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简介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 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 这春天里
个人资料
李巧儿
李巧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9,000
  • 关注人气:1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已出版长篇:



轻熟女的性情岁月:

《爱情交叉感染》。当当、卓越、京东有售。

本书简介、实体书购买、电子书阅读地址:点我吧~

搜博主文章
公告

日历
我要啦免费统计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个人简介


▃▄李巧儿简介 长篇小说《爱情交叉感染》、《囧婚》实体书、电子书、有声小说购买阅读地址:

常用笔名:李巧儿、风吹黛眉、小锦、锦机织了相思字。
水瓶座,半熟女,间歇性善良纯洁,情商一般属于挨枪体质。
擅长自娱自乐。最持久的爱好是写字。
期刊作者,长篇作者。
欢迎勾搭,一起吃喝玩乐,顺便小抒情。
■公众号NO1:李巧儿。
■公众号NO2:锦时阅读。
■头条号:桃李春风一枝笔 
■百家号:锦时阅读
天天快报企鹅号:桃李春风一枝笔 
■网易自媒体平台:时阅读
■个人微信号:jin_88626





长篇连载

长篇有声小说:《囧婚》

有声小说,可下载至手机收听,出版、影视合作请Q俺E俺

新浪读书《爱情交叉感染》

单本购买作品,3元即可阅读全文

中移手机阅读《爱情交叉感染》

2.48元/本, 包月用户可享8折优惠

博文
置顶: (2016-09-27 04:30)
标签:

文化

情感

美食

旅游

图片

分类: 文字
抓住自媒体新浪潮的衣角,俺也有了自己的公众号。
以下是俺在各公众平台的新阵地,热烈欢迎走过路过的朋友们订阅、关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上官云跳起来,血糊糊的手掌握成拳,挥向经纪人的脸上。

现场一片惊呼,随即混乱一团。

半个小时后,上官云鼻青脸肿、一瘸一拐地走在大智街上

后来,直到这个古装戏剧组的戏杀青,上官云也没能进入做群演。

玖月把打探到的消息说了:“那女人和副导演、群头可好了,据说她向他们撒娇把你赶出了剧组。你呵你,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上官云揉着肿成面团似的脸颊,开始明白,在横店做群演,必须时刻警醒自己:要么被人踩到泥地,要么不择手段上位。

上官云说:“哥,我这下明白了。谁都想往上走,谁都不是可以靠的大码头,只有依靠自己能屈能伸,才能成为明星!而且,要想成为电影明星,除了和群头们搞好关系,还要多学习表演艺术,了解影视产业,提高镜头上下的表演素质。”他艰难地咽了口水,又说:“如果将来我做了明星,绝对不像那女人一样自己作贱自己!”

玖月打着“呵呵”说:“哎哟,这一顿揍还揍出了一个思想家。以后的事,等你做了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上官云歉意地笑着:“哥,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玖月说:“一家人,说什么客套话!你看你,这50元赚得连命都差点没了……”玖月摇摇头,勺了碗粥,递过去:“病好了,去大智禅寺上柱香吧。

上官云说:“好,听哥的!明天就去大智禅寺”接过粥,狼吞虎咽起来。

两天后,上官云终于康复,和玖月去了大智禅寺。其实,上官云根本就不信这些,但是,这次高烧的确让他心有余辜,要是没有玖月,自己就稀里糊涂地死在横店了。所以,那就听玖月的,去大智禅寺上柱香,既为了自己捡了条命回来,也为梦中的母亲。

大智禅寺里,很多或熟悉或陌生的群演们、小明星们来来去去,每个人的脸上仿佛一摩挲便能散发出大明星的范儿,那表情深深地震撼了上官云。

玖月见上官云拿着一柱香愣愣地站着,捅了捅,示意上香。

上官云这才醒悟过来,向着佛像虔诚地拜了又拜,小心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横店的群众演员有三种:普通、群特、特约。普通演员是人肉背景,群特一般是外形比较特殊的演员,特约演员是可以演说台词的小角色。酬金方面,普通群演一个工40—50元,8小时为一个工,8小时后每超一小时加5元;群特报酬高一些;特约演员则更高一些。

