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微博秀
个人资料
向楠在线
向楠在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551
  • 关注人气:1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向楠简介
  生于50年代。  
  曾插队、当兵、务工、经商,当过多年记者。
各种人生逐一经历,体验不同生命况味,最终以文字安抚心灵。
   著有《惊世救赎》、《看谁在线》、《女性个人奋斗报告》、《品味陶虹》等多部文学作品,另在《读者》、《意林》、《女子世界》、《百老汇》、《大众电影》、《大众电视》、《京华时报》、《电影报》、《燕赵晚报》等报刊发表小说、散文、报告文学、人物专访百万字。
 用宽容的耳朵聆听
 用善良的眼睛观察
 用真诚的心灵写作
 用乐观的姿态生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与四十多年未见面的初中同学闽重逢。

我们一起读书时只有十二三岁,是天真烂漫的少女。分别后再相见,皱纹爬满了脸,白发已上了头,对面相逢不相识了。

话题自然而然就全是感叹人生。

谈的都是生与死。

闽说,自己两年前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病,差点步入了黄泉。

她提到了另外一位女同学英子,问我是否还记得。

我眼前依稀浮现英子的模样,正想打听英子的状况,闽说英子两年前就已过了奈何桥。

英子去世后,她的丈夫悲痛中喝得酩酊大醉,倒卧路边。

一个幸福的家,因为死亡这只邪恶的手,被生生地毁掉了。

曾经特别牵挂一位小学时的男同学。他的父亲文革时,因种种莫须有罪名被开除军籍,全家跟随父亲回到原籍。

分别整整30年后,我终于在发小聚会时见到了他。他的父亲当然早已平反,他也曾从军,复员后又回到原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八月六日晚上,已过了九点,我正在睡前洗漱,手机突然响了。

看了看来电显示,是舞友嘉姐。

我接起电话,嘉姐第一句话就说,“向楠打扰你了,李老师走了。”

网络信号不太好,我没听清,加上当时满嘴泡沫,我就带着困意,呜哩呜噜地问了一句,“你说什么?什么李老师?”

“李维起!李老师昨天走了!”

我顿时激灵了一下,一口牙膏沫噎在了嗓子眼儿。

眼前浮现出一张满头白发又慈祥和善的脸。

我原本并不熟悉李维起。

四年前,喜欢唱歌的嘉姐考上了石家庄金音艺术团。

每次见面,在跳舞间隙,她几乎都会跟我聊到艺术团,聊艺术团的老师和歌友。

我渐渐知道了,这是一所民办艺术团。而组建艺术团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23 12:08)
标签:

杂谈

我家小区外有一条河,河上有座高架桥。

因为恰好挨着十字路口,若我从这条东西路的西面过来,要到路对面的北侧去,必须得到桥下左转弯。

如果正常走的话是这样滴:先向东走过一个路灯到路的对面,再向北转过去过一个路灯,再向西过一个路灯。

听上去很绕吧?走起来更绕。每一个路灯都要等一分钟,赶上早晨的高峰期,加上人流车流的拥挤,单单过这一个路口就需要四五分钟。所以凡是需要向北走的人,总是在第一个路灯处直接左转,逆行到路的北面。

这肯定违反交通规则,但人们都这样走,且走得顺理成章,理直气壮。

也从没有警察管过。

所以我也就跟着走,也走得顺理成章,理直气壮。

偏偏有一次,百年不遇地有交警在路的北面设岗,专查违法行人与车辆。而当时我正好和一个小伙子并行。他走的是汽车道,我走的是人行道。在北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21 20:11)
标签:

杂谈

  晚饭实在不知要吃什么,就随手做了碗蛋炒饭。除了大米外,放了火腿、鸡蛋,再加上黄瓜丁、胡萝卜丁。

红白黄绿,五颜六色,煞是好看,顿时食欲大增。

蛋炒饭恐怕是中国人餐桌上最常见的饭了。即使再不擅厨艺,笨手笨脚的人也会做一碗蛋炒饭。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里的罗子君,曾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奶奶。离婚后独自带着儿子过日子,一时手忙脚乱。当贺涵纳闷她竟然不会炖汤,问她以前都怎么做饭吃时,她的回答就是“做蛋炒饭。”

不光今人喜欢吃蛋炒饭,古人也很好这一口。隋朝时越国公杨素,就特别喜欢吃蛋炒饭,称之为“碎金饭”。

隋炀帝巡视扬州时,将碎金饭传入扬州。此事被隋炀帝身边的尚食直长谢讽记入了《食经》一书,得以传世。

所以后世人普遍认为蛋炒饭做的最好的是扬州,扬州炒饭也就成了蛋炒饭的代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4 17:38)
标签:

