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介棉
介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0,519
  • 关注人气:1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介棉,女,本名董梅,原笔名寒馨,山东人。

 

联系邮箱:

mei_dong@sina.com

寒馨落伞地

寒馨诗歌垛

自选诗歌

唠嗑的地儿

自个和自个唠嗑

搜博主文章
新浪微博
博文
(2019-05-23 02:04)
分类: 诗歌
黑边

早晨镶着黑边
送葬的队伍镶着黑边
鞭炮声镶着黑边、冥纸下落的轨迹镶着黑边
那些人的表情镶着黑边
表情又木又沉,我抬起眼
有些接不住

冷风让敞篷车上的人
有轻微的乌龟样式,他们被悲伤的树枝戳动
不愿伸出头来。惟一正常露出脖颈的
是端坐在黑边里的人
年轻英俊,笑得像什么也没发生

我的眼圈镶着黑边
我在夜晚不钻进睡眠的黑圈
我的烟圈没有黑边,但我的肺一定镶着黑边
所以善意的警告都镶着黑边
我说:“行尸走肉并不比死亡更积极”
我说:“黄泉路有长短,什么时候离去都是正常的”
话没人愿接,听的人表情也有黑边

“我会好好的。”这话也并不缺真诚
而且我这样想:
假如是我坐进了黑边,请你们摘掉关于我的黑边
你们都自然好看,笑着
像是什么也没发生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4-06 23:57)
分类: 散文随感
天黑下来,没开灯,只有电脑屏幕在眼前亮着。我的双手拱成球型的建筑顶部,和一些可以变换曲直的梁木。制造建筑的我,和建筑下的我,就那么坐着,很久,很久。

黑暗包围着我。包围我的黑暗里也可能不仅仅是黑,还有人的臆想和传说中的鬼魅与神秘。你可以想象它们形象与行动的丰富性,你可以想象它们在你这里能达成的目的。也许,就是好奇地围拢,叽叽喳喳,像好事的人一样,对这个没什么特殊性的活人,做下品评;也许带着羡慕的眼光,感慨或盘算怎样获取与她相等的生命;也许用吸盘吸取她人的精气;也许恶作剧般的,想要吓吓她;甚至,可能温暖地抚抱她,补偿它们没能在世间尽做的遗憾事;嗯,甚至,仅仅是出于慈悯之心,将这个孤单的人搂在怀里……

但,我全然感受不到。所以,除了我自己的臆想,黑暗中的一切努力,都是无用功。这个世上“存在着高于人类理解能力之上的事物”(阿奎那),也就是说,那广袤的黑暗中,可能存在需要被人的心智找到的东西,它可能含着纯粹的善意,在启迪和引导着人类;它可能有更多的知识,像藏宝图那样,等待人类在偶然或者无数代人的努力中,发现、固着并使用;它也可能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2-25 04:33)
分类: 诗歌
——每一个词语都说不出口。每一个都危险。每一个都不够准确。

说长天,约等于说大陆
说黑,约等于说时间、状态和其它颜色
说你,必然有我
说我,你可能不在
墙外、旷野的边缘之外、火柴盒陡峭的八个直壁之外
近乎废弃了的用具和火
你好看的手指不会拉开小小的屉盒
拿出愣头愣脑的木棒,擦燃它的头颅
打开一片珍贵的光亮
或者,升起一炉旺火
现在不需要这些
你被光亮包围
你一直暖和
没有摇曳、跳动的火光在脸上游走
没有一只黢黑的铁钳撩拨压紧的木柴
没有那些流动的、火星般的交谈