无论是哪一种群众演员,工资均由演员公会统一管理。公会收取20%的中介费,用来支付群头的工资。群演当天收工后,由群头填写工资条,让副导演或制片主任签字后,再把工资条发给群演,群演们便在每月的5号和20号,拿着工资条到公会领钱。

上官云没有演出经验,外形平庸无奇,想要在众多的群演中脱颖而出,那是相当地难。虽然玖月进过几个剧组做群演,但等戏的群演太多,玖月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所以,他也经常和上官云在演员公会门口等戏拍。

上官云等了近一个月,期间,玖月时不时傍上来吃喝,不出一个月,父亲给的钱快要花光了。秋天已经接近尾声,天气越来越冷,上官云觉得自己快坚持不住了,每天坐在公会门前思考将来,玖月见了,就说:“感觉怎么样?还想做大明星不?”

上官云缓缓地摇头,随即又缓缓地点头:“再等等,再等等,说不定等到奇迹。”

玖月大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当晚,上官云对父亲说:“爸,我要去玖月那儿,他答应了包吃住,你给我点路费就行。”

父亲正在数着当天开出租车赚到的钱,抬头看了上官云一眼,皱了皱眉:“玖月那孩子,一分钱当成两分花,有这么大方?”

上官云才不管玖月是不是真的大方,他想去,愿意去,也必须去。他倔犟地看着父亲,沉默。

父亲叹了口气,抽出5张百元大钞塞到了上官云手里,挥挥手:“去吧,去吧。”

上官云仍然倔犟地看着父亲说:“爸,这点路费不够去横店。”

父亲狠狠地瞪了上官云一眼,想发脾气,终究没有,转过身往里屋去,再出来时,手里拿了一叠50元钞票,一骨脑儿全塞到了上官云手里:“三千块,拿去吧!哎,你翅膀也快硬了,我也管不着你了。将来要能发财,别忘了你爸就是!”

上官云沉闷地“嗯”了一声,转身就走。

上官云到达横店的时候,正是傍晚。

玖月说请上官云吃晚饭。三菜一汤。两荤一素一菜汤,饭任吃。

吃完饭,上官云以为玖月会买单的,但是玖月只管说话,看也没看拿着帐单站在旁边的服务员。服务员一脸鄙视地看看玖月,又看看上官云。上官云脸一红,拿过帐单看了看,小心翼翼地从钱包里掏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当晚,上官云对父亲说:“爸,我要去玖月那儿,他答应了包吃住,你给我点路费就行。”

父亲正在数着当天开出租车赚到的钱,抬头看了上官云一眼,皱了皱眉:“玖月那孩子,一分钱当成两分花,有这么大方?”

上官云才不管玖月是不是真的大方,他想去,愿意去,也必须去。他倔犟地看着父亲,沉默。

父亲叹了口气,抽出5张百元大钞塞到了上官云手里,挥挥手:“去吧,去吧。”

上官云仍然倔犟地看着父亲说:“爸,这点路费不够去横店。”

父亲狠狠地瞪了上官云一眼,想发脾气,终究没有,转过身往里屋去,再出来时,手里拿了一叠50元钞票,一骨脑儿全塞到了上官云手里:“三千块,拿去吧!哎,你翅膀也快硬了,我也管不着你了。将来要能发财,别忘了你爸就是!”