杂谈

  久居都市的人,难免不对都市的嘈杂喧嚣生出厌倦,便总想有一日逃离,选一处宁静所在,挣扎着喘一口气出来。

进入七月,暑湿难耐。

发小群里一番热议,再经曹同学周密部署,大家便决定去山中闲度几日。

十个人,恰好合了一个十全十美。分乘三辆车,浩浩荡荡直取五岳寨。

看多了影视或文学作品,一提到寨,便总觉有一股阴森肃杀之气,好似所有的寨都是土匪窝。

其实字典上关于寨字,有几种解释。可译做防守用的栅栏,也是旧时驻兵的地方,所谓安营扎寨。还是四周有栅栏或围墙的村子,村寨一词就是这么来的。最后一个意思才是强盗聚居的地方。

而五岳寨,则是有五座山峰组成的风景区。因五座山峰有泰山,华山,衡山,嵩山,恒山之特点,因此合称五岳寨。

五岳寨有太行山区保存最完好的森林生态系统,海拔一千三百多米,是大陆季风性气候,温度清凉。五月尚可下雪,六月亦能结冰,是避暑胜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6 05:48)
标签:

杂谈

 六十岁那一年,我决定要让自己过得不同凡响一点。

想想一个生命从孕育之日到迎来花甲,一路上山高水远,每一个小小的坎坷都有可能中途夭折,却左冲右冲地躲过各种凶险,从朝阳走到了夕照。

实在可喜可贺。

必须得送给自己一份礼物。

苦思冥想,这六十年,有什么心愿是日思夜想却又不曾实现的?

十一岁时,我正上小学五年级。因频繁高烧,医生们割去了我的扁桃体。

我就好像经历变声期的少年,声音从清亮一夜间变得嘶哑。

我的音乐老师孙亚侬,在知道后将我抱在怀里安慰,“别害怕,不能大声唱歌不要紧,只要歌在心里就好了。”

我从此再没有大声唱过歌。

但这并不等于我不唱歌,我在没人的地方轻声唱,在有人的地方,就在心里唱。

孙老师说得对,不能大声唱歌不要紧,只要歌在心里。

那些回荡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3 12:35)
标签:

杂谈

  自从返回故乡,母亲送给我一辆自行车代步后,平素出门我总是骑车。

家乡的地铁开通整整两年了,我与它的亲密接触不过两次。

第一次是送朋友乘火车,去时坐出租车,返回时便坐了地铁。第二次是旅游归来坐地铁返家。

这有限的两次乘地铁体验,都被它的高大上而惊艳,很是为我的家乡骄傲了一下。

今次又乘地铁,是为了赴发小的聚会。

为了给大家亲近感,聚会地点安排在当年我们生活的部队大院对面。

离开家乡太久了,很多新起的地名我完全不熟悉。

百度了一下地铁站名,知道我要去的那一站叫长城桥站。是因那里守着一座命名为长城的高架桥。

这第三次乘地铁,我还是像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样,对地铁里的一切都新鲜好奇。

地铁都能自助买票了,怕耽误其他乘客的时间,我没有去研究购票程序,而是请一位小伙子帮忙,迅速完成了购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9 08:25)
标签:

杂谈

  朋友蔡春霞有一日忽然在微信给我留言,说刚刚做了本书,问我想不想看。是一个父母离异后随母生活,还患有心脏病的九零后女孩写的,去西藏路上自我心灵救赎的故事。

春霞认为我会很喜欢西藏,作为《意林》原创版主编的她,曾编发过我的稿子在《意林》原创版上。

十几年前,一个在西藏工作的女子,因为患了癌症在北京治疗。我与她偶然相识。得知我从未去过西藏后,她劝我一定要去看看拉萨的云彩。


后来我便将此事写了篇文章《你一定要来拉萨》。

春霞如今是意林集团图书策划人,她做的书我当然感兴趣。只是一想到“患病”和“西藏”这样两个词,便没来由有一种悲伤感。


这题材还让我一下子就想到了三毛的《万水千山走遍》。

那是三毛在失了荷西后的一场孤独之旅,翻开书,悲伤便是满怀。

彼时正要过春节,我很怕看到一个太过沉重的题材,就说先不看了吧。

春霞说,这本书写了很多的西藏,也许你可以了解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人在旅途

 

  今天是父亲节。每逢这样的日子,我脑海里就会闪现出一位父亲的影子。

        事实上,我与这位父亲从未谋面。但已经过去了十二年,我还是会常常想到他,只因他有一个特殊的儿子,只因在网络上偶然认识了他。

        这个儿子之所以特殊,是因为他患上了白血病。

        那时,我在新浪网开设了博客,每天早晨打开电脑,除了匆匆浏览新闻外,便是看一下是否有人给我的博客留言。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6 19:58)
标签:

杂谈

 

端午节快到了。

        舞蹈队田老师带来偌大一包粽子叶,分给擅长包粽子的舞友们。

我的手笨尽人皆知,这辈子都不会包粽子。

曾经的房东大嫂年年教我包粽子,看她包起来容易得很,两片粽叶放在手里,团成一个窝窝,塞进糯米大枣,三转两转,拿绳一系,一个漂亮的粽子就成了。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