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简介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 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 这春天里
个人资料
李巧儿
李巧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551
  • 关注人气:1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已出版长篇:



轻熟女的性情岁月:

《爱情交叉感染》。当当、卓越、京东有售。

本书简介、实体书购买、电子书阅读地址:点我吧~

搜博主文章
公告

日历
我要啦免费统计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个人简介


▃▄李巧儿简介 长篇小说《爱情交叉感染》、《囧婚》实体书、电子书、有声小说购买阅读地址:

常用笔名:李巧儿、风吹黛眉、小锦、锦机织了相思字。
水瓶座,半熟女,间歇性善良纯洁,情商一般属于挨枪体质。
擅长自娱自乐。最持久的爱好是写字。
期刊作者,长篇作者。
欢迎勾搭,一起吃喝玩乐,顺便小抒情。
■公众号NO1:李巧儿。
■公众号NO2:锦时阅读。
■头条号:桃李春风一枝笔 
■百家号:锦时阅读
天天快报企鹅号:桃李春风一枝笔 
■网易自媒体平台:时阅读
■个人微信号:jin_88626





长篇连载

长篇有声小说:《囧婚》

有声小说,可下载至手机收听,出版、影视合作请Q俺E俺

新浪读书《爱情交叉感染》

单本购买作品,3元即可阅读全文

中移手机阅读《爱情交叉感染》

2.48元/本, 包月用户可享8折优惠

博文
置顶: (2016-09-27 04:30)
标签:

文化

情感

美食

旅游

图片

分类: 文字
抓住自媒体新浪潮的衣角,俺也有了自己的公众号。
以下是俺在各公众平台的新阵地,热烈欢迎走过路过的朋友们订阅、关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欢迎关注头条号:桃李春风一枝笔。

(续2)

但其实,我想,谁也不会比谁更明白什么是爱情的理想,什么样的爱是真爱。

最让我感到困惑的,是前男友叶磊和情人老苏。

先说叶磊。

和叶磊拍拖三年后,我本来打算订婚后就辞职,辞职后专心为人妇为人母,但是,此人生规划因叶磊在结婚现场落跑而告吹。

他跑就跑了,然而悲催的是,后来有朋友八卦,叶磊是被一个比我年轻5岁的女人撬跑的。他和我在一起后的第二年,就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了。

我恨得咬牙切齿,然而又能怎么样?除了痛哭流涕一整天后,只好用《红楼梦》里贾宝玉的逻辑告诉自己:未出嫁的姑娘都是珍珠,嫁了男人也是珠子,却是鱼眼珠了。

后来,我便和老苏在一起了。

老苏是叶磊的老板,中国制造加拿大深加工,众人眼里的“儒商”。

没错,我一边阿Q式地安慰自己“幸好还是一颗珍珠”,但是又心有不甘被抛弃,故意接近老苏报复叶磊的。——28岁的女人,性魅力未必比小5岁的女人差劲。

老苏很明白我的意图,但他说就喜欢像我这样目的性强的女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让陈思成神魂颠倒的“她”,姓文名晓琳。

文晓琳是有夫之妇。一个要钱没钱、要貌没貌的中年保险业务员。隔三差五便拎着一叠叠的保险认购单,纵恿陈思成找亲朋好友分发以帮她“一些小忙”。

人帮人,没穷人。这话不假,但得看怎么个帮法。

我们都不明白,陈思成为什么会看上文晓琳?读书读傻了?为了帮她的“一些小忙”,宁愿放弃节假日休息的美好时光陪着她去扫楼。

在玩“真话大冒险”时,我问陈思成,是不是看上了文晓琳的销魂床姿?

陈思成立即面红耳赤,极力申辩他爱她,除了她的身体,还包括她的灵魂。

“这是一种真爱!没有遇到她之前,我一点也不相信真爱,但遇到她后,我相信了!”他说。

“天啊陈思成,我一听到‘真爱’两个字,一种必须转发给全世界的责任感油然而生,否则,你让还没有找到‘真爱’的我情何以堪?”我说。

陈思成的嘴唇剧烈地抖动着,但最后只吐出三个字:“讨厌!滚!”

在场所有的人,都不厚道地哄堂大笑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陈思成把第32首情诗贴到步行街绿化带的第八根电线杆上时,太阳已明晃晃地挂在城市的上空,步行街开始喧哗起来。

几个好事的行人好奇地围在陈思成的周围,看着他乐呵呵地把一张A4复印纸贴在电线杆上,其中一个中年男人指着电线杆问他:“靓仔,你这上面印的是诗吧?”

