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08-08 17:22)


我和太太搬到小镇上之后,日常生活的节奏更为舒缓,有些久违的爱好也出现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话题上。这不,今天虽然是周日,太太突然说想听听唱片,还是那种黑胶唱片。
我约摸知道太太内心那么一点胶片情结,许多年前,偶尔一次闲聊,她提到过,中学的时候,她就喜欢听歌,毕业后做临时工,领的第一次工资,别人都是买新衣服,而她买的是旧唱机。
这个听唱片的爱好,持续了不久,随后是录音机、随身听,CD机,后来大家就知道了,有MP3,到现在的手机。太太说:“好怀念听唱片的时候哪”。
我知道这一切的缘起是我们到小镇后不几天发现的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5-21 09:49)


 



 

昨天去了杭州。上午十点四十的车,七十五分钟车程。下了车,我先去车站出站口附近的一家餐饮连锁店吃点东西,随后就顺着西湖大道向前走。沿路上,不时看到半大的银杏树杏黄色的身影,在11月末其它行道树仍然茂盛仍然浓绿的隔离带上,黄的那样抢眼。银杏叶的黄,总会令人联想到无垢、洁净、圣洁……,以至我这个佛教的门外汉猜度,也难怪佛家的袈裟要以这种杏黄色为主要颜色。但比起来,银杏叶的黄要来的更为鲜艳、坦率、轻盈,即使栽种在人间繁华市缠,也仿佛飘逸无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写诗象什么,一般人以为最应该有丰富想象力的诗人,一定会有精采迭出的绝比妙喻,而实际上,占据这个排行榜(至少是近来)较前面的说法有点不登大雅之堂。说到不登大雅之堂,往往与身体、生理有关。与身体生理有关,往往与欲望或排泄有关。这么说下来,一般人自然也会想到了不外是这不外是那,其实……是的,放P。写诗就象放P。这在不少诗人屡加引用为证,不一一例举。

中国人向有“有话快说,有P快放”共识。域外文化背景中,有没有这类共识,不甚了解,恕不置啄。我今天想到这个话题,是基于这样的一个联系,也就是说,尽管说起来任何比喻都是跛足的,但也一定脱离不了它现实生活中存在的合理性。以放P为例,小朋友也知道的道理,就是:P乃人生之气,岂有不放之理;还有诸如人有三宝:“出汗、放P、打喷嚏”等等,都证明放P乃是一个人天经地义的权利。对此,我也没有异议。我想到的并不是放P合理不合理的问题,而是放P这样的事情,或者换个说法,如果写诗象放P,那么是否意味写出的诗,就是P,又或者,干脆,我还是直入话题吧,就是,放P也好,是P也好,是不是就可以随时随地随便面对什么人,都可以“疑义相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11-30 20:31)

上海人有一个很著名的标志,是精明。尽管我从小到大接触过的上海人,这方面的特点,并不明显。但不妨碍全国人民,在闲谈的时候,在这一点上的共识。

可能我在这方面感觉迟钝,为了说服我,不少人还举了不少例子。比如关于精明,说上海人买早点,包子和油条,买回家后会用秤称一下,少于标准,会跑回去与摊主计效,所以上海卖的早点,份量往往比其它地方要足。当然这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情,三十年前总有了。当时国家(政府)对饮食行业,有规定标准。余生也晚,赶上的只是一个尾巴。

难忘的是,我听了这样的例子,直觉上认为,这也不是坏事嘛。听热衷传播这些消息的人,褒贬之意其实也不强烈,后来想起,实际上好象还是欣赏的口吻。这也让我感到有趣,为什么当时的中国人,不会正面肯定赞赏,而要是这样正话反说呢?

有人可能对我这样的认识有疑问,亦即,凭什么我会认为当年人们讲笑话一样传递的上海人这方面的段子,不是消遣上海人,而是欣赏多于奚落。这个,我想我也是有证据的。

说来也有趣,使我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以前有一个说法是我们中国人象热水瓶,内里热,外表冷,很少日常感情的表达,因此表情也大多千篇一律,现在当然不全是这样了。日常生活中,我感觉人们并不是没有感情表达,只是较少通过言语的形式,而更多是通过脸上的表情,比如愉悦的笑容,欢快声气的打招呼来流露日常的感情罢了。现在年轻的一辈(80后与90后)就要更丰富多了,只是经常有太过夸张的用词,反而让我时有摸不着头脑之处。为此,要反复确定一些措词的合适用意,不免给交流的节奏添堵,我想,这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需要通过不断的了解,才能消除小小障碍促进沟通。想到促进沟通,让我想到青年时期自我教育的一些事情。

前面说过,我们中国人表达感情,更多是通过脸上的表情、打招呼来进行。而我自小不太喜欢喊人,后来眼睛近视,走路也多目不斜视、不会东张西望,用今天的眼光看,属于走路也认真吧,但难免也给人怪僻啦孤僻的印象,因此极少讨人喜欢。促使我意识到这是自己的不足,应该有慢慢长大,也和社会上的前辈与家里人影响有关。