我是这盒火柴
满世界的光亮和温暖都好好的,没将我等待
时间在翻新、跳跃,时间拉着长长的弧线
像一条寂静而又缓慢的上坡
我推上又拉开小小的纸屉
我的头颅轻轻磕在墙上
像担架上的伤员,在微微颠簸的路上
发出轻微的呻吟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微弱的风推了一下墙壁。一只小小的蚂蚁爬过你伸出的手臂。你并不是向它伸出,你只是在夏天的院子里坐了一会儿。阳光十分耀眼,照耀所有活着的人。人生即便在你停下来的一刻,也在运动。你不会比今天更年轻,但有可能比现在更糟糕。变得更好也不是不可能,但如果只有微弱的想法和努力。我看了两段书,就把它搁回书架。这微弱的进益、营养和唤醒。我想到了你,再把心的帘子拉上,将与你有关的一切隔开。你就要走出我的人生,包括记忆。在梦里,我的肚子里有游走的鼓包,随里面运动物的身体形状。有一度,我抓住了它,好像是它的尾巴。最后,它的头就要顶出我的肚皮,我捏着它的三寸。它张大它的嘴,发出不情愿离开的凄厉叫声。还有一小快肚皮没被撑破,我还拖不出它来,它蔓延在我体内的长长身体。我喊人来帮忙。但梦停了,我醒了。你几乎就要全部离开我了,被我挣脱、逮捕、拖拽,尚留着薄薄的一层皮的遮挡。你这只蛇,或者龙。侵略物。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它是一只黑色的虫子,一张荒漠白纸上的“2”,一个垂着头走路的女人,它自带拐杖,或许匍匐着。它是孤单而难以成立的认知,它独立的意义来源于它之外的一切。现在它有些迷茫,以它的身体,走到纸的任何一个边角都很遥远。它不是为了求生而断掉尾巴的蜥蜴,不是蛇,狡黠地送出诱惑的苹果。它曾经就是苹果,被咬掉了主要的部分。它是被诱惑的人之一,自此睁开眼睛,自此识别黑白与正反,但善与恶之间的色阶过多,它在两极之间的绚烂色彩中,迷惘,困顿,难以取舍。或者它轻易地就成为被取舍者,而它在秤杆的斤两前犹豫不决。“你拿去我,还是我得到你?你是要我的脚,还是要我的灰色口袋?先生,你是要丢弃我吗?当我离开这架机器,将有一个遗憾的缺口。就像,你知道坏了一个口的口琴会吹出蹩脚的音乐。我知道,我知道,地球离了谁都会转。但一组自然数离了2将是不完整的。自然数们会集体离开,或集体再来。的确,我失去了我的同伴。生存的意义与归队和建立和谐关系有关。”它错在了自己留在纸上。它错在了失去了阳光下的影子,或者它的分身,否则,它总是扁平的,失去立体感。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12-29 23:07)
《长相思》 
 
怕想念,偏想念,雨行千里立窗前,日夜锤心田。
山无间,水无间,乡情魂梦到枕边,嗔指掐肉尖。
 

《忆王孙》 
 
风摇午影掀兰蒿。暑涨身肥挡锈锚。
忍将心意分枝苞。乡路迢。夜有灵船捎香涛。
 
 

