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常河
常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754
  • 关注人气:1,7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2005年12月12日,清冷的中午,忽然想给自己做个“饽饽……
   在这样的篱笆小院里,品茶的同时,我们感受到阳光的熹微,在背上,或者眼梢,无论从哪个角度,我们都在微笑……
   这里的文章,拥有绝对的自主版权,有想法者,可以邮件联系:changhe221@163.com
图片播放器
留言
加载中…
锐博客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情感

文化

娱乐

分类: 灯下闲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教育

分类: 心有块垒

刘三嫂看到我回来午饭撂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水浒

情感

分类: 灯下闲话

在石井打工的贵州男子小勇见到路边一辆停着的小车不停上下震动,疑似“车震”。他上前一看,当场惊呆:车内竟是妻子跟人出轨。他立即拿起电话报警,“通奸,他们在通奸!”

看到这条煞有介事的新闻,出于职业本能,我第一个反应是假新闻,理由有二:第一,任何一个有点血气的男人,都很难如此冷静理智地在车窗外打电话报警;第二,新闻中的信息源是模糊不清的,连替这个男人收拾车震现场的警察也没交代所在的单位名称,仅仅作为符号出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娱乐

分类: 心有块垒



除夕夜,新年钟声敲响,央视猴年春晚落幕,守候在电视机前的中老年人擦着眼角的泪痕,感叹“时光残忍,六小龄童老得不成样子了,但活还是那么好,扮演的孙悟空依旧是不可超越的经典。”年轻人低头玩着手机,在微信微博上吐槽“都什么年代了,猴子还是那个猴子,还拿30年前的老物件糊弄观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情感

分类: 朝花夕拾

尽管到处可以见到用粗大的排笔写在墙上的红色大宋体字“人定胜天”,但一个孩子绝对无法想象人对自然动手术的力量竟然如此巨大:收过大豆玉米和山芋,天就短了,天一短,空气就凉了,乌泱泱的人群拉着板车、扛着彩旗从四面八方涌到我家门前三条平行的小河边安营扎寨,一个村子的妇女被安排到我家东厢房的三间屋子里。每天早晨天不亮,架在我家门口大枣树上的喇叭就开始放高亢嘹亮的歌曲,穿着黑棉袄的农民(当时叫河工)从各个帐篷里、屋子里钻出来,在工地上抡锨挥锹,一直到日落西山……进入腊月,黑压压的人群退潮一样撤去,大地一片干净,三条河流已经被生生抹去,“切”成了一个清波荡漾的四方大湖——湖是新的,水是清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0 11:04)
标签:

情感

教育

文化

从最南边的一号楼向北,是食堂,路边是一排平齐的八幢楼房,住的都是学生和青年教师。五号楼坐落在中间,向西是通向教学楼的路,它的西墙自然是“T”字路口最显眼的,于是成了校园里著名的广告墙。

每天,各种讲座、演出、寻物启事变着花样出现在五号楼的西墙上,这是明的一面。对于很多喜欢音乐和文字的人来说,五号楼还是个令人神往的所在,因为校园的广播站就在五号楼的4层。上个世纪80年代,没有网络,没有手机,广播不但是学生了解外面世界的窗口,还是间接表白的重要手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水浒

读书

小时候,一到春节,堂屋里总要换上新的年画,挂的最多的,除了领袖的标准箱,《武松打虎》应该是最多的。我曾经在拜年时,连续在10多户人家堂屋后墙上看到这幅画,月夜,松林,山岗,花斑吊睛老虎,英姿飒爽的武松,再破败的房子和土墙,有了这幅画一镇,屋子里顿时就有了朗朗生气。

电视还没有普及的年代,广播里经常播放的评书和曲艺是人们窥视外界的一扇窗口。从田里收工回来,街上的大喇叭应景地放着让人身心愉悦的山东快书《武松打虎》,一边边地听,怎么也听不厌。高兴起来了,哪怕一个人,也会对着路边的白杨树学着高元钧老先生的腔调:“当哩个当,当哩个当, 当哩个当哩个当哩个当! 闲言碎语不要讲,表一表好汉武二郎。 那武松学拳到过少林寺,功夫练到八年上……”武松、岳飞、杨家将、李元霸这些英雄好汉,成为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情感

教育

分类: 朝花夕拾

荷花塘位于宿舍楼群与教学楼之间宽阔的水泥北,路的两边是树冠相连的法国梧桐,裹在树枝间的路灯一亮,路昏黄,白日里清澈的水变得黝黑而沉静,而塘边的水泥圆桌和凳子上却热闹非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乡村

分类: 朝花夕拾

跟往年相比,那年的冬天其实一点也不冷,老队长却冻死了,是死在孙子的家门外。
论起辈分,我应该喊老队长爷爷。据说,他年轻的时候很帅,只是家里太穷,没有谁愿意把闺女嫁给他。一直到他不得不娶媳妇了,他爹娘到处求人说媒,“只要是个全乎女人,有胳膊有腿,能生儿育女就行。”邻庄有个老姑娘,倒是全乎,也穷,长得不咋的,听说脑子还不太好,嫁不出去。一家忙着娶亲,一家急于脱手,好心人一张罗,还真成了。
土改的时候,他家理所当然地被划成贫农,还是赤贫,那个年头讲的是越穷政治上越可靠,他竟然成了村里的第一任也是唯一一任队长。我懂事的时候,大家都叫他老队长了,还半开玩笑地叫他媳妇为“队长娘子。”——如果我没记错,她应该是我们村历史上唯一一个被称作“娘子”的。
按照“队长娘子”的经验,智力应该和生育能力无关,因为她给老队长连生了三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06 15:47)
标签:

原创

情感

文化

分类: 随笔一涂
   老拐死了,这是我上周回老家听到的消息。
      我不知道老拐的名字叫啥,他的二闺女王景和我是小学同班同学,因此推测,他应该姓王。但我们街上的人都叫他老拐,连他的老婆也这么喊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