是,就有了酒后失态,酒后无德。胡言乱语的有之,钻桌底下的有之,当场喷吐的有之,恶语相向甚至大打出手的也屡见不鲜。

除了拼酒量,拼地位也是酒场上比较常见的“PK”形式。

按官职排座位就不消多说了,谁的官职大、地位高,从酒场上的座次就能看个大概。当然,如果一个上下级分明的酒场,“PK”的味道就淡了很多。就怕局长碰上局长,处长遇到处长,官职资历都难分伯仲,那一场地位大“PK”就在所难免了。

拼地位者往往不靠酒量取胜。在他们看来,拼酒量层次太低,是俗人办的事,难登大雅之堂。要想拼地位,除了官大一级压死人,那就得靠酒场上的谈吐和气势,说白了就是要争夺酒场上的话语权。

于是,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有些人在酒场上旁征博引、妙语连珠。上至国际大事、政治时局,下至市井百态、明星轶事,有时甚至还能来上几个让人脸红心跳、拍手称绝的黄段子。这样的人,也许为人为官都一般,但是一到酒场就成了活跃分子,仅靠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就能在气势上压倒对手,从而显示自己的地位。

酒场上的“PK”可谓形式多样,一般人拼酒量,当官的拼地位,文人聚会拼才气,商人聚会拼实力……酒场就是一个人生大擂台,在各种“PK”中,可以看到世相百态,可以体会人间冷暖。

但凡事不可太过。既然是“PK”,自然就得分出个胜负。而胜负总是难料,为了灌醉别人,有把自己性命拼上的;为了显示地位,也有把自己的前途毁掉的。所以,想和别人“PK”,先得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5 10:31)
标签:

育儿

分类: 麻辣生活

 

前不久,不知楼上的哪一家搬东西,把一楼刘元门前的墙壁碰了几个坑。虽说不是家里的墙壁,问题看上去也不很严重,但对有洁癖的刘元来说,自己家门前的墙壁破损了,心里总是疙疙瘩瘩地难受。

为了这事儿,他当时就找过物业,后来又去过几次,要求物业尽快把破损的墙壁修缮如初。可是物业好像并没把他的话当回事,口头上倒是答应了,却迟迟没有行动。

那天早晨,他去上班,开门时,正好碰到对门的门也打开了,出门的是一位陌生的老人。还没等他说话,老人已经笑着开口了:“上班啊,我儿子在这里住,我刚从老家过来!”

“哦,是陈大爷啊!”刘元满脸堆笑。对门姓陈,是某局的一位领导。虽说住对门,但刘元也仅仅知道这些,两家并没有多少交集。

打完招呼,刘元又看到了墙上的坑洼,心中暗暗不爽,忍不住对陈大爷埋怨了几句。“看上去也不太碍事,要是你实在看不下去,我帮你解决解决吧!”陈大爷笑着说。

“那好啊,您老说话有分量,物业肯定会重视的!”人家儿子是领导,不像自己是个小职员,刘元边想边说。

上了一天班,晚上又跟着领导参加了一个应酬,直到晚上9点多,刘元才醉醺醺地回了家。一进单元门,他就愣住了。这陈大爷说话也太有分量了,这才多大点功夫,墙上的破损居然已经整修一新了!

趁着酒意,刘元敲开了对门的门,开门的房主——陈大爷的儿子。“真是太感谢了,我早晨才跟老爷子说的话,晚上问题就解决了,老爷子说话真是有分量!”刘元的话里充满谦恭甚至巴结的味道。

对门愣了一下,这才突然反应过来,冲着卧室喊了一声:“爸,人家找您呢!”

陈大爷披着衣服走了过来,见是刘元,他咧开嘴笑了。“这点小事,不用客气,我年轻时干得就是泥瓦匠的活,这点小活不在话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8 16:56)
标签:

佛学

分类: 官场虚构


 

刘猛是局办公室的副主任,整天和文字打交道。

前不久,单位换了新领导,这个改变让刘猛颇不适应。也许是新官上任要求太高,他自认为写得不错的文字材料,到了领导手里,却被改得体无完肤。看着领导的笔在他的文稿上划来划去,他的心像滴血一样。

尽管如此,工作还是得干,领导的话还是得听。就在上周,领导又交待了他一个任务,让他连夜起草一个工作总结。

对刘猛来说,加班写材料已经是家常便饭。他到单位附近的小饭馆简单吃了点东西,就回到了办公室,坐在电脑前,开始了他的工作。他想,这次一定要把这个总结写好,以此转变他在领导心目中的印象。

材料写得还算顺利,几乎没费多少脑筋,他就搭起了大概的框架。看看表,才九点多,他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填充、修改、润色,他的心情放松了一些,还不由吹起了口哨。

可就在这时,却发生了一个对他来说天大的意外——从来没有停过电的办公楼竟然停电了!可他的文稿还没来得及保存!他用力地拍着自己的后脑勺,刚想放松的心情就像突然坠入了海底一般。

等待来电的刘猛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焦躁不安。幸亏等待的时间不是太长,只是短短的十几分钟就来电了,但对他来说,却是那么得漫长和无助。

重新启动了电脑,他绞尽脑汁,极力回忆着刚才已经完成的文字。可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记忆力竟变得如此糟糕,刚才几乎是一气呵成的文稿,这会儿却如同得了便秘一样,再也没有了刚才的酣畅淋漓。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他终于把材料的框架重新搭了起来,可字数统计显示,竟然比刚才少了近一千字。他知道,比起刚才的文稿,他一定遗漏了很多。

抬头看看表,已经快12点了,他的眼皮也开始打起架来。他心里既懊恼又委屈,越想越恼火,最后竟产生了放弃的念头——就这样吧,爱咋地咋地!他收拾了东西,头昏脑涨地离开了办公室。

第二天,上班的路上,他不由为自己昨晚的念头后悔起来,可是事情已经容不得他悔改,一到办公室,领导就开始催他。他只好硬着头皮把昨晚的“成果”打印出来,交给了领导。接下来,他只能坐立不安地等待着领导的消息。

半小时后,领导一个电话,把他喊进了办公室。“小刘啊,刚才的材料我看了,写得不错嘛,紧凑简洁,重点突出,比以前进步很大啊!

