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常河
常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491
  • 关注人气:1,7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2005年12月12日,清冷的中午,忽然想给自己做个“饽饽……
   在这样的篱笆小院里,品茶的同时,我们感受到阳光的熹微,在背上,或者眼梢,无论从哪个角度,我们都在微笑……
   这里的文章,拥有绝对的自主版权,有想法者,可以邮件联系:changhe221@163.com
图片播放器
留言
加载中…
锐博客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教育

文化

历史

分类: 文史钩陈


          (民国报人 林白水)

月临天统,首冠于三正;气应黄钟,复来于七日。君道浸长,阳德光亨。恭惟皇帝陛下清明在躬,仁孝遍物。垂衣南面,天何言而四时成;问孝西清,日将旦而群阴伏。蛮夷奔走,年谷顺成。岂惟四海之欢心,自识三灵之阴赞。臣祗应诏命,恪守郡符,身虽在江湖,颜不忘于咫尺。敢同率土,惟祝后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娱乐

分类: 灯下闲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教育

分类: 心有块垒

刘三嫂看到我回来午饭撂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水浒

情感

分类: 灯下闲话

在石井打工的贵州男子小勇见到路边一辆停着的小车不停上下震动,疑似“车震”。他上前一看,当场惊呆:车内竟是妻子跟人出轨。他立即拿起电话报警,“通奸,他们在通奸!”

看到这条煞有介事的新闻,出于职业本能,我第一个反应是假新闻,理由有二:第一,任何一个有点血气的男人,都很难如此冷静理智地在车窗外打电话报警;第二,新闻中的信息源是模糊不清的,连替这个男人收拾车震现场的警察也没交代所在的单位名称,仅仅作为符号出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娱乐

分类: 心有块垒



除夕夜,新年钟声敲响,央视猴年春晚落幕,守候在电视机前的中老年人擦着眼角的泪痕,感叹“时光残忍,六小龄童老得不成样子了,但活还是那么好,扮演的孙悟空依旧是不可超越的经典。”年轻人低头玩着手机,在微信微博上吐槽“都什么年代了,猴子还是那个猴子,还拿30年前的老物件糊弄观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20 09:53)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心有块垒



那天,妻子在她的微信圈里发了一个音乐电子相册,很单薄,只有几张照片,照片上是四只大小不一的篮子,她写到:“收拾东西看到公公留给我们的唯一物品,怕不能长久保存,就制作了这个音乐相册。这是公公的亲手遗作,永远的怀念尘封在记忆里。”那一天是201510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情感

分类: 朝花夕拾

尽管到处可以见到用粗大的排笔写在墙上的红色大宋体字“人定胜天”,但一个孩子绝对无法想象人对自然动手术的力量竟然如此巨大:收过大豆玉米和山芋,天就短了,天一短,空气就凉了,乌泱泱的人群拉着板车、扛着彩旗从四面八方涌到我家门前三条平行的小河边安营扎寨,一个村子的妇女被安排到我家东厢房的三间屋子里。每天早晨天不亮,架在我家门口大枣树上的喇叭就开始放高亢嘹亮的歌曲,穿着黑棉袄的农民(当时叫河工)从各个帐篷里、屋子里钻出来,在工地上抡锨挥锹,一直到日落西山……进入腊月,黑压压的人群退潮一样撤去,大地一片干净,三条河流已经被生生抹去,“切”成了一个清波荡漾的四方大湖——湖是新的,水是清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水浒

分类: 读书偶得

1981年,安徽,安庆,黄梅戏的故乡,一个女娃子出生在宜秀区罗岭镇一个叫黄梅的小村里。后来,她成为“华语乐坛至尊一姐”。慕容晓晓的成名,一则源于2009年那首被称为“农业重金属、乡村非主流”的《爱情买卖》火爆神州,二则是因为她把黄梅戏和流行歌曲无缝对接。

但很少有人知道,她还唱过一首《花心男》。在歌里,她慵懒幽怨地倾诉对这类男人的控诉:

花儿很美丽 月儿很可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0 11:04)
标签:

情感

教育

文化

从最南边的一号楼向北,是食堂,路边是一排平齐的八幢楼房,住的都是学生和青年教师。五号楼坐落在中间,向西是通向教学楼的路,它的西墙自然是“T”字路口最显眼的,于是成了校园里著名的广告墙。

每天,各种讲座、演出、寻物启事变着花样出现在五号楼的西墙上,这是明的一面。对于很多喜欢音乐和文字的人来说,五号楼还是个令人神往的所在,因为校园的广播站就在五号楼的4层。上个世纪80年代,没有网络,没有手机,广播不但是学生了解外面世界的窗口,还是间接表白的重要手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水浒

读书

小时候,一到春节,堂屋里总要换上新的年画,挂的最多的,除了领袖的标准箱,《武松打虎》应该是最多的。我曾经在拜年时,连续在10多户人家堂屋后墙上看到这幅画,月夜,松林,山岗,花斑吊睛老虎,英姿飒爽的武松,再破败的房子和土墙,有了这幅画一镇,屋子里顿时就有了朗朗生气。

电视还没有普及的年代,广播里经常播放的评书和曲艺是人们窥视外界的一扇窗口。从田里收工回来,街上的大喇叭应景地放着让人身心愉悦的山东快书《武松打虎》,一边边地听,怎么也听不厌。高兴起来了,哪怕一个人,也会对着路边的白杨树学着高元钧老先生的腔调:“当哩个当,当哩个当, 当哩个当哩个当哩个当! 闲言碎语不要讲,表一表好汉武二郎。 那武松学拳到过少林寺,功夫练到八年上……”武松、岳飞、杨家将、李元霸这些英雄好汉,成为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