《回文菩萨蛮》

偏来小雨洗西天,天西洗雨小来偏。
无窗认荒芜,芜荒认窗无。
当年颜无伤,伤无颜年当。霞输颊淡红,红淡颊输霞。


《忆秦娥》

人易别,天涯茫茫路疑灭。路疑灭,刻碑缘木,木粉石裂。
过隙白驹时不借,一朝相拥万夜忆。万夜忆,海兴情澜,月染恨血。


《天仙子》五首选三


(三)
暮色知人慢上楼
红霞懂事为人留
待得晚些黑弥漫
万象休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5-01 23:35)
分类: 诗歌
那个地方。有页岩形成的蚌状洞。
古时,起义的人住在里面。
占山为王的人住在里面。
现在,它隶属于富丽的假庙群。为
以赢利为目的的公司所建。
有仿古曲桥。
有睡莲和刚刚投放的锦鲤。
你可以买到投喂的鱼食。
药丸一样的泥巴色小圆粒。
当未熟的鱼苗蜂拥而至
你以为你对它们有成熟的恩情。
庙宇按真庙宇的样子设殿。
每个殿都播放梵唱。都有香火。
撞钟上有领导和赞助者的名字。
你和你哥哥的名字都在上面。
当钟声敲响。你们的名字就以另一种方式
被山里的万物所知。
当万籁俱寂,天黑下来。
你们的名字和钟声再一同黑暗下来。
石阶边,是满满的野葛。
你们喜欢葛根粉。
你们都没穿过葛衣。
但我喜欢葛开的紫色小花。
喜欢它们的叶子像乖顺的耳朵。
倾听我的喘息和内心上过锁的声音。
我穿着大裤衩和粉红T恤衫。
T恤衫上有艺术体LOVE的字样。
伴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3-28 02:17)
分类: 诗歌

青石板路。

虫唧一直碎裂地跟随。以及额头的汗。

一只鸟儿从肩膀旁穿过,无头一样,黑黑的。

只把翅膀的形状和扑闪的风送来。月光薄薄铺着,

是陪伴和引领,却像让路打滑。

久没见的萤火虫缓慢赶着天路,

我没有去追,嘴角微微追了一下。

萤火虫像是去给星星运送能源,送肉体的光。那

最亮的肉体的光,从百万光年的远方发来招呼。笑意盈盈:HI.

那么亮,和我的眸子一样都是圆形,地球也是圆形。

这些圆形,都包裹在我的海里,都在晃动。HI,

等你找到我,等你的爱情找到我,我已经死去。

当一颗弹丸大的每一个花柱、每一根花蕊都是灯的花束,

从远方送至,像一个蜂巢大的窗口

被比月亮还大的发光星体靠紧。我已经死去。

我酿的花蜜,救治过人间的饥饿、寡淡和毒。

我已对这花束巨大的芳香、美和好意,没了知觉。

现在,在我走着的,12岁前就一直走着的石头山路上,

这静默的夜里,你在哪?

白色已开始涂染我墙垣的草根,

你却一直在成长,在我的生命里,在我永世离开之后。

在我犹豫着伸出的告别的手的前方。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不急。等我裁好了衣服,绣好襟口那朵白梅。
等我抹平鬓角,因为赶车的匆忙,
因为春天的风里充满黄沙,我的头发乱了。
另外我有些害羞,好像扯平衣角,
就能扯平心中的不安。就像退潮总要等上些时候,
就像海水退深了,我们才能获得更多的彩贝。
而我的面容平静,就不会总是低着头,
会偶尔冲你笑出来。这么久了
我已经找不出我的言辞。我想
我们会抱头痛哭。或者只是相视动动嘴角。

2017-3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3-05 21:44)
分类: 诗歌
这是一个塔。我们边走边说,
走上螺丝钉扭转的金属纹格。
我确定有这么一座塔,有你,
有这个螺旋的回廊。事实上塔是砖制的,
回廊是方形的,铺着木板楼梯。
我们走上去的时候,好像在与空气抗争,
我们的意志可以悬空,但身体不行。
我们绝不违反规则,否则
空气容纳我们,却不接住我们。
你说过你害怕。我有些吃惊,我以为那是我的特权。
我就要离开你了,我们像螺母和螺丝,
反复拧紧,再松开。
那些纹路就要被磨平,你就要攥不住我了。
也许我们会一起从二十米处掉落。也许,
我们能顺利地走下来。现在,我确定那是一个塔。
我总能感觉到
那螺旋对我产生的作用。
你,变成你、他、他、影子、
即将吹散的烟状物、隐形液使用者,
你是一些无法成型的但有感觉的散片。在那个回廊,
你已经可以使用飞翔、意念、
穿墙术等方式存在。我们一起存在,
向上或向下,但暂时感受不到惧怕。或者
终于可以不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