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Tony
Ton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25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音乐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天宇

我的动力

J.J.Rousseau

社会科学家

谭谭

古灵精怪

大黄

比我小一天的天蝎

范美忠

永恒的中学教育的总结性陈词

郭初阳

向死而生

傅国涌

追寻逝去的年代

郁郁

这个国家要在我们这代人中有所改变

尼德

影视评论家~~Orz

JJ&CF

嬉笑怒骂

Nimble

港岛风情

Google男

大牛师兄

老姚涂炭

一个帅哥的从前和今天

老鹤

听着他的讲座长大

BJQIQI

一朵花里见天堂

Pargsos

人为什么可以那么小资

龚鹏程

淹贯四部,兼宗三教,博涉九流

尹鸿

我说话话说我

韩寒

新浪博客第一名哦

雾中草原

光影流转

我是kogolo

清华哲学家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1-11-07 22:36)
标签:

文化

来到北京已经是第七个年头了,距我第一次来北京也已经9年过去了,但我是否真的了解这座城市,这座城市又意味着什么?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北京现在的二环路为明代内城基础上改造的,而明代的北京基本上是继承了元大都的形制,除了北城墙往内移了一段。而元大都则是完全是上法三代、中国古典都城建筑中独一无二的杰出代表,环顾整个世界历史上都找不到第二座构思如此精巧设计如此完美的宫殿寰宇。

   元大都的设计者所依照的蓝本是我们彭林老师的专长三礼之一的《周礼》,其中的《考工记》载: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前朝后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去美国之前,对方机构曾以人大制度改革为题命我作文一篇,当时我查找了一些资料,偶得些许想法,遂草草写就短文一篇。午夜12点,我打电话与孙哲老师交流此事,询问他的意见。他当时正忙于手头工作,未听清我写作目的和缘由,以为我要以此作为论文题目,然后说了一句让我至今想起来仍能为之一震的话:“这个话题其实研究到最后没什么意思,你如果真的要研究人大,那么我劝你你现在就跑去图书馆把蔡定剑研究人大的书先全部看一遍。”午夜,一个人,在伍舜德楼的办公室里,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蔡定剑。

    到美国后,那里的某位先生曾与我谈起蔡老师的事功,他曾在全国人大担任重要职务,而后因研究受到这样那样的限制遂辞去官职回到政法在象牙塔内潜心专研学问,后来我阅读他的相关著作,始能窥见其治学气象。他在中国人大问题的研究领域绝对是首屈一指的专家。就如同你想研究美国国会,你不能不读孙哲老师的著作,你如果想研究全国人大,则蔡定剑的著作是你永远无法回避的。而让我印象更进一步的则是蔡老师今年出版的《民主是一种现代生活》,该书系统对民主理论作了正本清源的分析,有力批判了当代中国某些人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五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4201天啦!

2006年04月02日,在新浪博客安家。

2006年04月02日,写下了第一篇博文:《我在文艺复兴展看到的》

2006年08月03日,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这些年来,新浪博客,陪伴着我一点一点谱写生活。

文 章  96篇
图 片  53张
访问人数 15693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好友莅临清华园,这两天不知怎么回事清华里各类活动层出不穷阿,让我对她越来越有爱了~在美院讲座键盘队专场和大礼堂电影之间,XX选择去看电影,于是晚上就去看了所谓清华的首个电影文化节开幕式,放的是高考1977。
 

这个电影让人看了很感慨,许多场景都有想哭的冲动。也许我们看了并没有多少感觉,真正经历过77级高考的人更有共鸣。每每总让我想起汪吟老师教室里讲她当年因为家庭政治问题而不能上大学,她只身跑去和所谓的“组织上”理论说的四个字:我要读书!!MsWang是个很善于控制自己情绪的人,一般并不流露出她的心情,但那次估计她是控制不住了边说边哭。。我每每也还总能想起朱老师针对汪老师经历的评论:“Red ”,看了这个电影,我对秦晖老师说的小共同体对个人的束缚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我和身边的XX说,要是你大伯来看了,估计更加控制不住情绪了,我总记得当时和大伯边喝酒边听他讲当年作为老三届最老的一批是如何在一个月内准备高考的。。有次我偶然看到葛兆光老师写一篇文章,讲述他三十年前收到高考录取通知书时的辛酸,还有一篇他发表在传记文学上的文章,因为不满王小帅本地人外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19 12:20)
现在是凌晨1点半多了,我刚刚看了法学院的学生节回来。窗外已经飘起小雨,这样的夜晚,学校很安静。。。。坚持到这个点的,有王振民院长和车丕照书记等等老师。。。我实在是很佩服,我们院搞学生节,我估计先走的是王书记,第二个走的是李院长,能坚持到这个点的大概也就只剩下史志钦老师了吧。。。。

   