陈思成一手叉腰,一手挥着手中剩下的十几张A4复印纸,笑眯眯地说:“是的,我写的。”

话音刚落,三个城管突然出现了,隔了四五米远,一个身形肥胖的高个城管便指着陈思成大声嚷嚷:“小子!别跑!”

陈思成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一转身,跑了。

于是,步行街上的人们看见一个身形瘦长的短发青年在前面逃,三个身形各异的男性城管在后面大呼小叫地追。

有好事者冲着陈思成喊:“靓仔,跑呵,快跑呵!抓到就死定了!”

陈思成边跑边甩话:“哥不会死!不会!”又回头冲落后十几米远的城管们竖起了左手的中指:“有本事来抓我呀!”话音没落,人又跑出了好几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01

那晚凌晨1时,我失眠刷微信,看见王云在微信大学同学群里发了一个表情图,图上写着“谁发个红包给我,晚上我就是你的人了。”

大概同学们都睡了,没人回应她。

我见状,顺手发了16元8角的专属红包给王云,被她秒抢了。

然后,她给我私下发消息,说:“谢谢,今晚我就是你的人了,有何吩咐?”

我没想到她来真的。而我和她关系一般,虽然大学毕业后同在广州工作,但没有见过面。我只知道她大学毕业就结婚了。

我看着她微信上妩媚的真人头像,心想,既然她主动,又长得不错,不担心自己已婚的情况,那我这个单身狗怕啥?!

于是,我半开玩笑地说:“好呵!你来陪我上床?”

王云回复一个笑脸,问我要了地址,真的来了。

虽然我曾经在微信上和陌生网友暖味过,但从来没有真枪实战动过真格,和同学更是第一次,难免尴尬和手忙脚乱。

王云看出来了,就说她的老公有了婚外情,她很难过和寂寞,想个人发泄一下。

她说:“你就当作一夜情好了,否则就是你玩不起。”

我的自尊心被打击了,岂能示弱,一把搂住她,把在电脑上看过的各种姿势轮番上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微信公众号:李巧儿     
头条号:桃李春风一枝笔​

01

婚后第二年,瘳平被公司派驻外地分公司,工资涨两倍,但他不想离开家。

我劝他,女儿刚出生,加房货,开支太大了,不妨趁这机会多挣些奶粉钱。

瘳平点头了。

两地分居,从此开始。

公司给廖平租了一居室。他每半个月回家一次,总是激情澎湃,感觉我俩更亲密了。

半年后,瘳平回家的次数变成每月一次。

他说:“分公司已上轨道,太忙了。我必须努力工作,才会出人头地。”

哪个女人不希望丈夫出人头地?而且,从大学起就开始的感情,这些年一路走来,我相信我们的感情已是金不换。我理解支持瘳平。

两地分居后的第10个月,表姐去瘳平所在的城市旅游,为了省住宿费,去找瘳平。表姐回来后告诉我,发现廖平和他的同事、同事之妻合租一居室,而廖平的同事经常出差,表姐感觉瘳平和那女人怪怪的。

我很吃惊。

因为总是瘳平回来,所以我没去过他的城市。我又想起最近他每次回来,对性事也不热衷了。

我越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8 10:17)
标签:

杂谈

这是一个奢侈的爱好

三年前,江航在陪老板应酬时饮酒过量猝死,儿子小文未满5岁。

悲痛欲绝后,生活仍需继续。然而,更多的心痛,在江航葬礼后接踵而至。

我和江航结婚时,婚房由公婆首付,我和江航共同还货。公婆有自己的房子、退休金和医保,但是,一天,他们来找我,提出一个要求:要我再婚前,必须把那笔钱和房子通过法律程序公证给小文。

那笔钱,指的是江航公司赔偿的60万。

婆婆说:“你还年轻,迟早会改嫁。如果你未来的老公对小文不好,或者你再婚后又生了孩子,小文一定会受委屈。江航没了,我和江航他爸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小文身上,希望小文能生活得更好。”

江航这才走多久?公婆便与我计较钱和房子,明显不相信我。我不仅参与了房子的还货,也是小文的亲生母亲和监护人,钱和房子应该由我掌控,而不是被分配、被决定,失去我的自主权。

于是,我以小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上官云激动起来。没想到若英也想摆地摊做小贩。这就是玖月说若英挺适合他的原因?但是,不管玖月说什么,那一刻,上官云突然对若英刮目相看,觉得若英特有魅力。

上官云突然抱住了若英,说:“若英,我们明天就回你老家摆地摊做小贩……做什么都好,就是不要做电影明星了,好不好?