什么什么?刘猛瞠目结舌,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8 16:39)
标签:

情感

分类: 官场虚构


 

刘小刚虽然年龄不大,却是公司的“老人”了。

他本来是一名司机,是给领导开车的。但后来,他凭借着玲珑八面和巧舌如簧混进了行政部,现在已经是行政部副经理了。

别看刘小刚文化水平不高,却写得一手好字,要单看他那一手工整漂亮的钢笔小楷,绝对想象不到他是个连高中都差点毕不了业的“学渣”。

而他还有更拿手的,就是对笔迹特别敏感。公司头头脑脑们的字,他只需看上一眼,就能马上说出出自谁手。也许有人觉得这不算什么本事,很多人都有这个能耐。但别人看字,最多能看出是谁写的,刘小刚看字,不仅能辨别字的主人,还能分析出个丁丑寅卯。

“你们看刘董事长的字了吗?入笔有力,出笔却很柔;横下笔重,竖却下笔轻;正所谓粗中有细、刚中带柔。再看看张总的字,字体整体篇柔,但点的笔画却很有力,说明他善抓重点……”那天,他正在给行政部新来的年轻人指点迷津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他喊了一声。只见大楼的保安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

“刘经理,刚才楼下有人找您!”保安说道。“谁啊?”他问。

“我看他贼眉鼠眼的,一看就是推销东西的,就直接说您不在公司,赶他们走了!”

“很好很好,这些推销的,真是讨厌!”刘小刚看上去很满意,却突然皱了皱眉,“不对啊,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还上楼找我?”

“哦,他听说您不在,非要留张纸条给您。”保安边说边递了过来。

刘小刚接过纸条,只见上面写着两行小字:“我和邻居到城里办点事,正好路过你们公司,过来看看你。保安说你不在,我就直接回去了。手机正好没电了,也没给你打电话。”

“这是谁啊?”他挠了挠头,“看这个说法应该是我老家的人,可他怎么也不留个名字!”

“对了,那人多大年龄,什么样子?”他问保安。

“看样子50多岁,穿个皱皱巴巴的西装,脑袋很大,头发不多……”

“什么什么,你这小子怎么不让他进来,那人是我爹啊!”刘小刚的脸突然红了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09 16:33)
标签:

情感

分类: 麻辣生活


 

顺子上高二那年,父母在一次车祸中双双去世。那时候,大哥刚有孩子,二哥刚刚成家,他们平时伺弄几亩田地,农闲时到附近的厂子打打零工,日子过得紧紧巴巴。

很快,顺子就从大嫂和二嫂的眼神中看出了厌烦。还没熬到上高三,他就主动辍了学,跟着邻村的包工头到了城里,成了一名灰头土脸的农民工。

过年过节,别的工友都回老家,或看望父母,或和老婆孩子团聚。只有顺子,他总是留下来加班,即使工地没有活,他也会在附近找个短工。总之,他不想回家。

对顺子的心情,在农村生活的人都能理解。父母不在了,家也就散了,他回家找谁去?去大哥家,大嫂给脸色看;去二哥家,二嫂又一脸不高兴。虽然电话里,大哥二哥都埋怨他不回家看看,可他心里清楚,自己回去就是一个多余的人。

不回家也有不回家的好处,多挣钱不说,还能给工头留下好印象。很快,他的勤快和能干被工地上的刘老板看在了眼里。

虽然顺子高中都没毕业,但他好学习肯钻研,只要干过的活儿,他很快就能干得像模像样,不出几天就成了熟练工。

两年后,在刘老板的关照和栽培下,顺子成了工地上的班组长。这样一来,他就有更多的时间研究施工技术,看图纸、做预算、搞测量,他学会了很多大学生才能掌握的专业知识。

转眼五年过去了,顺子已经成了刘老板的得力助手,工资自然水涨船高。一个月近万元的收入,在老家的乡亲们看来,这绝对算得上富得流油。

而这五年里,顺子几乎没有正儿八经地回过老家。偶尔回去一次,都是坐坐就走,连口饭都不吃。

工友们都劝他回老家看看,也算衣锦还乡。他想了半天,终于决定请一个礼拜假,回去和大哥二哥好好聊聊天。

顺子回去了,可没过三天,他又回来了。工友们很纳闷,问他怎么回事。顺子皱了眉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以前我穷的时候,她们怕我是累赘。现在我有钱了,她们又开始争风吃醋。我在大哥家多呆一会儿,二嫂觉得大哥沾了光,我去二哥家多聊几句,大嫂又以为我给了二哥多少钱。我在老家的两天,就只听到两个嫂子指桑骂槐了!这样的家,让我怎么呆啊?!”

工友们听了,也都摇头叹气,各自忙去了。顺子呆呆地坐在那里,泪眼婆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