     清华20年代兴办的一些学科,自外语系、历史系、国学门相继纪念过80周年纪念后,法学院也轮到了。只不过这80年里面,真正在办学的估计也就一半。我去的时候,正在上演一个舞台剧,不知道是虚构出来的还是真实的故事,说一个解放前法学院的女院友及其男友(现在台湾)在清华园某个地方埋了一个爱情的信物——一个小罐——居然被今天的法学院一男一女捡到了,后来又偶遇了这位年逾古稀的老奶奶,还打越洋电话给在台湾的老爷爷,说清华法学精神得到了传承。。。。演出最后一幕很震撼,每个学生报出一个当年清华法学院的人物:教员陈岱孙、教员张奚若,学生萧公权、学生钱端升、学生燕树棠、学生王化成、学生向哲睿。。。。。当报到学生梅汝璈、学生王铁崖的时候,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这是一批被遗忘了的一代人,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请加入这道“风景”——在北大中文系开学典礼上的讲话

陈平原

 

首先祝贺大家通过“高考”这座不无争议的“独木桥”,走进美丽且诗意盎然的燕园,从此得以从容澹定、欢欣鼓舞地“漫卷诗书”。不都是“读书”吗,怎么会有“幸福”和“不幸福”的分别?在我看来,不为分数、不为考试(基本上如此),为自己的学术理想与审美趣味,自由自在地读书,这多幸福!今天你们或许体会不到,日后走上工作岗位,你们会格外怀念这段无忧无虑读书的日子。有位博士生告诉我,偶尔半夜惊醒,还会梦见恐怖的高考场景!考场有很多限制,不可能自由发挥,我从不敢劝人在高考时“特立独行”。最近一次演讲,还被问及答卷时能否“我手写我口,古岂能拘牵”。我的回答是否定的,还给听众讲了清代诗人袁枚的故事。袁枚自承苦攻时文时,“不作诗,不作古文,不观古书”;而一旦得仕,则“真与时文永诀”。毋庸讳言,这是权宜之计,不得已而为之。可你如果没有能力改变这个制度,又不想等一百年后才出生,那只好先过关,再寻求自我发展的机遇。但有一点,你不能对此没有任何反省,以为高考成绩就是学问的表征。

能够走进北大,这很不容易;希望诸位尽早摆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南饶北季” 世纪会面

日期: 2008-10-29  信息来源: 新闻中心记者 俊玲   访问量:

 

 

“您是我们国家最高的老师!”2008年10月28日下午,著名学者、汉学大师饶宗颐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世纪老人的世纪之约——季羡林先生燕园纪行

日期: 2008-07-04  信息来源: 新闻网记者 张硕

7月4日上午,季羡林先生时隔多年后再次回到位于北大朗润园的家中。年届97岁高龄的季先生已经在医院度过了5个春秋,他在病榻上仍坚持笔耕不辍,虽然他自己曾解嘲“眼睛和耳朵都不行了,都是装饰品”,但还是在95岁时出版了杂文集《病榻杂记》。

世纪之约——季羡林先生校园行


季先生回到家中,看到屋里熟悉的一切,表示:“回到家里心情非常好,在这里毕竟住过好多年。”季先生的孙女和两个重孙女也前来探望,他分别向她们赠送了孔子画像、福娃等纪念品。在秘书杨锐老师的陪同下,季先生来到原来工作的书房,查看了自己珍存的书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29 18:43)
标签:

情感

前几天老穆回来学校看我,他已经工作了一年,想当年我们刚刚入校就是在他、小龚还有PK的熏陶下了解这个学校的,我们聊起当年的事情,感觉恍如隔世,我现在特别怀念小龚,特别怀念欧阳,她真是个不错的女孩,性格开朗开放,据说前者从法国回来后在广东工作了,后者回老家后结婚连孩子都有了。。。让我们怎么能不感到世事沧桑。。。

 

话说老穆看到我的破手机,这手机是大一寒假买的,是三星那款经典的彩屏手机,一个优点是怎么摔都不破,尽管现在已经磨损的不成样子,偶尔还出点问题,这手机有个缺点,就是只能保存25条信息。在我去美国之前,我的手机里存着某人发来的24条短信,剩余1条空间留给其他人发来,这种状态维持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等有人给我发了新短信,我总是看完后又删掉,总是保持了24条的状态。。。。

 

等回来以后,我终于决定把里面的24条全部删光,没想到的是,过了没几天中秋节我的手机很容易的又被充满了25条从四面八方来的短信,我保留了几条看得比较顺眼的中秋祝福,把其他删掉了,但不久居然又充满了空间,于是我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保留了24条,等新的信息来了后再删掉,唯一不同的是,这24条短信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黑色的是他说的,蓝色的是俺的点评。

 

前两天写了个文章,有人说,你不能什么事情都想着恨不能毁灭它,你要想想建设性的意见。但我一直很了解只要你不是人家的领导,所谓的建设性意见基本是没人理会的。在中国,有些事情,你也不知道人家在顾虑些什么,有什么可顾虑的,但人家就是有很多顾虑。那作为一个普通的电影观众,我就提一提我本人的炮灰式建设性意见,我认为要让中国的电影发展起来,需要做的事情有:

 

以前也有人常说我,你不能只是破坏不提建设,所以我现在也听取意见,觉得建设性意见还是有用的,看来我比韩寒同学还是要乐观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