若英的身子颤抖起来,问上官云:“真的吗?你是说真的吗?”

上官云说:“当然真的。我最近老想着做小贩的事,就是发愁没人给我洗衣做饭。你要是愿意,就一辈子给我洗衣做饭吧。”

若英就哭了,哭得胸脯一起一伏的,蹭得上官云的心痒痒的,身子也痒痒的,手一紧,便把她抱上了床。

第二天早上,若英说:“上官云,你昨晚说的事,是真的么?”

上官云说:“还能骗你吗?你反悔了,不愿意一辈子给我洗衣做饭?”

若英说:“我想想。”

上官云说:“好,你想想吧。”

说完,上官云自个儿去了大智禅寺里,很多或熟悉或陌生的群演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走到今天不容易,不能半途而废。在我老家闽南一带,老人们喜欢用油麻菜籽比喻女人的命运,意思就是女人像油麻菜籽一样随风飘散,落到哪里长到哪里。我就是一粒油麻菜籽呵。你是油麻菜籽吗?不是,绝对不是。你是什么?我不知道,你自己可能也不知道。既然我俩不同一个品种,你不接受我这粒菜籽的生长方式,那就彼此相忘吧!

佳佳挣脱了上官云紧紧扯住的手臂,紧了紧襄在身上的棉大衣,都懒得再看上官云一眼,苦笑:“亲爱的,这里不适合你,你回家吧,真的。”说完,她脚步恍惚地往门外走去。

门开了,风从半敞的大门灌进来,冷得泌肤,上官云一阵哆嗦。

其实,在横店横漂的三年多里,他又何尝不感觉到自己是一粒油麻菜籽。但是,如果继续软饭路,那肯定是三观有问题。如果继续爱佳佳,是不是三观已经黑了?

上官云搞不明白。他只知道自己再也没有勇气、也无法想象心爱的女人躺在别的男人身边的情景了。

回家?老家没有了母亲,不是家。老爸都快两年没给他打过电话了,他也快两年没给老爸打过电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佳佳从群演、群特、特约,到不走红也不起眼的所谓三线明星,用了三年多的时间。

上官云竖大拇指,说:“佳佳,我知道做群演很辛苦,尤其对于女人。能有这成就,你太有毅力太厉害了。”

佳佳不屑地一笑:“厉害什么呵?!其实,我能走到今天,付出了不少代价的,包括肉体的。当然,开始我是无法说服自己的,但后来不得不屈服呵。因为,我不仅要吃饭,也想做明星。”

上官云很感动佳佳的坦诚,一手搂着她,一手默默地抚慰着她凹凸有致的身体。他疯狂地喜欢上了她,渴望得到她更多的关注和垂爱。仿佛回到初恋时光,暗恋苏晓蒙的那段时光。

佳佳说她也喜欢他,喜欢他的年轻热情,但是,他必须记住答应她的事情,那就是:不能公开和她的关系,只能做地下情人。

佳佳说:“我收到消息,有一部电影就要开拍了,副导演已经答应让我出演二号女配角,但是,条件是必须做他的情人。”

佳佳还说:“如果真的能成为二号女配角,我就可以从三线到二线,然后再努力一把,就到一线了。亲爱的,你一定要支持我的梦想!等我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上官云跳起来,血糊糊的手掌握成拳,挥向经纪人的脸上。

现场一片惊呼,随即混乱一团。

半个小时后,上官云鼻青脸肿、一瘸一拐地走在大智街上

后来,直到这个古装戏剧组的戏杀青,上官云也没能进入做群演。

玖月把打探到的消息说了:“那女人和副导演、群头可好了,据说她向他们撒娇把你赶出了剧组。你呵你,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上官云揉着肿成面团似的脸颊,开始明白,在横店做群演,必须时刻警醒自己:要么被人踩到泥地,要么不择手段上位。

上官云说:“哥,我这下明白了。谁都想往上走,谁都不是可以靠的大码头,只有依靠自己能屈能伸,才能成为明星!而且,要想成为电影明星,除了和群头们搞好关系,还要多学习表演艺术,了解影视产业,提高镜头上下的表演素质。”他艰难地咽了口水,又说:“如果将来我做了明星,绝对不像那女人一样自己作贱自己!”

玖月打着“呵呵”说:“哎哟,这一顿揍还揍出了一个思想家。以后的事,等你做了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