大概在参加工作的小半年后,单位里一位姓徐的前辈,到我的宿舍小坐,语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今天偶然拿起妹尾河童的《窥视工作间》,又看到三宅一生反窥河童说的几句话:“什么采访,什么工作,我觉得他没有这种意识。他好奇心盛,喜欢接触各种各样的人。而且他乐此不疲,为之奔走东西。”。——不知为什么,第一次读到这几句,就蓦然有触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10-31 11:47)

紫砂壶之乡的宜兴丁山,有座中国紫砂博物馆。见多了市面上流通的紫砂制品,感觉有点麻木了,参观一下博物馆中的藏品,忍不住还是会惊叹。紫砂壶的欣赏,原本有讲究四个要素什么的,可是橱窗中,摆在射灯下的紫砂珍品,只感到珠圆玉润,活生生的,侧身换个角度,恍惚间都以为看到了呼吸,很难想象是人工制作,也就更不会分什么形神气态了。博物馆外,有几间工作室,顺道去参观,又让人想到确是手工作出。当然,泛泛的制作与名家精心的作品,有天壤之别。不过,参观了手工制作的大概过程,会对紫砂壶产生更多的认识,这是我想不到的。

我现在喜欢紫砂壶,最早,却是对与紫砂壶的相关印象并不好。与很多并非普通生活中的必需物品一样,紫砂壶一类带点审美意味的特殊器皿,我一开始获得的印象,不是趾高气扬的财主老爷,抬肘拿着架子似的显摆的道具,便是留山羊胡子的干瘪老儿,凑着撮拢的嘴唇,磁溜溜的啜上一口的萎琐形象,很是不堪。还是后来在厦门的鼓浪屿,见识了小街巷边的住家,摆在门口的功夫茶具,感觉那么寻常而惬意。才明白与很多东西一样,先前了解的渠道,也是蒙了一层奇里古怪的颜色。也没办法,象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10-20 21:31)

小时候家里种过一棵杜仲。因为不是小花小草,是种在一只退役的瓦灶里的。现在很少看到这种瓦灶了。在没有烧煤球以前,我家,以及左右邻居都是用这种瓦灶烧饭煮菜。

瓦灶是烧柴火的,工艺上应该似制瓦,壁薄,广口,大肚,有个灶门,用来添木柴,底部有孔,漏灰。规格有几种,一般人家用的也就一两尺高,一二尺直径的。新的时候色调是亮亮的禇黄或禇红色(红砖的颜色),用上一段时间,烟熏火燎汤泼,颜色就暗下来了。

我那时还小,没有生火的经历,烧火似乎有过,也就是在大人忙不过来时,添加一块木柴。但是想象起来,那时烧一餐饭,应该不是很方便。烧煤球这是很大进步了,后来烧煤饼更是。在当时,烧煤球了,也就和今天烧煤饼炉子到液化气灶或者管道煤气灶一样,是更新换代。

应该是用瓦片衬垫之后,填了土。用来种花的瓦灶,没用多久,还有几成新,种上了杜仲,也蛮好看。

杜仲是父母亲的一个朋友送来的,高近一米,树干有大人的大拇指粗细。今天这样大小的植物是不少见,在当时对我来说,算得上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9-08-20 19:38)
从前的手艺人,还真有些牛的,除了手艺好,脾性也千姿百态。但是他整的东西好,所以有时要求提供服务时,看他不紧不慢也不闲着,正眼也不瞧过来一下,也颇有点让人不以为然,但旋即因为他的手艺,还真愿意屏气在一侧等候,有时还没来由的有那么点怯怯,就想到是不是因为喜欢,甘于有那么点自虐了。现在大大小小第三产业的从业者,服务态度上,比如笑脸、招呼什么的,真的是从前打交道的手艺人没法比的了,可是得之东隅,失之桑榆吧,今天回头看看有好手艺的人,日渐稀少,从前那种高质量的制作,也几乎见不着了,我有时便怀念一些从前有过的享受,是的,是享受。我这里用享受,而不用服务这个词语,是认为这两个词的差别实在太大了。换个说法,服务随处可见,可要说到享受,却是越来越不容易碰着了。
当然,可不要因为说到享受,就想到指的是平常生活不多见一些事情。其实我说的都是很小的物事,都是日常碰到需要。最为突出的,便是作为早餐或点心的小吃。
浦江的老吴,比我大一两岁。说起他少年时到金华,在老县府边的一家饮食店吃过的小葱饼,三十多年后还回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G城连续三届评为十大宜居城市之一。这使得宜居这个词语,近两年来不间断的出现在本地的报纸上。与其它来处不明的此评、去处不清的彼评要有所不同,这个关乎宜居的话题,还是偶尔能在身边听到人提起。也有人为此倍感兴奋,其中也有平日的朋友。也因此,我在听人谈起的时候,装聋作哑之际,也让人有点诧异。

我对报上的话题,大多观而不谈,无论有没兴趣。原因倒不是有人说的如今报纸不公不私,究竟要参予总得有点先人说的名份才行。想到一个比喻,比如他人家餐厅,吃什么怎么吃,他人自由,所以会议也罢,表彰奖励,他人的自家事情,不甚感兴趣。偶然的例外,就是话题涉及他家你家与我家,看去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