上官云沉闷地“嗯”了一声,转身就走。

上官云到达横店的时候,正是傍晚。

玖月说请上官云吃晚饭。三菜一汤。两荤一素一菜汤,饭任吃。

吃完饭,上官云以为玖月会买单的,但是玖月只管说话,看也没看拿着帐单站在旁边的服务员。服务员一脸鄙视地看看玖月,又看看上官云。上官云脸一红,拿过帐单看了看,小心翼翼地从钱包里掏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那天是周日,上官云睡了懒觉,直到中午才起床,然后发现父亲和继母都不在家,冰箱里空荡荡。他生气地踢了一脚冰箱便出了门,径直往“辉记”茶餐厅奔去。

“辉记”茶餐厅在小区左侧,铺面只有十几平方米,店里来来去去都是邻居,熟口熟面地打着招呼,话题荤素不忌,甚是热闹。

上官云进了店,便看见一个陌生的女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慢吞吞地吃着一碗牛腩粉,安静的像小区路边的一株长春花。

陌生女人小麦色皮肤,瓜子脸,长弯细眉,秀直葱鼻,乌黑的双眼瞟了瞟上官云,色若丹朱的樱桃嘴轻轻一咧,露出洁白的齿贝。

顿时,上官云发现自己抖得像风中的芦苇。每当他对某个女人一见钟情时,总会有这种羞涩自卑的行为表现。

要不是“辉记”那个矮小黑瘦的老板娘热情及时的招呼,上官云早已撒脚逃出了小店。

老板娘热情地说:“靓仔,来了?”指了指陌生女人旁边的一张桌子:“这里还有位置,坐这里吧!”

上官云冲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

我和满褶结婚第二年,满褶被确诊为尿毒症,好不容易做了肾移植手术,他又被公司以长期不上班为由辞退。之后,满褶每次求职,都败在尿毒症上。

经济和精神上的压力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我也从未想过离开满褶。旁观的人却不这么认为,尤其满褶的父母私下总提醒他心存防范,怕我把他甩了。

渐渐,满褶越来越心事重重,说我跟着他受苦,不如离婚他心里会好受一些。

我表明心志,说他不应该怀疑我对他的感情,满褶哭了。

他不再提离婚,人前人后维护我,买菜做饭洗衣,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他学会了绘画,偶尔临摹名画放到网上卖出时,会立即向我报喜;如我加班,他会熬好小米粥等我……和一个时刻为你着想的男人在一起,琐碎小事也是幸福的。

一晃,便是3年。期间,我生了女儿。

满褶病情恶化,是我在网上看见一个偏方告诉了满褶,他治病心切,自己照偏方服药,突然心律失常,送到医院没抢救过来。

满褶的父母说我是凶手,闹着要警察立案调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文字
申请入驻搜狐公众平台。
本文由“锦时阅读”发布,2017年1月9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回心转意上错床,美女帅哥打酱油

撰文:李巧儿 配图:网络

1

晨晖从北京出差回来后,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和初雪联系了,也不接初雪的电话。

初雪很担心晨晖,便去他常去一家酒吧找他,却看见他和一个女人搂抱着斟着酒谈着情。

初雪气得就把晨晖从高脚凳上拽了下来。

晨晖却一脸淡定地指着女人说:“这是秦月,我的初恋。我在北京出差邂逅她后才明白我更爱她。对不起,你另择良栖吧。”

晨晖说完,都没看初雪一眼,搂着秦月走了。

初雪以为秦月早已经是晨晖的过去时,没想到却一直是他的现在时和将来时。换言之,这一年多来,初雪一直就是打酱油的。

初雪悲哀得不行,招呼侍者上酒。一杯龙舌兰下肚,万千郁闷上心头,打开微信呼朋唤友。

2

然而,十分钟过去,只有唐唐回复了。

唐唐说:“初雪同学,拜托!分手也要分得有尊严有质量!”

初雪就说:“可我还爱着他!只要那家伙回心转意,让我做什么都行!”

唐唐发来一串大笑的表情。初雪怒不可歇,正想让唐唐去死,便收到唐唐发来的一张图片。

图片,是一张写满符咒的黄色小纸片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文字
我的头条号:李巧儿

微信公众号:李巧儿
欢迎订阅、关注。

今日的更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